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給我一口鍋,還你一個爆炸的藝術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章里涉及的東西,千萬別信...千萬別信!都是假的!)

......

"殿下,還有什麼吩咐?"

楊文廣戲謔一言,哪成想唐奕一點都不客氣:

"加冰."

得,加冰.

楊文廣抱著冰桶,嘩啦啦開始加冰.

這時候楊將軍也是好奇起來,什麼東西啊?讓唐瘋子這麼專注,連頭都不抬一下.而且,聽他的語氣就知道,他顯然沒發現,是自己和賈相公進來了.

好好看了看石台上的東西,好吧,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個大水槽子,里面裝了半槽冷水.

之所以說是冷水,是因為水里還有沒化完的冰塊兒.

而在水槽中間則是座著一個大號的琉璃器皿,里面裝的好像還是水,又不像水.

此時,唐奕正把一個琉璃管子探到器皿之中,眼睛則是一眨不眨地盯著管子里一條細細的銀水色細線.

"我說,這干嘛呢?"

"加冰,廢什麼話!"

"好......好,加冰,加冰."

那邊唐奕已經是極為專注,把細管子往老賈那邊一抵,"拿著."

老賈忙不迭的把燒杯放下,接過琉璃管兒.正要從"水里"往出拽,卻是被唐奕一聲厲喝給止住.

"別動,擎著."

老賈一翻白眼,真成下人了,還得擎著.

....

把琉璃管交給老賈,唐奕這才倒出手來,拿起石台上另一個小一點的燒杯,里面裝的是白白的細面兒,好像精鹽一般.

剛要往里加,卻聽門吱嘎一聲又開了.

唐奕想都沒想,"兩個人夠了,滾出去!"

門口的曹國舅怔在那里,眼睛都直了.

這畫面有點美啊,楊文廣抱著個冰桶在那"玩水",賈昌朝擎著個膀子,栽歪著身子....

"這干嘛呢?我說,你等會兒再弄不行啊!"

曹佾這一嗓子才讓唐奕一皺眉頭,緩緩直腰.一看邊兒上兩個人是楊文廣和老賈,登時眼珠子瞪圓,"你們怎麼在這兒?"

"出去,出去!"

嘿,兩人差點沒把手里的家伙事兒甩唐奕臉上!

支使了我們半天,抬臉兒就不認人了?

"不是鬧著玩的,你們都出去."

唐奕又強調了一遍,可是曹佾卻是聽樂了.

還不是鬧著玩的?這屋里一個宰相,一個將軍,加外一個王爺,三個大佬圍著個水池子在這兒戲水......

根本沒把唐奕的話當回事兒,湊上前來,"到底干什麼呢?"

唐奕這個氣啊,特麼就沒一個聽話的.

看著老賈和楊文廣也沒走的意思,唐奕心說,不走是吧?那真出事兒,大伙兒就一塊兒上天.反正老子要是掛了,你們也就沒奔頭兒了.

玩味地看著曹佾,"知道小爺最擅長什麼嗎?"

曹國舅甩著腦袋,"不知道."

"經商?"

"錯!"

"小爺是商人里面最會讀書的,讀書的里面最會罵人的,罵人的里面最會當王爺的,王爺里面......最會做炸藥的!"

"炸藥?",楊文廣和老賈聽不懂,可曹佾卻是一激靈.

"就是當初你在林子里試的那個玩意?"

"對!"

"瞅瞅,瞅瞅."

曹佾貼的更近,他一直就好奇那玩意威力怎麼就那麼大.

唐奕無語的搖頭,愛看就看吧!

把心思收回到下面的水槽之上,又好好的看了一眼老賈擎著的琉璃管.

其實那東西就是水銀溫度計,雖然還沒普及到全宋的地步,但是在觀瀾內部卻是已經應用頗多了.

確定水溫合適,唐奕開始把燒杯里的白色粉面兒往中間的器皿里加.

不過,加的極慢,一次就加很少很少的一小點兒.加完之後,輕輕攪拌,過一會兒再加.

"這是什麼東西?"

曹佾忍不住發問.

"那個硝什麼甘油,不是用咱們華聯的甘油做的嗎?"

那燒杯里明顯不是甘油啊!

"季戊四醇."唐奕張嘴就說出一個曹國舅從來沒聽過的名字.

"啥......啥是季戊四醇?"

"說了你也不懂."

好吧,曹國舅確實不懂.

"那這不是硝什麼甘油?"

唐奕搖頭,"不是,是另一種."

......

若說唐瘋子最擅長什麼,當然不是經商,也不是發瘋,自然是前世他所學的化學專業.

你讓唐奕經個商,改變個曆史,他可能還得琢磨著來,可是你讓你做炸藥......

好吧,他閉著眼睛也能給你弄出一百種能發火兒冒煙兒的來.

這可真不是誇大其詞,炸藥這個東西,在後世普通人眼里,可能算是很神秘的存在.

可是,在一個化學專業的研究生眼里,應該和氧氣制備沒什麼區別,是最基礎的化學常識.

......

後世的各種炸藥,不管是高爆炸藥,還是低爆炸藥;是液體炸藥,還是固體炸藥;亦或是偽裝性極高的擾性炸藥,其實萬變不離其宗,都是硝酸根化合物.

也就是說,它們當中的絕大多數制造過程都離不開硝酸.

而硝酸以大宋這個時期的工藝,最好的獲取方法就是利用自然資源,用硝酸鈉礦石來制備.

這東西大宋還真不多,不過沒關系,大宋雖然不多,但是海那邊兒有啊!

大名頂頂的智利硝石一直到後世的二十一世紀,也還是硝酸的主要原料.

