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這仗怎麼打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趙禎這邊心里沒底,好吧,其實文相公現在心里也沒底.

范老爺心里更沒底,賈相爺......也是特麼沒底!

說白了,大宋心里就沒有底氣......

別看燕云都從最強敵手大遼的手里搶回來了,可這里面還是陰謀,運氣的成分居多.

燕云一戰,確實給大宋君臣平添了許多信心,可是也遠沒到可以目空一切,挑戰四方的程度.

大宋要是戰無不克,收拾交趾如同砍瓜切菜,你看趙禎還緊張不緊張?

那就不是文扒皮去耍無賴了,也不是老賈得拿撞柱子才能讓皇帝冷靜下來.那就是打了就打了,何足掛齒?

......

唐奕那邊要是不吃虧還好說,可是一但久攻不下,或是敗下陣來,趙禎擔心,到時就不是一個交趾小國跳梁起舞了......

事實上,此時此刻,心中有鬼的也不光是大宋君臣.

......

那邊文彥博剛離開驛館,占婆使臣就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交趾使急匆匆的備下紙墨要給國王入覲奏折.

一改剛剛的唯唯諾諾,挑起眉頭.

"你要怎麼回奏?"

交趾使一怔,"自然是...."說到一半,停住了.

這草包的智商終于有點上線了,看占婆使的意思,顯然不想讓他如文相公所言的那般回複.

"兄長的意思是?"

占婆使道:"今日宋人雖一反常態,有些強勢,可是細細想來,也沒什麼可怕的."

"哦?何以見得?"

占婆使臣陰狠一笑,"別說是一個涯軍軍路,就算對上大宋的禁軍精銳,勝負都尤未可知.有什麼可怕的!?"

"奏報交趾王,狠狠的打!大可不必心懷顧慮.若是能勝,實乃大善!"

"原來如此!!"交趾使恍然大悟."那咱們...."

占婆使刻不容緩道:"你且速速擬奏,我這就是見西夏使,聯絡各邦友臣一同向大宋施壓."

"若你國那邊還能有勝,大宋那時可就要騎虎難下了."

"懂!!"交趾使登時眼冒綠光.

騎虎難下,就意味著又要破財免災了,自然不少不得大把的好處等著各國.

感激的起身拱手,"此番若是沒有兄長相助,小弟怕是要手足無措了!"

他還挺有自知之明.

"誒~~~!"占婆使一擺手,神情頗為大度."交趾,占婆世代相鄰,本就是一家,何來客氣?"

這兩國一個在後世的越南北部,一個在越南南部,合在一塊才是"猴子",能不是一家嗎?

......

說話間,占婆使果真親自出馬,去尋西夏使臣.

如今,大遼國敗給大宋只有兩年余,正處在最安靜的時期,駐宋通使十分低調,一般不會搞事.

而西夏那邊卻是不同,國內大亂,舊皇與新王征伐不斷,正是最需要外交手腕的時期.

是以,西夏現在隱隱已經成了大宋周邊諸國的領頭羊,什麼事兒都想摻一腳.何況這次是千載難逢的牽制大宋的最佳良機呢?

正如占婆使所料,等他見到西夏使臣,都沒等他張嘴,人家已經湊上來了.

今天這事兒一出,西夏使就已經蠢蠢欲動了,二人是一拍即合.

"不急!"西夏使還是很能穩得住的.

"如今大宋占了理,咱們再怎麼周旋也撈不得什麼好處.不如去信交趾王,讓他最好是惹怒宋軍,對升龍城做點什麼,到時不論輸贏,大宋皆不占理,我們也好有話說."

來回踱步,細細思量:

"最好占婆也出兵援助......如此一來,更是萬全!"

"呃..."占婆使一窘."占婆......還是算了吧,升斗小國,出不兵都無甚影響."

讓這貨動動嘴皮子還行,真要出兵,你當他傻啊?

西夏使打得一手好算盤,交趾和占婆一聯盟,不管大宋是敗是勝,都是必有防范,分兵西南是少不了的了,到時自然無暇照顧西邊的西夏.

如此一來,西夏也就可以安心處置內亂,不用怕大宋背後捅刀子了.

......

見占城使完全沒有出兵的意思,西夏使略有失望.

但也還算豁達,本來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區別只在這一口能咬下來多少罷了.

如今只寄希望于交趾,他們要是能大敗宋軍,也是大有文章可做.如果能拖住宋軍,讓大宋把兵力陷于西南泥潭,那就更好不過.

要的拖上個三年五載,等國內解決了李傑訛那個反賊,那時大宋北有大遼虎視眈眈,南有交趾尾大不掉,西夏趁機東進......

哈!

畫面太美,西夏使都有點不好意思想下去了.

......

----------

可惜,他想多了.

接下來的日子,開封氣氛極其微妙.

