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一群二百五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大早,唐奕正睡的迷迷糊糊,范純禮那個賤貨的大嗓門就在耳邊炸響.

"起來,起來!都什麼時辰了,還睡?"

唐奕一個激靈,猛的坐起來.抬眼一看,一張大臉就快貼上了,登時氣不打一處來,照著賤純禮的腦門兒就是一下子.

啪!

"鬼叫個屁!?"

啪!啪!

一下不解氣,再來第二下.

"不知道你嫂子們正睡著呢嗎?"

啪啪啪!!

"嚇著我兒子,老子弄死你!"

范純禮吃痛的捂著腦門,"嫂子們比你勤快多了,早帶著小唐奕溜彎去了!"

"呃..."唐奕一怔."起這麼早?"

"還早呢?"范純禮懶得和他扯沒用的.

"我來問你,你到底帶了多少東西回來啊?"

"五百多船還不夠你娶三個媳婦?"

唐奕一皺眉頭,"什麼意思?"

聽范老三的話音兒,除了那五百多船,還有......?

可是,真沒了啊?

"你自己不會看啊?"

"看哪兒?"

"看那兒!"

范純禮一指書房之外,順其手指方向延伸:

花草...籬笆牆....沙灘....海岸....

然後是海天一色的蔚藍,在蔚藍色的海天交界之間......

"!!!!"

看清楚一切,唐奕騰的一下站了起來,雙目瞪圓,用盡全身力氣讓自己看的再清楚些.

沒錯,再三確認之後,唐奕確定沒有看錯,那里......

有船!

近百艘巨艦連成一線,浩浩蕩蕩向著亞龍灣駛來.

范純禮站到唐奕身邊,也隨之觀望.

"這得裝多少東西?你是不是把整個開封都給搬過來了?"

唐奕面若寒冰,哪有心思和他開玩笑?

"那不是跟我來的船隊!"

"不......"

范純禮一哆嗦,"什麼!?"

"不是你的?"

"那,那這是誰的?"

驚悚地看了一眼海面,又怔怔地轉回頭來,"不會是......"

"特麼不會是海匪敵襲吧?"

唐奕緩緩搖頭,面色卻是稍有緩和.

海匪?肯定不是,海匪哪來這麼大的艦隊?

那會是哪兒來的?

想到這里,唐奕猛的一顫,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脫口而出:"祁,雪,峰!"

然後,衣服都顧不上穿,只裹著內衣,就射了出去,直奔碼頭.

"祁雪峰?"

范純禮喃喃複述,隨後瞳孔逐漸放大,滿面驚容.

"祁雪峰......宋楷!!"

"宋老四回來了??"

"宋老四回來了!!"

說著話,嗷嘮一聲怪叫,追著唐奕也朝著碼頭奔去.

......

--------

唐奕沒有看錯.

隨著巨舟大艦越來越近,幾乎所有人都看得見,那是大宋最新式的海船.

所有人都看得見,桅杆上那迎風咧咧的大宋龍旗!

......

此時,亞龍灣內幾乎所有人都聚攏到碼頭之上,矚目著大宋的艦隊緩緩駛進海灣.

連賈昌朝也不例外,跑到碼頭上來湊熱鬧.

遠遠看著唐奕激動的近乎顫抖的身影,老賈有點不明白:

不就是個船隊嗎?你激動個啥?

......

唐奕何止是激動?

他現在心都快跳出來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支遠洋艦隊對大宋來說,意味著什麼.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如果下船的人對他說:"我們做到了,我們到了那里,我們帶回了種子."會給大宋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唐奕此時,除了激動,還有恐懼,還有無措.

唐奕在怕,因為他們回來早了.

按照原本的反複推敲,他們起碼要兩年半到三年的光景才會回來.

而如今,歸期整整提前了一年,這並不正常......

他怕!怕祁雪峰中途折返,什麼都沒帶回來.

第一艘巨艦終于靠港,唐奕沒有動.

鐵錨落下,跳板搭實,唐奕也沒有動.

第一個身影走下巨艦--王則海!

唐奕猛的射了出去,幾步搶到王則海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根本不給王則海說話見禮的機會,劈頭就問:

"到了嗎?"

王則海曬的黝黑的身軀精瘦,滿是風塵的面容眼神锃亮,重重的點頭.

"到了!!"

"呼......"

唐奕長出一口濁氣,雙拳猛然攥緊,傾力一震.

"啊啊啊啊!!!!!"

一聲幾乎宣泄的怒吼刺破亞龍灣的天空.

唐奕狀若瘋魔,狂喜失態.

吼夠了,猛的又是一收,瞪著王則海.

"帶回來了嗎?"

王則海自然知道唐奕問的是什麼,又是重重點頭.

"帶回來了!"

"好!"唐奕這回懸著的心算是落了實地.

"好啊!!"

手舞足蹈的左右踱步,"王則海!!"

"只此一件,你就功蓋千秋萬代!"

"在哪兒呢?在哪兒呢?帶我去看."

