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擦屁股,還是撂挑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子浩!!你越權!!"

此時,營帳之內,楊文廣指著唐奕的鼻子憤怒咆哮.邊兒上的賈昌朝縮在一角,閉目養神.

曹覺,秀才等人則是有意無意地坐在唐奕身邊,拿玩著手邊的茶碗.

"無職無旨,你無權調動涯州軍!"

唐奕那邊則是扁著嘴,抱歉的一攤手.

"晚了!"

"話都放出去了,怎麼往回收?"

"你!!"楊文廣氣瘋了.

特麼的,他剛來多長時間?這貨就要調動大軍去打交趾?

"大郎啊!"楊文廣哀嚎一聲."你就不能省點心嗎?"

要是從前也還好說,至少官家那里過得去.朝臣就算不喜,只要有官家力挺,一切都還蒙混得過去.

可是現在呢?官家那里就是個大問題,你還想調兵?

"現在真不是時候!"

唐奕表情怪異的點著頭,"確實."

"確實不是時候啊!"

"可是......"抬頭看著楊文廣,眼神之中全是埋怨之意.

"楊伯伯你也是,剛剛怎麼不攔著我?一時痛快,卻是玩大了."

"噗!!"

楊文廣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這小混蛋是真特麼極品,繞來繞去,他能把埋怨繞到我頭上來?

"你當時說的熱血上湧,軍心大振,我能出來攔著嗎?"

"這就對了嘛!"唐奕一拍大腿,還是那副戲謔表情.

"伯父都覺得血熱上湧,伯父都覺得應該就是這樣兒,那這事兒辦的就沒錯!"

"......"

啪,楊文廣拍著腦門,頭疼.

緩了半天,自知耍嘴皮子自己十個也頂不上一個唐奕,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亦換了一副溫和的語氣,苦口婆心道:

"大郎,你跟我說句實話,你這般極力的想要對交趾用兵,到底為了什麼啊?"

此事在楊文廣看來,真的沒必要.

一個彈丸之地,值得你唐子浩拼上身家的去對付?哪來的那麼大仇?

此言一出,不但楊文廣一臉熱切的看著唐奕,那邊的賈昌朝也是緩緩睜開眼睛,等著聽唐奕的回話.

"以前只是盯上了它的地,想拿來種橡膠."

唐奕悠然開口,卻是也認真了起來.

"不過,現在嘛......倒是有點別的原因了."

"什麼?"楊文廣急急問道."就因為幾個交趾海匪屠了昌化?"

唐奕不答反問,"我問楊伯伯一個事兒吧."

"說."

"涯州軍你敢用嗎?"

"......"

楊文廣一時語塞,"你問這個做甚?"

唐奕笑了,替楊文廣回答,"伯父不敢用."

"這幫黎人,是我用厚餉高祿強拉硬拽拼起來的."

"說白了,老子給錢,人家就賣命.圖的是財,而非忠義!"

"這樣兒的兵,別說你不敢用,我都不敢用!"

"別的不說,就說那個儂繼思.讓他打一架,他張嘴就問我有什麼好處."

"這是軍人嗎?不是!頂多算是為錢賣命的亡命徒."

"別說你,這樣的軍隊,我也不敢用."

......

"那你還......"楊文廣的思路顯然被唐奕所引,順著他的話頭兒往下想.

"那你還要用他們打交趾?"

唐奕搖頭,"兩碼事兒!"

"再問伯父,軍人和亡命徒的區別在哪兒?"

......

"在于軍人有忠誠,有使命感!他們是為忠君愛國而戰,而不是為錢而戰!"唐奕說的激動,站了起來,指著帳外.

昌化的事情,說明黎族根本就沒指望漢人替他們出頭,所以松儂父子連試都沒試,就把這口氣咽下去了.

可是,要是任由他們咽下這口氣,那大宋就永遠別想得到這些黎人的忠誠.更別指望在戰場上,他們能舍生忘死的對大宋有什麼使命感.

"伯父!"唐奕語重心長.

"你需要一支忠誠的軍隊,而我需要一群把大宋當成自己家的黎族百姓來建設大宋."

"......"

楊文廣沉默了,唐奕成功的說服了他.

"可是,官家那里......"

唐奕道:"官家那里我來,伯父只管穩定好軍心,打好這一仗!"

"好吧!"

楊文廣艱難點頭,"要打就打吧!"

"由你!"

唐奕大樂,"就等伯父這句."

猛一轉頭,"曹老二!"

"說事!"曹覺騰的一下就彈了起來,一臉的期待.

唐奕也不磨嘰,"交給你一個任務,王則海已經在回來的路上,最多還有一個月即能從開封返回.這一個月的時間,把你用炮的本事教下去."

曹覺瞪時眼冒綠光,"使炮打?"

唐奕重重點頭,"使炮打!"

看向楊文廣,"兩個月!王則海回來,船隊裝炮起碼要一個月.兩個月之後,兵發交趾!"

"好!"楊文廣應下."那我去交待下去,加緊准備."

......

--------

楊文廣,曹覺等人一走,營賬之中只剩唐奕和賈昌朝.

唐奕嘿嘿一樂,又是那副痞子樣兒.

"呵呵,相爺答應奕的......"

"我負責瘋,你負責......"

"擦屁股!"最後這三個字是賈昌朝替唐奕說出來的.

背手上前,來到唐奕身邊.

"一定要打?"

"一定要打!"

"給我一個理由."

"剛剛說的那些就是理由."唐奕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賈昌朝."那張山河圖,就是理由!"

"......"老賈呆立半晌.

"好吧,給老夫備條船,我要回京."

說完,賈昌朝肅然的轉身往帳外走.

唐奕有點懵.

"誒誒誒?"急急的追出去."您老這是幾個意思?"

老賈頭也不回,"就那個意思!"

唐奕緊貼不放,"那到底是'擦屁股’,還是撂挑子不干了啊?"

......

"擦不乾淨,自然就撂挑子不干了!"

"別啊!"唐奕無語."擦不乾淨您也得回來,沒您可不行啊!"

"回來做甚?"老賈猛的停下來,立著眉毛瞪著唐奕."回來跟你一塊死?"

"哼!"

嫌棄地一甩手,煩躁的又邁步前走,"不省心的東西!"

......

唐奕站在那兒看著賈相爺的背影,露出淡淡的笑意.

眼看著賈昌朝都快走沒影兒了,唐奕這邊突然嗷嘮一嗓子:

"馬到功成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