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崖山
g,更新快,無彈窗,!

入夜的開封依舊鼎沸如晝,燈火星布的喏大城郭,昭示著當今世上第一大城的不夜連天.

此時,宣德樓上,趙禎緊了緊身上的狐絨大氅,眼望著遠處汴河之上的一條長長火線.

那是癲王出京的船隊,浩浩蕩蕩足有幾百之數,從周橋一直連到舊宋門,也不見斷點.

縱使開封城的輝煌燈火宛若星河,亦不能掩蓋那隆重浩蕩的南下陣仗.

"你說,他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

皇帝突兀地喃喃出聲.

李孝光與陪著趙禎站了一下午的文彥博對視一眼,沒聽清官家說了什麼.

文彥博上前一步,輕聲呼喚:"陛下說什麼?"

"應該不會回來了......"

趙禎似乎沒聽到文相公的呼喚.

事實上,開頭的那句問話是問誰,趙禎自己也不知道,也許就是在問自己.

"應該不會回來了......"

"你把話說的那麼絕,他還回來做甚?"

文彥博低著頭,悄無聲息的退了回去.

這句不能接,況且也不用接.

官家在福甯殿上告訴唐奕"永遠不要回來",皇帝把話說到這一步,就算唐奕想回來也沒法回來了.

除非......

他真的要謀權篡位!

......

----------

桃園碼頭的一個角落.

魏國公與韓琦隱沒在黑暗之中,冷眼看著唐奕的船隊一艘接一艘的駛離碼頭.

"孰能料到,最後救賈子明一命的,居然是這個瘋子!"

"能讓賈子明活命的,也只有這個瘋子."

汝南王一家已經被這瘋子嚇破了膽,也只有他一聲吼,那一家人才真的不敢動賈昌朝一根寒毛.

"唉!"魏國公一聲歎息.

"如此一來,唐瘋子得了一大助力,而汝南王一家卻是要寢食難安了!"

"也不見得."

韓琦比魏國公要樂觀一些.

"賈子明就算借唐奕苟活于世,也不會把北方士族的賬冊之事出賣給那個瘋子.這一點,毋庸置疑."

"哦?何以見得?"

"他要是牆頭之草,就不會卸任之前把賬冊還回去了.更不會在家中待戮,等著唐瘋子去救他."

"那這...."魏國公有些無措.

"既然賈子明不會交出賬冊,那唐奕救他何用?"

"不知何意...."這一點韓琦也想不清楚.

依賈府之中傳出來的消息來看,范希文入府並不算是"收"了賈昌朝,最多只能算是勸活.

這樣的結果,更印證了他對賈昌朝為人的猜測,老賈不會出賣汝南王的兒孫.

可是,這點唐奕和范仲淹當然也看得通透.

那他們還救這個無用的賈子明?究竟是何意?為體現他們的大度?

顯然不是.

這其中有何深意,韓琦一時也想不通.

......

其實,韓琦,魏國公等人此時要是心無旁騖,靜思全局,是不難看出這是唐奕的一個分化之策.

只是,他們哪靜得下來?

"讓你全家揭不開鍋!"這句話就像一個魔咒纏繞在韓琦等人的心頭.

也正是因為這句話,他們才真實見識了觀瀾商合,或者說華聯鋪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拿錢不當錢!

唐瘋子這回是動了真怒,為殺敵八百,甯願自損一千.

不計成本,就是要玩死你!

可是,論拼家底兒,誰能比得上華聯啊?

這邊兒死八百已經是傷筋動骨,可是人家損一千,兜里還有一萬,十萬,百萬!

......

韓琦家里,是真的快揭不開鍋了.

幾代人積攢下的喏大家業,正在以常人無法想象的速度蒸發.北方陣營之中,現在可以說是人人自危.

雖然這進一步讓他們認識到了唐瘋子的破壞力和可怕,比以往更加團結,可是......

團結有個屁用?不過是抱團一起死罷了.

因為誰都束手無策,拿唐奕這個傾銷的大招兒毫無辦法.

這個節骨眼兒上,誰還有心思去管他賈子明的死活?

......

"哼!"望著南下的船隊,魏國公冷哼一聲.

"老夫倒是要看看,這個賈子明,他到底要怎麼用!"

......

----------

怎麼用賈昌朝,那是唐奕的事,自然不勞韓相公和魏國公費心.

......

