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折騰
g,更新快,無彈窗,!

為人之道,處事哲學,有時可以讓人顯得更高級,有時也能作繭自縛,自己把自己推到了牆角.

老賈此時,顯然就是後者.

讀書人的涵養,人上人的風度......讓他即使不情願,還是把范仲淹這個宿敵迎進府中,並且奉茶款待.

于禮,無可挑剔.

可是,于情......

這特麼就是智障.

老賈現在後悔了.

這是腦袋灌了多少水?臨死都不得消停,還得讓范希文在自己面前盡顯勝利者的姿態?

是以范仲淹就評了一下茶,說了一句恭維的話,賈昌朝那脆弱的自尊就受不住了.

"昌朝是輸了."

"可是,范公也沒有贏!!"

可謂是火藥味實足,直奔吵架去了.

......

顯然不能忍啊?況且范老爺今天來的目的就是來搓火的.

一邊聽著,一邊搖頭,"不對!"

"你輸了沒錯,可是......"

"老夫贏了,也沒錯."

"至少,老夫看到了你的結局,你卻看不到老夫的."

"你!!"

老賈一口氣沒導上來,差點沒背過去.

以前怎麼沒發現,范希文也不是什麼好鳥.小人得意,不外如是!

憤憤道:"算了,說什麼都是惘然!"

"昌朝的頹然之態范公已經看到了,請回吧!"

"呵呵."范仲淹干笑兩聲,只當沒聽見.

端起茶碗慢悠悠地品了品,隨之又嫌棄地搖頭.

"這湯茶終多了幾分渾濁之氣,老夫還是喜歡子浩的清茶."

老賈這個氣啊!

"茶也喝了,現在可以走了吧?"

"子明輸不起嗎?"

"我有什麼輸不起?"老賈登時就炸了.

哪還管什麼風度雅量,指著范仲淹的鼻子就蹦了起來.

"你倒是說說,我賈昌朝有什麼輸不起的!?"

"老夫就算輸不起,還死不起嗎!?"

范仲淹聞言依舊不溫不火,斜眼看著賈昌朝.

"子明死的起,卻活不起嗎?"

老賈一愣.

他是多聰明的一個人?感覺范仲淹這話說的不太對路,略一思量立馬就明白了.

登時氣勢一緩,搖著頭,發出一聲無奈苦笑.

"拙荊去找過希文?"

他就說嗎,范仲淹是什麼身份,怎麼會干出這種有辱名聲的行徑?

"不過,范公這激將之法,用的有些拙劣了吧?"

"對你那瘋徒弟或許有用,與老夫卻是兒戲了."

范仲淹又抿了一口茶湯,"看來,子明還真的就活不起了!"

"算是吧......"

既然已經識破了范仲淹的伎倆,賈昌朝也隨之平靜下來.

朝范仲淹拱手示意,"范公果然高量,竟應拙荊之請而來."

"可惜,子明要讓范公失望了!"

范仲淹淡然一笑,既不回理,也不接賈昌朝的話頭兒,卻是冷不丁地開口道:"子明與老夫是什麼時候開始勢同水火的?"

賈昌朝略一回想,"就是慶曆年間開始的吧?"

"這樣算起來,時間也不長,只十幾年爾."

"是啊!"范仲淹長歎一氣."早年間,仲淹外任各州多年,還是子明與陛下舉薦,老夫方得入朝."

賈昌朝聞言也有追思,"還提那些作甚?早已是前塵舊事了."

范仲淹輕笑:"還是要提一提的,否則子明大概已經忘了,你我除了是政敵,還曾經是友人."

"......"

賈昌朝默然無語,心中一陣煩悶.

誰都年輕過;

誰都熱血激昂,交游天下過;

誰都胸懷家國,壯志凌云過......

可惜,在這廟堂之上,人會變,心也會變,理想,信念更是不值一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知不覺間,物是人非,留下的不過是幾多無奈與惆悵罷了!

"希文可相信,昌朝當年並不想加害于你,只是......"

"相信!"

范仲淹重重點頭.

