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野心太大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誘惑太大了.

四倍于現今大宋的糧食產量,四倍于現今大宋的人口基數,這盤棋.....

如何來下!

賈昌朝只覺自己呼吸急促,心跳驟升,砰.....砰,胸口撞擊的聲音在耳朵里震響回蕩.

四個大宋....如何來下?

如何來下.....

老賈知道,他賭了一把最大的,也賭對了.

這個局,他沒遇到過,范仲淹也沒遇到過,上述幾千年曆史,沒有一個人遇到過!

好牌,這是一手絕對的好牌!

即使在他的有生之年很可能看不到那四個億的局面,可是,能為其築下基石,定下方針,賈昌朝已經心滿意足了.

這對于任何一個有欲望的讀書人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

.....

不行,老賈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現在想這些還太早,唐子浩在問他,問他要如何來下.

這是考校,若答的他不滿意,那可能這四個億好棋就落到別人手里了.

想到這里,賈昌朝幾乎是趴在那諾大的山河圖上,心智飛快的轉動起來.

"嶺南!"

賈昌朝那是有真本事的,稍一看圖,就已經有了輪廓.

指著圖上"小小宋朝"的最南邊開口道:"玉米,土豆到處地可植,那麼五嶺之外的貧瘠山地也將再不是問題."

"所以,嶺外蠻荒之地也將很快成為曆史,甚至....."

老賈飛快的思考著:"甚至在不遠的將來,五嶺之外這片土地會比北方更加的富庶."

難怪唐奕先跑到嶺南來了,他就是早有准備?

.....

"還有!"老賈說到興起,指著圖上一角.

那里是大遼,雖然只有輪廓,沒有寫明是大遼,可是老賈認得,那就是大遼.

"四億的人口已經不需要任何陰謀詭計!,大遼將不再是威脅,大軍壓進,足可把遼人趕到沙漠里去!"

"不對."剛剛說完,又自己把自己推翻."不用這麼麻煩."

"玉米,土豆是耐寒耐旱的,也就是說,大遼五京范圍之內,包括極北苦寒之地,皆可耕種."

"我們只要用農耕把遼人拉下馬背,拿起鋤頭就好."

"農業會慢慢蠶食大遼,根本不用打."

"還有西夏!"又指向同樣沒有名字的西夏疆域.

"吐蕃....."

"大理!!"老手在圖上猛的一蓋.

"只要稍加征服,把中原的農耕文化滲透進去,這困擾了漢人千年的番邦異族都將成為曆史!"

"很難."唐奕平靜地看著賈昌朝,竟潑起了冷水.

"即使這些地方盡數被漢化,亦被農耕所占領,我們也很難掌控這麼大的疆域."

"誒~!"賈昌朝嫌棄地一擺手.

"都這個時候的,子浩也不用藏著掖著了吧?"

"你的觀瀾商合不就是干這個的嗎?"

抬起頭來,"這十年間,老夫無時無刻不在看著觀瀾一步一步鋪滿大宋,于是老夫發現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就是華聯鋪和運網的重點不在于開了多少家分鋪,也不在于給官家和你創造了多少財富."

唐奕更加玩味地問道:"那在于什麼?"

賈昌朝答道:"在于它從南到北,從東向西,盤活了整個大宋的商農百業!"

"哈."唐奕笑出了聲兒."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永遠是對手."

"相爺所言不假,觀瀾的根本就是把各個獨立存在的行業粘合成一個整體."

"所以嘛!"賈昌朝面露得意之色."有你的觀瀾,這麼大一片地就能粘合在一起.加之我們施行了千年的禮教法度,要真正掌握這個天下,不難!"

唐奕點頭.

"沒錯!可是,還不夠."

"還不夠?"老賈擰著眉頭."哪里不夠?"

唐奕道:"相爺是有抱負的人物,也是讀書人中為數不多敢想敢做的果決人物."

"可是,您別忘了,儒家大道幫我們治理這個天下,幫我們教化德行,但有得必有失....."

"它同時也讓漢人少了一點相爺這樣的野性,.少了一點侵略性."

"一指圖上,相爺的理想很豐滿,可是現實卻很骨感."

"因為根本就走不到你想像之中的這一步,我們甚至連走出去都做不到,哪里還輪得到觀瀾發揮效力?"

"這當如何呢?"

賈昌朝沉默了.

低頭沉吟,緩緩點頭,"確有此弊.....進退兩難."

"如何去弊存優?"

"如何走出去呢?"

說著說著,老賈猛的瞪圓雙目,僵硬著脖子,慢慢看向唐奕.他不知道怎麼地,想起一個事兒來.

"天下至圓....."

"你的天下至圓!"

唐奕說什麼也不肯為"天下至圓"這句認錯,難倒.....

"你....."

