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龍虎豹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回身的一刹那只看見,儂繼思已經沖到了黑子面前,毫無花哨的一技膝撞,黑子雙臂欲擋,只要擋下這一擊,儂繼思半邊身子就暴露在他的攻擊之內.

以黑子的身手,絕不可能給對手任何喘息之機.

可是,正當黑子已經招式用老,手臂已經搪出去的當口,儂繼思不但攻勢不減,雙臂猛的也有了動作.

一手搭上黑子的肩膀,一手把黑子的腦袋往旁邊一掰,照著頸項的動脈血管的就要下嘴.

......

也就是黑子這種真正的大高手,那一瞬間本能的變招,左臂下意識往頸側一擋,右臂干脆放棄防禦,屈臂成肘,直撞儂繼胸口.

咔嚓!!

碰!!

"我去你的!"

鋼牙入肉,肘擊當胸,還有黑子的喝罵,同時響起.

只是一刹那的工夫,一觸即分.

唐奕一個激靈,下意識大叫:

"完了!!"

"玩大了......"

說著話,急急朝場中奔去.

先跑向倒地不起的儂繼思,萬幸,還有氣兒,只是暈了過去.

黑子那一肘是臨時應變,只用肘側打出,且多是推力,而非猛勁兒.如若用肘尖,只這一下,儂繼思就必死無疑.

不過,縱使這樣,斷幾根肋骨怕是跑不了了.

連忙吩咐人去叫孫郎中過來.

這才抬眼看向黑子,望著還在流血的小臂,唐奕頗為歉意.

"沒事兒吧?"

"沒......沒事兒."

黑子抹了一把冷汗,到現在還沒緩過來.

"真拼命啊!"

唐奕一陣無語,心里也是僥幸萬分.

幸好沒有托大,讓曹老二和儂繼思對練.

正如儂繼思自己所言,這是殺人技法.

"曹老二!"

"啊......啊?"

曹覺咽了下口水,潤了潤發干的喉嚨,慌亂的答著.

"干,干啥?"

唐奕嚷道:"還他娘的看什麼熱鬧?趕緊上人,抬屋去!"

"哦......哦."

曹覺無措的上前,看著倒在地上的儂繼思,竟然有點滲得慌,這孫子是真狠!

要是論身手,十個儂繼思也不是黑子的對手.

可剛剛那一幕,讓曹老二這個戰場老兵都從心底里往外冒寒氣.

他居然......居然能從黑子身上撕下一塊肉來,真野!

......

--------

七手八腳把儂繼思抬進營房,放床上躺好.

過了好一會兒,儂繼思才悠悠轉醒.

看見唐奕在身邊,張嘴第一句話竟是:

"我打不過他."

"不過你放心,早晚提著他的人頭來換你的一石糧."

"別!"唐奕急忙擺手."人不用你殺了,那一石糧我給,一會兒就給!"

"不,不是一石!"唐奕眼神熱烈."十石!"

"等你養好了傷,要把壯拳教給涯州軍.你和你的三千部卒,每人十石糧食!"

"當真?"

"先給糧,後教拳."

"行!"

唐奕長出了一口氣,退出了營賬,心里面別提多激動了.

他知道,這是撿到寶了,要是涯州軍拉出去,個個都是像儂繼思一樣的瘋狼......

嘶!

唐奕打了個冷顫,畫面太美,不敢想.

......

----------

美滋滋的回了家,一路上黑子這個郁悶.

奶奶的,平白無故讓瘋狗咬了一口,唐奕還挺高興.

想想就憋氣,他們師兄妹放在整個大宋朝,也是罕有敵手的絕頂高手.

結果......

結果居然栽到一個蠻子手里.

心有不平,憤憤出聲兒,"某是一時大意,才著了那南獠的道兒!若有下次,定一掌批死這鳥厮!"

"行了行了."唐奕不耐煩的揶著黑子.

"這也是給你提個醒,大意失荊州,那也是失了!"

"切..."黑子還是憤憤不平,"反正俺是贏了."

唐奕懶得和他較勁.

"對了,這幾天你讓惜琴嫂子,勤往我那走動走動."

黑子果然不再糾結那一"口"的事.

"怎地?大郎有事兒?"

唐奕橫了他一眼,這憨貨說話怎麼就不經大腦呢?

老子找你媳婦能有什麼事兒?

"是你師妹..."

"師妹咋了?俺去瞅瞅!"黑子說著話就要往前躥.

"回來!!"唐奕瞪著眼睛,"你去干嘛?"

"俺去給師妹幫忙啊?"

唐奕恨不得一腳踹死他!!

"你師妹要生了..."

"就這幾天,惜琴嫂子是過來人,她在,我還放心些."

"哦哦..."

黑子一縮脖子,生孩子這個事兒,他還真幫不上忙.

....

回到家里,三個女人不出所料,正聚在一塊兒逗弄著小唐吟.

唐奕進來,忍不住打趣,"早晚讓你們玩壞了."

巧哥不以為然的一撇小嘴兒,頭都沒抬,卻與小唐吟說著話.

"吟兒,你那壞爹爹回來了,我們不理他...好不好?"

唐吟將將一歲,當然不懂巧哥娘娘說什麼,可是偏偏小家伙好像聽懂了一樣,閉著大眼睛,胖嘟嘟的小手,朝"壞爹"虛空一揮....