"若不相信,老夫現在也不會坐在這里."

"你我只是政見不合,理念相左罷了."

賈昌朝點頭,想起十幾年前的新舊之爭,不由脫口道:"《陳條十事》太過激進,根本行不通!"

"加之陛下心意甚決,若任其發展,必成大禍!"

"昌朝不得不用卑鄙之策行事."

"確實行不通."

范仲淹意外的沒有反駁,竟點頭認可.

"十年前老夫就認識到了這個錯誤,這才甘心辭官,做一個局外人,看唐奕的路數到底行不行得通."

"行不通."賈昌朝一甩手."你那弟子卻有不世之才,可推舊出新,本就是不可為之難事,誰動都不行!"

"哦?"范仲淹玩味地看著賈昌朝."子明不是承認已經輸給唐奕了嗎?"

"我是輸了!"賈昌朝瞪著范仲淹,"可是,昌朝輸的是手段,而非理念."

"所以我才說'我輸了沒錯,可是范公也沒有贏!’"

"子明就如此肯定?"

"肯定!"賈昌朝篤定點頭."他就算玩出花來,革政說到底也還是均貧富,抑權貴!"

"可這個朝堂就是權貴說了算的朝堂,他怎麼可能成功?"

賈昌朝越說越激動,越說聲調越高.

"就算他有一時成功又能如何?他做的越多,得罪的人就越多,阻力就越大!"

"就算他打掉了汝南五府,懲治了魏國公,又能怎樣?走了汝南王,折了魏國公,依舊會有另一個汝南王,另一個魏國公站出來."

"這是人心,是大勢!聖人之理,天子之威亦不可撼動,何況他一個唐瘋子!?"

范仲淹笑了.

"短視!"

"你......"老賈臉色漲的通紅.

"你說誰短視!?"

"我說子明短視."范仲淹也拔高了聲調."井底之蛙,管中窺豹,不過爾爾!"

"子明什麼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老夫的弟子有什麼能耐!"

"你也不知道他要如何解開這個局!"

"你更不知道,你堅信的'人心’,'大勢’是何等不堪一擊!"

"我不用知道!"賈昌朝寸步不讓.

"這是人性,誰也左右不了!"

"與人性私欲為敵,希文告訴我,他怎麼贏?"

"誰說他要與人性為敵了?"范仲淹鄙夷出聲.

"那是老夫犯過的錯誤,我的弟子又怎會重蹈覆轍?"

"什......什麼意思?"賈昌朝被范仲淹這句弄的一愣.

"不與為敵?"

"那他如何革新推政?"

"呵."范仲淹干笑一聲."所以說,子明不知道唐奕的厲害."

"若想知道他如何革政推新,何不自己親眼去看?"

"......"

繞來繞去,又繞回來了.

老賈確實被范仲淹勾起了心中的好奇,可是......

緩緩坐了回去,老賈疲憊的低著頭,"看......就算了吧,老夫累了,想歇歇了......"

"不過,臨死之前能與范公盡棄前嫌,暢論成敗,也算是告慰平生了."

說到這里,賈昌朝抬頭看著范仲淹,眼神之中竟現出一絲勝利者的得意.

"昌朝說了,激將之策與我無用."

"這不是激將法."范仲淹搖著頭."算是一個邀請吧!"

"邀請?"

"對,邀請子明與我一樣,跳出來,看看結局到底如何?是你贏,還是我贏!?"

"難道趙宋百年之命運,你我一生之信念......會是怎樣的一個結局,不值得子明放下驕傲與自尊,苟活下來,親眼看上一看嗎?"

"......"

老賈沉默了,這個誘惑很大,大到他開始動搖.

他當然想看看最後孰贏孰敗,當然想親眼看著唐奕是怎麼敗給大勢,人心的.

也正因為老賈篤定唐奕會敗,現在才失去了看下去的興趣.

可是,若如范仲淹所說......真的有贏面嗎?

老賈開始感興趣了.

而同樣如范仲淹所說,一但懷疑的種子種下去,那賈昌朝內心之中的所謂堅持,也就顯得蒼白無力了.

