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涅面閻王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佾這厮調頭就走,扔下楊文廣和賈昌朝,全無義氣可言.

老賈臉都綠了,瞪著門口消失的曹國舅,又看看一臉壞笑的唐奕.

正准備扔下溫度計就跑......

"別動!"唐奕一聲厲喝.

"動一下,咱們現在就上天!"

......

咕嚕,賈昌朝猛咽了一下口水,腸子都悔青了,剛剛進來干嘛?

硬著頭皮擎著手里的溫度計,眼神更是一眨不眨地盯著那道紅線.

萬幸!

經過這個插曲,唐奕往器皿之中加粉面兒的速度比之剛剛卻是快了不少.剩下的那三分之二,幾乎是不到半刻鍾就加完了.

眼瞅著唐奕把最後一點粉面兒加進去,器皿之中漸漸有晶瑩的白色顆粒沉落,積滿了厚厚一層,且原本略有渾濁的液體也開始慢慢變得清澈.

待徹底變清,亦無晶瑩沉落,唐奕這才把上層清液與底層結晶分離出來.

清液且到在一邊,結晶則是反複用清水沖洗,足足洗了六七遍才算了事.

老賈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懸著的心也總算是落地.

"完了?"

唐奕點點頭,看著手里托盤里的白色晶體道:"完了!這就是太安,晾干即可."

抬頭朝門處一聲吼叫,"都進來吧!"

不多時,曹佾,還有民學的韓久久,王濟等人魚貫而入.

唐奕把手里的太安交到韓久久手中囑咐道:"過程沒錯,你們就按照我之前教下的步驟小心執行便是."

畢竟多少年沒弄過了,唐奕其實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把握,所以要自己親手試過,才敢讓民學的孩子們上手.

"記住!"唐奕再三叮囑.

指著溫度計上的紅線,"萬一溫度高過紅線,也別慌.雖有冒料的危險,但是立即把反應物倒入水槽,出不了什麼大事兒."

"浪費就浪費,沒關系,廢料咱們也有別的用處."

....

"嘎???"

王濟和韓久久那邊倒沒什麼,曹國舅,老賈,還有楊文廣,三個人卻是嘎的一聲怔住了.

"剛剛你不是說,過了紅線就炸了嗎?"

怎麼又出不了什麼大事兒了呢?

"啊?"唐奕裝起傻來."我說過嗎?"

"說過!"

三人有種不祥的預感,又被這貨給耍了!

果然.

唐奕兩手一背就往外走,"那就是說過吧!"

三人一翻白眼兒,這貨是真損!

三人追著唐奕出去,一同漫步于林間小路之上.

曹佾好奇,"有了這個太安,那個小炮兒就能用了?"

唐奕搖頭,"還早呢."

太安屬于高-爆炸藥,一般用于"一次爆炸".就是炸藥包,手榴彈,炮彈填充,這些直接爆炸殺傷的炸藥.

可是,正因為它爆炸的威力太大,是沒法作為火炮的擊發藥來用的.

這要是直接填到炮膛里,那就不是打別人,而是炸自己了.

所以,太安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唐奕要想辦法尋找添加劑,來降低太安的爆炸威力,使它可以用于擊發爆炸.

其實,硝-酸-甘油也是一種高-爆炸藥,威力猶在太安之上.可是,因為其出現的早,已經被諾貝爾老爺子研究透了,其改良配方和添充物太著名了,唐奕想不知道都難.

可太安卻不同,即使是在前世,他也只是知道化學式和制備流程,並沒有親手操作過,更別說怎麼改良了.

"給我一點時間,應該很快就弄得出來."

曹佾點著頭.

"老二要是知道了,一定高興壞了."

曹老二想要唐奕的炮,已經想瘋了.

曹國舅甚至覺得,那貨對炸來炸去是不是有什麼不良癖好.

就在去年,正趕上曹覺生辰,唐奕事先沒有准備,就問曹覺想要點什麼,全當是兄弟給他過生辰.

結果,曹覺想都沒想就道,"把那那炮給我一門玩玩."

唐奕當然不能給,曹老二就退而求其次,玩兩天總行吧?

結果.

這貨和秀才扛著小鋼炮,帶著閻王營的老兵,帶著唐奕所有的存貨就進山了.

兩天,只兩天......

干掉了十四箱火藥,兩百來發炮彈,炸平了一個山頭兒.

這要是讓他知道,唐奕要把火炮普及,那可就熱鬧了.

對此,唐奕只是報以微笑.

"老二那兩百發炮彈也不是白打,起碼是打出了心得的."

這貨能在沒有標尺,沒有測距,而且是沒有膛線的土炮,用實心炮彈做到指哪兒打哪兒,誤差不超過五丈......也特麼是個人才了.

看向一直沒出聲兒的楊文廣,唐奕道:"楊伯父一到涯州就急急的來找我,可是有事?"

楊文廣一怔,他確實有事兒,只不過沒想好怎麼開口.

既然唐奕已經提出來了,那就直說好了.

"算不上有事,但有幾句話,要與子浩說在前面."

"哦?"唐奕停下腳步."但說無妨."

楊文廣也停了下來,深吸一口氣.

"第一."

