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打一架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哪呢,哪呢?"

唐奕一進軍營,就嚷嚷著找人.

他是想看看,饞了他一年之久的狼兵到底長什麼樣兒.

曹老二臉色難看,極為不善,用下巴指著軍營一角,冷冷的回了一句:

"那邊兒蹲著呢!"

唐奕一看,還真蹲著呢.

整整三千人縮在一個角落,全都貓腰蹲在地上,隱隱呈現固守之勢.

抱歉地拍了拍曹覺,他當然知道曹老二為什麼不高興.

老鄧州營和儂峒有不共戴天之仇,如今跑來一幫儂智高舊部,以後要在一個鍋里攪食兒,曹覺能有好臉色才怪!

沒有急著過去,好聲安慰道,

"昆侖關一戰,他們都在海南,沒有參與."

曹覺沒搭話,冷冷的瞪了那邊一眼.

唐奕一陣無語,沒辦法,戰場上打出來的仇,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化解的,只能等以後慢慢再說.

來到三千狼兵面前,唐奕站定.

"出來一個說的上話的."

許是多數都不懂漢話,唐奕這一嗓子,半天也沒個反應.

"怎麼?既然來了,不坦誠相對,那就沒意思了吧?"

唐奕還真就不信了,三千多個腦袋就沒有一個會漢話的?

果然,這句話一喊完,從三千人中間出來一個中年漢子.

這人給唐奕的第一感覺是:精瘦,而且很矮,但卻鋒利.

沒錯,就是鋒利!

緩緩走過來,讓唐奕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報上你的名字,職務."

那中年漢子沒答,表情幾經反複,方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話道:"你的態度不像是招降!"

唐奕笑了,"我能保證以下幾點."

"第一,你和你的人來了,加入我們,我能讓你們吃飽."

"第二,儂峒與漢人之間的矛盾,從你們來開始,就此翻過.這里沒有黎人,沒有漢人,也沒有儂人,只有宋人!"

"第三,吃飽只是基本待遇,但不是全部的待遇.能換來什麼樣的待遇,就要看你們能出多大的力了."

"第四,我的客氣只對朋友和自己人,而不是心懷戒備的外人.想讓我客氣很容易,那就別他媽擺個刺猬陣,給誰看呢!?"

這一聲大吼,讓那中年漢子下意識的一縮.

"我,我們反過宋朝......"

唐奕咧嘴一笑,"這個問題適用于第二條."

"那......那真的像他們說的,會給那麼多餉?"

"會,本王不差錢."

"那......那我們如果想在這里成家娶妻,也行嗎?"

"行.但前提是,把這里當成家."

中年漢子不說話了,低頭猶豫,顯然在分辨唐奕說的話是真是假.

唐奕可沒工夫陪他在這我站著,"現在,報上你的名子,職務."

中年漢子緩緩的抬起雙臂,最後終還是堅定的一抱拳,"儂繼思,狼部首領!"

"儂繼思?"唐奕怔了一下.

他記得,當年朝廷的邸報上有殲滅儂族重要人物的戰報,儂智高的兒子好像要儂繼什麼什麼.

可是,不對啊,儂智高就算活到現在,也不過三十多歲.這個儂繼思看樣子起碼快四十年了,哪來這麼年輕的爹?

深深的看了儂繼思一眼,沒有多問.

剛來,本就忐忑,刨根問底顯然不是上策,把這事兒先放在一邊.

"儂繼思......"

"讓你的兵放下刀槍!"

"這里雖然沒有朋友,但也絕對沒有敵人."

儂繼思聽罷,回頭使了個眼色,三千狼兵這才緩緩放下兵刃.不過依然縮在那里,手掌亦離刀槍不超過三寸.

唐奕看在眼里,心中也只是暗歎一聲,沒有惱怒,倒生出幾分憐憫.

這是一群沒有根的浪人,看來一時半會兒是很難讓他們放下戒備了.

正在晃神兒,邊兒上的儂繼思突兀的開口.

"你確定剛剛保證的四條,句句屬實?"

唐奕回過神兒來,點著頭.

"確定."

"可是,他們的眼里有殺氣."

"嗯?"

唐奕順著儂繼思所指看過去,登時就樂了.

"行啊,眼神兒夠賊的."

"他還真有殺氣!"

說著話,朝著遠處一吆喝:"曹老二,秀才,你們幾個都過來!"

曹覺一聽叫他,梗著脖子就靠了過來.

等秀才他們都到了近前站定,唐奕一指身邊的幾個人,"他們幾個,還真想宰了你!"

"知道昆侖關那一仗吧?"

儂繼思點頭,"聽說了."

"他們幾個就是關前那一營宋軍."

"五百人,就活下來十九個,他們最恨的就是儂人."

儂繼思聽完,也不知道是夠直,還是夠硬氣,平靜的開口:"如果我在,他們一個都活不下來."

"嘿!"秀才這個曝脾氣忍不了了.

"吹特麼什麼牛.逼?你在,也是老子刀下的鬼!"

曹覺則是眯著眼睛,極其不屑.

