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被當下人使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佾有些意外地看著唐奕,"你,你不是說這東西若讓別人學去,就是大宋的災難嗎?"

當初,唐奕可是說的信誓旦旦,連吳育那老頭兒都跟他一唱一喝的. x

"那就想辦法讓別人不那麼容易學去!"唐奕眼中莫名的狂熱.

他當然還是堅持當初的想法,當然不想把熱武器太早的帶到這個世界.

可是沒辦法,祁雪峰已經在探索的路上了,若是繼續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把大宋一步一步推出去,那將來能不能占得先機,可就尤未可知了.

所以一咬牙,干了!!

特麼還就不信了,炸藥那是老子的老本行兒,硝酸-甘油怕你學了去反過來對付大宋,那我弄個難到沒邊兒的,看你怎麼學?

......

兩天之後.

十幾艘官船緩緩駛入亞龍灣.

碼頭上,一眾迎接的人群看著遠處的船只,潘豐不由苦笑.

"曾公亮這厮,還真把雷州的家底兒都搬過來了."

曹佾沒接話,那摳門兒的家伙能把最後五千水軍乖乖交出來,確實有點讓人意外.

不過,比起范純禮乖乖把宅子交出來,這又算得了什麼?

湊到范老三身邊,"跟哥說說,你不打死也不搬嗎?怎麼到最後還是......"

范純禮一臉的便秘,恨恨地瞪了一眼賈昌朝那邊,半天才憋出一句:

"願賭服輸!"

"賭什麼了?"曹國舅更是好奇,怎麼無端弄出這麼一句.

順著范純禮的目光看去,正見賈昌朝身邊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揚著下巴,有如斗勝的公雞.

"看什麼看,不服再來!?"

"來就來,誰怕誰!?"

"行了,行了."曹國舅急急安撫."你歲數快趕上她兩個大了,也好意思."

范純禮差點沒哭出來,"我冤啊!"

......

曹佾問他到底賭什麼了,可范老三怎麼也不說.無法,只得轉向別處.

"思文,你過來."

賈思文一聽叫他,靠了過來.

"國舅何事?"

曹佾用下巴一指頂牛的那兩位,"到底怎麼回事兒?"

"呵...."

賈思文一抿嘴,差點笑出聲兒,靠到曹國舅耳邊,"我們賈家有一怪事,就是女人都特別能喝."

"能喝?"曹國舅一挑眉頭."怎麼個能喝法?"

"千杯不倒,從來沒醉過."

"噗!!!"

曹國舅直接就笑噴了.

"你是說,純禮讓你妹妹給喝趴下了?"

"哈哈哈哈..."

曹國舅實在沒忍住,大笑出聲.

這特麼有點太糗了.

那邊,賤純禮就差找個地縫鑽進去了,沮喪哀嚎:"別笑了,船都到了,有沒有點正經的!"

眾人一看還真是,只得強收了笑意,等著官船靠岸.

至于范純禮這個賤人到底是怎麼被賈秀秀喝趴下的,怎麼把宅子給輸了......也只等以後有時間,再拿出來玩笑.

官船靠岸,眾人所等之人也終于下船,正是鎮北大將楊文廣.

做為大宋為數不多的可用之將,楊將軍現在已經不再年輕.

這麼多年來,南征北戰為大宋的盛世太平保駕護航,兩鬢斑白的面容更是寫滿風霜雨露,溝壑縱橫.然而,眼神依然清澈,依然鐵血未退.

剛一下船,曹佾等人就迎了上去.

"殿帥,一路辛苦!"

楊文廣抱拳回禮,"景休,國為,別來無恙!"

禮罷,急忙朝向別一邊.

"見過吳相公,尹先生!"

"見過......賈相公!"

"嗯."老賈不咸不淡的嗯了一聲,背著手,只是點了點頭.

楊文廣暗自苦笑,對于這種文人作派,也是早就見怪不怪了.

也不糾結,四下掃看.

"大郎呢?"

碼頭上該見的,不該見的,都見著了,唯獨不見唐奕.

"大郎怎麼沒來?"

眾人一翻白眼,還大郎?他哪有工夫搭理你?

曹國舅揚頭一指海面上的那個孤島,"咱們的癲王殿下正在那里鼓搗他的正事兒呢!"

"哦?"楊文廣一怵眉頭,聽到他這兒,可就不是曹國舅嘴里的玩笑了.

心說,這是怨我搶了他的兵權?

"來人,備船!本將要登島,面見癲王!"

得,曹佾和潘豐對視一眼.看來,楊文廣也是來者不善啊!

呵呵,用腳後根想也知道,能善嗎?

趙禎把收唐奕兵權這麼個爛眼子事兒交給楊文廣,這是多大的信任?楊文廣怎麼可能不盡心辦好?

可是,問題來了,那是唐奕的兵權,刨去兩家的關系不說,單單這個唐瘋子的名號就不是那麼好辦事兒的.

你別管他是不是真心存不軌,是不是真在乎這點兵權......他是個瘋子,惹了這位爺不高興就是大事兒!

...

曹佾想了半天,心說,還是跟著吧,看楊文廣那個氣勢,不像是去好言相勸的,別到時候兩人頂上了牛,真吵出仇來.

