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終于想起我們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是"靈海聽濤"小兄弟的生日,群里的小伙伴祝他生日快樂.

蒼山沒什麼好送你的,明天給你加一更.

過生日,大家一起嗨嘛!

......

----

唐奕看著營中的整整五萬戰兵,那股嘚瑟勁兒又有點壓不住了.

沒錯,整整五萬!

短短一年的時間,涯州的兵力從最開始的兩萬老弱殘兵,已經發展到了"五萬"這個數字.

不!

加上曾公亮剛剛送來的五千水軍,已經是五萬五千了.

這其中,只有一萬是石家兄弟帶過來的禁軍,另一萬是雷州水軍舊部.

其余的三萬多,都是這一年之間,炎達老哥出面,幫著唐奕拉攏海南各地黎峒部落收攏來的.

現在的涯州可不是唐奕剛來時,只有炎達部落八千多族民的時候了.如今新城里,聚集了十幾萬的黎峒百姓.

這其中,老子和婦女大都投身到新城的建設之中,男人則是小部分留在族中,大部分都到軍營里來當兵.

這些與自然抗爭慣了的黎族漢子,面對軍事化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習慣,反而比漢人更滿足于軍中生活.

因為唐奕給的軍餉夠高,一戶之中只要有一個當兵的,就足以養活一家老小.加上少數民族淳樸務實的特性,讓他們在軍營里比漢族兵更聽話,更能苦練.

這三萬多的黎兵還不到一年的工夫,就已經初具規模.可以說,拉出去也不會丟人了.

"怎麼樣?"唐奕得意地對著楊文廣淡笑."沒讓伯父失望吧?"

"這......"楊文廣哪里是不失望,簡直就是驚喜.

"這怎麼一個個都是大花臉呢?"

"殿帥有所不知."卻是曹佾接過了話頭兒."黎峒族民有涅面的習俗."

"他們把野獸神靈,先祖英雄刺在臉上,既有在叢林之中隱藏自身的作用,又代表著對神靈祖先的尊重."

"而且,越是族中驍勇善戰之士,臉上的刺青就越多."

"刺青對于黎人來說,就是無尚的榮耀."

"原來如此."楊文廣若有所悟."也就是說,這里都是黎人?"

"漢人很少."曹佾如實答道."除了石家兄弟帶來那一萬人,剩下的基本都是黎人."

"曾公亮不是還送來一萬水軍嗎?"

曹佾苦笑,"雷州水軍大多也是由當地招募而來,所以還是以黎,壯居多."

楊文廣聽罷,略有失望.

就算兵源再好,也都是些蕃兵,沒有漢兵用起來踏實啊!

唐奕似是看穿了楊文廣的心思,"伯父一定要記住!"

"呃,記住什麼?"

唐奕面色極為嚴肅地繼續道:"在涯州,沒有漢人,黎人之分."

"只有一個稱謂--宋人!"

這是唐奕在涯州立足的根本,甚至說是唐奕整個大目標的基本盤,絕對不容許有任何的懷疑.

......

很早以前,唐奕和范仲淹就聊過這個問題.

當年的儂智高叛亂,其根本是什麼?

根本就是:大宋不承認儂峒是大宋子民.

若是沒有這股子排他性作祟,當年廣南的悲劇就不會發生.

而唐奕要實現他那個遠大的目標,將來是漢人治下的蕃民,還是朝廷治下的宋民......這其中的差別非常之大!

......

見楊文廣被自己說的有些尷尬,唐奕心中略有愧疚.

"伯父初到涯州,尚有不明,日後自會懂得奕之苦心."

本來挺高興的事兒,這麼一鬧倒有些興致缺缺.

草草拱手話別,讓楊文廣自己留在軍營與曹覺等人交割,自己則是與曹國舅,老賈,准備回去了.

走到營門,正看見軍營邊兒上的農田里耕種繁忙,倒是讓唐奕想起一個事兒來.

一回身,叫過秀才.

"你去把松儂父子給我叫過來."

秀才一臉狐疑,心說,叫這二人做什麼?

不過,唐奕發話了,秀才也沒多問,反回隊中,不一會兒帶著兩個涅面的黎人過來.

唐奕見了二人,笑呵呵的問好:"松儂族老,在這里可還習慣?"

松儂擰著眉頭,沒的回唐奕的話,卻是看向兒子松吉.

待松吉嗚哩哇啦說了一通黎話,松儂這才眉頭舒展,連連給唐奕鞠躬還禮.

"我爹說,多謝殿下關心!這里吃的好,睡的好,一切都好."

唐奕笑著回道:"好就好!"

"叫你們過來,是有一個事兒需要征求你父親的意見."

"你們跟我來."

說著話,率先走出軍營,沒有回新城,而是拐了個彎,直奔農田那邊去了.

曹國舅有點奇怪地跟了過去.

這個松儂是昌化那邊的黎族寨子過來的,不會說漢話,得兒子翻譯才行.

