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賤錯了地方
g,更新快,無彈窗,!

可能就連賈昌朝自己也沒想到,范仲淹的那個激將之法會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而誰又能想到,大宋朝仇怨最深的兩個人,會在南疆的沙灘海風之下對揖而禮,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呢?

唐奕緩緩起身,看著老賈凌亂而又疲憊的面容,忍不住勸道:"相爺,回去休息吧,以後的路還很長!"

"嗯."賈昌朝點著頭."還有一個事兒."

"還有?"

唐奕心道,前面兩個事兒就夠我受的了,你還有?

"尚有何事?相爺請講."

賈昌朝下意識看了看院子當中的"大澡盆子",還有四周景致.

"老夫也要搬到城外來."

唐奕聞言,一翻白眼,原來就這點兒事兒啊?

"早就給相爺准備好了,一個月前剛剛建成,就在把頭最南邊的那個院子."

"把頭兒?"

老賈一擰眉頭,吳春卿就住唐奕左邊兒那個院子,我憑什麼住最邊兒上?

一指右邊那個院子道:"老夫要住這里."

"呃...."唐奕有點哭笑不得."那個院兒您還真住不了."

"為什麼?"老賈霸氣的一背手.

"誰住的,讓誰搬走就是.以老夫之名,難道還當不起殿下之右嗎?"

"那是皇長子宗麒的."

"哦...."老賈一縮脖子,這個還真當得起.

哪里是當得起?

根本就是弄反了,不是皇長子在唐奕之右,而是唐奕在皇長子之左.

這一排別墅小院,可不是隨便排的,唐奕就算再瘋,這種明面兒上的禮數還是要講的.

所以,當初建的時候,趙宗麒這個小屁孩兒自然要排在中間.

左邊依次是唐奕,吳育,范純禮,還有現在給老賈新建的一套.

右邊則是曹國舅,潘豐,辜胖子,還有曹老二.

至于尹洙,本來老賈那個院子是給他准備的,可是尹洙知道賈昌朝是要長期在涯州呆著的,所以就發揚了一次風格,主動讓給了老賈,自己則是暫時住著曹老二的院子.

反正那貨見天在軍營里,回不回來都一樣.

現在把老賈放到了最南邊兒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也沒想到賈子明會跑到涯州來和唐奕混到了一塊兒.

此時,賈昌朝臉上有點掛不住了,第一次擺譜就沒擺明白.

一堵氣,正想說老夫還不搬了呢,就住城里又能如何.

好巧不巧,正在這時曹佾和范純禮一身短打扮進了院子.

二人這是早起晨跑方歸,就聽說唐奕找他們有事兒,所以就一起過來了.

老賈一看范純禮,登時面色一緩,"那老夫就住在吳春卿旁邊吧!"

噗!

唐奕直接就噴了,這老家伙挺會挑的啊,專撿軟的捏.

"不太合適吧?"

"您老這麼大的腕兒,搶一個小輩的東西,傳出去不好聽."

范老三怎麼說也是兄弟,唐奕得幫著爭取爭取.

"有什麼不好聽的?"老賈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是范希文把老夫'請’到這來的,他兒子自然也得管."

"管什麼?"

曹國舅和范老三此時也走到了書房,正聽到賈昌朝的後半句.

"沒什麼."老賈面不改色,看著范純禮.

"一會兒你收拾一下,老夫明日就搬進來."

"什麼搬進來?"范純禮一臉的懵逼.

一指唐奕,"問他."

說完,老頭兒兩手一背,邁著四方步,走了.

......

"什麼搬進來?"既然賈相爺說問唐奕,那范老三就問唄.

唐奕啊,也是日了狗了!

嚷嚷著就往出追,"不是,你回來!什麼就問我."

"跟我有毛關系?"

范純禮不干,上去就把唐奕拉回來.

"追什麼追,追什麼追?"

看賈相爺臨走那個氣勢,再看唐奕這一臉的不情不願,顯然是吃了憋了啊!

以賤純禮這個賤脾氣,哪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強攬著唐奕不讓他動,"說說,快說說,搬什麼?"

"是不是這老貨又給你出難題了?"

見唐奕不答,還是滿臉糾結,范純禮賤賤的一笑......被他猜著了.

"我跟你說啊,你最好還是答應了!"

"你想啊,人家那麼大個相公,背井離鄉的投奔你來了,你怎麼也得讓人順心吧?"

"怎麼也得伺候好吧?"

"人家有什麼要求你得答應,知道嗎?"

"賈相爺本事還是很大的,想讓他給你當勞力,那不得是得下點血本兒還行?"

"呵呵...."

唐奕也不掙紮了,皮笑肉不笑地看著范老三.

"應該答應他?"

"應該啊!"范老三一拍大腿."這是最基本的禮數,懂不?"

"得,伺候好了?"

"對,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他才能心甘情願的給你當苦力嘛!"

"還得下下血本兒?"

"下!有多大本兒,下多大本兒."

"那行吧!"唐奕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就聽你的,回去收拾東西吧."