"楊家三代忠良,不能到文廣這里丟了祖宗的臉,忘了楊家的本.殿下明白嗎?"

"明白."唐奕笑了.

楊文廣這是要"丑話說的前面"啊!

訕笑著繼續道:"既然有一,自然也有二,楊伯父繼續."

"第二."

"涯州軍不管是誰出錢,是誰興建,都是大宋的軍隊所屬.從將到兵,忠于的也是大宋的天家,這一點殿下應該很清楚吧?"

"清楚."唐奕還是點著頭,面色也依舊輕松.

這反倒讓楊文廣有點不適應,依他的理解,官家既然到了派他來拿下唐奕的兵權的地步,顯然不可能像唐奕表現的那麼輕松.

"第三."

"官家既然把涯州軍務交于在下,那麼......從今往後,殿下就不能插手了,涯州軍上下,也不會聽命于殿下."

"......"

這回唐奕卻是沒痛快的答應.

看著楊文廣,索性把話挑明了得了,省得他第一,第二,第三的.

"那我也把話說在前頭吧!"

"第一."

"楊家不但是大宋的忠臣,同是也是我唐奕的伙伴,朋友,兄弟!"

"陷朋友兄弟于不義,這種事我唐奕干不出來."

"所以,伯父大可放心,我就算有任何企圖,也不會拉上楊家跟我背這個罵名!"

"更何況,我沒有什麼企圖."

"第二."

"涯州軍從來都是大宋的軍隊,不是我唐奕的私兵府將.我也沒想著讓哪支軍隊忠于我,只聽我之號令!"

"第三."

唐奕頓了一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楊文廣.

"官家相信伯父,我也相信伯父.相信你能夠把這支新軍帶好,不用我去插手."

"可是,話說回來,我要是想插手,你也攔不住我!"

唐奕說完,再不作聲,面無表情地看著楊文廣.

邊上的曹國舅只覺自己心口砰砰亂撞,緊張到了極點.

早知道是這麼個局面,他說什麼也不帶楊文廣來見唐奕.

誰能想到他來的第一天,就會把氣氛弄的這麼僵?

就連老賈都屏住了呼吸,眼都不眨地看著二人.

良久.

楊文廣原本還冷俊的表情,突兀地一咧嘴......笑了.

"文廣已經做了我該做的事,至于子浩怎麼做,那就是子浩的事了."

說完,做出一個請的手式.

"走吧,咱們去看看,涯州軍到底是什麼貨色,值不值得子浩下這麼大的本錢!"

唐奕也是附和一笑,"應該不會讓伯父失望."

"請!"

二人攜手前行,仿佛剛剛的針鋒相對根本沒發生過一樣.

而賈昌朝則是低頭含笑,緩步跟上.

涯州軍對唐奕來說很重要,對大宋來說也很重要,沒有輪為朝廷權力平衡的籌碼,更為重要!

......

可是,曹國舅卻沒有賈昌朝看的那麼通透了,愣在那半天才想通兩人到底是幾個意思.

于公于忠,楊文廣說了他該說的話.

這是官家派他來的初衷,他盡力了,但也僅僅是盡力了而已.

反過來說,于私于理,楊文廣更清楚,官家都治不住唐奕,何況是他?

所以,兩人繞了半天,等于是白繞,什麼也沒說.

心里暗罵:這幫當軍的耍起心眼兒來,也特麼不是蓋的!

一抬頭,"嘿,我說,你們等等我啊."

三個人已經走沒影兒了......

--------

涯州軍營,坐落在新城西北的山坳里.

楊文廣由唐奕引領,一路走到軍營前.

本來呢,楊文廣此來上任,在他看來,重中之重是平衡癲王與官家之間的微妙關系.

至于什麼掌軍涯州,楊文廣還真沒抱什麼希望,甚至有點覺得委屈.

收複燕云之後,楊文廣做為功臣之一,自有封賞,官拜步軍都指揮使.

與殿前司都指揮使王守忠,馬軍都指揮使石進武,同為三衙首官.

大宋朝武人之中,狄青居首,次之三人,就有楊文廣一席,相當于後世陸軍總司令這個級別的.

可是,好死不死,唐奕和官家打了一架,把他給拽進來了.

堂堂步軍都指揮使去接掌一個嶺南州軍的兵權,你說楊文廣冤不冤吧?

就算石全海和石全安帶過來那兩萬多人,再加上雷州水軍一萬人,現在都歸他管了,可是,這也沒法和在燕云的時候比啊?

在燕云,狄青是一把手,他是二把手,大宋最精銳的二十萬大軍任憑調遣,那是什麼感覺?

現在可好,領著三萬老爺兵......

慢慢熬吧,什麼時候官家和唐奕不頂牛了,什麼時候能把他調回去.

可是一進軍營,楊文廣心里一折個兒,朝著唐奕脫口而出:

"你哪弄來這麼一幫惡鬼!?"

在他面前,五萬帶甲猛士齊刷刷的列隊而立,如標槍一般挺直,鋒利!

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滿面刺青,根本看不見表情.

修羅一般的面容上,只一雙猩紅的眸子露出嗜血的凶光!

......

楊文廣心中下意識的浮現出一個稱謂--

涅,面,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