"你要傾覆儒道!?"

.....

這就是和聰明人聊天的好處,一點即通.

唐奕揚起嘴角,"言過其實了!"

"我並不想顛覆它,只不過想給它加點料."

儒學有它的存在價值,至少在文明沒有發展到忽略時間,空間的地步之前,儒術的教化作用在統治層面來說,是無可替代的.

況且,沒走到理學那一步的儒學也並沒有那麼不堪.

唐奕只想讓"二程"在里面夾帶一點私貨,給統治階級找一個"打出去"的理由,給除了當官以外的科學跟探索找一個上升的渠道罷了.

賈昌朝怔怔地看著唐奕,說心里話,即使唐奕現在可以說是坦誠相見,可是偏偏老賈還是有種看不透的感覺揮之不去.

他已經是順著唐奕的思路,盡最大可能的放飛想像力了.....可是,他還是跟不上唐奕的節奏.

"這.....這可行嗎?"

唐奕道:"可不可行,那是我的事,無需相爺操心,相爺只需看好這盤棋怎麼下."

"至于還需要哪些棋子,奕會給相爺准備好的."

"那就......"老賈怔怔地看山河圖."那就這麼下吧!"

"也就這樣了?"

最後一句是個問句,實在是賈昌朝不知道這個瘋子心里到底還裝著什麼驚世駭俗之想.

而唐奕也沒讓賈相爺失望,回答絕對對得起這個問句.

"還不夠."

"還不夠?你還想如何?"

唐奕一指圖上,"這里是交趾,這里是琉球."

"高麗!"

"金五國!"

"東瀛!"

"黑汗,高昌!"

"還有這里....呂宋,海南諸島!"

說到這兒,唐奕停了下來,先不點名,而是偏頭看向老賈多了一句嘴.

"相爺你說,始皇帝一統六合,統一度量衡,文字,禮教,其意義何在呢?"

他跳的太快,老賈還沒從他指點過的那些地方里回過神來,想了半天才答:

"戰國之時,各諸侯國的文字,語言,包括文化已經開始出現分歧."

這種分歧可不是方言與方言,扁字和方字之間的差別,而是完完全全的走向了不同的方向.任其發展,後果就是後世的歐洲,除了膚色相同,南北幾乎找不到共同點,也不可能被融合成一個民族.

賈昌朝繼續道.

"若不強行統一,那麼很難說中原大地會變成多少個獨立小國.就算統一,在軍事上打贏了,各國也很難粘合成一個整體."

"而始皇之政策,看上去近乎粗暴,卻強行矯正了各國的方向.統一的禮教,統一的信仰,統一的文字,語言......"

"這些加在一塊兒,才成就了華夏千年一統的大局."

"不錯."唐奕笑著點頭,老賈是有真本事的人.

再次一指圖上.

"那相爺發沒發現,這個四個大宋的大棋,和當年始皇之局,很像呢?"

"很像?"賈昌朝沉思起來."哪里像?"

唐奕道:"如果儒道可以走出去!"

"如果漢人多了幾分狼性!"

"如果大宋足夠富有!"

"那麼...."

"現在就是千年之前的秦王掃六合."

"大宋就就是十萬秦甲!"

"燕,韓,楚,齊,趙,魏."

"被征服的也不僅僅是土地,還有信仰,文化!"

"當他們的信仰,文化被統一之後......"

......

"這里."唐奕大手一蓋,整個美洲大陸盡在掌握.

"這里."地圖最下方,一座還沒畫完整的大島.

"這里."大宋西南方向的的一片大空白.

"還有這里!!"

唐奕在整張山河圖上畫了一個圈,最後五指抱緊,攥成一個拳頭,砰的一聲砸在山河圖最上方的幾個大字之上----

大,宋,山,河,圖!

....

--------

大宋山河圖...

....

大宋山河圖!

賈昌朝怔怔地看著圖上的幾個大字,已經不會思考了.

難怪地圖上的大宋只有那麼一丟丟;

難怪大遼,西夏只有疆域,上面卻是一面空白;

難怪....這張圖叫大宋山河圖!

瘋了!!

簡直就是瘋了!!

如果上天給老賈重新再來一次的機會,他肯定不會問這個瘋子的野心,進而就不會聽到這麼荒誕的答案.

他要干什麼?

他要征服這張圖!

"你......你......"

賈昌朝喘著粗氣,"你的野心......"

"太大了!"

唐奕聞言,牽起嘴角,"心有多大,天下就有多大."

老賈可沒聽出這瘋子是在裝十三,喃喃道:"這......這可能嗎?"

"不可能."唐奕回答的坦然.

"但是值得一試."

"否則,和咸魚有什麼分別?"

日!!

賈相爺一翻白眼:

和著不想征服地球的都是咸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