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活見鬼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站在船頭,輕輕掃了一眼面容呆滯的賈昌朝,臉上不無得意之色.

這個世界最迷人的成就是什麼?

是創造!

沒有什麼比從無到有的那個過程,更加讓人沉醉.

一年.

只有一年時間,一座城市從荒蕪的海灣拔地而起.

數萬黎眾,幾萬禁軍填滿了亞龍灣,到處都是繁忙勞碌的景象,到處都是活力四射生機盎然.

這番成就,還真不是一般人干得出來的.

......

吩咐船工入港靠岸.

此時,唐奕除了臭屁地欣賞著自己的傑作,其它的心思都在岸邊接船的人群里.

也沒工夫關照老賈此時是什麼樣的心情了,隨著離岸越來越近,已經可以看到岸上等侯的熟悉面孔,還有三個熱切盼望他歸來的身影.

不等跳板放實,唐奕已經迫不及待地跳下了船.

忍著沖到老婆堆兒里的沖動,先給吳育,孫先生見禮.

"回來了!"

吳老頭只是淡淡點頭,隨之向唐奕身後一望,"不是說,你尹師父與你同來嗎?"

"人呢?"

"呃......"唐奕略顯尷尬.

"尹師父在後面呢!"

"後面?"吳育眉頭一皺.心說,這小子至于急成這樣兒嗎,撇下師父自己就先跳下來了?

"在後面做甚?"

"在後面,幫我......招待一個......"

"一個客人."

好吧,唐奕一時也想不出來怎麼稱呼老賈了,就先叫客人吧.

而且,帶著賈昌朝南下這個事兒,提前回來送信兒的人也沒說,吳老頭兒可不知道,船上還有這麼一尊神.

"誰啊?"

唐奕招架不住,"您還是自己看吧......"

說完,連曹佾,潘豐,辜凱等人都沒搭理,逃似的尋著君欣卓,福康三人的方向就過去了.

眼睛盯著三人的肚子就不放了,這才是他著急回來最主要的原因啊!

......

"不是!你到底要娶幾個啊?"

可是某人可不想就這麼讓他與娘子親近,很不和時宜地湊了過來.

正是范純禮那個賤人.

這貨看著陸陸續續還在入港的好幾百條船陣仗,有點故意來給唐奕添亂.

"嫂子們可是要當心了!這麼多彩禮嫁妝,野心端是不小,卻是要防一防的."

"滾!"唐奕一陣氣結.

這麼大個人了,瞅瞅人家賈思文,再看看他......

別說,正想著賈思文,賈思文就下船了.

拉著小妹賈秀秀的手,正落在范純禮眼里,這賤貨登時一臉見鬼的模樣.

"你你你,你不是......"

賈思文留給范純禮的印象,可是比唐奕深得多.

唐奕里外里就和賈思文見過一面,可賤純禮當年在太學里卻是曾經和他斗了很多年的呢.

"見過彝叟兄!"

那邊,賈思文已經作揖行禮了.

賤純禮還沒反應過來呢.

"啊......啊....."

干啊了兩聲,這才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你,你咋來了?"

說完,又覺得不對......好像咱們涯州,人家不能來似的.

急急又轉話頭兒,一看賈思文身邊跟了個小姑娘,咧嘴上前.

"你閨女啊?長的真水靈!"

得,賈思文一陣無語,又一個把妹妹當成是自己女兒的.

"這是......"

還沒等賈思文解釋,那邊賈秀秀可是不干了.

就煩別人把她看小了,就煩和六哥一出來就小了一輩兒.

一個唐瘋子也就算了,這又蹦出來一個長的極猥瑣的......大叔.

小姑娘可不慣著范老三這毛病.

"登徒子!"

喝罵一聲,還嫌不解氣,小腳丫一抬,正踢在范老三腳踝上.

哦去!

賤純禮麻筋兒一疼,差點沒跪地上.

"這倒黴孩子,怎麼還踢人呢?"

"誰是倒黴孩子!?"

"誰是倒黴孩子!?"

賈秀秀更氣,又是兩腳招呼過去.

"本姑娘只不過長的比較年輕,你才倒黴孩子!!"

"......"

賤純禮出奇的沒有和小姑娘較勁,張大著嘴吧,瞪圓了眼睛,木頭樁子一般看著遠處.

倒不是范老三不想和小孩兒一般見識,而是......

特麼的,見鬼了!!

只見此時船上正好有兩人下來,一個范老三認識,尹師父是也;另一個,他特麼也認識!

只是......誰能告訴他,賈相爺怎麼會出現在唐子浩的船上?

縱使賈思文已經站在面前了,可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啊!

"大郎啊!"

全然不顧賈秀秀的踢打.

"你不是回去請旨娶媳婦嗎?"

"怎麼......"

"怎麼把賈昌朝給娶回來了?"

......

別說賤純禮有點懵,碼頭上有一頭算一頭,看見船上下來的那個身影,都差點沒栽地上.

