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越扯越遠
g,更新快,無彈窗,!

范仲淹一貓腰,"陛下信任老臣嗎?"

...

趙禎恨不得把這幾個老貨都踹出去,夠了啊,還來!?

可是,明知道是個坑,趙禎也得往里跳,沒辦法,有賈昌朝在前面比著.

他要是敢說"不信",那要失臣的,區別對待這就是不公.

把頭偏向別處,昧著良心答道:"信...."

"信?"

范老爺的套路和老賈還是不一樣,直起腰杆,疑然出聲.

"老臣怎麼覺得,陛下並不信任老臣."

趙禎氣的一翻白眼,恨不得唐宗漢武一起附體,發個狠把這幫欺負人的老家伙都咔嚓了.

可惜沒辦法,當了一輩子受氣包,一朝雄起好像也不現實.

歪在龍椅上,疲憊的揪著眉心,"朕自然是信得過范卿的."

范仲淹緩緩搖頭,表情凝重至極.

"陛下要是信得過老臣,就不會問老臣以為如何."

"涯州用兵,是揚威蠻夷,還是逆上越權,自有朝廷法度衡量.是對是錯,亦當由陛下聖心獨斷!"

"老臣以為如何?是何道理?此為誅心之問啊!"

"......"

趙禎屁都崩不出來一個,臉憋的通紅,還成他的毛病了.

那邊賈昌朝也是暗比大拇指,范老爺離朝十多年,當真是寶刀未老啊,臨時加戲都能有這水平.看來,叫他來真是叫對了.

如今他和范仲淹一削一打,配合的那叫一個舒服.以前為了汝南王家里的幾個飯桶,老賈哪有這樣的待遇?

上前一步,拱手而禮,"陛下!范公是中正之人,這麼問,卻有欠妥."

趙禎哭笑不得,"朕不是那個意思,朕只是想聽聽范卿的意見."

范仲淹當然知道趙禎不是那個意思,可是,事到如今,為了那個不省心的小瘋子,也只得當一回小人了.

"陛下這是在逼臣......"

那邊,老賈立馬變成了個捧臭腳的,"此話一出,讓范公如何自處?"

"朕沒......"

"臣三十六歲入朝,在陛下身邊三十余載,難道還換不來陛下的真心信任嗎?"這是范老爺的.

賈相爺一歪腦袋,"范公這麼說,就有些失了公允了,陛下只是一時語失."

范老爺則回,"可君之輕戲,臣不可不重."

賈相爺則道,"這殿上又沒有外人,陛下又已言明非是那般意思.依老夫看來,范公還是莫要上心了."

說完,看向趙禎.

趙禎得了台階,立馬附和:"對對!這殿上沒有外人......都是自己人,朕才全無顧忌,如此發問的嘛."

"范卿...."

說到一半兒,趙禎頓住了,一下反應過來.猛一拍大腿,鼻子都氣歪了,指著老賈和范仲淹就罵開了.

"你們兩個老家伙,怎麼越扯越遠了?"

不是在說那個小瘋子發兵交趾的事兒嗎?怎麼說著說著就跑偏了?

"沒什麼可說的!"

范仲淹面色凝重,有了之前的緩沖,有些話現在也可以明說了.

"老臣還是那句話,唐子浩是對是錯自有陛下聖心獨斷,老臣聽陛下的!"

"不過...."

重點在這個不過.

"不過,老臣同樣也相信自己的弟子."

"他是忠的!"

趙禎心里也是日了狗了,你說我吃飽撐的,問你干嘛?繞了半天,沒一句有用的.

習慣性的看向第三人--王德用.

只瞅了一眼,趙禎就心虛的收回了目光.

還是別問了,這尊老神要是再瞄一次柱子,那可就熱鬧了.

......

那邊王德用一直沒出聲兒,就等著趙禎問呢.

現在你不問了,那王爺爺自己也得說啊.不過還好,王德用可沒瞄柱子的打算.

"陛下......"

現在追究唐瘋子是忠的還是瘋的,已經沒有意義了.

"別忘了,交趾的賀歲使節現在還在京中沒走呢."

趙禎一愣,對啊,怎麼把這個茬給忘了?

使臣還在開封,涯洲那邊兒就已經打過去了.這事要是傳開了,不光是交趾的問題,周邊各邦兔死狐悲,一起鬧將起來,可是不妙.

要知道,不光是交趾來使,交趾以南的占婆國(占城),西面的大理國,再往北一點的吐蕃,這幾個小國的使臣也都在開封.

大宋近幾年日漸強盛,周邊諸國感覺壓力日盛,隱有聯合之意.此事若是一個處理不好,大宋西南可能就沒那麼太平了.

讓王德用這麼一說,趙禎汗都下來了,哪還有心思管唐奕,急急吩咐李孝光,速傳文彥博覲見.

"陛下!"范仲淹一拱手."咱們還是來說一說,唐子浩越權用兵的事情吧!"

"該罰,還是要罰的."

趙禎這個膩歪喲,惡狠狠的剜了范仲淹一眼.

"范卿啊,朕剛剛確實是無心之舉,愛卿就讓朕清淨清淨,可好?"

