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戰報
g,更新快,無彈窗,!

事實上,宋楷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

此時的歐洲,剛剛從中世紀前中期的戰亂之中走向相對和平,王權從對神權的依賴與合作,也開始慢慢走向對抗.

......

神聖羅馬帝國的小皇帝還不到九歲,可是這個不安份的小家伙已經開始對教會產生出了逆反心理.

他絕對不會想到,正因為這份叛逆,讓他在二十年後的卡諾薩城堡跪在冰天雪地里三天三夜,乞求皇教大人的原諒.

這是一個神的利益高于一切,神的權力大于皇權的世界.

這是一個與"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是一個宗教狂熱蒙蔽著雙眼,需要靠"神的正義"建立法度的時代.

......

"為庸別忘了."祁雪峰出言勸慰."我們出來就是為了探索.走的地方越多,回去之後對大郎的幫助就越大."

"他那張天下至圓的海圖上,就越詳細."

望著夜色中漆黑如墨的大海,一雙眸子射出狂熱的目光.

"大郎是對的,這天下不單單是圓的,而且比我們想像中大得多."

"只要咱們的海圖帶回去,大宋就會張開視野真真正正的看一看這個天下."

"為庸想過嗎?那時會有更多的人,更多的海舟大艦,與我等一同遠航!"

"那時,我們就不會只是沿著海岸線徐徐探索.我們可以深入內陸,可以了解更多的異族蠻眾,可以把海圖上沒有描繪的空白徹底填滿."

"那將是多麼美妙的事情啊!"

......

"又來了."宋楷不禁苦笑搖頭."怎麼拐來拐去,又拐回你那張海圖上來了?你就不能換一套說辭來勸服我?"

祁雪峰淡淡一笑,隔著夜色真誠地看著宋楷.

"因為只有這套說辭管用."

宋楷敗下陣來,頹然一歎:"好吧,確實管用."

也看向墨黑的海面,"誰能想到,我們從小就奉為真理的聖人之言......原來是錯的."

"誰又能想到,我們認為是天下中心的大宋朝,在那張海圖上,原來只占那麼小小的一點呢?"

"那家伙簡直就是上天派下來禍害人的!"

"原本禍害的是賈子明和汝南王府,現在,他又要禍害聖人了......"

祁雪峰點頭,"天下至圓!"

"等我們回到大宋,看那些腐儒爛學還如何鼓噪!"

......

"咦,怎麼又說天下是冤(圓)的?"一個操著半生不熟漢話的聲音,在二人身後突兀響起.

宋楷一皺眉,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拉韋,在大宋,偷聽別人說話是相當無禮的舉動."

身後黑暗中走來一個長布纏頭,卻身著漢服的大胡子....

習慣性的發出一聲鼻音,"咦~~~拉韋了想偷聽嘛...拉韋也睡不著嘛~~"

"拉韋也想出來吹吹風嘛...."

"那就停(聽)到了嘛."

宋楷膩歪的翻著白眼兒,這個拉韋其實別的都還好,就是這一張碎嘴說起來就沒完,實在讓人心煩.

"行了,行了!"

"沒偷聽就沒偷聽,趕緊回去睡覺!!"

"咦~~!"拉韋還是鼻孔發音."當然沒偷聽的嘛..."

....

"也不能睡的嘛..."

....

"你沒事情就好的嘛,拉韋還有事情要說的嘛."

....

"那你就快說!!"就宋楷這小暴脾氣,真受不了這個磨嘰勁兒.

"不是和你說的嘛..."

"要和祁上使說的嘛..."

"你不要插嘴的嘛..."

......

"......"

宋楷決定不說話了,不然這貨能跟你嘮叨到天亮.

果然有效,宋楷一沉默,拉韋便失去了再張嘴的機會,轉向祁雪峰.

......

祁雪峰也是暗暗撓頭,說實話,對這個拉韋的磨嘰勁兒,他也有點發怵.

硬著頭皮,擠出一絲笑容,"拉韋,有什麼話要說?"

拉韋皺著眉頭,"剛剛你的話我都聽到了嘛."

"天下是冤(圓)的,不能說的嘛!"

"魔鬼是要懲罰你的嘛...."

祁雪峰有點哭笑不得,這規矩還真多.

