第851章 賈相爺穿越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將徹底被吞噬!

吳老頭看唐奕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了,這小瘋子表面上春風和煦,腦子里裝的都是些什麼陰損的招數?

看著就是雇工,遷傭,讓交趾人過上好日子,可內地里卻藏著消族滅種的毒計.

這確確實實是一條"絕戶計".

若是照唐奕這麼弄下去,不出三代,交趾所屬將變成地地道道的漢人治下.這個曾經霸占五嶺之外,加上交趾,占城長達千年之久的百越族......

"您老這麼看著我干嘛?"

吳老頭的眼神有點滲人,"怪不好意思的."

吳育一翻白眼,你還能不好意思?

面上還是收了收,搖頭道:"沒事兒."

唐奕知道老頭兒在想什麼,訕笑道:"您這讀書人的假仁假義又冒出來了不是?"

吳育老臉一紅,"臭小子!說誰呢?"

"我也是沒辦法啊!"

唐奕語中帶歎,"任何一個民族都有她存在的意義,也值得被尊重......"

......

"如果我能活兩百歲,一定徐徐圖之,把聖人之學傳到天下間的每一個角落,用君子德術凝聚家國."

"可惜,時不待我.活不到兩百歲,就只能用急招兒了."

吳育被唐奕的語氣所染,緩緩點頭,"老夫明白,家國面前,容不得婦人之仁!"

扯開話題,"來吧,干活!"

"曹覺這小子還真不省心,弄來這麼大一塊地方,卻是有得忙了."

這段時間,為了這個交州和占州,涯州從上到下全體動員.

楊文廣在忙著指揮武力鎮壓,吳育和尹洙這對閑人則是幫著唐奕處理新增兩州的各項事務,一刻都不得閑.

碼頭上,運兵,運糧,輸送補給的船只每時每刻都在進來出去.

炎達族老一連數日基本就沒合過眼,可是老頭兒依舊干勁兒十足.

不是因為唐奕給的傭資高,而是炎達意識到,交趾也好,占城也罷,現在已經是大宋的土地了.

而大宋的土地,也就是黎人自己的土地,他這是在為自家忙活,感覺不到疲累.

......

------

涯州忙的不可開交,京師的朝堂上也沒閑著,官家和相公們要做的事情遠比唐奕還要多.

唐奕就算再忙活,在趙禎看來,也屬于和涯州軍一樣,管殺不管埋.

交州和占州戰後的重建,民心的安撫,政務的接管,甚至是唐奕武力鎮壓之後的擦屁股,那條毒計配套的實施細則,這些都要朝廷操心.

當然,包括掏錢.

民間輿論也是鼎沸至極.

這幾年,憑借收複燕云之威,大宋的精氣神本就是一個上升期.

如今古北關上的狼煙尚未散去,大宋又在南邊再創新功,百姓們怎能不激動?

短短幾天,京城里的老百姓就把涯州軍傳神了.

什麼繼閻王營之後,大宋第二神軍--涅面閻王;

什麼兩天破兩城,一戰滅兩國;

什麼火神炮逞威南疆......

諸如此類!

朝官們也沒閑著,涯州軍一戰成名,立馬就有人覲奏,請求官家把涯州軍調遣入京,戍衛開封.

沒辦法,這是習慣了.有點精兵,不管是官家,還是臣子,都想弄到皇城根兒來站崗.

而另一部分人則是盯上了唐奕的大炮,得知這種新式兵刃才是開疆擴土的關鍵,便上請官家,要在禁軍之中普及火神炮.

想的挺美,要是大宋的百萬禁軍人人都配火神炮,那該多好?

......

連唐奕的盟友,遠在燕云的丁度都來湊熱鬧.

別忘了,丁度可是和曾公亮一起編纂了《武經總要》的男人,一聽唐大郎那里弄出了新武器,立刻上本一封,要把火神炮編入《武經總要》.

......

對于這些上請,唐奕只能回複兩個字兒:

"滾,蛋!!"

抖著京師送來的邸報,"我說什麼來著??"

"大宋就特麼藏不住東西!!"

"一個個腦子里有炮彈坑,特麼什麼都敢往外露!"

對面的曹覺,秀才略有尷尬,當初唐奕藏著大炮,可是他們心心念念的......

曹老二勉強嗆道:"你不給不就完了嘛!"

唐奕猛翻白眼,沒再搭理曹覺.

現在也只有死扛著不給,這一個辦法了.

可是,不難想像,這回又不知道要被扣多少屎盆子......

...

