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一張開了光的好嘴
g,更新快,無彈窗,!

進入十一月,海南依舊溫暖如夏.

涯州不論是軍務,農事,還是新城的建設,依舊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眾人的干勁兒比之從前甚至更足了幾分.

大伙兒都卯足了勁兒,准備趁年關到來之前,把手頭兒上的事兒多干一些.來年,也就輕松一些.

......

在這樣的氛圍之下,唯獨唐奕徹底的閑了下來.一應事務,皆交給賈昌朝處理,自己則是專心在家陪著三位娘子.

沒錯,算著日子,三女的產期就在冬月初.

不定哪天,唐家就要再添新口,人丁更旺了.

初九這天中午,唐奕抽出一點時間到飯堂與老賈一起吃中飯.

趁著孩子還沒出生,他要把年關涯州的一些安排與老賈商量一番,否則等孩子生下來,就更沒心思管這些瑣事了.

剛和老賈說了沒幾句,唐奕飯還沒吃一口,一個丫鬟就瘋了似的跑進來.

"殿下,殿下!生了!!"

"生了!?"唐奕騰的站了起來."剛出來的時候不還好好的,怎麼這麼快?"

"不是,不是......"丫鬟又急急搖手."是福康公主......要生了!"

哦操!!

雖然這幾天就一直等著這一刻,可是真來了,唐奕還是沒穩住.

"老子又要當爹了!!"怪叫一聲,撒著歡的就往回跑.

賈昌朝淡定地放下碗筷,看著唐奕飛似奔出去的背影,鄙夷地一撇嘴.

"一驚一乍的,像什麼話?"

緩緩支起身子,兩手一背,跟著唐奕也往外走.

"老夫有六個兒子,四個女兒,要是回回都這麼慌張,還不早暴血而亡了?"

......

飯堂里吃食的眾人立時絕倒一片,還是賈相公能生啊!

......

唐奕飛奔回家,院子里尹洙,吳育,還有孫郎中已經站在那兒了.

丫鬟婆子里里面面忙做一團,董惜琴和蕭巧哥站在君欣卓的門外.

蕭巧哥挺著個大肚子,也在幫忙前後支應.

唐奕哪有心思和吳育他們打招呼,直接就要往里沖,卻被蕭巧哥一把攔下.

"你進去干嘛呀?"

"我進去看看啊!"

蕭巧哥使勁兒的把唐奕往外推,"你一個大男人,一邊兒等著去!"

"哦哦......"

唐奕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大宋,可不是後世,男人還能進去陪產.

穩下心來一瞅,"不對啊,這不是君......"

剛才那丫鬟不是說是福康要生了嗎?怎麼大伙兒都在君姐姐這兒忙活?

蕭巧哥一心打發了唐奕,省得他在這兒添亂.

"哎呀,福康姐姐那兒產婆子都進去半天了,君姐姐這也要生啦!"

"哦,哦哦......"

兩個一起......唐奕心跳的砰砰亂響.

半天沒動地方,回過神來第一件事兒就是看向蕭巧哥的肚子.

登時嗔怪大嚷:"你就別在這兒添亂了!萬一動了胎氣,也是今天可怎麼辦?哪忙的過來啊!?"

蕭巧哥不服氣的回嘴:"什麼叫我添......"

說到一半兒,整個人就紮著手臂定在那里一動不動了.

董惜琴眉頭一擰,暗叫不好,湊上前去,生怕蕭巧哥不好意思,特意小聲問道:

"是不是......破了?"

可簫巧哥哪是那不好意思的人?

面色一垮,哭喪著臉指著唐奕哀嚎:

"完了完了,你這臭嘴下過咒是怎地?說什麼中什麼!"

院子里所有人一怔,還真讓唐奕說著了?真是今天?

"穩婆!穩婆!!"

唐奕殺豬似的嗷嗷叫喚,登時,院子里又忙成了一鍋亂粥.

......

--------

等蕭巧哥被人扶進房中,看著三個女人進進出出的房門,唐奕臉色煞白,手都在哆嗦.

小唐吟那時候他自然沒什麼感覺,可這回可是真兒真兒的生在他身邊兒,而且是三個一起生.

他是既擔心大人,又擔心孩子,心中還有幾分小生命即將降世的喜悅......那種複雜至極的心情,就別提了.

見過那麼多大風大浪的唐奕,此時也是徹底亂了陣腳.

"這當如何是好?這當如何是好!?"

"怎麼就三個都趕一塊兒了!?"

......

"慌甚!?"身後猛然響起孫郎中的聲音.

"產期本來就重疊,又不是沒有准備,你怕什麼?"

穩婆是唐奕從宮里帶過來的,可以說是大宋最好的接生婆子,而且不是一個,是十個.

別說三個一起生是早就有所准備了,你就是再來三個,也不是問題.

"哦哦......"

唐奕聽完,心下稍安,看了眼三個房門,又瞅了一眼孫郎中.

不對啊,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您老怎麼還在這兒站著?趕緊進去看著啊!"

孫郎中眼睛一瞪,差點沒踹他.

他進去干嘛?

他是大夫,擅兒科,內科,治外傷也是高杆.可是,這順胎接生的本事完全是兩回事兒.

"若需老夫進去,那就是出事兒了!"

"哦哦......"唐奕又是慌神點頭."那你趕緊走吧,今天肯定用不著您."

"......"

孫郎中差點沒氣死,狠狠的剜了唐奕一眼,沒和他一般見識.

悶頭走回吳育等人所處,懶得和唐奕站在一塊兒.

這時,賈相公踱著步子也進了院了.

孫郎中,吳育,尹洙,賈昌朝,四個老頭就這麼陪著唐奕站在院中等著.

而曹覺,范純禮等一眾同輩也聞訊而來,不方便進院,就站在院外一同等結果.

