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賤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除了這些糟心事兒,還有一個事兒讓唐奕抓耳撓腮想了兩天,也沒想明白.

......

特麼一百多船白銀,老子往哪兒花去?

大宋錢慌的貨幣空缺,已經被華聯鋪又是貸又是賑災的,填補的差不多了.

也就是說,唐奕之前鑽發行紙幣收攏銅錢那個空子,增發了一部分的幣量,那個空間已經被他用完了.

再往市場投入這麼多白銀,那就不是好事,而是另一個災難了.

可是,一百多船啊,放哪兒都是個問題!

他媽的這個王則海,唐奕越來越來氣.這個二百五,就是拉回來一百多船的麻煩!

一邊咒罵著王則海,一邊往自己的住處走.

這兩天,他一直忙著安排那一船種子,倒是早出晚歸,兩天都沒見著兒子和媳婦了.

......

走到院子前不由一怔,里面好像人不少.

進去一看,不光福康,君欣卓,蕭巧哥三人都在,孫先生,吳育,尹師父,還有辜胖子,曹佾都在,一幫人正坐在他的書房里喝茶聊天.

唐奕立時明白了,估計是孫先生來給三女問脈,這幫人也就順道跟過來看小唐吟的.

疲憊的進到書房,與幾位長輩打了招呼.

"都忙完了?"吳育隨口問著.

"差不多了."

答著話,漫不經心的掃過放在地中間的一盆植物,不由一皺眉.

"這玩意怎麼放這兒了?"

曹佾接道:"這不是從海那邊帶回來的嗎.王則海說,你走之前特意吩咐要的,所以就給你送過來了."

曹國舅和辜胖子看著新鮮,海那邊兒的東西果然都不一樣,這玩意在中原可是誰也沒見過.

綠綠的一盆,結著十來個拳頭大小鮮紅欲滴的果子,挺好看的.

過來就是專門來送它的,要不然也不能和吳育他們趕到了一塊兒.

"哦."唐奕點著頭.

走到地中間,隨手摘了一個紅果子,在衣襟上蹭了蹭,就往嘴里塞.

"不可!"

曹佾大驚,幾乎是咆哮而出.

"有毒!!"

唐奕嚇了一跳,擰著眉頭瞅了瞅手里的果子,又瞅了瞅曹佾.

"有什麼毒?"

曹佾一步躥上去,就把唐奕手里的紅果搶了下來.

"此物在那邊叫......"

"叫......"

回頭問向辜胖子,"叫什麼來著?"

"狼桃."

"對狼桃.有毒,能吃死人的!"

"啊呸!"

唐奕就差沒啐曹佾一臉了.伸手又把果子搶了回來,上去就是一口.

"一個西紅柿,有個屁的毒."

"你......"曹佾嚇的夠嗆."你真吃啊?真有毒!"

"王則海說的,當地土人比劃了半天他才明白,說是這東西有毒."

唐奕脫口而出,"那當地土人也是傻帽!"

一邊又咬了一大口,嘴角直往出流汁水,看著都香甜.

一邊吃著,一邊還給曹國舅上起了常識課.

"這叫西紅柿,也叫番茄.可以當水果生吃,也能制作菜肴.因為在海那邊兒的原產地多與一種有毒藤蔓伴生而長,所以世人都以為它有毒."

"其實啊,有毒的是藤蔓,和西紅柿沒關系.懂不?"

說著話,又咬了一大口.

唐奕這可不是瞎掰,美洲土著確實一直以為西紅柿有毒,所以當做觀賞花草來養.

要不說這些印第安人也是夠實誠的,就沒一個人敢嘗嘗到底有毒沒毒.

還是西紅杭傳到歐洲之後,有一個人活膩歪了想自殺,于是他吃了西紅柿,于是他沒死,于是西紅柿沒毒這個事兒才被大家發現.

看著唐奕左一口右一口吃的那叫一個爽啊,曹國舅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當真沒毒?"

"當真!"

唐奕狠狠的點頭,隨手又摘下來一個.

"你嘗嘗,絕對是你沒吃過的味兒!"

曹佾狐疑接過,還是不敢往嘴里送.

"真沒毒?"

"哎呀!"唐奕搶過來就塞到曹佾嘴里."吃死我給你償命!"

曹國舅猝不及防,一口咬下去.

"嗯!!!"只覺酸甜冰涼的汁水泌滿唇舌,鮮嫩的果肉軟滑至極.

登時瞪圓了眼珠子,"還真是沒吃過這個味,好!"

那邊辜胖子早就等不及了,看曹國舅都下嘴了,那還等什麼,上去就摘了個最大的.

"我也嘗嘗!"

唐奕瞪了他一眼,"先給長輩,這點禮數都不懂!?"

辜胖子聞言,厚著臉皮嘿嘿傻笑.

"我不這是想著以身試毒嘛!等過一會兒真要沒死,再給幾位師長也不遲啊."

心里卻在吐槽,你特麼不也張嘴就咬,也沒讓讓幾個老的嗎?

不過,唐奕這話還是有用的,辜胖子嘴上這麼說,可手上卻也不試什麼毒了.摘下果子給看熱鬧的孫先生,吳育,還有尹洙,一人分了一個.

連福康,君欣卓,蕭巧哥也沒落下.

一共就結了十個果子,大伙兒分完,就剩下最後一個.

還別說,這種異域的吃食味鮮至極,眾人皆是喜愛,無不贊不絕口.

連唐奕都是十幾年沒吃過這個味兒了,歪坐在榻上,一臉的享受.

心中感歎,這就是探索的價值啊......一個西紅柿無關大局,可是它帶給大宋的美好,卻是一點不少.