王則海被唐奕說的也是熱血上湧,聽罷唐奕問話,一指身後,"這一百多條船滿載而歸,全是那片大陸的產出!"

"全都是?"唐奕眼睛都冒綠光了.

玉米,土豆啊!

辣椒,西紅柿啊!

還有橡膠!

有了橡膠,他能做太多太多事兒了.

不趕相信地看著正在逐步入港的大宋艦隊:

"一百多船......全都是種子?"

"種子也有!"

王則徹底被唐奕的激情感染,一指遠處一艘小一點的海船道:

"看見那艘沒?整整一船,都是種子!"

"好!"唐奕再叫一聲好.

"整整一船!"

"整整一船?"

"整整......"

唐奕聲調越來越弱,腦袋一歪,狐疑地看著王則海.

"就他媽一船?"

"對啊!"

王則海個傻小子還沒看出唐奕臉色不對,答的那叫一個美啊!

"那這......"唐奕指著海面上鋪天蓋地的船隊."這都裝的什麼?"

一聽唐奕問這個,王則海頓時眼睛瞪得更亮.

賊兮兮的左右看看,然後靠到唐奕耳邊,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動靜,煞有介事,宛若做賊一般說道:

"一百多船!"

"全是真金白銀!"

"殿下,咱們發了!"

......

"......"

"!!!!"

"你大爺!"

唐奕倒退一步,飛起一腳,直接就把王則海射海里去了.

我發你妹啊!

......

無知!

無知太可怕了!

唐奕看著海面上那小小的一艘船,再看著一百多條裝滿了金銀的大船,哭都沒有眼淚.

你特麼就算不運一百多船種子,你就算弄一百多船生橡膠回來也比金銀強啊!

"范,老,三!"唐奕扯開脖子,可以用聲嘶力竭來形容.

指著剛從海里爬上來的王則海,"把這個二百五!!"

"挖個坑!"

"埋!!!了!!!"

......

碼頭上有一個算一個,無不怔怔地看著唐奕發飆.

心說,這是咋地了?真瘋了?怎麼一會兒高興的直蹦,一會兒又氣的要埋人呢?

范純禮縮縮著脖子走上來,他當然不會真的把王則海給埋了.

好聲勸著唐奕,"消消氣,消消氣!"

唐奕哪聽得進去?他當然也不是要埋了王則海,是真氣的失去理智了.

扯著脖子,朝著港中密密麻麻的海船再次吼叫:

"宋為庸!!!"

"祁白山!!"

"哪條船上呢!?給我滾下來!"

......

王則海此時蹲在水邊兒上,知道好像是辦差事兒了,縮成一團瑟瑟發抖......也不知是水太涼凍的,還是被唐奕嚇的.

一聽他找宋楷和祁雪峰,又不得不搭腔.

"那什麼,宋郎中和祁掌史沒......"

"沒在這兒......"

唐奕猙獰的猛的轉頭看著王則海.

"哪呢!"

"呃......"王則海一縮脖子."回航之前,祁長史和宋郎中帶著三艘海船......繼續向東去了."

"讓我帶話給殿下,往西看,他們會從那邊回來."

"他們,他們要在地圖上畫一個圈......"

"證明這天下是圓的."

嗡的一聲,唐奕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

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這兩個瘋子!

......

------------

在原本的計劃中,祁雪峰,宋楷帶領的船隊會隨著北太平洋洋流一路向東到達北美,他們的第一站應該是後世的阿拉斯加.

之後,他們會沿美洲大陸的西海岸一路南下,一直到南美的最南端.

然後,再折返向北,沿東海岸一直到五大湖,進而完成對美洲大陸的全面探索.

可是,意外發生在大約後世智利,墨西哥一帶,船隊在那里找到了白銀,無窮無盡的白銀.

這不奇怪,做為後世白銀第一大產地,這里的白銀可以說是取之不盡.

後世從明到清,整整三百年的時間,美洲白銀光輸送到華夏一地的數量,就有數萬噸之巨.

要知道,在後世,全球已探明的白銀儲量也不過51萬噸.

面對突如其來的金山銀海(銀礦一般伴生金礦),禮雪峰,宋楷怎麼可能不動心?自然是全力開采,滿載而歸.

再然後,當航行到南美洲最南端的拐點的時候,祁雪峰和宋楷做出了一個決定:

讓王則海帶著一百多船金銀逐南太平洋洋流返航,而他和宋楷則是繼續他們未完成的任務.

而且,他們擅自又加了一點料,繞行美洲之後,他們不是原路折返,而是要繼續向東,去證明唐奕的......

天,下,至,圓!

....

"糊塗!"

"糊塗啊!!"

唐奕沒想到,只不過讓他們去美洲轉一圈,特麼就找到銀礦了.

更沒想到,這兩個二貨主意這麼正.

特麼走之前說了一萬遍,只到美洲,只求美洲!

你們還向東去干什麼!?

這不單單是危險的問題,而是....

就算他們平安返航,唐奕的整盤計劃,也將全部被打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