到了這片大陸,真主的話要聽,天主的話要聽,連魔鬼的話......現在也要聽了.

"拉韋不是贊同這個說法嗎?為什麼不能說?"

"咦~~"拉韋皺著鼻子."我當然是贊同的嘛!在我的國家有智慧館的嘛,那里的記載早就說了天下是冤(圓)的嘛."

"不新鮮的嘛..."

"可是,魔鬼不信的嘛......你要是在異教徒和魔鬼面前說這樣的話,真主也救不了你的嘛."

"......"

祁雪峰無語苦笑,有時候聽拉韋說話,真的相當費勁.

不過,剛剛這段他倒是聽懂了.拉韋所說的魔鬼,其實是指與西薩克斯王國有著相同信仰的歐羅巴白人.

只不過,歐羅巴人的神與拉韋所信奉的神,似乎不太對付,經常打來打去,且相互憎惡.

拉韋這是出于好心,是在提醒祁雪峰,在"魔鬼"面前不要亂說話.

笑著回道:"拉韋去過大宋,應該知道我們宋人一般不信奉神明,我們信禮教與真理."

"只要是真理,我相信,不但可以說服宋人,一樣可以說服魔鬼."

"咦~~!"拉韋撇著嘴."魔鬼是不講道理的嘛..."

"你不能大意的嘛..."

"大意是要吃虧的嘛,真主也救不了你們的嘛......"

"好好好!!!"祁雪峰實在受不了了,胡亂應著."到了羅馬,我們會注意的."

拉韋聞言,不但沒就此打住,反應卻更加的激烈,"為什麼一定要去那里的嘛?"

"那是魔鬼的故鄉,它的信徒到處都是的嗎."

"拉韋去了那里,真主知道會不高興的嘛!"

......

"你們回來的嘛!!"

"怎麼說走就走的嘛!!"

"拉韋是認真的嘛!"

......

呵呵,回來?

現在連祁雪峰都有點後悔救了這個極品,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的嘛!

......

----------

涯州.

這是一個好年,對于所有人來說,過去的一年還算不錯.

唯獨一人,過個年也沒得消停.

"我要打交趾!!"

因為兒女降世消停了一段時間的唐奕,又把打交趾這個茬給撿了起來.

老賈一個腦袋兩個大,要不是這是年夜飯,眾親朋齊聚,賈相爺肯定抬屁股就走,絕不給這個混蛋多說一句的機會.

"你有完沒完?"

"沒完!"唐奕答的極為干脆."如今我兒女雙全,就差打個交趾助助興了."

"呸!!"

賈相爺差點沒淬唐奕臉上,有你這麼助興的嗎?

實在拿這個無賴沒辦法,干脆眉毛一立,"你愛打自己打去,老夫不管!"

"不管不行."唐奕還是那個熊樣,就盯上老賈了."官家那兒我搞不定."

"老夫也搞不定!!"賈昌朝暴吼.

"你一個瘋子都不敢碰這個線,何況老夫這個臣子?"

"你比較壞,一定有辦法."

"滾!!"

老賈徹底怒了,以至于邊兒上的范純禮都開始同情賈相爺了.

給唐奕當苦力使喚也就算了,這過個年也不得消停.

攬過唐奕,算是幫賈相爺解了圍.

"大過年的,你就不能消停一天?"

"好吧."唐奕也發現不太合適."那就過了年再說."

"過了年也不行!!"老賈咬著牙,瞪著眼.

"干脆就別想!"

......

----------

唐奕還算說話算話,一直出了上元節,還真就沒再提這個事兒.

正月十六.

一上午老賈都提心吊膽的,生怕那個無賴突然蹦到他面前,又提那個破茬兒.

吃了中飯,也沒見著唐奕,賈昌朝心下稍安.

他知道,下午唐奕多半是不會來煩他了.這無賴還算顧家,一般下午都會在家中陪老婆孩子.

可是,剛放松沒一會兒,仆役就來報,說是自家那個不省心的丫頭,又跑去和范純禮拼酒了.

老賈登時就火了,怒氣沖沖的就往城外的宅子奔......

丟人!!

一個黃花閨女見天和個大男人混在一塊兒,像什麼樣子!?

而且,你和誰一塊玩兒不好!?和一個快三十的"大叔"閑扯什麼?