交趾使那份意義頗深的奏報剛剛發出去不到半個月,如今還在路上,只等交趾王接到信後,與大宋這邊的各國使節"里應外合",讓大宋好看.

西夏使,占婆使,包括大理,吐蕃,東瀛,回紇和黑汗,則是等著交趾那邊的結果,好伺機而動,撈得一些好處.

而趙禎....

趙禎這邊兒連覺都睡不好,生怕一睜眼,聽到一個唐奕大敗的消息,處境可就尷尬了.

原本賈昌朝基本幫唐奕擦完了屁股,是打算速速回涯州的.可是,趙禎沒讓他走.

趙禎老感覺心里不踏實,留下老賈,可能後面用得著.

這一日剛下早朝,趙禎站在福甯殿前眼望南方,心事重重.

口中喃喃自語:

"算著日子,子浩那邊應該快有結果了吧?"

賈子明半個月前回的開封,按照上一封涯州奏報,楊文廣是在老賈離開涯州之後一個半月就出兵交趾了.

如今已經兩個月過去,要是再沒有結果,那問題可能就嚴重了.

久攻不下,對大宋極其不利!

"唉!!!"長歎一聲,眼中怨氣沖天.

"此番過後,那小瘋子哪也別想去,就給朕呆在京城.還不信了,朕親自盯著他,他還能給我起什麼幺蛾子!"

轉身正要進殿,就聞身後文扒皮大驚失色的聲音在遠外傳來.

文扒皮儀態全無,一邊急奔,一邊揚著手里一紙公文.

"陛下......涯州戰報!!"

趙禎一個激靈,差點站立不穩.

戰報......?來的太早了吧??

從涯州驛報入京起碼也得一個半月,也就是說,這戰報是唐奕用兵僅僅半個月之後就發出來的.

出事兒了?

探手胡亂一抓,卻是李孝光很懂事兒的伸手扶住.

得虧李孝光年輕力壯,換了李秉臣,就大宋官家全身的重量都壓過來這一下,非兩人一塊兒臥倒不可.

待文彥博跑到近前,趙禎急不可待顫巍巍地發問:

"是喜,是憂!!?"

喜是勝,憂則是敗!

以時間點來看,只半月就來戰報,不是大勝,就是大敗.

而且,多半是大敗,因為自家事自家最清楚,大宋的軍隊什麼時候這麼利索過?

見文彥博臉色憋的通紅,趙禎更急,"你倒是說啊!!"

......

文扒皮那邊,面色一苦,崩出三個字兒,差點沒把趙禎氣死.

"不,不知道......"

直娘賊!!

慈祥的宋仁宗差點沒罵娘,"什麼叫不知道?"

......

文彥博也有種日了狗的感覺,一時之間,他這個人精也沒搞明白,這戰報到底是喜,還是憂?

便秘似的展開奏報.

"涯州戰報...."

"涯州軍三月初一舉兵六萬,戰舟百二,渡海征南......"

"初七日,克紅河河口,直擊升龍城......"

"什麼!?"

趙禎大驚,不等文彥博念下去,已經是驚懼出聲.

"他,他去打升龍城了!?"

"愚蠢!!"

文彥博則是哭笑不得,"陛下,臣還沒念完呢......"

是不是愚蠢,現在說,正常有點早.

擎著戰報繼續誦讀:"初八日,兵臨升龍城下,成合圍之勢."

"初九日......"

"初九日如何!?"

"初九日,城破......擒交趾君臣無漏......交趾王......"

"交趾王開宮門,獻土納降......現已......抵送入京."

念到這里,文彥博抬頭看了趙禎一眼.

"陛下....陛下?"

趙禎還沒反應過來,幾個意思?初八圍城,初九城破......

交趾王......

交趾王是特麼草包不成?一天城破,直接就獻土納降了???

木頭樁子一般怔了半天,回過神來第一句話:

"這,這仗是怎麼打的?"

文彥博苦笑,"臣也想問,這仗是怎麼打的!"

趙禎無語地揉著眉心,他現在也沒鬧明白,這戰報算喜,還是算憂......

他想過勝,想過敗,可是沒想過勝的這麼大發.

怎麼就獻土納降了?怎麼就把交趾王抵送入京了?

一時之間,趙禎有點接受不了.

......

看著官家那個糾結的表情,文彥博心說,您還是等會兒再糾結吧!

"陛下,還,還有呢."

"什麼還有?"

"戰報還,還有呢......"再抖手里的戰報,一臉的見鬼.

"這是三月十五發出來的,這才念到初九......"

嘎?

趙禎又不淡定了,"什麼意思?"

文扒皮也不賣關子了,接著初九往下念.

"初十,固守紅口河之守將石全安,陳志揚順海南下."

"初十二,兵臨占城......合圍......"

"次日....."

念到這里,文彥博也不需要照著念了,無力的垂下雙臂,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城破!"

"占婆王,獻土......納降!"

"抵送......京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