因為,這個結局確實值得賈昌朝放下一切,親眼去看上一看.

"范希文!"

字字有聲地念著范仲淹的名字,"你敢保證這個結局值得昌朝去等?"

范仲淹笑了,笑的極為誠懇.

"以性命擔保!"

"值得!"

說完這句,范仲淹緩緩支起身子.

"若老夫所料無錯,我那弟子已經拿著子明調任涯州的詔諭,等在府外了."

"子明大可隨他到涯州看看,看看他是怎麼把你眼里的人心,大勢作古化塵的."

"涯州?"

賈昌朝略有意外,卻馬上鎮定下來,苦笑搖頭.

"涯州......你們師徒算盤打的端是響亮."

"一個心死之人也能利用的這般到位!"

"子明還在乎嗎?"范仲淹反問.

"不在乎了!"賈昌朝歎聲起身.

"走吧,昌朝送范公出府."

......

--------

唐奕眼見賈府中門大開,老師與賈昌朝並肩而出.只掃了一眼老師的臉色就知道,這事兒成了.

略有得意地泯然一笑,翻身下馬,迎了上去.

可惜,老賈雖然答應了范仲淹的苟活之請,卻是還沒做好現在就面對唐子浩的准備.

唐奕只聽見老賈沒頭沒腦地對老師道:"說來說去,還是激將之法,拙略!"

范師父也不示弱,"但是管用!"

說完,兩位宿敵相視而笑,默契地拱手互禮.

老賈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行之而來的唐奕,沒等他上前,便轉身回府了.

咣當......

府門就這麼關了.

唐奕吃味地一撇嘴,"沒禮貌!老子救了你的命,'謝’字都不說一個?"

上前虛扶范師父.

"老師,成否?"

范仲淹瞪了唐奕一眼.

"為師出馬,有不成的可能嗎?"

"......"

好吧,那股勁兒又上來了.

"不過......"范仲淹話鋒一轉.

"人是可以隨你回涯州了,但能不能為你所用,卻是要看你自己的了."

"放心!"唐奕大包大攬."不把他榨干,都對不起咱們這以德報怨的肚量."

"還有."

范仲淹面容嚴肅,顯然不想與唐奕逗趣.

"你要怎麼把賈子明帶出京,也是個問題.那些要對他不利的人畢竟都在暗處,你也不能全知全覺."

"這個更簡單了."

唐奕翻著白眼,抬頭四下掃看一圈人潮熙攘的街面兒.

"咳咳."清了清嗓子.

猛的一扯脖子,聲嘶力竭地嚷開了:

"從今往後,賈昌朝就是老子的人了."

"誰要動他,就先問問我唐瘋子!"

......

噗通......

噗通......

隔著賈府大門,內外同時傳出兩聲響動.

街面兒上那聲,是范仲淹一腳踹在唐奕屁股上的.

范老爺真是後悔幫他這一鋪,都不夠丟人的.

而門里面那聲......

則是賈昌朝一個沒站穩,結結實實的栽到了地上.

老賈也後悔了,老夫要苟活于世看看那結局,這是何其悲壯之舉?

怎麼......

怎麼稀里糊塗的就成了你唐瘋子的人了?

......

--------

公主出降,這絕對是個體力活.

禮部報過來的流程唐奕早就看過,心里也有了底,這是個極其麻煩的事情.

可是,按照唐奕的料想,再麻煩也跟他關系不大.畢竟公主不在京中,初六這天也只是儀仗出降,具體的禮數流程都得等他回到涯州之後再進行.

那還不是他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至于初六這天,需要唐奕來辦的就一件事兒--把公主儀仗接上船就齊活了.

可就這麼一件事兒,差點沒把唐奕折騰死.

頭天晚上就開始了......

入夜還沒敲更鼓,唐奕就吉服頂冠一樣兒不少的扮上了.

首先,唐奕要開堂祭祖,告慰宗族.

唐奕雙親不在,自無法拜過高堂,只能對著唐家祖先的牌位焚香禱告.