足足煎熬了唐奕一個時辰,終于,一聲嬰孩破涕的嘹亮之音猛的在院子里炸響.

原本手腳發麻的唐奕嗷的一聲就蹦了起來:

"生了!"

聲音是從福康的房里傳出來的,唐奕不管不顧地就往房里沖.

正和報喜丫頭撞了個滿懷,丫鬟揉著生疼的額頭,卻是沒忘本分.

"恭喜殿下,是個男孩!"

"男孩!!"唐奕放肆的一揮拳."好!"

而身後的吳育等人一聽福康公主生了個男孩,也是欣慰的捋著胡須.

"天意如此,福澤無邊啊!"

刨去庶出的唐吟,福康公主所出正好是嫡長子,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福康沒事吧?"回過神兒來的唐奕還是不忘先問問福康的情況.

三女之中,屬福康的身子最弱,這是唐奕最擔心的問題.

"殿下放心,公主殿下一切安好,還有力氣抱小殿下呢!"

"殿下且等穩婆處理停當再進去不遲."

"好好!"母子平安,唐奕也就放心了.

雖然心里著急要進去,可是這個時代風俗使然,男人進產房被認為是不吉的行為.

......

當然,也沒工夫讓唐奕進去看.這邊丫鬟話音剛落.哇的一聲,又是一聲脆生生的哭嚎......

"又生了!"

唐奕掃這個小心髒啊,不要不要的!

這回是君欣卓,急沖沖的又朝那邊兒奔去.

一回生,二回熟.這回跑到門前,唐奕也不硬闖了,巴巴的撅在門口兒等著.

果然,沒過一過兒,報喜的丫頭拽門而出.

"恭喜殿下,君娘娘生了個男孩!"

"男孩!!"唐奕又是一蹦老高,興奮到了極點.

至于君欣卓如何,唐奕根本就不用問.看丫鬟的表情,再加上君欣卓的體質,是萬難出問題的.

......

唐奕這是樂瘋了,院兒里院外等著的人們開始不淡定了......

吳育等人面面相覷,怎麼又是男孩?不會真的遂了范老爺的願,三個都是男孩吧?

這麼算下來,從唐吟出生到現在,滿打滿算也就一年.

一年的時間,唐奕要是抱了四個兒子......老哥兒幾個心說,這就有點沒天理了吧?

院外,曹老二眼瞅著唐奕那個嘚瑟勁兒,心里這個不是滋味.

偏頭抓過賤純禮就開始打嚓,"我說,你也得抓緊了啊!你瞅瞅這貨,第四個都快出來了,你這怎麼連孩兒他娘還沒影呢?"

賤純禮哪肯吃這個虧?拿白眼仁斜著曹覺,"你比我強多少啊?孩兒他娘是有了,可是孩兒呢?"

曹覺一時無言以對,暗下決心,過了年就把媳婦接過來,生他娘的一窩,就不信比不過這瘋子!

......

想的挺好,可那邊的唐奕興奮過後的一句話,差點讓曹覺沖進去滅了他.

只見這貨在君欣卓門前來回踱步,擰著眉頭頗有郁悶之意的嘟囔:

"怎麼又是個小子?來個閨女多好啊?"

眾人絕倒,看把你嘚瑟的!

......

下意識的看向蕭巧哥的產房....

有時候不信邪還真不行,看來這位多半也是個帶把兒的了.

可是,男女且先不說,偏偏在蕭巧哥這里出了狀況.

君欣卓報來喜報之後,過了足足有半個時辰,蕭巧哥的房里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反而丫鬟產婆進進出出,端水送物的頻率越來越高.

唐奕本是喜悅的心情慢慢的沉了下來,"怎麼還沒動靜!"

"怎麼還沒動靜!?"

孫郎中的面色也漸漸緊張起來,終于,老頭招呼院外的曹覺.

"老二......"

"啊?"

"去把老夫的醫箱提來."

曹覺心里咯噔一聲,"要,要醫箱干嘛啊?"

"快去!"

孫郎中冷喝一聲,根本不給曹老二解釋.

接生用不到孫老頭兒,可是真出了狀況,那就不好說了.

這麼長時間沒動靜,估計是難產.老頭是以備萬一,危機之時可能需要他救人.

......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唐奕已經是手腳冰涼......每一個進出的丫鬟婆子他都要抓過來問上一嘴,怎麼樣了!?

可回答都是"還好","殿下莫急"之類沒營養的套話,連福康和君欣卓那邊雖然下不得床,但也派丫鬟來問了好幾次.

"這都快三個時辰了!"

唐奕實在忍不了了,"我要進去!!"

還特麼管什麼規矩禮俗?抬腿就要往里沖.

正在這個當口,屋里穩婆一聲如釋重負的大叫:"生出來了......"

緊接著,一聲宛若天賴的哭聲在房里響起.

唐奕瞬間幾近癱倒,仿佛卸去了全身的力氣.

扶著門框,露出一個釋然的苦笑,"太不容易了......"

可是,身後的孫郎中卻沒有唐奕這麼樂觀.

"讓開!"提著醫箱就要進屋.

三個時辰,即使是順利生產,人也完了.

不力竭身死,也得去大半條命,正是用得著孫先生的時候.

老孫頭兒當機立斷,什麼都不管了,推門就要往里進.

一條腿已經邁進去了,"哇!!!!!"一聲把嬰兒哭聲都蓋過去的大人的慘嚎,嚇的老孫頭兒一激靈.

"我不干!"哭聲那叫一個淒慘,委屈.

"我不干啊......"

"憑什麼她他們都是男孩,就我的是女孩啊!!!"

......

得,老孫頭兒邁進去的一條腿又收了回來,調頭就走.

"還有力氣哭呢,無甚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