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寂寞如雪
g,更新快,無彈窗,!

文扒皮在那王八念經一般叨叨了半天,交趾使臣一句都沒聽進去,腦子里嗡嗡嗡,就跟蒼蠅炸了營似的.

這哥們兒也是膽子小了點,要不是邊兒上有占婆使節扶著,非讓文相公這頂大帽子砸暈過去不可.

直到文扒皮那里終于叨叨完了,一聲厲喝:

"拿下!!"

交趾使臣一個激靈,這才回過魂來,心中一聲哀嚎,怎麼還直接就拿人了?

"文相公!"嗷嘮一聲撲到文彥博身前."個中必有謬誤,相公明鑒啊!"

"哼!"文扒皮冷哼一聲,像模像樣.

"我昌化軍路一城被屠,此為鐵證,何來謬誤!?"

"來人,拿下!"

說著話,禦前侍衛就要上前拿人.

不過,話說回來,禦前帶隊的是石全福,他現在心里也有點納悶兒,就算和交趾聊崩了,也沒緝拿使臣這一說啊?文相公鬧的是哪一出?

"且慢!"

關鍵時刻,占婆使拉了交趾使臣一把,湊上前來,畢恭畢敬.

"相公何必動此大怒,就算交趾國王冒犯大宋,我等也只是小小使臣,可是擔不起這個罪過啊!"

"對對!"這交趾使完全就是個草包,現在是一點主見都沒有,手舞足蹈,急聲附和.

"外臣請見天朝官家,想來官家大仁大義,當知外臣之困啊!"

"還見官家?"文扒皮怎麼可能讓他見著趙禎?

冷然一笑,"我朝官家正當盛怒之時,你若想去,老夫且不攔你,不過......"

言下之意,去了能不能站著回來,那就另說了.

占婆使此時也是狠狠瞪了交趾使一眼,心說,怎麼交下這麼個草包朋友.

也不理會他在那胡言亂語,緩緩湊到文扒皮身前,手掌一翻,從袖囊之中拽出一張千貫面額的華聯寶卷,不著痕跡地塞到文相公手里.

他雖然與大宋宰相交集不多,但是聽聞這位綽號"文扒皮",想來也是愛財之人.

壓低聲音,"相公是明白人,交趾,占婆刁民橫行,多半是落草匪盜窮急了眼,才下手搶了昌化的黎峒,何必小題大作,鬧的各國使臣人心惶惶呢?"

......

"噗!!"

文扒皮沒出聲兒,倒是後面的石全福笑出了聲兒.

心說,這位也是急壞了,大庭廣眾賄賂大宋宰相?你就再不著痕跡,也不行啊,當我他們都瞎啊?

再說了,文相公那是什麼人物,一千貫就想打發了?這小國蠻邦過來的人,當真是沒什麼格局.

正要上前幫文相公喝退占波使臣,結果,下一幕......石全福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只見文相公攥著寶鈔的手心兒一翻,縮到了袖子里,收了......

"咳...咳!"文彥博清了清嗓子."這個....也不是沒有道理."

態度那是一個急轉直上,"我朝陛下也是一時急火攻心,此舉確實欠妥啊!"

"若是老夫......"

"明白.....明白!!"占波使聞之大喜,一邊附和,一邊給交趾使打手式.

"啊...啊?"交趾那草包還沒反應過來,一個勁的在那"啊".

啊個屁!

占婆使恨不得掐死他,索性直接上手,在那草包身上又摸出一疊寶鈔,一邊塞給文彥博,一邊奉承:

"文相公乃是天朝肱骨重臣,您的話,大宋天家定是會聽的."

......

那邊石全福瞪著眼珠子,眼瞅著文相公眼睛都沒眨就收了,那其中好像還有幾張"零票兒".

這......

這特麼也太掉價了吧?

那邊文扒皮可一點沒覺得掉價,哀聲一歎:

"唉,罷了!老夫就出面與你們說合說合,若是成了,也免去一場殺孽."

"多謝相公,多謝相公!!"草包這會可算是反應過來,磕頭蟲一般一個勁兒的作揖.

"罷了!"文扒皮一擺手,轉向石全福.

"石都尉!"

"末將在!"

"且在此歇兵等侯,老夫要回宮,面見官家."

"諾....諾!"

石全福心說,你是老大,你說了算,讓等就等唄.

結果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

文相公回去,到政事堂喝了個茶,處理了一件朝務,又眯了一覺,才精神抖擻的出來.

這回也不在門口就要拿人了,交趾,占婆兩使一左一右,像伺候親爹似的把文相公請到館驛之內.

上坐奉茶,好生伺候.

"唉......"

結果文相公長歎一聲,老臉一拉.

"不太好辦啊..."

交趾使臣一哆嗦,"怎麼?大宋天家余怒未消?"

"豈止是余怒未消?"文相公反問一句,表情那叫一個精彩.

"老夫回去晚了......"

"就在剛剛,我朝陛下已經降旨涯州軍路出兵了."

"啊!?"