而且,曹國舅知道,松儂是少數沒有舉全族遷到涯州來的部族之一.

在海南,有的黎寨逐獵而居,哪里有獵物就把寨子搬到哪去.所以,涯州有飯吃,他們自然二話不說就搬到涯州來住.

可是,也有的黎寨像漢人一樣,以農耕為首.

像是昌化邊兒上的這個松儂寨,就是因為昌化當地山少田多,世代以耕種為業,定居在昌化附近.

當初,炎達代表唐奕去邀請他們來涯州聚居,松儂舍不得田地,又實在抵不住當兵的高餉.....

.要知道,縱使有地可種,但是黎人的耕種水平還很原始,收成必不是衣食無憂,那筆不緋的軍餉著實能解決寨子里很多的問題.

所以,他們只是出動了一部分青壯年來涯州當兵,其余的族民則是留在昌化繼續種地.

像這種情況,不光松儂一家,許多靠大島以北的黎寨都是這樣.

現在,唐奕單單把松儂叫出來,曹國舅一時也想不出他要干什麼.

......

唐奕來到田邊兒上,隨便抓了一個農戶幫他傳話.

不多時,分管農事的一個管事就帶著一群人來到唐奕身側.

看到人到齊了,唐奕咧嘴一樂:"怎麼樣?各位都老別來無恙?"

好吧,面前這群人,就是當初唐奕抓來當苦力的那幫都老之家.

要不是前些日子路過瓊州的時候,德拉海的家小管他要人,他還真把這幫人給忘了.

"這一年過的可還舒坦?"

大伙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唐奕問完半天,也沒人回話.

終于.

德拉海,查干,還有德旺,撲通一聲就跪到了地上,登時眼淚就下來了.

德拉海,抽噎不止:

"殿下......殿下終于想起我們來了."

當初說是干一年,這特麼一年半都過去了,德拉海還以為再也回不去了.

這話說的唐奕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都老們......辛苦了......"

看著德拉海道:"本王已經答應了你的家人放你回去,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德拉海沒反應過來,瞪著眼珠子一時無措,"我......我可以走了?"

"你可以走了."

望著地上跪倒的一片,"你們也可以走了!"

"但是,有一點本王說在前頭,日後若再干些欺行霸市的勾當......"

"不敢了,不敢了!!"都不等唐奕把話說完,一片的都老便是連連磕頭."我等必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啊!"

"行了!"

唐奕也懶得跟他們廢話,"都滾吧!收拾收拾,到碼頭找順路的船只,自己回去.不用我送了吧?"

"不用,不用......"

大伙兒爬起來就跑,生怕這瘋子變卦,哪還敢讓他送?

"查干,你回來!"

"啊......啊?"

已經跑出去好幾丈遠的查干,讓唐奕一聲冷喝就給叫住了.

一回身,舌頭都打卷兒了,"殿殿,殿下還有何吩咐?"

"你別走了,回頭把家小都接到涯州來,就在涯州呆著吧!"

"別啊!"查干差點兒沒哭出來.

這一年半啊,他就跟個狗腿子似的,唯命是從.

"殿下可不能這麼對小的啊!"

唐奕鄙夷地橫了查干一眼,"瞅你那點出息!"

"放心吧,留下來也不用做苦力了!本王給你條生路,比你在昌化占山為王強之百倍.你干不干?"

"什麼生路?"

"哪那麼多廢話,你就說你干不干吧!"

"干!!干!!"

"多謝殿下栽培!"

後面那句是哭著說出來的,他不敢說不干.

"干就好."滿意的點著頭.

"行了,你也下去吧!過幾天我就把你的家小都接過來,讓你們團聚."

......

打發走查干,唐奕這才轉過身來,看著一臉狐疑的松儂和松吉父子.

"松儂老哥,你們也看見了,昌化都老查干被我留下了."

"怎麼樣?如果我把昌化城交給你們松儂部落,能不能給我管好?"

松儂聽不懂,還是等著兒子翻譯.

可是松吉聽完,眼睛瞪的溜圓,翻譯給父親聽的時候,聲音都有點發顫.

昌化城啊!

那不是說,他們松儂部落有了一座城,也是都長大族了?

不想,松儂聽完兒子的翻譯,想都沒想,立馬朝唐奕使勁擺手.

意思是:"不行不行,既然昌化沒有了都長,自然是中原的皇帝派一個漢人老爺來掌管,他們是粗人,進不得城."

聽了松吉的翻譯,唐奕放聲大笑,"沒什麼進得進不得的."

"剛剛在軍營里,我已經說過了,不管是漢人,還是黎人,都是宋人!"

"宋人,自然進得宋人的城,也管得大宋的城!"

"就這麼定了!"

唐奕不容有疑,"回頭老哥哥給您的大兒子去個信兒,我再派幾個得力之人幫著他管."

"昌化,以後就是松儂族做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