----------

總之,火神炮的事情就算有點添堵,但在交,占兩州歸附這件大事面前,也並不算是大事,大宋上下都被這新進家門的兩個"干兒子"弄的焦頭爛額.

可沒想到的是,原本以為最難解決的外交問題,反倒輕松.

正如文扒皮所想,也正如賈相公那招所預期,"用交待嗎?"

不用!!

歸根結底還是實力說話,你能碾壓一切,就算是國際流氓,人家也只能說你是世界警察.(我可沒影射誰哈...)

比如曾經跳的最歡的西夏使臣,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啞巴,連一個不字都沒說出來.

他是真怕了,他怕把大宋惹急了,把涯州那支涅面閻王軍扔到西北去.

那西夏就特麼不用內斗,直接歇菜了!

但是,西夏使也不是全無動作,而且....

野心很大!!

......

此時此刻,西夏使成了魏國公府上的座上之賓,正與"韓瘸子",魏國公二人,飲茶對談,安享初夏.

"老國公府上的茶點當真不俗,外臣在西夏卻是難得一償啊!"

魏國公淡然一笑,說實話,自從唐奕在大殿上和他的腿說話之後,老國公還是極為低調的,基本沒搞過事,也沒給唐奕下過絆子.

也不是怕了,實在是華聯那招陰毒之計弄得他一時半會兒緩不過來.

最近唐奕再建新功,收交,占兩地,魏國公更為低調,閉門謝客多日,打定主意不淌這趟渾水.

可這個西夏使......

他是實在沒辦法不見.沒辦法,他的底子在西北,而西夏又是魏國公繞不開的存在.

緩緩放下茶碗.

"茶點若是上使喜歡,可常來府上品嘗."

"不知今日......"

言下之意,今天不會就光來喝茶的吧?

既然魏國公聊入正題,西夏使也不磨蹭.

"老國公聽說那個火神炮了嗎?"

"呃..."魏國公一頓,原來是為了這個東西.

"略有耳聞."

西夏使點了點頭,沒有深說,只道:"老國公想必也是知道的,我西夏境內,叛賊做亂,百姓疾苦啊!"

魏國公訕笑搖頭.

"上使之意老夫明白.可是,涯州千里萬里,老夫力所不及啊......"

"總會有辦法的,不是嗎?"

"這......"魏國公沉吟起來,沒說有辦法,也沒說沒辦法.

"國公放心,此事若成,我西夏蕩平賊寇可期,之後嘛......"

"自然忘不了國公的恩情,必是鼎力相助的!"

魏國公眼中精光一閃而逝,他動心了...

若得西夏之助,那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且容老夫......周旋一二吧."

最後,他還是答應了.

....

------

待西夏使臣走後,韓瘸子才悠然開口.

"他倒是會挑人,知道咱們一定會幫他."

魏國公則道:"因為他開的價碼,只有對咱們有用!"

韓瘸子抬頭看了老國公一眼,"這麼說,國公已經決定幫他弄來火神炮了?"

"不!"出人意料的搖頭.

"老夫不幫他."

"但是,老夫可以幫李傑訛!"

說到這里,魏國公笑了,"他開出的價碼,李傑訛同樣開得出來."

"而且...."

"李祚諒和李傑訛,老夫更看好後者."

韓瘸子淡然一笑,虛禮一計,"國公高見!"

韓琦的贊譽,魏國公絲毫不見喜色,"可是,如何弄到這個火神炮,依然是個難題."

"國公放心,交給琦便是."

"哦?稚圭有何妙計?"

要知道,別看朝堂上又是配發禁軍,又是收入《武經總要》的,可是依唐瘋子的尿性勁兒,就算趙禎開口,他也不一定會給.

"實在無法,老夫只能在那個賤婆娘身上下手了,把她趕回唐奕身邊去!!"

韓琦搖頭,"小題大用了,那冷香奴留著以後或許有大用."

"那當如何?"魏國公不解."涯州咱們可是安插不進去人的."

"國公爺想複雜了,涯州插不上手,那就把唐瘋子調回京來便是."

說到這,韓瘸子高深的一眯雙目,"唐瘋子建的軍,自然要跟著唐瘋子走......他要是進了京,那涯州軍也就進了京."

"到了京城,還有守得住的秘密嗎?"

"那萬一涯州軍不跟唐瘋子進京呢?"

"呵呵."韓瘸子干笑一聲.

"沒有唐子浩的涯州,還能是鐵板一塊嗎?"

......

----------

隨後幾日,京城中的輿論風向,悄然而變.

百姓們從開始時傳頌涯州軍的英武,漸漸的變成開始吹噓癲王.