此時,船隊出城,順汴水南下,已到了回山碼頭.

下令裝著公主陪嫁,還有自己這邊籌備的貨船先行,唐奕則是停船靠岸,下得船來.

碼頭上,范仲淹,王德用等一眾師長都在岸上相送.

范仲淹見唐奕下船,勉強擠出一絲笑意.

"還下來做甚?徑自上路便是."

唐奕則是站定身形,大大的給幾位師長作了一個揖.

"奕走了,師父們,萬萬保重身體......"

"行了."王德用甩著手."走吧,走吧!老夫這身之骨硬朗著呢,不用你操心!"

說完,又叮囑道:"過兩年娃娃大了,送回來給我們老哥兒幾個瞧瞧."

"行!"唐奕重重點頭."到時,奕親自給您老送回來."

"......"

王德用聞言,沒說話.

孩子能回來,唐奕就......不太容易回來了.

"走吧......"

老將軍無力地再次催促,然後背過身去,再不看唐奕一眼.

唐奕咬著牙,再次與眾師長深深一禮.也不再啰嗦,上前攙扶尹洙,上船離去.

這一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

......

--------

去涯州的路線已經走過幾遍了,自是輕車熟路.

順汴河南下,入泗水,經淮河入海,之後沿著海岸線一路南下.

本來江河所用的槽船是平底的,經不起風浪,所以在淮河入海之時,依例要換乘尖底海船.

可是,這一趟的船只實在太多,要是全部換乘,五百多艘槽船,起碼也要百多艘海船調度.這一卸一裝,又得十多天的時間耗費,實在是太麻煩了.

所以,唐奕和隨行的管事一商量,索性就沿著海岸線慢慢走吧.這一路上也就過瓊州海峽稍需注意,倒也不算難事.

這一日行至新會,本不是靠岸之機,唐奕卻意外的下令停船,要下船一游.

眾人皆是生疑,好好的停什麼船?上什麼岸?

尹洙也是好奇:"槽船入海本就走的慢,已是延誤了行程,大郎又為何要在此處耽擱?"

唐奕看著船下的孤島海峽,神情有幾分凝重.

"只是想來看看......"

說著,淡然一笑,又道:"尹師父也下來走動走動吧!"

尹洙自無不可,點頭跟著唐奕下船.

走到一半,唐奕回頭看了一眼船艙,"那一家人呢?"

尹洙聞言,苦笑對之.

"那一家還轉不過那個彎,估計不到涯州,是不會出來的."

唐奕無奈聳肩,隨口吐槽:"裝什麼清高嘛?自己遭罪,連帶一家老小都跟著受罪!"

......

唐奕嘴里的那一家,當然就是賈昌朝一家.

沒錯,是"一家子"...

老賈這回可不是自己一個人就來了.

估計老賈是怕汝南王那幾個不爭氣的兒子沒辦得了他,等他一走,會對自己家人不利,所以夫人兒女,帶了一大家子,是一點沒和唐奕客氣.打算全家都吃唐奕的,喝唐奕的了.

可是,你都這麼不見外了,那還裝什麼鵪鶉?自打出了開封城,老賈也真有那股子勁兒,就沒出過艙房.

唐奕也是佩服,你這能躲到什麼時候去?早晚不得出來見人?就不信到了涯州你還不出來,怎地?打算窩吃窩拉,就住船上了?

想想就覺得有意思,堂堂賈昌朝,也有解不開的結.

一邊暗自搖頭,一邊與尹洙踏上了岸.

腳踏在濕軟的沙灘上,唐奕抬頭四望:

並不算秀美的海島,並不算磅礴的景致.近處濁浪擊岸,海水不清;遠處稀松的林子,光禿山石岩壁.

說實話,真的是一點看頭都沒有.

可正是這份普通,倒讓唐奕的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尹師父相信命運嗎?"

無端端問這麼一句,把尹洙問了一愣.

"你年紀輕輕,什麼命運不命運的!?"

"沒什麼,只是有感而發罷了."

"這要分怎麼說."尹洙坦然道."以為師來說,當年在鄧州重病等死,那就是我的命."

"大郎和孫先生的出現,又改變了我的命運."

"可是,換一個角度來說,你們的出現同樣是我的命!分別只在命好,命壞罷了."

"誰又能說的清呢?"

唐奕聞言,長出一口氣,由感而道:"我能改變老師的命運,那到底能不能改變大宋的命運呢?"

