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流氓別算計流氓
g,更新快,無彈窗,!

把占婆給捎帶手了?

趙禎一聲哀嚎,這小瘋子去了嶺外看來不是什麼好事兒啊,是越瘋越厲害了.

一戰滅兩國?這他也干得出來?而且還干成了......

趙禎就納悶兒了,交趾王和占婆王怎麼就降的那麼痛快?

這仗到底是怎麼打的?

......

--------

很稀奇嗎?

很稀奇!

大宋開朝百年,除了太祖蕩平中原那會兒,就出沒這麼利索過啊?

何況,那已經算是非常遙遠的過去,從趙禎即位開始算,近四十年來,大宋一直就是窩囊著過的.

突然然告訴他,兩天滅了兩國,這讓老皇帝都有點不適應了.以至于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打贏了,而是贏了之後會有什麼麻煩.

呆愣了半天,趙禎才算回過神來.暗下決心,等此事的風頭一過,說什麼也把唐奕給弄回來.放在外面,著實不放心.

隨後雖然不似剛剛那般驚慌,可是臉上仍然有化不開的疑惑.

茫然出聲:"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文彥博好好琢磨了一下,"應該算好吧!"

畢竟是開疆擴土,別管大宋多麼高傲,多麼不想"欺負"小國,多麼....

不情不願.

可是,已經砸到頭上,送到面前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兒了,不要白不要的道理誰還不明白?

"可是......"仁慈的趙禎又開始患得患失."可是對諸邦使節如何交待?"

這回文彥博都看不下去了,略有幾分嫌棄,"陛下,用交待嗎?"

之前為難,那是因為覺得大宋實力不夠,可是一戰滅兩國,說明大宋實力夠了.

楊文廣這仗打的可是夠狠,夠快,夠漂亮,這是不爭的事實.

"那......此事就交于寬夫了."

得,文扒皮有種怨念:怎麼髒活,累活都給我干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事兒確實不用交待......但是,有點不符合大宋的"人設"啊.

一向以天朝上邦,仁愛大國自居的大宋,突然之間打了一仗......

突然之間就把兩個小國給侵略了,之前那個開戰的理由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文扒皮現在就能想象得出,當交趾,占婆使臣聽說國沒了,當西夏,吐蕃聽說兩天就打完了,那表情會是何其精彩,之後又會何其氣極敗壞.

從福甯殿出來,心事重重的往政事堂走.

怎麼把事情處理了,還不"崩人設",又有里子,還有面子......確實需要好好思量思量.

一進政事堂,剛走到職房門前,一抬頭,見賈昌朝正站在門口,顯然等半天了.

文彥博知道他為什麼來,這是找他來要人的.

話說賈相爺自打去了涯州,就像煥發了第二春,那不是一般的干勁十足.

這半個月,沒事就往政事堂跑,相中哪個可用之材就想往涯州劃拉,文彥博已經是不厭其煩,十分頭疼.

現在看見賈相爺,背著手,昂首挺胸,趾高氣昂的在那站著,文扒皮都頭疼.

"寬夫可算回來了."

不等文彥博有反應,老賈已經開口迎了上來.

"相爺且等等."就不能給老賈開口的機會.

一揚手中戰報,"涯州剛剛送來的戰報,相爺看過了嗎?"

老賈頓了一下,顯然有此意外.隨之和趙禎反應差不多,刷的一下臉都白了.

"這麼快!!?"

"呵呵,文彥博干笑一聲,"相爺別急,且先看看再說."

把戰報遞給老賈,老賈急忙接過細觀.

"嘶!!!"倒吸一口涼氣,不出意料,也傻眼了.

不過還好,賈相爺比文彥博和趙禎要淡定不少,凝眉沉思良久,"難道......那個'炮’威力如此之大?"

"什麼炮?"

文彥博這才意識到,賈相爺就是從涯州過來的,顯然知道不少內幕消息.

"沒什麼."老賈愣神回話.

他也是聽說,沒真見過大炮發威.

"大郎新制的一種火器,據說有山崩之威."

"山崩之威!?"文彥博一驚."怎麼沒聽子浩提起?這麼好的東西為何不進獻朝廷?"

可惜,老賈根本就沒跟著文彥博的思路走,心里還在琢磨到底是不是火炮的功勞.

越想越是篤定......一國王都怎麼也得算是城堅守固,否則不可能一天就攻進去.

想到這兒,老賈樂了,"話說這炮,還有老夫的功勞."

可不是嗎?

賈相爺那是親臨現場,親自動手參與配制的炮藥,而且......還嚇了個半死!

......

被老賈無視了,文彥博有點不舒服,眼珠子一轉,壞水兒翻了上來.

陰陽怪氣道:"相爺還真是全知全能,那下面這件事肯定也難不住相爺了."

"什麼事?"

老賈立刻警惕起來,幾十年的斗爭經驗,讓老賈不用看文扒皮那張臉就知道,這貨要坑人.

更何況,那張臉上已經寫的清清楚楚:"我要坑你!"

于是乎,文扒皮把官家交待給他的事情原原本本和賈相爺說了一遍,只不過,稍作改動,變成了交待給賈相爺去辦了......

說完之後,文扒皮還暗自得意,心說,我看你怎麼辦.

哪成想,老賈聽完全無壓力,那叫一個輕松.

"老夫還當是什麼難辦的差使,就這麼點兒事?"

"啊?啊......"文彥博有點懵.

"就這麼點事兒啊!"

"簡單!"賈相爺滿口答應,隨之把自己要這麼這麼辦細說一遍.

邊上的文彥博都聽傻了,還能這麼玩?

