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航向地中海
g,更新快,無彈窗,!

到底是吃牛羊肉長大的,體質確實不一樣,折騰了三個時辰,還能有力氣哭.

不說蕭巧哥哭的多淒慘,又有多讓人哭笑不得,單這份強悍就讓唐奕徹底無語了.

但是話說回來,還真就是個女孩兒?

大伙兒看唐奕的眼神兒都變了,這家伙的嘴不會真有什麼邪門兒的本事吧?

"咳咳!"吳育干咳兩聲,以穩心神.

此時,這院子里除了眼冒綠光的眾人,就只剩下簫巧哥那撕心裂肺的哀嚎了.

沒好氣的瞪著唐奕,"還不進去勸勸?"

"剛生了孩子,再哭出個毛病."

"哦."唐奕應聲抬腿進了屋.

可是,這可怎麼勸?

大伙兒心說,唐奕這回算是攤上事兒了.

也是他活該,非要娶三個,來麻煩了吧?

按說,生男生女此為天定,誰也左右不了.而且,誰也保證不了頭胎就生男孩不是?

這事如果是蕭巧哥一人生產,那還好說,可偏偏是三個正妻一起生產,那就不一樣了.

其他兩個都是男孩,就簫巧哥一個是女孩,不心生芥蒂才怪?

而且,唐奕這厮偏偏還嘴欠,來了那麼一句一語中的.

大伙兒抱著膀子准備看熱鬧,看這小瘋子怎麼辦.

呵呵....

怎麼辦?硬著頭皮涼拌唄!

唐奕沖進去,就見簫巧哥躺在床上面色蒼白,雖疲態難隱,但是精神還是不錯的.把心一橫,豁出去了,開始順嘴胡謅.

"好!"

這嗷嘮一聲,門外都聽的真真切切,嚇了大伙兒一跳.

"好啊,大功一件,小爺重重有賞!"

被唐奕這一嗓子驚的,蕭巧哥哭聲一頓,瞅了一眼唐奕,又瞅了一眼正在被穩婆洗涮的閨女,哇的一聲繼續哭開了.

"好什麼好啊?我要兒子."

"你傻啊!"唐奕湊到床邊,抓著蕭巧哥的手."兒子哪有閨女好?"

簫巧哥哪里會上他的當?

"我要兒子!"

"兒子也沒閨女省心."

"我要兒子!!"

"兒子太多了,不值錢了."

"那我也要兒子!"

"老子三個兒子都快泛濫了,你要再不生個閨女,爺就納上十房八房小妾專門給我生個閨女出來,當寶貝了!"

"你愛納不納,反正我就要兒子."

"咱能不提兒子了嗎?"

"我要兒子...."

"好,給你兒子!"

唐奕怒了.心說,小娘們兒,老子還治不了你了?

騰的一下躥起來,朝著使喚婆子大吼:

"去給那兩位傳個話,從今往後,她們三個就只能生兒子,老子就抱著這一個閨女稀罕到老,誰也不許給我生閨女!"

噗...

婆子沒忍住,輕笑出聲兒.

咱們這位殿下還真是極品,這也能下道令?幾位娘娘的肚子也得聽你的才行啊?

......

可是話音兒傳到外面,又是另外一回事.

賤純禮一拍大腿,"完了,完了!"

抓著曹老二的胳膊,"他他他......他剛剛是不是又用那張嘴了?"

曹老二怔怔點頭,"說,說了......以後都生兒子."

說到這里,二人對視一眼,"不會...."

"又應驗了吧?"

......

--------

話得分誰聽,曹老二和賤純禮那兩個沒正經的聽的是:"只生兒子,不要閨女.";可簫巧哥聽到的卻是:"老子就抱著這一個閨女稀罕到老.",登時感覺心里暖暖的.

雖然知道這話里安慰大于真心,可是還是面色緩和,心虛呢喃:

"大郎......真的不介意嗎?"

唐奕看著蕭巧哥那梨花帶雨的可憐模樣,回身坐到床頭,攬過蕭巧哥的身子,枕在懷中.

"傻丫頭,你男人是什麼樣兒你不知道嗎?"

"爺可沒有那麼多講究,男孩女孩都不重要,重要的,都是我的孩子."

蕭巧哥心懷甚慰,閉上眼睛,很是享受.

"那小妹也想要個兒子,不管,大郎賠小妹一個兒子."

唐奕輕輕應著,"好!"

這回蕭巧哥卻是沒有搭話,只是嘴角牽起一個幸福滿滿的笑意,在唐奕懷里拱了拱,安然睡去.

她終還是太累了.

唐奕為她拭去眼角的淚痕,之後就那麼抱著她,一動不動.

......

嘉佑三年.

冬月初六.