"你們不知道吧?"享受之余,唐奕又賣弄起來.

"這個西紅柿啊,可謂是一歲一枯榮,春暖而種,三個月就成熟."

"本來呢,它成熟之季是在夏季."

"而現在正屬隆冬,本不是它結果之期."

"哦?"眾人來了興致."那為何果子在冬時成熟呢?"

"有意思的來了!"唐奕嘚瑟一笑."在那片大陸的南邊,季節和咱們正好是反的."

"也就是說,咱們這里酷熱難當時,他們那里卻是隆冬時節;咱們這里是大雪皚皚,人家那又烈陽當空了."

一指場中只剩一個果子的西紅柿,"它從那邊來,應的是那邊的節氣.咱們過的是冬天,這西紅柿過的卻是夏天."

"所以,現在咱們不光吃的是異域的果子,而且還享受著異域的季節."

眾人聽完,無不新奇,看著手里的西紅柿,立時感覺又不一樣了,味道都香甜了幾分.

吃著異域紅果,聊著天,生活之美不外如是了.

這時,院外傳來響動,眾人瞥頭一瞧,卻是范純禮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呦,都在這兒呢啊!"

這貨大大咧咧的進來,不管不故的往尹洙身邊一坐,端起尹洙的茶碗就往嘴里倒,一點都沒客氣.

尹洙瞪了范純禮一眼,臉上卻難掩幾分溺愛.

"慢點!"

"多大個人了?還沒個穩重樣子."

"看來,老夫要與你爹寫封信去,得給你安排一門親事了."

范老三也算是尹洙看著長大的,與自家孩子無異.

"那您可趕緊寫."范純禮厚著臉皮,一點沒客氣.

"您要不是提醒著點,我那父親大人都快忘了有我這麼個兒子了!"

撇著嘴埋怨,"也不說幫我張羅著點."

尹洙無語搖頭,這小子比唐奕還大一歲,可是上來那股子勁兒,還沒唐奕有正經的呢.

"急急惶惶的來干嘛?"

"哦,對了."范純禮這才想起正事.

看向唐奕,"兩個事兒!"

唐奕把最後一塊西紅柿塞到嘴里,"哪兩個?"

"第一件,王則海在外面呢,不敢進來,怕你揍他."

一提這貨,唐奕就來氣,

"來干嘛?找揍!"

"那一百多船白銀可還都在船上呢,卸哪兒啊?他沒主意,不得找你?"

說一半兒,范純禮停住了,看著地中間那棵只剩一個果子的西紅柿,又看看唐奕一直在動的腮幫子.

這棵西紅柿他認得,鮮紅鮮紅的結了一盆,甚是好看.

昨天王則海從船上拿下來,甚是惹眼,要不是唐奕特意要的,他就搬自己家去了.

"這......這原來不十來個紅果兒呢嗎?"

"吃了."

"吃了?"范純禮差點沒蹦起來."有毒!"

又來一個不懂行的傻帽兒.

唐奕撇著嘴,"有毒的話,這一屋子人都倒了."

"啥意思?沒毒?"

"沒毒!"

"真沒毒?"

"真沒毒!!"

"那這個是我的了!"

范純禮一下躥起來,把最後一個果子摘到手里,擦都沒擦就往嘴里塞.

"嗯......好吃!"一邊吃,一邊贊歎.

"昨兒個咱就想嘗嘗了,王則海那貨非說有毒."

"我就說吧,這鮮紅鮮紅的,看著就有味兒的東西,怎麼可能有毒?"

瞅著地上光禿禿的柿子秧,一邊往嘴里塞,一邊撇嘴."不過,可惜了."

"我還說等打下種子,我拿回去種兩顆,就算不能吃,看著也好看."

唐奕聽他在那絮叨,心說,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回頭讓他給你拿一點種子不就得了,非要這棵干嘛?"

"哪還有回頭?"范純禮斜了唐奕一眼."就這麼一棵,沒了就沒了."

"哦."唐奕心不在焉的應著."就這麼一棵啊......"

"那確實......"

"什麼?"

唐奕猛的蹦了起來.

"就這麼一棵!?"

"對啊!"范純禮答道.

"他說是有毒的東西,你要不是非要,他一棵都不帶.弄回來一棵活的,給你新鮮新鮮得了."

......

唐奕心里頭一萬頭草ni馬奔騰而過......

看著地中間光禿禿的柿子秧......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掃過眾人空空的雙手......還有尚沾著汁水的嘴唇.....

最後,目光定格在范純禮手中,那最後的一小口西紅柿上......

此時此刻,那只剩一小點兒的果肉上面,幾粒裹著晶瑩的金黃色種子落在唐奕眼里,宛若稀世珍寶一般,彌足珍貴.

......

另一邊.

范純禮眼神驟然一縮,十幾年的革命友情讓他太了解眼前這個瘋子了.

他在那雙眼睛里看到了貪婪,看到了欲望!

于是,這個賤人做出了一個決定:

輕輕的一揚手,最後的一小塊西紅柿應聲入口.

咕嚕......

嚼都沒嚼,直接就咽下去了.

......

嘎!!!

唐奕直接載倒.

賤人!

......

--------

上一章一出,又有人不淡定了.

蒼山來幫你們捋一捋邏輯吧....

之前,我用了大量的篇幅寫造船,寫祁雪峰,寫出海.

用了大量的篇幅寫海洋貿易的重要性.

現在...你們覺得,蒼山會因為我自己編造出來的障礙,就這麼結束了?再不碰遠洋了?

合理嗎?

故事是我的故事,我制造的困難自然由我自己圓回來,無它,只是想讓故事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