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睡不著,發個單章吧.

繼續之前更新的話題.

很欣慰,那一章長評很多,說明大家都走心了.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

寫書一年多的時間,唯一在進步的技巧,可能就是:怎麼寫才能讓細節"看上去很嚴謹".

答案也十分簡單,送給所有寫曆史小說的同行,那就是盡量別發表觀點....

在《中原政權的死結》這一章落筆之前,幾經猶豫,要不要寫下這段相對敏感的文字.甚至是在幾個月前,在文中提到為什麼不造火炮的時候,我就曾經有過相同的猶豫.

只不過那個時候我選擇了裝糊塗,而這一次,則是試著去說服一部分人.

....

蒼山很清楚,這麼寫不附和網文規律,也不附和大眾心理,因為人們不願意相信沒有比,就已經輸了的比賽,人們更願意相信我們的老祖宗是在所有領域碾壓全世界的.只不過....

近期我們沒有做好,被超越了而以.

況且,看曆史文有一個潛在的因素,那就是對傳統文化,祖宗過去的崇拜.迫使我們去了解那個時代的人,那個時代的事.

而那一章,幾乎觸碰了,所有的紅線.

回過頭看,你們不難發現,那一章第一視角其實不是唐奕,而是蒼山自己.而對之傾訴的人,則是你們...而非書中的任何一個角色.

算是蒼山的一點私心的,我幻想著通過這些小細節,能潛移默化的讓《調教大宋》的每一個讀者趨于理性,這樣我在寫作的過程中會省掉很多的麻煩.

包括這個單章,亦是相同的目的.

....

其實這一章的所有異議,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平息.那就是我們已經用血淋淋的曆史證明了明清兩代,前後五百多年,大航海時代,殖民掠奪與華夏絕緣.

這沒什麼好爭論的.明朝被美洲白銀逼得封疆禁海.難道政府不知道大海的那邊有金銀寶藏,大西洋的海岸線上一個個強盜在崛起嗎?那為什麼沒有跟上航海時代的腳步呢?

缺錢嗎?缺血性嗎?缺軍力嗎?

比北宋時期好上不知道多少吧?

....

另外,同樣是明朝,那時的江南也是燈火通明,世界第一.那時的歐洲同樣一片黑暗,愚昧無知.

可是....航向大海的傻瓜帶回來的是貪婪,而相對高級的我們帶回來的卻是萬國來朝的榮耀.

...

然後問題又回到了原點,為什麼我們就走不出去呢?

拋開聊過的抑商,咱們聊點別的.

第一,記得在開書的時候我就提過一次,那就是漢民族是個內向民族,對闊張的欲望不強.

第二,就像有一個書友有評論中提到的,朝廷為什麼不能強盜一點.

是的....

我們還真的沒辦法強盜....

這涉及到一個"體量"的問題.也是很多人在考慮古代統治政策成因,會忽略問題.

也就是一個政權的建立,為什麼會這麼建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政策.

....

從頭說起的話,那就是從始皇一統華夏之後,兩千多年的華夏,幾乎很少出現分裂並治.即使短暫的出現分裂也是迅速歸一,並沒有像其實曆史長河之中出現的那些強國一樣,一但分崩離析就再也合不上了.

...

注意!華夏文明的這種粘性,向心力,是非常非常牛叉的.非常非常難以想像的.

在古代落後的信息交互,落後的交通環境,保持一個縱橫幾千公里的疆域兩千多年聚合不散!說是奇跡也不為過.

縱觀世界古今,唯中華獨有.

為什麼?

這里就必需要誇一誇我們一直在貶低的儒學了.

儒學的教化作用和共同文化的粘合力,使得兩千年後的華夏,還是華夏,而不是像歐洲一樣,分裂成無數個小國.

忠君愛國,等級森嚴,重禮尊德!即使是去到再遠的地方,出任最遠處的官吏,也依然受治于禮教之內.也依要信奉天地君親師這要的森嚴禮教.

《資治通鑒》全書第一卷,第一篇,第一段:

二十三年,初命晉大夫魏斯,趙籍,韓虔為諸侯.

臣光曰:臣聞天子之職莫大于禮,禮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

何為禮?紀綱是也;何謂分?君臣是也;何謂名?公,侯,卿,大夫是也.

