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還將是你的敵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提金五國部,唐奕整個人都繃緊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瞪著老賈.

"金五部怎麼了?"

賈昌朝卻是出奇的平靜.

"別緊張,無甚大事."

"至少現在無甚大事,老夫只是想給你提一個醒."

呼......

賈昌朝這麼一說,唐奕才算松了一口氣.

"相爺但說無妨."

而賈昌朝顯然要說的東西不少.

吸了口氣,整理了下思路,這才誠懇的看著唐奕緩緩開口.

"子浩既然生出了那等逆天的野心,雖然希望渺茫,但老夫也想試一試,正如你所說......值得一試!"

"那麼,如此一來,咱們就不能兒戲視之了.家國社稷無輕事,兩軍對壘不容情."

"子浩覺得呢?"

唐奕點著頭,耐心的聽賈昌朝說下去.

"相爺直說便是,奕洗耳恭聽."

賈昌朝點了點頭.

"你想讓大宋走出去,想征服大遼,西夏,包括金五部,那現在的所做所為,就不能給這些將來的敵人留下任何機會了."

"既然要征服,縱使有十成勝算,亦要做出餓虎撲兔之勢,絕不容情."

把賬冊遞到唐奕面前,"而現在,觀瀾商合正在給金五國部機會!"

"哦?"唐奕狐疑的接過賬冊.

"哪里出了問題嗎?"

賈昌朝的回答出人意料,"哪里都出了問題!"

指著賬冊上的數目道:"觀瀾每年從遼河口輸送毛皮,藥材的數目是兩三百萬貫宋錢."

"且大宋的走私商販繞過你的觀瀾,直接去遼河口與金蠻交易的情況亦不是沒有,而且很多."

唐奕一時之間還是沒轉過彎來.

走私這個事到什麼時候都禁絕不止,有利益,就有人敢為取得利益去拼命,不是他說不行就不行的.除非像西北的青鹽一樣,從價格上禁絕走私.

可是,顯然遼口河不適用這一招.

"相爺覺得有何不妥?"

......

"子浩不覺得太多了嗎!?"

"多?"

"多......"

"多!"

唐奕心里咯噔一聲,臉色登時變的十分難看.

"你是說......?"

只聞賈昌朝繼續道:"這兩三百萬貫要是放在大遼,無甚大事,只能算是小數目,就是再翻兩倍也影響不了大局."

"可金五部是什麼地方?"

"那里的蠻人連褲子都穿不上,喏大的遼北都是金五國之地,而人口甚至不到大遼的幾十分之一!"

"兩三百萬貫,再加上走私的收入,那可就不算小數目了啊!"

"這麼大一筆錢,對于金蠻來說能干多少事兒,子浩想過嗎?"

......

說完這些,賈昌朝靜靜地看著唐奕.

誠然,不要說將來的大宋,就算是現在千窗百孔的的大宋,那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小小的一個金五國部根本不會放在眼里.

可是,老賈深諧未雨綢繆的道理,縱然金五國不可能成為大宋的威脅,但看了觀瀾的賬目之後,老賈更加確信唐奕不缺錢,那就沒有必要為了幾百萬貫小錢,而為將來的征服之路添加麻煩.

好鋼要用在刀刃兒上,將來若是出兵征服,在老賈看來,如此蠻荒之地多派一個兵都是浪費.

......

呵呵,蠻荒之地?

等著唐奕下文的賈昌朝發現有點不對勁兒,只見對面的唐奕睡意全無,本來就因宿醉有些血絲密布的雙眸目無焦距地瞪著前方.,瞪的眼眶都要裂開一般,猶如撞鬼.

臉色更是由白轉紅,再到鐵青,表情亦是從意外到駭然,再到懊惱......

最後,唐奕掄圓了膀子,照著自己的臉頰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啪!!!

"老子就是個傻叉!"

......

看的老賈一愣一愣的,是不是有點反映過度了啊?哪怕是你算差了一步,也沒必要這樣兒吧?

"只是小小疏漏,防患未然,子浩不必如此吧?"

這瘋子對自己也這麼狠嗎?

老賈哪里知道,在唐奕眼里,這根本不是什麼小小疏漏,金五國更不是什麼不用放在眼里的蠻荒之地.

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若是老賈今天不提出來,很可能發展成為一個滔天大患!

......

----------

金五國部,也就是女真各部族的統稱.

也就是七十年之後,滅掉大遼,鐵騎南巡,廢了大宋半壁江山,差點把趙家從天子到皇親抓絕種的那個大金國.

也就是那個憑著幾萬本族騎兵,只用了十年時間,就征服了大遼和半個大宋的大金國!

......

這些都是後話,畢竟靖康之變要七十年後,且很大幾率已經不可能出現了.

本來,在唐奕的料想中,現在也不用考慮金五國部和靖康的問題.

因為就算曆史會重演,大宋依舊會蒙難......

