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土鱉老賈
g,更新快,無彈窗,!

賈昌朝就不明白了,這茅廁放在臥室里,還能睡人嗎?熏也熏死了. x

結果一看.

呵呵,還真沒味兒.

如廁的坐桶上面連著一個水箱,箱邊還垂著一根細繩,解手之後一拉細繩,自動就有水沖下,把汙穢之物沖的個干乾淨淨.

賈昌朝心說,還是你們涯州人會玩啊!

這時,范純禮介紹完這個沖水馬桶怎麼用,也就算完成了一項大任務.不然,賈相爺半夜起來清理五髒廟,結果不會"拉繩",那還不真就熏死在屋里了?

接下來,便帶著賈思文他們去看他們住的房間了.

老賈沒走,饒有興致地繼續研究起這個馬桶來.

到底是怎麼沖下來的呢?

弄了半天也沒弄明白,不經意的一抬頭.

咦?牆上又有一物勾起了賈相爺的好奇心.

也是一根鐵管,活門不是在一頭兒,而是在中間伸手就能摸得著的地方.管子一直向上,攀到一人多高才伸出來,堵頭是一個怪莫怪樣兒的銅玩意兒,有點像......蓮蓬.

這又是干嘛的?

剛才范家那小子好像是說了,只不過賈相爺沒在"茅房"里,沒聽見.

不過沒關系,賈相爺是何等聰明的人物?可以自己研究嘛.

搭眼一看,就明白了個大概,關鍵是在這個活門.

賈相爺一下就找到了重點.

這個活門和外面那個水龍頭不一樣,應該是左右都可以活動的.

賈相爺厲害吧?不用動手,只看了幾眼就知道怎麼用了.

廢話,活門上都寫著呢!

用鋼戳左右打著箭頭兒,兩邊兒還寫著字:一面是"冷",一面兒是"熱".

......

總之,不管怎麼說吧,賈相爺站在蓮蓬頭下面,已經弄懂了這東西怎麼用了.

至于是干什麼用的,本著實踐出真知的原則,賈相爺緩緩把手伸向了活門兒,往"熱"的方向......一擰到底.

嗷~~!!

聽到這一聲淒厲慘叫,大伙兒還以為隔壁殺豬呢.

......

本來吧,也不至于燙成這樣兒,主要是剛剛賤純禮給賈思文等人演示的時候,放了半天了,水都放熱了.

等大伙兒趕過來的時候,只見賈相爺濕了一半兒從里間兒沖出來.

髻也歪了,衣服也透了,滿頭滿臉都是水,騰騰的冒著白氣.

噗....

賤純禮差點沒笑出聲兒來.

"相公,您要洗澡....也得把衣裳先寬了不是?"

老賈又羞又怒,"那是什麼東西?燙煞老夫!"

"此為淋浴,洗澡所用啊."

"何來熱水?有專人在旁燒水不成?"

"呃...."范純禮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那是唐奕弄出來的淋浴,而且是冷熱水可以自調的稀罕東西.

至于為什麼有熱水......道理很簡單,可是老賈不一定懂啊!

就是在房上做一個扁平的薄皮銅水箱,再把它塗成黑色即可.白天陽光一曬,水自然就熱了,利用的是日光之能.

而且,你別小看這個黑水箱.范純禮自己試過,要是趕在正午陽光最足的時候,曬熱的水能把肉皮燙的起泡.真不是鬧著玩兒的.

看著賈昌朝那個狼狽樣兒,范純禮實在是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

"那相公繼續洗澡,晚輩這就告退了!"

"嗯."老賈幾乎是捏著鼻子答應."去吧!"

范純禮點了點頭,又與賈思文,賈母拱手示意,最後看到那個熊孩子賈秀秀,惡狠狠地瞪了小姑娘一眼.

賈秀秀也不示弱,揚起小下巴瞪了回去,誰怕誰啊?

"對了."老賈又叫住范純禮.

"唐子浩與吳春卿不住在這邊?"

剛剛在碼頭,他看唐奕他們沒和他們一路,想來是住在城的另一邊,遂有此一問.

"子浩與吳老爺子,還有曹國舅,我們都住在城外."

"城外?"

望著范純禮離去的背影,老賈心道,涯州城建的這麼好,他們為何舍好求次,跑到城外去了?

......

從賈昌朝那里出來,范純禮越想越有意思.

賈子明剛剛那個衰樣兒,太特麼好笑了.

一邊兒笑,一邊加快腳步,急匆匆的朝唐奕那里趕.

到了唐奕的住處,吳育,曹佾等人都在.

一看范純禮已經笑的上氣不不接下氣,都疑聲發問.

于是,這賤貨一點沒幫老賈瞞著,連賈昌朝的鼻頭兒上掛著幾粒水滴都描繪的詳盡無遺.

聽罷,眾人也是無奈搖頭,沒想到堂堂賈相爺也有土鱉的時候.

"對了!"

范純禮強壓著笑意,"到底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就把老賈弄到涯州來了?"

唐奕斜了他一眼,"正說這個事兒呢,被你打斷了."