翻譯過來就是:臣司馬光說:我知道天子的職責中最重要的是維護禮教,禮教中最重要的是區分地位,區分地位中最重要的是匡正名分.

什麼是禮教?就是法紀.什麼是區分地位?就是君臣有別.什麼是名分?就是公侯卿大夫等官爵.

被譽為是古代帝王教課書的《資治通鑒》里,司馬光把禮教,等級放在第一卷第一篇的第一段.由此可見其重要性了.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讓大伙兒明白,禮教,等級,道德至高點!時刻遵守禮法束縛,已經成為了權力頂峰的核心競爭力.或者叫為君者的基本盤.

你讓他去做強盜,就是在摧毀他的基本盤,那這個天下統一的粘合要素禮教,也將隨之崩塌.

誰也不能碰!連暴君昏主也不敢背上失德的罪名.

天子失德,也就等于給了臣子反你的正當理由.

....

禮教,等級,帝王的核心主政思想,保持疆域完整性的大政略方針.這些也同樣導致了抑商,扁商成了一條不可逆轉的鐵律.

沒有商人,哪來的金融?而且在後世,我們自己,包括現代世界的許多國家已經用事實證明了,政府計劃經濟是不可能替代自由貿易金融體系來驅動國家機器的.

而恰恰就是這個金融體系,是工業革命的重中之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甚至高于科技本身!

打個比方就是,如果把工來革命比作一輛汽車,那麼科學就是發動機,運輸業就是傳動系統加四個輪子.

那麼現代金融就是汽車的油門,刹車加離合,外加一個方向盤.

說白了就是沒有商人地位,就沒有現代金融,沒有現代金融,就沒有行業整合,華夏也就只能看著,什麼工業革命,什麼大航海,我們沒有入局的資格.

論人口兩宋都沒法和明清比,論武備兩宋更沒法和明清比;論生產力明清也因為美洲作物的關系超越兩宋一大截;那為什麼明清都沒做到的事情,有人就認為大宋在不改變的情況下就做得到呢?

心情可以理解,可是自信不是這麼個自信法,而是我們要認識自己弱在哪,別人強在哪.然後去改變它.

還有的朋友提到十一世紀的科技對比,單單從硬數據上來做比較.怎麼說呢....不切實際.

不論是書中,還是史實,大宋根本就沒有兩國對壘,去對比硬數據的機會.

因為大宋根本就出不了兵.這個帝國太多弊端,他要自救,要生存.什麼都不管,擼胳膊就干,是要亡國的!

....

最後說兩句,有的朋友說蒼山說的這些東西想當然了,呃...這就尷尬了,這段東西是我夾帶私貨最少的一段,也是最沒廢腦子的一段.因為如果你有心,隨便翻開一個史學大家的大曆史作品,有關經濟這一段,幾乎都是一樣的觀點.

不是蒼山想當然的認為怎麼樣了,而是蒼山想當然的用了一個沒什麼爭議的論點.

還有就是有人為蒼山擔心,這個坑有點大,把自己埋進去了.

好吧,被你看穿了,這就是個坑.

我也知道上來就干很爽,我也知道抬手就拿出來大炮很拉風.可還是繞了這麼多圈子.

明著告訴大伙兒吧,因為我要更爽!更拉風!

當然會大航海,當然有大炮.當然會....

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等那個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對的事件.這樣才能.....爆炸.

記得寫燕云之前我和你們說過,等著我爆炸.

蒼山沒讓大家失望吧?

這回我還是這麼說,等著爆炸.

主角是個瘋子,理智只是幾率存在.他出手的時候,一定是不是選時機,而是他要發瘋的時候.

(沒人改錯字,湊合看.)

....

話嘮的毛病又犯了,最最後說一句.上面提到的幾個有爭議的書友,別往心里去,只是恰好看到了.

蒼山忍著腰疼,說了這麼多,可不是想和誰誰誰,論個長短.

而是...

這麼說吧,我是個奇葩寫手,現實中我可能有交流障礙.不太會交朋友.可是在書里我是上帝,我很放松,我渴望交流.我有欲望表達.所以我寫了這麼多,不是為了反駁而寫,而是希望你們理解.不用理解我,真正的理解曆史.

它的魅力不一定非得是爭得了多少榮耀,也可能是它犯過多少錯,給了我們多少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