范仲淹還想再說,"可是......"

"沒什麼可是!"趙禎煩躁的一甩手."眾位愛卿,且退下吧."

本來還想讓這幾個老家伙幫著出出主意,可現在卻是一點心情都沒有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至于唐奕用兵這個事兒,讓這三個老頭兒一鬧,雖然趙禎心情很是不爽,但也想明白一個道理--

那就是,楊文廣!

只要楊文廣還在涯洲,就出不了什麼亂子.

況且,對唐奕,趙禎現在自己也分不清是怎麼個心情.

與其說是猜忌,倒不如說是晚輩不聽話,挫動了皇帝心里的無名之火.

......

----------

殿外.

待殿門一關,賈昌朝心虛地回頭看了一眼,抬手就在腦門兒上抹了一把,好險啊!

幸虧范仲淹和王德用都不是俗人,不然,那就不是擦屁股,是打屁股了......

轉頭拱手,正要與范仲淹和王德用恭維幾句,卻是一下子愣住了.

好吧,兩個老人家一人拽著曹國舅的一條胳膊,也在那兒擦汗呢.

至于曹國舅,兩只胳膊被人拽著倒不出手來,只能任由冷汗成溜的順著額頭往下淌.

雖然是一句話都沒說,可是曹佾也嚇的夠嗆.

特麼越權用兵,這是多大的事兒?

偏偏自己稀里糊塗就被賈子明擺了一道,跑來給唐奕"站台",這特麼日後怎麼跟姐夫解釋?

苦聲看著老賈,"賈相爺,下次可別這麼玩了......"

他不說還好,一說卻是提醒了范仲淹和王德用.

兩個老頭兒立馬眼睛一立,瞪著老賈.

"賈子明,事先倒是通個氣啊!"

老賈苦笑,"事先說了,那就是另一番局面了."

"哼!!"范仲淹直起身子."若非王公最後把注意轉到交趾使臣身上,看你今日如何收場!"

嘿!!

老賈來了脾氣,"怪老夫嗎?要怪也怪你教出那好弟子,坑人害己!"

"我......"

"行啦."王德用好言相勸."你們兩個都吵幾十年了,不累嗎?"

......

這兩個就是天生的宿敵,對著干的時候吵,現在混到一個坑里了,還是吵.

"當務之急,是想想怎麼解決交趾那邊的壓力."

"若是處理得當,那小瘋子還好過些;若是處理不好,陛下終還是會怪罪下去.那今天這場可就是徒勞了."

范仲淹眼睛一立,"正好,就該讓他吃些苦頭,省得越來越不像話!"

老賈聞言,送了范老爺一個大大的白眼珠兒.

馬後炮!剛才怎麼不說呢?護犢子還非要裝的大義凜然,賈相爺就見不得這份"虛偽".

不接范仲淹的話頭兒,倒是與王德用說話頗為恭敬.

"王公放心,交趾那邊,不是什麼問題."

"哦?"王德用疑聲."何以見得?"

賈昌朝道:"子浩進攻交趾,也不是為什麼攻城掠地,意在團結黎,儂兩族,多半就是做做樣子."

"且交趾除了王都升龍,皆是荒蠻之地.交趾王的掌控力本就不足,就算子浩在交趾沿岸大肆攻伐,也不過就是殺幾個海盜蠻民,無甚大事!"

這件事的關鍵在于官家,只要官家不怪罪越權用兵的事兒,別的都不是問題.

"再說了......"

說到這里,賈相爺面露超然之色,"打發幾個番邦使節這等小事,文寬夫要是還做不來,那就不配做這個宰相了!"

這話說的,好像在他賈相爺眼里,文扒皮水平差遠了.

沒想到,那邊范老爺一背手,也來勁了.

"老夫相信,寬夫這點能力還是有的."

......

曹國舅在邊兒上聽著,心里不由生出一個怪異的想法:

得虧了這兩個老頭兒,一個在涯州,一個在京城,要是天天聚在一塊,估計唐奕就不是假瘋,而是真瘋了.

......

----------

有一點賈相爺和范老爺說的沒錯,對付幾個番邦使節,文扒皮還是不成問題的,根本不用別人操心.

趙禎憂心忡忡的把文扒皮叫過來,把這事兒一說,文彥博樂了.

"陛下安心,不算事兒!"

出了福甯殿,文扒皮直接帶上一營禦前侍衛直奔諸國使臣進駐的館驛.

到了地方,二話不說,直接就給圍了.

這可把各國使臣嚇了一跳,怎地?賴著不走,大宋怒了?

這可是慣例啊,吃大戶嘛,賀歲使住個半年,正好和賀壽使交班兒.

驚慌之下,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來捉拿交趾使臣的.

交趾來使也是冤啊,一沒偷,二沒搶,三沒耍橫,老老實實稱臣,怎麼還弄出這麼大陣仗?

果然,館驛之外,大宋宰相文彥博義正言辭,高聲宣旨:

"天家聖諭!"

"交趾王背信棄義,不顧善交,進犯我昌化軍路,屠城劫掠,其行難恕!"

"......"

後邊說的什麼,交趾使節一概沒聽進去......

好大一頂帽子,壓死個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