"我們折了五百,你們陪葬了五千,真不知道你哪兒來的膽氣?"

儂繼思聽罷依舊平靜,"那都是後收編的烏合之眾,不是狼部."

"行了,行了!"唐奕不耐煩地止住兩頭兒.

看向儂繼思,"剛剛說那四條,沒有半句虛言."

"不過,我也跟你說點兒我不能保證的問題吧!"

一指曹覺等人,"我不能保證他們不會找你們尋仇,更不能保證他們像對其他兄弟一樣對你們."

"一切的一切,都要你自己去證明!"

"證明你不是敵人,而是兄弟;證明在戰場上,你值得信任,而不是背叛!"

"要不......"唐奕話鋒一轉."要不你們打一架吧!"

噗!!!

一幫看熱鬧的直接就噴了,癲王還是會玩哈?就沒見過這麼措火的.

遠處的楊文廣也是眉頭擰到了一塊兒,說實話,他覺得唐奕有點過了.

"好啊!"

有人覺得過了,有人卻來勁了,曹老二高聲應著好.

"來,老子正想試試,吹上天的狼兵到底是什麼成色!"

曹老二那吵吵完,唐奕就偏頭對著儂繼思發問:"你會壯拳嗎?"

"會."

"那打一架吧,打一架吧!"

唐奕登時來了興致,他是真想看看傳說中的古壯拳到底多厲害.

"不打."儂繼思的回答出人意料.

"為什麼不打?怕了?"唐奕繼續搓火.

儂繼思搖著頭,"壯拳是殺人拳,切磋用不上."

抬頭看著曹覺,"你想殺我,我卻不想殺你,我們只想吃飽飯."

日!!

曹老二忍不了了,"老子現在就弄死你!"

特麼還帶羞辱的.

"慢著!"

唐奕把曹覺攔住,看著儂繼思,眼神里的戲謔漸漸斂去.

他好像真不是開玩笑啊!

"去,把黑子叫來."

他只是想試一試壯拳的威力,但是聽儂繼思的意思,曹覺好像不太夠格兒.

......

趁著派人去叫黑子的當口,楊文廣靠到唐奕的身邊,小聲道:"你的那些話是不是重了."

"這樣的兵,你敢用,我可不敢用!"

唐奕一翻白眼,"楊伯父,打異族你比我行."

"可是,怎麼和異族相處,我比你行."

楊文廣露出鄙夷的表情,"也沒見你比我強哪兒去!"

唐奕搖著頭,決定給楊文廣上一課.

"伯父知道和這些大山里的部族往來,什麼最重要嗎?"

"真誠!"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沒有咱們漢人那麼多彎彎繞,甚至不知道什麼是謊言."

"他們需要的,就是你的真誠.你只要真心對他們,他們就能十成十的還給你."

"哪怕你的真誠是殘酷的,也比欺騙,虛頭巴腦來的更有用!"

拍了拍楊文廣的肩膀,"伯父,試著去了解他們吧!"

"到時候你會覺得,這份直爽,挺可愛的."

說完,高深的一仰頭,走了.

楊文廣半天才反映過來,他娘的!這小混蛋跟誰啪啪搭搭的呢!?

沒大沒小!

......

黑子沒過一會兒就跑到了軍營,他現在是"養老"狀態,整天就呆在家里陪老婆孩子.

"大郎,找俺啥事兒?"

"打架!"

"和誰?"黑子二話不說,擼胳膊瞪眼睛就要干.

"站這兒等著."

說著話,踱到儂繼思身邊兒,一指黑子,"和他打一架."

儂繼思看了看黑子,搖頭.

"不打,我也不想殺他."

唐奕這個無語,當真是一根筋啊,動手就非得殺人?

"沒事,他跟我有仇,你幫我殺了他!"

黑子的本事唐奕心里很有底氣,這個儂繼思不可能是黑子的對手.

不然,這三千人個個都是黑子那個級別的高手,那還不上天了?

顯然,唐奕最後一句有了效果.

儂繼思又看了一眼黑子,回頭對唐奕道:"殺了他有什麼好處?"

"一百貫宋錢!"

儂繼思不干,"我們不用宋錢,要糧食!"

"行!你說吧,要多少?"

"一石."

"成交!"

......

那邊兒黑子臉都綠了,什麼跟什麼啊?怎麼就跟唐大郎有仇了?怎麼就......

老子怎麼就值一百貫宋錢了?

再看那小矬子,也特麼是極品,他出一百貫,你還個一石糧.

特麼你識數嗎?會算賬嗎?

見那矬子談好了"價錢",已經奔自己來了,黑子眼眉一立,拉開架勢就上.

......

結果.

短短數息,唐奕回身走到曹老二身邊的工夫,戰斗結束.

儂繼思,打著橫兒飛出兩丈多遠.

而黑子,臉色煞白,驚駭地看著地上一動不動昏死過去的儂繼思......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左手小臂上,衣袖被生生扯下一大塊,泱泱的往外滲著血.

......

所有人都傻眼了,咬.....

真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