交趾使臣面色一苦,"這如何是好?"

"相公可要幫外臣說說好話,請陛下收回成命吧!"

"切!"文扒皮嫌棄地瞪了交趾使一眼."陛下金口玉言,豈是說收就收的?"

"那這......"無助地看向占婆使.

遞上一個安慰的眼神,占婆使倒沒草包那般驚慌.

諂媚的對文扒皮道:"難道相公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況且,就算兩國開仗,亦不斬來使...."

打就打了,又不是沒打過?當務之急是把這草包的命保住,別的尚可徐徐圖之.

"這個你們放心!"

文彥博一擺手,"經過老夫勸阻,陛下倒是不再遷怒于他.且這件事,也並沒有你們想像的那般嚴重."

"哦?還望相公解惑."

文彥博喝了一口茶,"經老夫苦勸,陛下已經認識到可能是一場誤會."

"然,聖諭以下,收是收不回來了.所以,我朝陛下又暗中給涯州軍送了一道密旨...."

下面的話,文相公就不說了,只是遞去一個"你們懂的"的眼神.

悠悠然道:"民心,總是要安撫的嘛."

"好好好!"占婆使連叫三好."相公高義啊!!"

人家天朝上邦,講求的是個面子.如果宋兵只是做做樣子,到交趾沿岸轉一圈,小國給這個面子,又能如何?

......

見交趾使臣面露釋然,文彥博趁熱打鐵,湊上臉來,煞有其事.

"唯今之計,你要速速把此事奏報交趾國王,切不可當真,以免發生更大的誤會!"

"對,對對!!"交趾使連連點頭."外臣這就寫奏折,快驛送回本國."

"嗯....."

文扒皮高深的應著,緩緩靠回椅背,端起茶碗細細品味.

心中暗歎:

寂寞如雪啊!!

......

------------

文扒皮出館驛之時,心情大好的朝石全福一擺手,"撤!"

石全福也是服氣,這來來回回的鬧的是哪一出?還不如不來呢!

他哪里知道,這來與不來之間的差別,實在云泥之間,不可丈量.

......

剛放下心思准備回去交差,那邊文相公臉色又是一冷,停下了腳步.

石全福心里一虛,不會又變了吧?

只見文相公探手入懷,摸出剛剛收交趾使臣的那疊寶鈔.

"石都尉!"伸手遞向石全福."給將士們分一分."

說完,不等石全福接過,文扒皮膈應的打了個冷顫,直接把一疊票子丟在了地上.

嘴里還不住的嘟囔:

"殺千刀的小瘋子,老夫這一世英明全毀在你手里了!"

石全福看著散落一地的華聯寶鈔,又瞅了瞅文相公離去的背景,無奈的搖頭.

玩的太高級,完全看不懂.

......

且不說石全福有多糾結,文彥博回到皇城直奔福甯殿交差.

趙禎聽罷經過,長長出了一口濁氣.

幸好有文寬夫這個"無賴",換了別人還難辦了.

一抬眼見文彥博還低眉臊眼的在下面站著,趙禎那股子優柔寡斷的勁頭兒就又上來了.

"寬夫,此事你怎麼看?"

文彥博聞言,暗歎一聲,終于還是來了.

頓了頓,也不覺得為難.經過上一次,文扒皮也看明白了,在官家和唐奕的問題上別玩什麼心眼兒,實話實說就完了.

"陛下,其實....您心里早就有計較了,何必再問臣呢?"

"哦?"趙禎一疑."朕就是沒有計較,才問的你!"

文彥博道:"私自用兵,還是個異性王爺,換了別人,那還用問嗎?"

這事兒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換了別人,不咔嚓也得招回京里圈養起來了.

正因為那個人是唐奕,趙禎才這麼猶豫不決,一面舍不得,一面又糾結.

何必呢?文彥博都替他累得慌.

"癲王此次,一來,是要借交趾練兵.涯州軍新力,無實戰之曆練,將來也是難堪大用,這也符合陛下建立涯州軍的本心."

"二來,借此時機解決漢,黎,儂,各族之間的嫌隙,使得朝廷近一步掌握五嶺之外的實權."

"這兩條,本質上是在為朝廷著想,陛下何必自尋煩惱呢?"

文彥博說的是大實話,趙禎還真就聽進去了.

可是面子上還有點掛不住,不情不願道:"就算是這麼回事兒,那他也得先和朕說一聲吧?"

"先斬後奏,根本就沒把朕...."

好吧,說到這里,趙禎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他自己都知道,要是先和他通氣,他是不可能同意讓唐奕用兵的.

文彥博不接這個茬,知道官家只是表面不憤,心里那道坎已經過去了.

轉移話題道:"陛下也不用多費心神,想來癲王抓幾個海匪,在交趾沿岸轉悠幾個月,達到練兵,安民這兩個目的也就罷手了."

趙禎長歎一聲,疲憊的靠倒在龍椅上,"但願如此吧...."

誰知道那小瘋子又會弄出什麼幺蛾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