范純禮臉上帶著得逞的笑意,聞言問道:"收拾什麼東西?"

唐奕一聳肩,"賈相爺要住你的那個院子."

"所以,照你說的,得下血本兒,得伺候好了,自然就答應了唄!"

噗!!!

曹國舅在一邊看戲,看的直噴,還以為是唐奕出糗,原來是.....

"哈哈哈哈哈!!"

"老三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這....你這還真是下了血本兒!"

"哈哈哈哈!!"

......

范純禮僵在那里,嘴角還殘存著笑意,淡定地用大拇指一點身後......

"他說搬,就是搬這個?"

"對啊!"唐奕鼓噪著."趕緊的吧,人家明天就要搬進去,別招賈相爺不順心啊!"

"你大爺的!"

這賤人再也裝不下去了,調頭就往院外追,"回來......"

"把話說清楚,小爺好欺負啊?"

......

--------

真是逗逼歡樂多,唐奕和曹佾目送范純禮追出去,還是止不住笑意.

過了一會兒,曹佾笑夠了,這才看向唐奕,"說吧,一大早的,什麼事兒?"

唐奕聞言,立馬收拾心情,說起了正事.

"停掉遼河口的生意."

"停了?"曹國舅一時沒明白."好端端的,停了做甚?"

于是,唐奕把賈昌朝的擔心一說.

曹佾聽完,也是緩緩點頭,"那就停了吧,不差那點錢."

"不過......"

"想徹底斷絕金五部的財源,貌似不太容易."

"為什麼?"

曹佾解釋道:"咱們一停,遼北的山貨藥材,還有皮貨可就斷了."

"這里面的利潤你很清楚,難免有人鋌而走險私販私運."

唐奕不說話,沉吟了起來,半天才道:"那就給楊二哥去信,讓他盯著點兒,嚴抓走私,絕不能讓金五部得利!"

曹佾點著頭,"行,回頭我親自寫信送過去."

這事兒暫時就算過去了,曹國舅放下這邊,又想起一個事兒.

"對了,昨天你喝多了,曾公亮派人送來驛報.楊文廣已經到雷州了,不日南下,這幾天應該也快到了."

唐奕怔了一怔,"楊伯伯一到,你和國為也該回京了吧?"

觀瀾商合的人不能都聚到涯州,趙禎就算再仁慈心里也得犯膈應.

所以,楊文廣一來,曹佾和潘豐就不得不走了.

曹佾聞言訕笑,"早晚得回去,總不能就在這兒紮根了吧?"

"再說,京里就晉文一個人,也夠他忙活的."

唐奕心里黯然,拍了拍曹佾的肩膀,沒有說話.

唐奕有點懷念當初在京中的日子.

那時,觀瀾商合的各家股東聚在書院里,大口喝著酒,算著一年又掙下多少銀錢,開下了多少鋪子.

那時候雖然也是事情多的很,但是有兄弟,有師長,也有歡笑......

再看看現在,觀瀾做大了,爵位做高了,理想更近了,大宋也變強了......

可是,人,卻再也不容易聚到一起了.

楊懷玉在遼河口守邊;

潘越跟著李傑訛在西夏仗劍天涯;

沈存中防著黃河大堤;

唐正平,丁源,蘇小軾,曾鞏則是牧守一方,當起了父母官;

馬大偉和張晉文看著開封;

王咸英和楊懷良則天南海北巡視著觀瀾的生意;

而宋楷......

想到這里,唐奕忍不住向西邊望去,這會兒,宋楷和祁雪峰應該已經度過大西洋了吧?

而西邊,則是他們歸來的方向.

"走吧!"

唐奕長長一歎,"你們一走,我再把軍務交給楊伯伯,涯州和觀瀾的事兒扔給賈子明."

"我也就能安心干點正事兒了."

曹佾一撇嘴,"得了吧,你!"

"還正事兒,怎麼看那野豬島上的事兒都不算正事兒."

越說曹佾越不是滋味,"你說你,鼓搗了十年,才把民學的那幫小子培養成才."

"要是放到觀瀾當賬房,那是多好用的一幫人才?"

"生生關在島上弄什麼奇淫巧技,太浪費了!"

唐奕笑罵,"你懂什麼?"

"某家確實不懂."曹佾搖著頭,猛的想起一事.

"對了!我聽我家老二說,島上在鑄炮?"

"你不是說,現在不能造這個東西嗎?"

"情形不同了."唐奕悶聲回答.

他確實不想把這玩意弄出來,之前和曹佾他們也把原因說的很明白.

可是,祁雪峰和宋楷的一意孤行,把唐奕的計劃全打亂了.

如果大航海時代不可逆轉的提前到來,如果大宋在它來之前還沒有准備好......

那麼......

那麼就只能用火炮去給大宋搶時間,搶機會了.

......

--------

一號了.

這個月蒼山會盡量多更,把前兩個月沉寂下去的成績拿回來.

求月票,求打賞,求一切支持.

拜托諸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