注意,這個不是等公主入門之後,夫婦二人一起拜,而是要唐奕先拜.

因為在宋朝,娶公主就沒有拜高堂這個說法.

......

這里必須吐槽,大宋雖然不像別的朝代那麼過分,駙馬聯姻皇家還要簽婚書,也就是男方嫁到了皇室.

可是,也有一條章程是讓人無法忍受的.那就是:公主出降,到了夫家自動升一輩兒.

也就是說,嫁到夫家之後,和丈夫平等還不行,得高一輩兒,與公婆平輩而論.

這特麼就過分了......不能細想,會亂套,

與公婆平輩,就沒有了"高堂",自然也就沒了夫妻攜手奉茶跪拜父母這一說.

總之,唐奕自己在這兒拜過先祖,就全代替了.

等禮畢祭成,已經快三更天了.

這時唐奕還不能歇著,趕緊墊一墊肚子,然後直奔觀瀾山門.

那里設有喜棚,專為接公主儀仗而設.

到了山下,宮里來的內侍已經等在那里,要代表皇帝,代表娘家人,把禦賜的錦織鳳繡大紅絨花挑于棚上.

意為天子賜福.

......

挑完了花,賜完了福,就該賜馬了.

沒錯,唐奕娶公主騎的馬必須是皇家賜下,還不能用他自己的.

駙馬駙馬,何為駙馬?

說白了,就是給皇帝擋刀的替身.

皇帝出行,為了安全起見,必設副車並行,佯裝皇駕,以混淆刺客視聽.

那坐在副車之中的人,也必然是皇帝親信之人不可.否則來了刺客,假的那個嚇的拔腿就跑,那不一下就穿幫了?

所以最開始的時候,都是皇帝的兒女弟兄置于副車之中,來當皇帝的替身.

可是,這畢竟是骨肉血親,要真給皇帝擋了刀,死了......也不合適.

那怎麼辦呢?

那就女婿來唄!

反正沒有血緣關系,死了再給公主找下家兒就是,不心疼.

駙馬此名之由來,名如其意.

所以啊,駙馬騎的馬自然也得是皇帝欽賜的寶馬良駒.

又是挑花設棚,又是賜馬謝恩的,這一套折騰完,也就過了四更天了.

唐奕還是不能得閑,騎著給官家擋刀的馬,需走旱路入城接親.

公主出降,依制要水路下嫁.走水那是公主的特權,唐奕這個駙馬迎親的時候是不能沾水的.

得虧這是從回山進京,走陸路也就三十多里.

這要是從海南......

一圈兒都是水,還娶不成了呢!

......

迎親大隊走到開封城下,天光已經大亮,城門也開了.

唐奕又南熏門入城,走禦街正道,一路行到宣德門前.

文武百官已經等在這里,他們可不是來給唐奕賀喜的,而是給公主送嫁的.

此時,趙禎置于宣德樓上,算是整個婚禮唯一給駙馬面子的舉動了.

擋刀的嘛,總要見上一見,以示恩寵.

不過,也只是見上一見,一個字兒都不帶說的,全由宣旨大監代勞.

這個宣旨大監還不是李孝光這個總管大監,而是別人.

為什麼是別人呢?因為這是個體力活兒,一般人干不了.

你想著,宣德樓高余十丈,得扯脖子喊,才能讓底下人都聽見,況且這個旨意還不是一般的長.

是太特麼長了!

一共七道聖旨,一道比一道長.

首先是告天檄文,名為祭旨,相當于好幾萬字的贊美詩.

在這個皇帝做個夢都要給老天磕兩個頭的時代,皇帝嫁女兒不更得和上蒼念叨念叨?

祭旨念完,不用直腰,下面還有福旨.

也就是和上蒼說完了正事兒,得接著這個正事兒,求點比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什麼的.

這絕對是世界上最長的許願書,聽得唐奕腰都木了.

......

祭了天,許了願,接下來就該給百姓朝官洗腦了......名為恩旨,就是歌頌皇家之德,天子之恩.

