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這要求有點過分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大宋沒有改變對少數民族的政策和觀念之前,即使是再有德的君子,再有抱負的能吏,也不可以在五嶺以外的"南獠之地"做到勤政.

准確的說,別說是勤政了,在大多數士大夫眼中,五嶺以外,都不能算是大宋的疆域.它的作用只限于流放政敵,還有在山河圖上,讓大宋看起來很大.

所以,與其讓漢人來出工不出力,還不如把昌化就交給黎人,至少能真正干實事,還能記下唐奕的一個好,拉近漢黎兩族的關系.

何樂而不為呢?

......

從農田折返,唐奕准備先回家,正好老賈沒什麼事兒也要回家,與唐奕同行.

"對了,有件事正想請教相公."

"哦?"

老賈心生疑竇,唐奕可是很少這麼客氣.

"何事?"

"你說,我要是上表請求官家把閻王營和楊懷玉調回京,官家能不能賣我這個面子?"

上回賈昌朝的提醒,讓唐奕一直心里沒底.閻王營在遼河口不是什麼好事,左思右想,覺得還是想辦法調回來踏實些.

"老夫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

"為什麼?"唐奕不解."當初派閻王營北上,也是迫于壓力,不得以而為之."

"如今朝中那些老頑固被華聯弄的自顧不暇,正是順理成章的好時機.官家要是下旨,不一定有人出來搗亂."

老賈聞言無語的搖頭,這是很明了的局勢,可惜,唐奕的情義又用錯了地方.

"很簡單,問題不在魏國公那幫人,問題在官家自己."

"官家派楊文廣南下,說的露骨一點兒,就是在防你!"

"防我就防我唄."唐奕無所謂地一聳肩."這和閻王營有什麼關系?"

"他信得過楊文廣,就更應該把楊懷玉調回來."

"錯了!"老賈的回答出人意料.

"官家信得過楊文廣,才更不會把楊懷玉留在京中!"

"!!!"

唐奕立時愕然,"你是說......"

老賈點了點頭,算是認可,知道以唐奕的才智已經猜出了問題的關鍵.

"殿子想的沒錯,官家連你都要防一手,自然也要防一手楊文廣!"

"......"

......

--------

這里面的邏輯有點亂,但也不難理順.

趙禎是信得過楊文廣,所以派他南下牽制唐奕.

可是,楊家,包括楊文廣本人,同時也與唐奕關系匪淺.所以,趙禎在用楊文廣的同時,也不得不防一手.

萬一楊文廣和唐奕一條心呢?萬一他派楊文廣南下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呢?

如果真是那樣,那把楊懷玉和他手里的大宋第一戰力放在自己身邊,可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煩躁!"唐奕憤憤的出聲兒.

"斗來斗去,很他媽有意思嗎?老子要是有不軌之心,早就不是今天這個局面了!!"

看著有些激動的唐奕,賈昌朝卻是十分平靜.

"權力之術,向來如此."

"朝堂之上,你不去揣測別人,別人卻多半會用最惡毒的方法去揣測你."

"所以,在這個局里,.好人,一般都不長命."

唐奕斜了一眼老賈,"這個問題咱們早就聊過了."

望向遠處,似有憧憬,"總要有人高尚一些,付出一些."

老賈點著頭,跟著唐奕的腳步慢慢的往前走.

"道理沒錯,高尚確實值得贊美."

"可是,誰也不想當那個活不長的好人."

看著唐奕,"你也一樣,不也在抗爭,在竭盡所能的想活的長一點嗎?"

唐奕聽著,有些無言以對.

過了一會兒,無奈地苦笑出聲兒.

"其實......我就是個俗人."

"只是比別人聰明一點,知道的多一點兒而已."

"若沒有這兩樣,可能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說到這里,唐奕停了下來,踩著腳下的沙灘,看著遠望的一望無際.

"相公是不是也覺得,奕很幼稚."

"明知這樣執拗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卻還是不知悔改."

賈昌朝低頭沉吟,隨之緩緩點頭:

"確實幼稚."

"不過,這很好."

"哦?"唐奕頗為意外."好在哪里?"

老賈隨著唐奕的目光亦看向遠方.

"一個人的精力總有窮盡,這世上沒有十全之物,更沒有十美之人."

"縱使天資過人,專于一事尚不能窮理,何況事事勞神,事事分心呢?"

"比如老夫,一生鑽營權術,就無暇分心于大世之治."

"比如范公,撲身于大世之治,也就無力鑽營權術,方落得個黯然離朝的下場."

"唐子浩."

老賈轉過身來,鄭重的看著唐奕.

"你知道,老夫為什麼徹改初衷,想和你一起瘋一回嗎?"