"快說,快說!"

范純禮來了興致,自己給自己倒了杯水,一飲而盡.

"說說,你是怎麼把賈昌朝這個大反派娶進門兒的?"

唐奕懶得和他貧嘴,畢竟一屋子人都等著聽呢.

于是把京中所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包括賈辜氏上門相求,范師父大度出馬,勸下老賈的經過.

待他說完,眾人無不驚奇,涯州天高皇帝遠,本以為唐奕就是回去求一道賜婚的旨意,哪里會想到卻發生了這麼多曲折離奇之事.

吳育皺了皺眉頭,"這麼說,賈昌朝是被范公激來的,並非倒戈為你所用?"

唐奕搖頭,"他只要來了,為不為我所用已經不重要了,況且...."

"賈昌朝這十年在朝,猶若透明,毫無建樹.可以說,他已經閑了十年,胸中才華半點不得施展.如今要是給他一個機會,他不見得就會放過."

在唐奕看來,到了賈昌朝那個層次,證明自己,施展才華,比什麼都重要.

......

"謝了!"辜凱突兀出聲兒."這回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在辜胖子的角度,是他的姑母去找唐奕,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而唐奕能答應,看的也是他辜胖子的面子.

"說什麼呢?"唐奕不屑的橫了辜凱一眼."咱們之間說這個不多余嗎?"

"嘿."辜凱撓著後腦勺兒."這話聽著提氣."

"再說了...."

他這剛'提氣’,唐奕那就話鋒一轉.

"就算沒你,這買賣咱們做的也不虧啊."

"日!"辜胖子差點罵娘.

"什麼意思?又打什麼歪主意?"

"以後再聊,以後再聊!"

勾的辜凱心癢癢,唐奕卻說什麼也不往下說了.

......

話頭轉向別處,"老賈就先讓他住著吧!"

"不用另眼看待,更不用防著他.在城里,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看什麼就給他看什麼."

"嗯."

吳育悶聲應承,他大概有點明白唐奕的用心了.

"那就如此吩咐下去吧."

抬眼看著唐奕,"你也把別的事情都放一放,這幾天專心籌備大婚."

說到這兒,吳老頭還有幾分埋怨:"再不完婚,你就抱著孩子拜堂吧!"

"行!"唐奕滿口答應."我這就進去問問那三個小東西什麼時候出來,看能不能趕上拜堂."

"沒個正經!"吳老頭瞪了唐奕一眼,緩緩支起身子."趕路辛苦,歇著吧!"

說完,抬腿就往外走.

老頭兒哪里還聽不出來唐奕話里有話,這是著急和媳婦膩歪,向他這個老頭子下逐客令嘍.

吳育都走了,別人也就沒了呆下去了理由,一個個起身而去,把空間都留給唐奕.

......

待大伙兒都走光了.唐奕才心情大好的起身直奔里屋.

這就對了嘛,老子這一來一回就是四個多月,好不容易回來了,和你們一幫大男人有什麼可膩歪的?

推門進屋,君欣卓見是唐奕,怕他吵嚷,立馬豎起食指放到嘴邊.

唐奕步子一緩,這才看到,他那個大胖兒子正在福康懷中睡覺.

輕著步子湊上前去,在小臉兒上輕輕撫摸,"怎麼樣?我不在,他沒災沒病的吧?"

蕭巧哥瞪了唐奕一眼,輕聲埋怨:"烏鴉嘴!人家好著呢,能吃能睡的."

"嘿嘿."唐奕嘿嘿傻笑."那就好,那就好."

環視三女,"你們呢?可是聽孫先生的話?"

"又不是小孩,什麼聽話不聽話的?"

福康慢慢搖著懷中的小寶寶,抬頭看唐奕一臉溺愛與幸福,忍不住輕聲發問:

"她呢?怎麼沒接過來?"

唐奕略一抬眼,目光又放回孩子身上,臉上的笑意卻是慢慢消散......

"不肯來."

"真倔!"福康略有埋怨."再不濟也要為小唐俊想一想."

唐奕沒接話,這其中的曲折,也許只有他自己和冷香奴兩人能懂吧!

"以後叫唐吟了......她給起的."

......

晚間,唐奕自己一個人在書房睡下的.

他睡覺不老實,三人又有身孕需要安靜.至少在孩子降生之前,他是別想進媳婦的門了.

書房的隔窗是他特別設計的,就是整整一面牆.

全部打開,外面的星空海岸,草木椰林,盡收眼底.

躺在榻上,看著外面的如畫美景,唐奕說不出的甯靜安詳.

雖然到涯州只有一年多的時間,可是妻兒盡在此地,回到涯州,對他來說那就是一種到家的感覺.

......

可惜,唐奕不知道,這種甯靜安詳,也僅僅只維持了一夜而已.

明天一早.

不論是大宋,還是唐奕,亦或是唐子浩的神機妙算,珠玉在胸的那些籌謀與藍圖......

都將被打破!

......

給不給!

不給?

那我也沒招兒了.

被掏空,好無助....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