"佾陪殿帥去見子浩."

"同去同去."潘豐也是湊上前來.

這都是自己人,楊文廣自無不可.

可是,那邊的賈昌朝也是上前一步,"老夫也去看看!"

老賈就差一個野豬島上的事兒還不清楚,這回就是想去看看,唐奕這貨扔下所有瑣事躲在島上干什麼.

......

上島很容易,有專門的渡船向島上運送人員物料.

幾人登上渡船,不多時就已經到了野豬島.

但是,也只是很容易到這里罷了.

錨繩還沒綁上,島上的碼頭里就躥出十幾個彪形大漢,手持大槍把渡船給抵在了岸邊.

楊文廣一驚,"什麼情況?"

曹佾和潘豐倒是很淡定,急聲安撫:"殿帥莫急,莫急!"

說著話,又對島上大喊:"炎達老哥,且看清些,我等並非外人."

話音剛落,就見眾人中閃出一個黎峒老漢,一臉的不高興.

"殿下有令,閑雜人等不得登島半步!"

曹佾有點哭笑不得,唐奕讓這個老腦筋給他看大門兒真是找對人了,簡直就是六親不認.

一指身邊的楊文廣,"老哥且聽我說,這位是剛剛才到的楊將軍,接掌涯州軍務,又是子浩的故交,還請您老行個方便."

炎達聞聲,一擰眉頭,更是老大的不願意.

"將軍?"

"來個指手劃腳的州官兒還不夠,又來個將軍?"

......

那邊兒賈昌朝臉都綠了,你這是說誰呢?

好吧,說的就是他!

這幾天,老賈被這個黎族老漢鄙視的不輕.

這倔老頭兒只聽唐奕的,老賈說什麼他根本不聽.

悻悻然地一甩手,"你這老漢好不知趣,速速讓開,我等與殿下有要事商量."

"別!"曹國舅就差沒上來把老賈的嘴捂上了.

你跟炎達使官架子?這老頭兒聽你的才怪.

急急跳下船,把炎達拉到一邊,好說歹說,說了完天,最後炎達終于松了口.

恨恨地瞪了老賈一眼,"來人,派二十個人跟著他們,不許亂走,亂看,亂碰!"

"......"

老賈沒氣死,你防賊呢啊?

不過萬幸,總算是上了島.

這番波折讓賈昌朝和楊文廣更是好奇,就算進宮覲見官家,好像也沒這麼麻煩吧?

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看著島上的一切.

其實也沒什麼可看的,就是一個有點草木的荒島.之前島上還有點野豬,後來被炎達和曹覺他們帶著人殺絕種了.

在島的正中,建了幾處水泥房子,再無它物.

來到島心處,老賈心里一抽抽,倒不是這水泥房子多吸引人,而是此處往來忙碌的人勾起了老賈的傷心往事.

一個個看著都臉熟,正是當初在三司查賬的那幫"孩子".

曹佾上前一問,唐奕還不在這邊兒.

眾人又順著指引,走出去好幾里地,才到了一處偏僻所在.

結果,又被人給攔住了......

韓久久,王濟等一幫民學的小年青兒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在他們前方老遠的空地上,又立著一個水泥房子,而唐奕現在就在那房子里.

"唐哥兒說了,誰也不讓靠近."

這回別說老賈,楊文廣都有點失去耐心了,要不要這麼麻煩?

"他到底在里面鼓搗什麼?"

"我們也不清楚,在里面呆了一天多了,誰也不讓上前."

"那......那現在怎麼辦?干等著?"

韓久久一聳肩,"沒辦法,只能等著."

"嘿!!"楊文廣就無語了.

"把他叫出來,就說我有要事要見他!"

韓久久一縮脖子,頗有幾分俏皮,"我們可不敢,您還是等著吧!"

好巧不巧,正在這個當口兒,房子里猛的傳出一聲大叫:

"進來兩個人!"

楊文廣眼前一亮,不等韓久久,王濟等人挪步,自己就先動了.

"我去!!"

賈昌朝也是搶前一步,"老夫也去!!"

不給大伙兒多余的反應時間,二人已經走了出去,直奔水泥房子所在.

到了門前,二人頓了一頓,這房子再普通不過,就是個大水泥盒子,一丁點的多余裝飾也沒有.

推門而入,屋里更是空曠,就一個石台,一些雜物,再無其它.

"子浩這是做甚,為何閉而不......"

話還沒說完,那邊唐奕心思都在手里的活計上,根本沒聽出有異.

"冰塊,大燒杯!"

好吧,唐奕是叫兩個民學的學生來幫忙,進來的卻是兩個老頭兒.

"......"

楊文廣無語地看著賈昌朝,而老賈胡子都氣歪了,老夫這是給你當仆從來了?

"想什麼呢?快點!!"

"......"

"冰塊在冷槽里,燒杯在架子上."

"......"

得,楊文廣尋著什麼冷槽子,找到冰塊;老賈則是乖乖到架子上取來了燒杯,溜溜的拿到唐奕身邊.

"殿下,還有何吩咐?"

......

感謝楓林晚簫(李傑訛)的又一個百萬大賞!

提氣!霸道!

繼續求月票,求打賞,求你們的支援,送蒼山高飛!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