再而且,你就算和大叔玩得到一塊兒去,你也不能和范希文家的"大叔"扯上關系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這兩個孩子真喝到一塊兒去了,讓他賈昌朝給范希文作親家,那還不如殺了他來得痛快.

可是,沖到一半兒,又有城里的仆役追著賈相爺過來了.

"不好了,相爺!!"仆役攔住老賈就不讓他走.

"癲王殿下正在軍營那邊發火兒呢!!"

"誰也攔不下來,您快去看看吧!!"

老賈眉頭一皺,心說,剛過完年頭一天,這無賴發的什麼火?

可是,也只是想想,躲唐奕這個無賴還躲不及,誰管他發不發火?

"由他瘋去便是!"

說著,繼續往家奔,一心只想打孩子.

可是,打發走一位,還沒到家,又來了一位......

這回指名道姓讓賈昌朝過去.

這回老賈沒躲,他知道肯定是出事兒了.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家的方向,只得掉頭隨仆役朝軍營的方向而去.

一進軍營,就見五萬多軍漢一個不少的站在演武場上.

而將台之上,唐奕正揮舞著長鞭,玩命地抽打著兩個綁的結實的漢子.

老賈走到近前,定睛一看,登時一驚,急忙大吼:"住手!!"

說著話,攔在唐奕身前.

"你這是做甚!?"

挨打的不是別人,正是新城管涯州公文往來的兩個使吏,現在也算是他的手下.

打狗還得看主人,在軍營里打他手下的屁股,這就是打老賈的臉啊!

"老夫治下若有偏差,也當由老夫自己來教訓!"

老賈火氣不小,不管怎麼說,唐奕這事兒辦的有點過分了,讓他賈昌朝以後如何治理屬下?

可惜,唐奕顯然氣的不輕,根本不理老賈那回事兒.

而且,看到賈昌朝,臉色更是難看幾分,嘩啦一聲,把一紙公文甩在賈昌朝臉上.

"這事兒你知不知道!?"

老賈怔了一怔,終還是沒有和唐奕計較,拿起公文一看,也是一驚.

"這...."

"這什麼這!?"唐奕氣瘋了."初六就接到的公文驛報,為什麼沒告訴我?"

那公文上是一封戰報:

"大年初一,交趾海匪襲擾昌化,掠民三百戶,燒屋兩百間,死傷城民千余.昌化黎官松嘎......全家遇難!"

......

昌化城被海盜屠城了!

"這...."老賈還真答不上來,因為這張公文他也是現在才看到.

詢問地看向那兩個挨打的小吏,"怎麼回事兒?"

二人蜷在將台上,一臉委屈.

"小的只當年節大假,反正也無甚大事......不好驚動相公與殿下......"

這話不說還好,話一出口,唐奕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大鞭子直接就掄了下去.

"狗東西,什麼是大事?"

兩人被打的嗷嗷直叫,卻是滾都不敢滾動一下,生怕再觸怒了唐奕.

可是,心里卻有不服,昌化城里都是黎族南獠沒有漢官,亦沒有癲王殿下的產業,被海匪劫了就劫了......大過年的,要是這點兒事就去驚擾唐奕,那你才是真該怒吧?

"殿下,且住手吧!!"

賈昌朝現在已經捋出來了大概,勸阻之聲卻是緩和許多,沒有了怒氣.

湊到唐奕身邊,低聲道:"打給松儂父子看,老夫也是理解的,可是......"

下面的話沒說,意思是差不多得了,給我留點面子.

"呵...."

"相公當我是打給別人看的?"唐奕輕蔑地笑了.

淡淡地剜了賈昌朝一眼,看的老賈臉色發白.

"相公!"唐奕壓低了聲音,只二人聽得到."就沖這次壞我大事,老子殺了他們都不多余!"

然後不再理會地上癱著的二人,看向將台之下的五萬涯州軍.

"松儂!!!"

"松吉!!!"

"給老子滾出來!!"

台下的五萬兵丁略微一怔.

說實話,連楊文廣,曹覺等人都不知道,咱們的癲王殿下這鬧的是哪一出.

昌化被劫掠,損失最大的就是松儂部.剛得了個便宜,還沒坐熱,就讓海匪劫了.

按常理來說,唐奕這個時候應當安撫才是......

可是,唐奕這語氣,聽著倒像是興師問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