什麼情況?反一號亂入了?

就算太陽能從西邊兒出來,唐子浩和賈子明也不太可能上一條船吧?

吳老頭兒一臉呆傻,偏頭看著曹佾.

"這.....這是唱的哪一出?"

曹國舅也有點迷糊,"送信的沒提這個茬啊?"

潘豐則是咧著大嘴,一捋虯髯,"有點深,看不懂......"

最精彩的是辜胖子.

這貨肥臉已經擰到了一塊兒,糾結了半天,猛的蹦出一句:

"姑父,你上錯船了吧?"

而老賈......

原本沉浸在涯州新城帶給他的震撼與驚奇,剛一下船又為眾人精彩的表情而暗自得意.

想不到吧?

我賈昌朝會出現在這里.

可是,無意間掃到唐奕那邊......

咣當!

老賈也差點沒栽地上,表情比吳育他們還精彩.

......

他倒不是看到唐奕怎麼怎麼著了,而是看到了福康公主,君欣卓,還有簫巧哥那挺得老大的肚子了.

心里面埋著的,唯一的一個疑惑也馬上解開了.

作為曾經的對手,老賈一直以揣測唐奕的心理為樂.

之前,他一直也想不通一個問題,那就是唐奕到底為什麼回京.

如果是專門幫趙禎解決罷役和受災的事情,好像有點說不通.一來時間對不上;二來,要是因為這個,那兩人斷不會又鬧翻.

現在全明白了,和著他是把公主的肚子搞大了,不娶不行了!

這個理由有點荒唐.

碼頭上的場面,也有點亂.

......

----------

賈昌朝的到來實在是突然,眾人也著實被唐奕的惡趣雷到了,一點心理准備都有沒.

縱使碼頭的人群已經散了,唐奕被吳育,曹佾等人已經押走了,自己已經把老賈一家領到了臨時的住處,賤純禮還是有點沒鬧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有勞彝叟兄了!"

賈思文一句客套把范純禮從思緒中拉回來.

"嗯?哦!"

范純禮一陣局促,略有失態.

"客氣了不是!"

深吸口氣,指著所在的這處三進大院落介紹起來.

"這院子是剛建好的,本來就是給將來的州府官吏准備的住所."

"現在還沒住過人,家什用度都是新的.仆役前天也剛剛打掃了,除了少了些煙火氣,倒也還算過得去."

"回頭我讓炎達族長派人栽些花草,相公且安心住著吧!"

賈昌朝一邊聽,一邊四下打量著這處新家.

院落格局還是中原漢人熟悉的幾進幾伸,房舍樣式略帶了一點海南黎峒的風情在其中,但總體也還是中原的風格,且添了幾分別致.

要非說不同,則屬房屋所用的材料了吧!

地面,屋牆,花壇,荷塘,大量的應用了與宋遼大道相同的水泥材質.與木石相結合,若不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真的就用了一年建成了?"

這麼大一個院子,放在開封,請最好的工匠,若想從無到有,起碼也得三年的時間吧?

可是,唐奕南下也不過一年多,就能建到這個地步,賈昌朝猜想多半就是水泥的功勞了.

"確切的說,是八個月."

范純禮答道:"去年一直在規劃城圖,施工上下兩水和城牆,年初的時候才開始在城里建房."

八個月......賈昌朝暗暗咂舌,一時沒接話.

而賈思文則是聽出了不同.

"這城里居然還有下水?"

要知道,下水系統也只有開封才有.他沒想到,所處極南的涯州城也有下水?

范純禮一笑,"不但有下水,還有上水."

"上水?何為上水?"

"就是引水入戶唄."

范純禮說著,把老賈和小賈引到院子一角的一個水槽.只見一截鐵管從地底無端伸出來,上有一個活門.

范純禮略一擰動,竟有涓涓之水,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這......"

這新鮮東西,老賈還真沒見過.

"這水是哪兒來的?"

這個東西可是比水井方便多了.

"從山上引下來的泉水."

范純禮解釋道:"在山腰建水池積蓄山泉,再用水泥管槽直通城中,最後鋼管接引入戶."

"不過,因時間有限,現在山上只建了一個續水池,供應全城還有點吃力,得省著點用."

老賈雖然不太懂,可是也是聽的認真.范純禮一說得省著用,急忙上前把水流關上.

范純禮看著想笑,土鱉不土鱉?不就是一個自來水嗎?

倒是忘了,當初他第一次看見這管子自己往出流水的時候,比老賈可是差遠了.

差點沒蹦起來!

"相公,隨我進屋看看吧!"

然後,老賈又長見識了......

一屋子的沼氣燈,這倒沒什麼,現在開封府也是家家用這種照明工具.

關鍵是,這個.....這個......

這個茅房就放在臥室里,他就有點接受不了了.

......

----------

給不給票!?

再不給票,我可繼續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