惹的眾人哈哈大笑.

"看見了吧?吟兒打你呢..."

唐奕一臉的無耐,指著唐吟叫嚷"小混蛋!回頭跟我睡書房去!再由她們養下去,就認娘不認爹了!!"

小唐吟一臉的無辜,抿著嘴張開雙臂,尋著巧哥娘娘的脖子要抱抱.

巧哥順勢把唐吟抱起來,嗔怪道:"看你把孩子嚇的,我們才不和你睡書房呢."

提到書房這個茬,本來要回書房的唐奕又來勁了.

走到三女面前,盯著三個渾圓的肚子,開始陣陣有辭起來....

"我跟你們說哈,趕緊出來別在里面耗著!"

"你們爹我書房可是睡的夠夠的了."

噗呲.

巧哥,福康還有君欣卓齊齊的笑出了聲兒.

心道,怎麼就沒個正經的,丫鬟婆子都在邊兒上呢,什麼都說!

"對了!"

唐奕那邊兒支使完孩子,又開始支使起大人來.

"這說著話就當娘了,名字得起一個了."

"趁著沒落地,趕緊自己想一個."

巧哥又橫了唐奕一眼"你這當爹的怎麼不起?"

"我起?"唐奕一挑眉頭"龍虎豹!你們樂意啊?"

"唐龍,唐虎,唐豹,讓我起就這麼定了."

三女不禁吐槽,"哪有你這麼當爹的?"

"難聽死了..."

"再想...."巧哥耍起了無賴..."反正不能叫什麼龍虎豹..."

見福康和君姐姐也是一臉希冀,"好吧,那我再想想."

唐奕踱著步子,好好的想了起來,眼珠子一轉.

"有了!!"

一指福康,"你肚子里的叫唐磊!"

再指巧哥,"你的叫唐冶."

最後是君姐姐,"你的叫唐鑫."

唐磊,唐冶,唐鑫?三女擰眉細細琢磨,半天也沒想通,為什麼起了這三個名字.

"為什麼呀?"巧哥脫口發答.

"你想啊."唐奕得色起來"磊為三石,鑫為三鑫."

"冶呢,就是冶煉的冶,頑石,經冶,百煉成金."

"多好?"

三女又是一陣沉默...這回又是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一口同聲,"不好!!"

"怎麼不好?"

福康皺眉,率先小聲異議,"你的兒子...叫什麼頑石...多不討喜?"

君姐姐兩支玉手攪到了一塊兒,"唐鑫...那不就是女兒家的名字."

言下之意,她們都是男孩,憑什麼我是女孩?

最不高興的是巧哥..."不要叫唐冶!!"

石頭冶煉成金,和著她的孩子....就是個過程!!

"那你和君姐姐換換,她的叫唐冶,你的叫唐鑫,總行了吧?"

"不要!!!"這回巧哥答的更是干脆,她才不要女孩呢.

"哈哈哈哈!!"唐奕放肆大笑,大有奸計得逞之感.

"那沒辦法了,你們自己起吧."

....

這時福康柔聲說話,"范師父不是給起了名字嗎?"

"我看挺好的,就用范師父起的吧..."

"咦!!"唐奕一所手,滿臉的嫌棄.

"快拉倒,還是自己准備著點兒.別到時候范老爺的名字用不上,還得再想."

范仲淹在唐奕離京之前,確實給三個還沒降世的小家伙起了名字.而且還都不錯.

唐奕的長子叫唐吟,這是冷香奴給起的名字,唐奕是不會換掉的.

范仲淹也就是根據這個吟字,又起了三個名兒.

唐風,唐頌,唐宇.

連在一起,吟風頌雨...意境超然.

可是....

范大神也是個俗人!

在重男輕女的問題上和傳統大家長一樣...就沒有一點覺悟.

聽聽這幾個名兒,唐風,唐頌,唐宇.

連最後的那個"雨"都改成了"宇"!一水兒的男孩名字,老爺子認定了,就非得是男孩!

但是怎麼可能都是男孩?所以唐奕覺得還是讓三個女人自己起靠譜一點兒.

....

其實吧,唐奕這里還藏了一個心眼兒....

第一個孩子是冷香奴起的名兒.後面要是不讓親娘起名.將來這三個女人要是計較起來,那遭罪的還不是自己?

"你們起吧,女人起的名字好聽."

"你什麼意思?"

唐奕這抖了個機靈,可是有人卻不領情.

巧哥抱著唐吟,一臉的不樂意,"范師父給的名字用不上,那就是認定我們生的是女兒唄."

"女兒好啊!!"唐奕順杆就爬"女兒多省心?"

"省得給老子惹禍!"

"你們是不知道啊,當年我和范老三小的時候,那給范師父鬧騰的啊."

"老爺子當時就賭誓發願的說,以後說什麼也不要兒子了!"

"我不管..."巧哥嘟著嘴,"她都能生兒子...我們也一定是兒子!"

唐奕一攤手,"那不是兒子怎麼辦?"

"這玩意兒誰說的准?"

"那你就陪我一個兒子!"

"...."

唐奕打了個冷顫...

心道:番婆子還是生猛啊!

......

--------

推薦大羅羅的新作《天下豪商》

這本書也是寫宋朝的,是北宋後期哲宗,徽宗朝的事情,說的是一個現代畫師穿越到北宋元符元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