什麼癲王繼燕云之後,再立新功,開疆擴土!

什麼癲王繼閻王營之後,再建神軍,是為大宋福星!

什麼癲王到涯州僅僅兩年,就讓南獠惡城翻天覆地,堪比京師!

此論調一起,開封上下的氣氛一下子微妙起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不折不扣的捧殺.

可是,偏偏這種毒計一捧一個准兒,皇帝還就專門吃這一套.

何況趙禎與唐子浩的關系本就緊張呢?

那話說回來,趙禎就真上當了嗎?

只能說,不往心里去那是假的!

多多少少會有一點膈應,但還不至于像之前那般激烈的程度.

但是,調唐奕回京,是趙禎早就有的想法.就算沒有這麼一出,他也想把唐奕留在身邊.

一來,用著順手;

二來,用著放心;

三來....人老了,開始想念親情了.

......

總之,這招"捧殺"一出正中趙禎下懷,不然他還得考慮怎麼平息朝臣的壓力.

轉眼就是九月,交趾,占婆已經歸順近半年,朝中的善後處理也終于告一段落.

趙禎就把即將回轉涯州的賈子明叫到身前,"子明回去之後,涯州政務就全仰仗你了."

老賈一怔,"陛下是要......"

這種事老賈當然早有察覺,官家這是要把唐奕調回來了.

趙禎點了點頭,"回去與子浩交割一二,就讓他回來吧!"

老賈低著頭,嘴上道:"萬一......癲王不肯回京呢?"

心里卻樂開了花.

這老貨可不是什麼君子,.少了唐奕這尊神在上面壓著他,他求之不得!

"那就親手把他給朕綁回來!!"

得勒!

有趙禎這句話老賈就放心了,他能不能把唐奕綁回來另說,關鍵是官家的態度.

"臣,遵旨!"

......

賈子明就這麼愉快的走了,懷揣著獨攬大權,坐鎮涯州的美好夢想,走了!

......

--------

三個月之後,算起來正好開封到涯州走一個來回.

回山碼頭,在年味十足的氣氛之下,緩緩駛入一艘江船.

剛放下跳板,船上就跳下一人.

碼頭上的人們一怔,心說,這是誰家老頭兒,還挺靈巧.

且說那老頭兒跳下船,一路小跑,直入觀瀾,沖到范仲淹的宅邸,拉上人就走.

"走,跟老夫去面聖!"

范老爺瞪著眼前的來人,"老賈!?"

"你不剛走三個月嗎?怎麼又回來了?"

......

又是熟悉的劇情,又是熟悉的味道....

范老爺心說,我這個勞碌命哦,早晚讓你們玩沒了!

被強擼著進京,面聖!

進到福甯殿,正趕上曹國舅來給宮里送年例.

一瞅....

"賈相爺!?"

"子明!?"

第一聲是曹佾的,第二聲是趙禎的.

趙禎哪里淡定的得了?

"子明?怎麼回來的是你!?"

不應該是那小混蛋嗎?怎這老貨又回來了?

......

曹國舅則是眼珠子一轉,臉色一白,暗叫不妙!!

回身一拱手,也不問老賈為什麼回來了,"陛下尚有事務纏身,景休就先告退了."

"別走!"

老賈攔下曹國舅,"正好,留下來做個見證."

說完,掃了一眼.....

柱子!

大伙咯噔一下子,還來?!

心中大罵老賈,你特麼穿越了吧?還當是上回呢?

哪知道賈相爺這回玩真的,嗷嘮一聲長嚎:

"陛下啊!!老臣對不住您啊!!"

奔著柱子就沖了過去,上回只是神交,這回卻是要親近親近!

幸好,李孝光站的"很是地方",就在柱子旁邊,用胸膛強行把柱子和賈相爺拆散了....

"子,子明......有話,好說,這是何故?"

趙禎說都不會話了.

上回沒撞就弄出那麼大的事兒,這回......

老皇帝不敢想了.

"子浩呢!?他怎麼沒回來!?"

老賈求死不成,全無形象.

"癲王殿下....沒回來...."

"為什麼沒回來?"

"又,又,又出征了...."

"出征!"

殿人眾人....長出一口氣.

咦....

為什麼一點都不意外呢?

趙禎哭笑不得,"他......他又要打哪兒啊?"

這回賈昌朝抬起了頭,面色極其難看,緩緩從懷中掏出兩張奏表,其中一張,上面還有斑斑血色......

高舉過頂,呈到趙禎面前.

"西征......"

"羅馬!"

......

------

感謝"HHXX5632"的飄紅,謝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