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宋人之名
g,更新快,無彈窗,!

客觀來說,昌化屠城單單對唐奕來說是個機會.

他惦記交趾那麼久了,結果他們自己送上門來,這正中唐奕下懷.這回可以說是師出有名,能名正言順的對交趾用兵了.

可是,唐奕是真高興不起來.他現在也絕對不是在演戲給眾人看,他是真的怒了.

這件事,往小了說,也就是嶺南亂象的一個小小體現.

一個黎族的城池被劫,大伙兒仿佛已經習慣了,更是司空見慣.

往大了說,就又回到了民族關系這個大問題.

那兩個主管公文的小吏是拿著傭資不作為嗎?當然不是,恰恰相反,這是兩個頗為能干的人才,不然,也不會入賈相爺的法眼.

那麼,是什麼讓他們敢不及時上報呢?

說白了,就是因為在他們的意識里,這根本就不算事兒.

只要沒死漢官,沒死漢人,那就連報知朝廷都沒了必要.這事甚至沒有讓殿下,相公們過一個好年,來得重要.

可是,反過來,要是一個漢人的城池被屠,你試試?

他還敢不報?他敢半夜就把賈相爺和唐奕從被窩里拽出來.

這就是區別,大多數漢人就沒把黎人當人看!

而最讓唐奕壓不住火兒的是,初六戰報一到,兩個小吏沒報給唐奕,卻是把昌化的噩耗先報知了松儂父子.

而這兩父子真他媽是極品,也不知道是被曹老二訓傻了,還是怎地,居然就這麼忍了.這麼多天窩在軍營里,連個報仇的狠話都沒說.

這說明什麼?說明,這父子二人也沒當回事.

他們當然不是沒把親情族人當回事兒,而是沒把漢黎關系當回事兒.

唐奕叫囂了無數遍的,沒有漢人,沒有黎族,只有宋人的思想,在黎人那兒根本就是放屁.

他們就沒想過:我是宋人,我的家被燒了,宋人會給我報仇,癲王會給我報仇!

"松儂!"

"松吉!"

"給老子滾出來!"

......

錯愕間,松儂,松吉父子已經排眾而出.

從表情上來看,這二人面有疑惑,但更多的則是哀傷.

"殿下......"

啪!

話還沒說完,唐奕的大鞭已經落在松吉的身上.

"沒用的東西!!!老子養你們何用!?"

鞭子實打實的甩在松吉身上,打的松吉一愣一愣的.

"殿下......"

"殿下你大爺!"唐奕拎著鞭子沖上去,指著松吉的鼻子就罵開了.

"他媽的,你大哥戰死,全家被滅,族眾被抓為奴......"

"你他-媽是不是個爺們兒?還有沒有點血性!?往這兒一杵,我要你當縮頭王八!?"

松吉被罵的臉色青白,想要辯解,"我......"

"我他媽什麼我!?"唐奕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老子養你是保國衛國的,不是吃干飯拉閑屎,點頭哈腰當磕頭蟲的!"

"......"

松吉生生把原本的話咽了回去,臉色由白而紅,霧氣在眼眶里打轉.

撲通一聲,癱跪在地,"我們有什麼辦法?"

"祖祖輩輩,黎峒就是圈里的肥羊......"

"交趾海盜來了,我們倒黴."

"漢人大官來了,我們倒黴."

"都老來了,還是我們倒黴."

"殿下說的輕巧,找他們拼命?人家搶完就跑,又要到哪里去找?"

"就算找到了,我們人少,手里又沒有刀槍,我們打不過海匪,死的也還是我們......"

"我們有什麼辦法啊?"

松吉一邊哭,一邊嚷嚷.有些窩囊,但傳到數萬黎眾耳中,卻是說不出的淒涼.

一個個七尺高的漢子,雖然手中刀槍緊握,卻是都緩緩的低下了頭.

事到如今,唐奕反而不再怒罵,靜靜的聽著,冷冷的看著松吉,氣勢卻是越來越嚇人.

"告訴我,你手里拿的是什麼?"

松吉抬頭,淚眼看了看唐奕,又偏頭看了看腰間.

"刀!"

"那為何說沒刀!"

"這是......"松吉低著頭."這是漢人的刀,不是黎人的刀."

啪!!

唐奕猛的一揚手,又是一鞭子.

"這是宋人的刀!"

此言一出,松吉怔怔地看著唐奕,一時之間竟也忘了疼.

說實話,癲王一次又一次提及"宋人",可是在松吉這里,他真的不懂宋人黎人和漢人有什麼區別.

"宋人的刀?"

唐奕長歎一聲,沒有回答松吉,而是挪開目光掃視全場.

"都把頭給老子抬起來!!"

"說,宋人之名,其義何在?"

眾人抬頭,雖看著唐奕,可眼神之中和松吉一樣,有迷茫未散.

"老子來告訴你們,什麼叫宋人!"

"宋人就是:你的人,姓大宋!你的命,歸大宋!你的家,就,是,大,宋!"

說到這里,唐奕略微一頓,看著依舊茫然的黎眾,淡然一笑.

"怎麼?是不是有種'憑什麼’的感覺?"

眾人不語,算是默認,唐奕面露猙獰.

"憑的是,宋人的脊梁,有宋人托直!"

"憑的是,宋人的家園,有宋人保衛!"

"憑的是,宋人的仇,有宋人自己來報!"

一把拽起松吉,"站直了!"

"你既然認下了宋人之名,那就麼請你對你認下的這個國家有一點信心!"

......

說到這里,唐奕放開松吉,奔回將台,居高臨下.

"你們的仇,自會由宋人來報!"

"追其土,斷其根!"

"屠城滅家,縱遠遁不可苟存!"

"殺吾一人,即還十命!"

"屠我一城,必滅十城!"

"此非家仇,實為國恨!"

"天涯天角,至死方休!"

"懸頭槁于蠻夷邸間,以示萬里!"

"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

此時此刻,校場上的黎族兵將只覺一股熱血直沖面門,原本的迷茫,淒涼眼神早以蕩然無存,狂熱的眸子伴隨著一股肅殺狠厲之氣,緩緩彌散......

松吉緊握的拳頭咔咔作響,泛白的骨節不住顫抖.

只聞台上唐奕繼續悠然開口:

"說!"

"宋人之名,其意何在???"

啌!

曹覺跨前一步,喏大的校場仿佛被他那一步踏的震顫.

"犯我強宋者......"

五萬涯州軍,不分黎儂,亦或是漢人,都隨曹覺踏前一步:

"雖遠......必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