"......"

尹洙更是糊塗,這孩子今兒個是怎麼了?盡是說些暮氣沉沉這莫明之言.

他哪里知道,新會,還有他們所處的這個荒島,還有另外一個名字--

崖山!

兩百年後,就是在這里,陸秀夫背著少帝趙昺跳海,熄滅了趙宋最後的一絲火種.

元將張弘范于石壁之上刻下:"滅宋于此"!

十數萬軍民投水相隨,盡數殉國!

異邦外族第一次全疆域的征服了漢人文明,綿延數千年的中原傳承就此斷絕!

"海角崖山一線斜,從今也不屬中華!"

崖山......

這一切都將發生在唐奕腳下的這個----崖山!

他真的不敢確定,如今的大宋會不會再倒在文明粉碎機一般的蒙古鐵蹄之下.

"走吧...."

站了良久,唐奕終還是眼神越來越堅定,與尹洙登船離去!

盡人事,聽天命!

即使不知道時空會不會如後世所說,有他的韌性和糾錯性.可是,就算有,就算曆史終會回到他原本的軌跡,那又如何呢?

唐奕努力過.

漢人盡力過.

如果最終還是沉寂于此,那至少......

沒有遺憾!

......

--------

接下來的日子,唐奕把自己關在船艙里,想了很多.許多從前未明之惑,似乎也豁然開朗起來.

這一日,船至雷州.

隔著瓊州海峽,已經依稀可以看見南海大島近在咫尺.

唐奕也終于出了船艙,因為,曾公亮又來了.

站在船頭遠望,一艘破舊官船打著雷州水軍的旗號緩緩駛來.

唐奕望了半天,忍不住吐槽:"怎麼就一艘船?"

兩船相靠,還沒等曾公亮上來,唐奕就嚷開了:

"你的水軍呢!?"

"......"

曾公亮來本來是出于禮數,恭賀唐奕大婚的.

手都舉起來了,還沒等張嘴,就聽到這麼一句,縱使他再有涵養,也差點兒沒蹦起來.

"還要水軍!?你有完沒完!?"

唐奕嘿嘿憨笑,也不接話,明白曾相公是讓自己坑怕了.

"相公且上船,奕正好有事與相公說."

待曾公亮登船,沒好氣地瞪著唐奕,"什麼事兒?"

唐奕還是笑,"水軍的事兒."

"怎麼沒完了?"曾公亮這個無語."別提水軍,真的沒有了!"

唐奕看著曾公亮氣急的樣子,笑道:"相公別急,聽我說完."

"把你剩下的五千水軍,除是日常防務所需之外,也都交給我.我替你訓練整頓,半年之後,連原來的那五千一並還你."

"啊呸!"

曾公亮一口老痰就差沒啐唐奕臉上了.

"你蒙誰呢?"

"給你?給你還能拿得回來?"

唐奕平靜道:"句句實言,絕無誆騙!"

"......"

曾公亮不說話了,狐疑地看著唐奕.

這小瘋子今天有點不太對啊?從來沒見他這麼嚴肅過.

"真還?"

"真還!"

"不對!"曾公亮搖著頭,還是不信."你肯定有什麼瞞著老夫."

唐奕也是無語了,怎麼真誠了,反道沒人信咱了呢?

"實話說吧,我就是一只羊也是放,兩只羊也是趕.涯州練兵不差多你這五千,一就手,真沒藏什麼心眼兒."

說到這兒,唐奕誠懇地看著曾公亮.

"涯州軍也好,雷州水軍也罷,都是大宋的武裝......我能幫一點兒,就幫一點吧......"

......

曾公亮打了個冷顫,這唐瘋子不瘋了?要當聖人是怎麼地?

下意識四下掃看,那個賈子明也是他聖心大發帶過來的吧?

"好吧!"最後,曾公亮還是點頭了.

"不過,借了一定得還!雷州匪患也不輕,不能沒有防務."

"一定!"

......

這事兒就算是定了.

"賈子明呢,沒在這船上?"

掃了好幾圈兒也沒看見老賈,曾公亮只得主動來問了.

"在呢."唐奕答的干脆."只不過沒出過船艙."

"沒...."

曾公亮立著眼睛,馬上也就明白了.

唐奕搭言道:"要不,曾相公進去會一會故人?"

曾公亮沉吟了一下,"還是算了."

二人身份特殊,還是不見的比較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