唐奕的嫡子唐風,次嫡唐頌,長女唐雨降世.

臘月十七.

涯州驛馬將癲王新子身份文諜送抵開封,趙禎閱罷,禦筆親批,收大宗正寺收錄,發下金牒身告.

同時又下了一道旨:

"癲王唐奕探海有功,大宋賢臣曆年余,航數萬里,覓得金銀三千萬兩,以豐國庫.特賞金五十,帛百匹."

是不是少了點?

給朝廷進貢了三千萬兩金銀,就賞這麼一點點?

呵呵,大頭兒在後面呢.

......

同旨而發的,還有另外一道旨.

賜癲王嫡子唐風金珠寶帶,紫袍玉垚,領光祿大夫榮職.

次子唐頌,封安陽郡王,食邑八百,世襲子孫.

長女唐雨,封河陽郡主,食邑五百.

......

旨意一下,滿朝嘩然,卻無臣敢議!

這看似是一道真正犒賞唐奕的旨意,可是誰都知道,這賞的絕不是那麼簡單.

......

不是太輕,而是太重了!

唐奕的嗣王爵,當初趙禎是明旨下令世襲子孫,也就是不降爵.

所以說,嫡子唐風命里注定承襲唐奕的爵位,這一點並不讓人意外.光祿大夫的榮職雖然高了一點,但也說的過去.

可是,唐頌晉安陽郡王,唐雨晉河陽郡主......

這就有點過分了.

一般的王公世子若非嫡長子,降生給個榮職,長到十幾歲賜個侯爵,要是以後真成了朝廷棟梁,臨死給個國公就是榮寵無雙了.

哪有這一落地就封郡王的,別說唐奕還是個異姓王,就算是趙姓皇族也沒這種事兒.

好吧,皇族都說小了,趙禎自己的親兒子也沒到一下生就是郡王的地步啊?

別的不說,趙宗麒和趙宗麟這兩個皇子,到現在趙宗麒還只是皇子,趙宗麟好一點,那是因為明擺著他要接掌皇位,也只是今年才封的郡王.

可是,再看看唐奕那一家子.

老子是世襲的嗣王,兒子里一個等著接班,一個是世襲郡王,還有一個郡主.

大伙兒心說,好事辦到底,送禮送全套,干脆把那個庶出的唐吟也封了得了唄!

呵呵,臘月二十二.

年終大朝的前一天,趙禎再下旨意,封癲王子唐吟正五品右散騎都衛,把最後這一塊兒也給補上了......

一些腦袋不夠用的朝臣開始羨慕嫉妒恨起來,唐奕這當真是榮寵無雙,二十多歲的大宋第一權貴,羨煞旁人了.

腦袋夠用的則是無奈苦笑,再高的爵位有什麼用?官做的越大,權力卻越來越小.封唐奕全家,不過是楊文廣去接掌兵權的一個補償而已.

......

此時的涯州,正歡騰一片.

從臘月初六,唐風,唐頌,唐雨三個小家伙的滿月酒那天開始,這個年關就已經算是提前開始了.

涯州從軍到民,大假兩個月,一直到出正月.沒別的,就是高興.

......

大年三十.

唐奕一家八口,加上尹洙,吳育,賈昌朝一家,還有在涯州的一眾親朋共度年關.

一大早,唐奕親自到碼頭,迎接一艘北來的官船.船上載的是一雙母子,從洛陽萬里南下歸來.

唐奕看著官船緩緩入港,不由得向西看去,心中念道:

"那兩個愣頭青,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什麼時候能回來?"

......

------

唐奕在太平洋的西岸遠望,而他嘴里念念的那兩個"愣頭青"此時卻在大西洋的東岸,尋找著回家的路.

如果唐奕看的足夠遠,從所處的涯州向正西方向極目遠眺,看穿南亞,望破中亞大陸,從地中海東岸縱穿整個地中海......

他就會看到,在狹窄的直布羅坨海峽上,正有三艘滿載著東方寶藏的巨艦,從大西洋上轉入地中海.

而那粗大桅杆頂端迎風飄揚的大宋龍旗,則是在向西方世界昭示著大宋勇者的到來.

......

時至午夜.

祁雪峰披著錦繡的大紅披風,頭帶長翅烏紗頂冠,迎著海風佇立在船頭.

夜空無月,卻繁星璀璨,蔚為壯觀.

祁雪峰面容有些哀傷,喃喃自語:"過了今夜就是年三十,來年許是就能在家過年了."

"怎麼?"身後戲謔的接話之聲."白山兄想家了?"

祁雪峰淡然一笑,不回頭也知道是宋為庸那厮.

"怎麼還不睡?"

宋楷行至祁雪峰身邊,緊了緊身上的披風,"白山兄不也睡不著嗎?"