可別說是那個什麼靖康之恥了,就算離完顏阿骨答建立大金也還有整整一個多甲子的時間呢,現在琢磨那麼遠的事兒就是給自己添麻煩.

再說了,之所以在遼河口設城,唐奕也是為了幫後世防這麼一手.有遼河口這顆釘子在,女真人想再起輝煌,難!

遼河口的意義,只存在于對未來的展望,而非現在.

......

況且.

這幾年,大宋不消停,唐奕也沒閑著.

朝廷要收複燕云,要推行改革,沒心思管一個褲子都穿不上的野蠻部族.

唐奕則是和汝南王一家斗完,和耶律洪基斗;和魏國公斗完,和皇帝斗,近而忽略了遼河口的事情.

說實話,要不是楊懷玉去了遼河口,唐奕都快想不起來這個地方了.

......

可是,經賈昌朝這麼一提醒,唐奕只覺從腳後根往上躥涼氣.

傻!太傻了!

他忽略了一個關鍵,這個關鍵就是--

唐奕自己!

他這個不應該存在的存在改變了大宋的前進腳步,從農到商,從疆域到朝堂,皆因唐奕的到來背離了原本的曆史軌跡.

也許是太順了,也許是唐奕太大意了,他忘了,他的到來不光能改變了大宋,連同周邊各國的形勢也在悄然改變.

他不光加速了大宋的前進腳步,同時也會迫使別人為了跟緊大宋的步伐,也要加快腳步.

比如,這個洪荒巨獸--大金國!

也正是他自作聰明的那顆"釘子",成了女真人的催化劑.

......

每年兩三百萬貫的收入對于金五部來說是什麼概念?

對于只有十幾萬人口的金五部來說,相當于每人添了一套鎧甲,兵器.

要是放任如此,再多幾年,每人再添幾匹戰馬......

那特麼就不用等幾十年之後,只要出現一個完顏阿骨答一樣的人物統一女真各部族,那銅錢兒鼠尾的金國鐵騎也就徹底成形了.

"來人!"

想到這里,唐奕騰的躥起來,奔到書房門口急聲大叫.

"去叫曹國舅,就說我有事相商."

幸好,幸好賈昌朝發現的早,現在補救還來得及.

看來,遼河口的貿易說什麼也不能這樣下去了.

......

--------

派人去叫曹佾,唐奕這才長出一口氣,回轉身形,正看見賈昌朝那張疲憊的面容,差點沒樂出聲兒來.

倒不是老賈的扮相太滑稽,而是,特麼賺大了!揀著寶了!

不接觸還真不覺得賈子明是真有料啊!

論政方,絕不輸文扒皮和富弼.

論智謀,整個大宋朝廷,還真沒發現比賈昌朝心思更縝密的人物.

唐奕身邊就缺一個從全局上把觀瀾,朝堂,外交,軍事,各個方面整合到一起的人才了.

不由輕笑,"相爺這就算是進入狀態了?"

老賈略有沉思,緩緩點頭.

"不過,有些話,老夫要說在前面."

"相爺請講!"

......

"老夫不是范希文和吳春卿,父子親情,保駕護航."

"老夫亦不是曹景休和潘國為,稱兄道弟,情義為先."

"老夫更不是文寬夫和富彥國,言聽計從,無有疑問."

"老夫......"

"還會是你的敵人."

"你的想法,我一定會質疑."

"你的決定,我一定要反對."

"你的瘋狂,我也一定要冷靜!"

"但有一點,你要做的事情,老夫必肝腦塗地,傾身相助."

說到這里,賈昌朝站了起來,與唐奕對視.

"縱然如此,殿下還要用我這個殘燭之軀去完成你的那張山河圖嗎?"

唐奕平靜地看著賈昌朝,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感動.

喃喃道:

"世人只知,唐奕是個瘋子."

"其實我自己是不認可的,我只是沖動了一點罷了."

賈昌朝淡笑答道:"所以,才智無雙,精韜偉略的唐子浩,沒有成為聖賢,卻成了一個瘋子."

"那相爺願意做我的理智嗎?"

賈昌朝再答:"有了理智的瘋子,才能完成那張不可能完成的圖!"

唐奕聽罷,緩緩伸展雙臂,高舉過頂,一揖到地.

"有勞相爺了!"

......

賈昌朝看著誠懇下拜的唐奕,沒有上前扶禮,亦沒有半點喜悲.

猛的一抖大袖,雙掌抱前,亦是大禮及地:

"有勞殿下了!"

......

--------

今天白天要去醫院,晚上的更新依舊會很晚.

明天是一號,新一輪的月票爭奪再次開始.大家如果有保底月票的話,給蒼山留一下吧,謝謝了!

另外,還沒攢夠保底月票的書友,還有最後一天,看看後台還差多少.要是差的不多,趕緊訂閱攢月票啦!!!

下個月我要拼命啦,到時候你們手里沒月票,好意思嗎!?

(回答"好意思"的,短10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