"不是你拿出一張圖,三言兩語表白一下宏願,老夫就信以為真,傻傻的跟著你干了."

"更不是你講的那些高尚的大道理,而是......"

"專注!"

"專注?"

"對,專注!"賈昌朝重重點頭.

"在你身上,老夫看到了從沒見過的專注!"

"專于一事,至死不悔!"

"這讓老夫有些動搖,也許......"

"憑著這股子瘋勁兒,真可以實現那張山河圖."

......

老賈說了半天,唐奕聽了半天.

最後,唐奕還是苦笑著搖頭.

"相公這是安慰我嗎?可是說到底,我還是幼稚的.在朝堂上,我依然不適應,依然不合群."

"專于一事,卻不懂得權術周旋,下場可能還是和范師一樣吧?"

"又哪來的什麼很好呢?"

賈昌朝緩緩搖頭.

"子浩還是沒明白老夫的意思."

"老夫是說,你不是一個人."

"你的那張圖,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能力就能完成的."

唐奕全身一震,似有明悟,卻又一時無法通透.

只聞賈昌朝繼續道:"樣樣精通,就是樣樣稀松."

"事必躬親,則代表著事事分心."

"一個勵志要把大宋鋪滿山河圖的瘋子,又哪來的精力去管什麼朝堂,練什麼精兵,掙什麼大錢呢?"

"專心做你的唐瘋子,專心規劃好你的那張圖."

"其它的事情......"

"交給我們!"

"......"

.....

好吧,老賈這麼"深情",唐奕有點不習慣.

"相公,您......"

賈昌朝接道:"軍隊,要相信楊文廣,曹覺.等你要用的時候,一定有一支百戰強軍."

"觀瀾,有曹國舅和潘豐為你分憂."

"至于朝堂上那些權謀心術,就交給老夫與范公吧!"

"我們會盡一切可能,讓你'幼稚’下去,讓那些你無法處理的丑惡,遠離你的視線!"

"而你!!!"

賈昌朝拔高了聲調,一字一頓道:

"掌握好大局,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那張山河圖上就足夠了!"

"千萬!別讓老夫失望!"

......

"......"

唐奕怔怔的看著賈昌朝,良久不語.

"懂了!!"

猛的一點頭顱.

"也就是說,我負責發瘋,相爺負責擦屁股."

"是這個意思吧?"

啊呸!!

賈相爺差點一老痰淬唐奕臉上,老夫這般語重心長,結果......

結果這家伙還是沒個正經.

不過,到最後賈相公還是氣勢一弱,"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那行."唐奕認真的點著頭.

"我盡力!"

......

--------

賈昌朝的一番話,讓唐奕想起一段往事.

在前一世,唐奕的父親曾經給唐奕講過一個故事.

大概意思是:

有一個農民,是遠近聞名的養殖能手,家里不管養什麼禽畜,皆是又肥又壯,子孫滿堂.

這件事甚至驚動了縣里的領導.

為了帶領全縣致富,領導專門去找這個農民取經.

縣令就問這個農民,你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別人家的禽畜都養的一般,獨你一家,雞肥鴨壯羊成群,就連圈里的豬都又比別人家胖上好幾圈兒呢?

農民回答,"其實我什麼都沒做."

"我只是把雞放到田里去吃蟲,把鴨趕到池塘里游泳,把羊帶到山上吃草."

"至于肥豬,那就更簡單了,喂完就讓它睡覺,什麼也不干."

"雞鴨羊豬,自然就變成這樣兒了."

......

唐奕的父親,講這個故事給唐奕,其實是想告訴他一個道理:一個領導者應該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

物盡其用,才是上位者的用人之道.

......

那時,唐奕只是點頭哈腰的聽著,從來沒有用心思考過.

可是,今天賈昌朝卻是提醒了他,也許正如他所說......這些年,唐奕分心太多了.

觀瀾,朝堂,宋遼大戰,新政改革,每一件事,大宋經曆的每一點改變,都有唐奕的影子,而且幾乎都是他引領完成的.

這不正常.

也許賈昌朝說的對,他應該信任身邊的人,讓他們更多的分擔,而自己則是把精力更多的放在掌握大局上.

如果他能做到這一點,而不是花費心神和趙禎頂牛,花費精力和魏國公等人斗法......

也許,金五國部的事情不用賈昌朝提醒,他自己就能發現.

也許,修河罷役,還有王安石的青苗法,就不用碰巧回京遇到,碰巧解決,而是早早的就扼殺在萌芽之中了.

......

不過,話說回來,老賈有點過了啊!

只管發瘋,他來擦屁股......

八輩子也沒遇到過這麼過分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