說完,看著漆黑的海面喃喃道:"有點不踏實."

祁雪峰訕笑,"為庸還覺得應該往南?"

宋楷攤手,"反正我覺得是這麼回事兒.既然已經知道這個什麼地中海出不去,最後還是要繞回到這里繼續南下,那就不應該聽那個大食騙子的話,去什麼聖城."

"直接回去就得了唄,家里肯定都擔心咱們呢!"

說到這里,宋楷干脆轉向祁雪峰,對著他苦勸.

"有這條船上的馬種在,咱們回去就是功德無量了,還陪著那個騙子瞎轉悠什麼?他無非是想讓咱們送他回家罷了."

祁雪峰道:"拉韋是個還不錯的人,只不過他信奉的神讓他看上去有點神神叨叨,遠沒到騙子的地步."

宋楷撇嘴搖頭,"不是騙子能讓那個西撒什麼克斯王,差點當騙子給絞死?"

祁雪峰訕笑,"我們應該感謝他,至少有他做翻譯,幫咱們省去了很多的麻煩."

"而且,他去過大宋,意味著只要有拉韋的指引,我們就已經找到了回家的路."

"咱們已經感謝過了啊!"宋楷不以為意."救了他的命,還送給他那麼多瓷器,這不就是感謝嗎?"

說到這里,宋楷就肉痛,不出來不知道,一出來嚇一跳.

原來這個世界上最值錢的不是金銀,而是大宋的瓷器,大宋的絲綢......大宋的一切!

現在想想,在美洲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是傻帽,純種的傻帽!

那時為了多運金銀,把一百多船的"壓艙石"連送代扔,都便宜了那些美洲土著.

......

別以為壓艙石就是石頭,這一百多船的"壓艙石",是唐奕臨走之前特意換成的宋瓷.

沒錯,用了一百多船的瓷器來壓倉......那時候,宋楷,包括祁雪峰,還覺得唐奕這麼做有點多余.

結果,繼續向西,找到了這片叫歐羅巴的新大陸才知道,唐奕太有先見之明了.

在這幫"土老帽兒"的眼里,大宋放個屁都是香的,都特麼比金銀值錢!

......

此時的歐洲,剛剛開始從不定居的游牧生活向農業耕作轉型,相對更先進的農業工具和耕種技術剛剛開始發展.

甚至是鐵制工具,這種中原地區用了一千多年的東西,歐洲才剛剛開始興起,甚至很多地方還沒用上呢.

總之,現在的歐洲在宋楷眼里,連遼夏這種蠻夷都沒法比.

在大宋一文錢一個的破碗,只要帶點花兒,就能換等重的黃金;不算上等的絲綢,那些領主,王公就願意用任何值錢的東西來交換.

宋楷甚至用五把破鐵鍬換了十匹馬種.

沒錯,十匹馬換五把鐵鍬......

換完了,宋楷才知道,那個跟他交換的大領主有一個相當于幾千畝地的大農莊.

可是,幾千畝的農莊只有兩把生鐵鍬,一副破鐵犁杖,兩把鐵鋤頭,四把鐵鐮刀......其余的農具還用的是木頭的.

從那之後,宋楷的奸商本質暴露無余,把十匹種馬換鐵鍬的數量減到兩把了.

沒辦法,這東西我們帶的也不多啊,物以稀為貴嘛!

至于那個拉韋,則是宋楷他們無意間撿來的.

......

據拉韋他自己說,他是真主安拉的信徒,來自地中海東岸的聖城.

那里和大宋一樣,是文明人的世界,有無數的智者和神靈.

而他做為一個成功的商人,曾經從埃及一直航行到大宋的泉州,也曾把生意遍布到每一個地中海沿岸城鎮.

當然了,這些話宋楷是不信的.

要是真像拉韋說的那般,他也不會被西撒克斯國王以騙子的名義囚禁起來.

可能就連拉韋自己也想不到,救他的不是他的真主,更不是他吹出來的財富,而是僅僅因為他會漢語.

若不是好客的西撒克斯國王認為,那個遙遠的東方國度是曾經和突厥異教徒戰斗的盟友,這家伙已經變成一個長舌鬼,吊死在不列顛島上了.

不過,拉韋會說中原漢話確實幫了大忙,否則,單靠手語和猜測,大宋與歐羅巴國王們的交易顯然不會這麼順利.

......

----------

歐洲和阿拉伯的曆史蒼山也不太熟悉,侃大山吹出個大概還行,讓我細寫那就費勁了.

目前涉及的雖然東西不多,可是為了以後著想,還是要查現很多資料.

這宋楷祁雪峰的情節會寫的很慢.我盡量保證每天四千字.

時間不長,也就兩天,過了這段兒就好了,別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