只要有了硝酸,再給他一口大鍋,唐奕就可以展現爆炸的藝術.

舉幾個例子:(下面說的真的都是假的,別信.)

唐奕已經制造出來的硝酸-甘油,這東西只要有甘油和硝酸,加上常見的碳酸鈉和很容易獲得的硫酸,那就能夠制造出來.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反應期間的溫度,這是硝酸-甘油唯一的難點.

很簡單了吧?

錯了!比這成本低,難度小的多了去了.

比如說硝酸鉀.

這玩意簡單到什麼程度呢?之前已經說過了,給我一口鍋,還你一個爆炸的藝術,只需要拿鍋煮泥土就行了.

當然這不是一般的泥土,要陳腐肥料堆,農田,谷堆地面,墳地等帶有動物植物陳舊腐爛的泥土.

沒錯,其實就是垃圾堆,或者......或者是大宋家家都有的沼氣池料渣.

把這些垃圾取回來,放在水里煮,煮過之後的髒水過濾,去鈉結晶也就是鹽分,剩下的東西什麼都不用處理,直接就是炸藥.

不但可以當炸藥用,而且它還是強氧化劑.把棉線在硝酸鉀溶液里浸泡半小時,拿出來晾干,就是最好的導火索.

簡單吧?就是弄起來有點惡心.

......

呵呵,還有更惡心的.

把人尿,動物尿收集起來煮開,煮到只剩十分之一,然後與硝酸混合.

不用考慮加多少量,不用考慮反應溫度,不用考慮會爆炸,只管加就行.再把反應後的沉澱物過濾出來,這玩意就可以當炸藥用了,這叫硝酸脲.

當然,你要是嫌上面兩種太髒,也可以換別的,比如用藥材做炸藥.

唐奕給尹洙和吳育治痛風的柳樹皮泡酒就可以.

把柳樹皮用水煮,之後用酒精提純,加入硫磺和硝酸鉀就行了.這叫苦味酸,一戰時期很常用的一種低爆炸藥.

......

還有.

之前唐奕讓曹國舅在西域進棉花,可不是要用來做衣服,棉花也可以用來做炸藥.

把棉花在硝酸和硫酸混合液中浸泡一會兒,拿出來就是硝化棉,過水增加穩定性就是無煙火藥.

還有雷汞....

水銀,硝酸加酒精,敏感度極高,用來做底火,一撞就炸!

......

----------

所以說啊,炸藥這個東西,真不是什麼高級貨.

就怕你懂,你只要懂行,別說是大宋,就算是發配回史前去,也能炸的原始人哭爹喊媽.

可是,唐奕怕的也是這一點.萬一外人也懂了呢?兩邊對著炸,那就不好玩兒了.

之所以懷揣著硝酸-甘油不敢拿出來,怕的就是這一點.

說白了,硝酸-甘油除了制作過程之中的反應溫度很複雜,其它沒有什麼難點.

別人要是有心想學,都不用搞什麼間諜竊密,只要不怕死拿人運來填,也早晚能把正確的反應過程試出來.

況且,它所用的原料太顯眼了.大量的甘油運到炸藥廠,誰還不知道這玩意怎麼來的?

所以,唐奕選了一種最難的.

除了反應溫度一樣嚴苛,更主要的是,原料就目前來說,別人絕對學不去.

這種炸藥叫:太安.

英文所寫:PETN

化學名稱:季戊四醇四硝酸酯.

至于威力,尤在後世的TNT之上.

.....

不是唐奕自大,他要是不往出說,這東西就算過個幾百年,別人也學不去.

原因很簡單,就在他現在手里的這個白色粉末上.

這東西叫:"季戊四醇",有機化合物.

制造的原材料需要甲醛和乙醛,也是有機化合物,自然界絕對無法獲取.

他還真不信了,連基礎化學你們都不知道,有機化學你要是能自己鼓搗出來,也是見鬼了.

......

此時,曹國舅,賈昌朝,還有楊文廣,三個人瞪著眼珠子看著唐奕在這兒做炸藥.

....

看的這個心焦啊,這他娘的就是繡花呢吧?

那小燒杯雖然不大,可是也裝了不少的白面兒呢,唐奕一回往硝酸里加的量,連一小捏都不到,這得加到什麼時候去?

曹國舅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個磨嘰,你直接往里倒不就行了!?"

唐奕瞪了他一眼沒說話,依舊是不緊不慢,依舊是一回一小點兒的往里加.足足加了一刻多鍾,燒杯里的白面兒連三分之一都沒加完.

這貨....

這貨終于停下了,直著腰在那望天......

哦去,曹國舅忍不了了,"不是,你到底還弄不弄了?"

"急死個人!"

唐奕又瞪了他一眼,"你急什麼?"

曹國舅不服,"直接倒里一攪合不就完了!?"

唐奕搖頭一歎,"無知真可怕!"

指著老賈已經快抽筋兒的手道:"看見那溫度計上的紅線了嗎?"

"啊,看見了啊!"曹佾趴在老賈手邊細看."這不正好嗎?正壓著紅線."

"再過一點兒,咱們四個就一起去見閻王了."

我的個親娘勒,曹國舅一哆嗦,倒退數步.

瞪眼看了看唐奕,又瞅了瞅老賈和楊文廣,"那什麼......"

"反正這兒也沒我什麼事兒,某家出去等你們了."

......

------------

寫完之後還是有點心里沒底,這東西到底能不能寫....趕緊看完拉倒,過幾天就改了吧.

腰有點坐不住了,今天應該就這麼多了,大伙兒有票的扔點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