論滿肚子里的壞水,自己果然不如賈子明啊!

呆愣之間,只聞賈相爺輕松道:"老夫這就去討要聖旨,此事不難."

"等會!"文彥博回過神來,叫住老賈.

既然這麼"簡單",那還用你干嘛啊?讓他見了官家,反倒要穿幫.

"相爺初回京師,尚且疲累,此等小事就不勞煩相爺了,寬夫親為便是."

"真不用?"老賈還客氣客氣.

"真不用!!"

說著話,文彥博已經拱手話別,折回福甯殿去要聖旨了.

......

看著文扒皮離去的背影,賈相爺輕蔑一笑,"小子,想坑老夫?你還嫩了點."

說著話,兩手一背,邁著四方步就出了政事堂.

自打改庭異張之後,賈相爺感覺,這日子越過越輕松了呢?

不過,美滋滋的同時,老賈還是有點沒明白......

怎麼回事兒?

要早知道是這個結果,他也就不用碎節操的演那麼一出,去和柱子較勁了.

......

----------

文彥博想坑老賈一道沒坑成,二次覲見討要了聖旨,然後親點禦前侍衛,出得皇城,直奔使臣館驛.

跟在文彥博身後的石全福又有種日了狗的感腳,這位文相公是盯上他了?怎麼又讓他跑腿兒?

到了地方,照舊.

石全福把館驛一圍,文相公飛揚跋扈往門前一站.

街面兒上的百姓都覺得這場面有點眼熟,至于交趾使臣,都快嚇尿了.

那煞星怎麼又來了?

朝著占婆使一聲哀嚎,兄長救我!!!

占婆使還算淡定,卻也猜不出文彥博這又弄的哪一出.

"賢弟安心!隨機應變,為兄陪你出去."

以他之估計,既然上次沒殺人,就算大宋攻打交趾大敗而歸,也不太可能再要交趾使的命了.

二人梗著脖子,咬牙行出館驛大門,且看文彥博到底要干什麼.

別人也沒閑著,西夏使臣尤為上心,跟在二人身後也出了館驛,他有種強烈的預感:

他等的那個時機到了,該他上場了!

......

"有!!!旨意!!"

等人都齊了,文相公扯著脖子一聲高唱.

"制曰:勒吏部遷誥...."

那邊一眾人等使不由一個激靈,得,連開場白都和上次一樣,上來就宣旨.

不過,也有細心的吃瓜群眾眉頭一皺,發現了些許不同.

一般來說,大宋發諸邦公文,抬頭都是:大宋皇帝詔.

這一次怎麼就改成制詔了?要知道,制曰的抬頭只是對大宋內部官員.

不過,也不用疑心多久,文扒文那里馬上就給出了答案.

"勒吏部遷誥...."

"天道獨眷,盛世承平,萬國歸心,昌業永固...."

"特封,交州黃旺勝(交趾使臣)禮部侍郎職奉,留京待用."

"占州梵吉(占婆使臣),禮部員外郎職奉,留京...."

"待用~~~."

後面那"待用"兩個字,文扒皮還特意加了個拐彎兒,聽得諸邦館驛門前,從當事人到各國使節,從吃瓜群眾到走過百姓,一個個都懵圈的不行.

什麼情況?

大宋朝的吏部......封交趾和占城的官?還交州......占州......

"這是??"那邊交趾使直接就懵了."這是何意?"

"文相公!!"占城使則是大怒不已,義正言辭."梵某雖出身弱邦,但也懂得忠良不侍二主之理,大宋這是何意!?"

西夏使那邊也是冷然一哼,覺得是時候出聲兒了.

"南朝好大的威風,自己的官封不夠,還要管別人家的臣子嗎?"

文彥博先是瞪了西夏使一眼,這幫孫子就是欠收拾.

就應該像唐奕似的,來一個咔嚓一個,看你特麼還跳不跳!

轉頭看向交趾使和占婆使,戲還沒演完呢,自然沒工夫搭理西夏使.

故作驚異之狀,"怎麼?二位同僚還沒收到消息?"

兩人面面相覷,"什......什麼消息?"

"原來你們還不知道啊!"文彥博繼續演.

"一個半月之前,交趾王,占婆王慕我天朝之盛,感官家聖慈,雙雙獻土歸依了啊!"

"且'咱們’的陛下已經順應天意,受之美意,依唐時舊制,還交趾為交州名,占婆為占州名."

"冊封交趾王為交國公,占婆王為占國公,子民皆賜宋民之名,臣僚亦加官一級,入宋庭之美."

"二位同僚!!"說到這里,文彥博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還有欣慰的光輝.

"從今往後,咱們就是一家人啦!!!"

......

"......"

"......"

"......"

文扒皮那話音剛落,場中登時鴉雀無聲.

開封百姓們覺得腦子有點不夠用,怎麼回事兒?交州和占州?

成大宋的了?太突然了!

......

"太突然了"交趾使現在心里也是這個感腳,怎麼就成宋官兒了?

占婆使腦子里現在就一個問題--

不是大宋和交趾掐架嗎?關我們占婆什麼事兒?

而二人身後的西夏使......

西夏使特別不是滋味,心里空嘮嘮的,像是煮熟的鴨子......飛了.

半天回過神來,脫口而出:

"到底發生了什麼!?"

......

----------

呵呵,想問這個問題,他得排隊.

趙禎想問,文彥博想問,賈昌朝想問......

大宋的百姓們也想問!

這仗是怎麼打的?

為什麼這麼快!?

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連唐奕自己......

他也想問,到底發生的什麼?

劇本特麼就不是這麼寫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