恩旨之後,終于開始說到正題上,是為"封旨".

故名思議,就是封賞.

而所封之人除了唐奕,還有唐家的祖宗十八代.

皇帝的親家怎麼可能是庸庸之輩?必須封!

唐奕的爺爺,太爺爺,太爺爺的爺爺,只要能查得著的,封一個遍.

那個死鬼老爹唐冠宇,估計做鬼也沒想到,都死了十幾年了,居然成了祿國公.

唐母亦追封為祿國夫人.

而唐奕則是在嗣王之外又得了一個武散職--鎮遠將軍.

這充分說明一個問題:

娶個白富美,是多麼的重要啊!

......

封完了唐家之後,則是公主的開府旨意.

福康在京時,一直居于宮中,隨母寢居.嫁人了,自然要開府,這沒什麼好說的.

等這道旨一宣完,唐奕終于能夠長長的出一口濁氣了,因為下一道旨就是真真正正的嫁公主的"嫁旨"了.

而且這道旨最短,就幾句話,宣完也就完事兒了,可以直腰了.

大宋不用跪拜,可是這麼彎腰撅一個多時辰,還不如跪著來的舒服,現在唐奕整個後背都是木的.

咬著牙,勉勉強強聽完嫁旨,剛要直腰......

"有旨意!"

靠!!!

差點暈過去,還有啊?

......

確實還有.

祭天祈福,恩澤天下,又嫁了女兒,不得借這個機會好好教化一下百姓啊?

接下來還有一份"告民書",大概相當于十萬字的政府工作報告.

中心思想差不多就是:你們看皇家有德,下嫁公主,此今也是國順民昌,政務通達的太平盛世.

你們做為百姓,做為人臣,也得知天恩而順天意吧?也得有點眼力見兒吧?要做個五好宋民,愛國愛朝......共建和諧社會哈.

這一套下來,別說唐奕這個大小伙子了,文武百官,那些老家伙們,領旨謝恩的時候聲調都帶著顫音了.

兩個時辰,整整一個上午,就在宣德樓前撅著了!

......

--------

終于.

宣德門大開.

街道司的士兵幾十人打頭,每人手里都拿著灑掃工具和鍍金鑲銀的水桶,一邊清掃路面,一邊灑水前行.

這就是所謂的"水路",這些士兵要一直灑到桃園碼頭,儀仗上船之前.

而水路嫁俗一出現,唐奕一邊揉著老腰,一邊真真地長出了一口氣,可算完事兒了!

恨恨地瞪了城樓上的趙禎一眼......他就是故意的!

翻身上馬,再看一眼宣德樓,終還是抱手一揖:

"陛下珍重......孩兒...走了!"

趙禎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朝唐奕擺了擺手.

......

唐奕抿著嘴,亦沒有再多說一句.

撥轉馬頭,尋著儀仗之中最大的一頂紅梁鑲金大簷子,並于簷前,領著儀仗大隊,緩緩離去.

(古時小乘叫"轎子",皇家大乘為"簷子")

儀仗至桃園碼頭,唐奕扶著腰下馬,也不等下人招呼,自己先嚷開了:

"趕緊的!上船,起駕!"

"那個誰,給本王取點心果子來,可特麼餓死我了!"

昨晚上吃的東西,一直折騰到現在,前胸貼後背了.

"呃......"

送嫁的一個內庭管事太監聞言,急忙靠了上來.

"啟稟殿下,還起不了航."

唐奕眼睛一立,"為什麼?"

太監面色一苦,"儀仗還沒出宮城呢......"

"依制,殿下要等公主儀仗盡數上船方可成行."

"什麼?"

唐奕下意識目光延伸,往遠處望去.

"多長啊?還沒出宮城?"

......

呵呵,多長?

唐奕以為,除了他身後這個紅梁大簷子,還有在他之前開道的士兵,簷子兩側共十二人的儀仗護衛,遮蔽儀仗的紅羅掌扇.就沒了?

想多了.

其後,還有頭戴珠玉金釵,衣著紅羅銷金長衣的宮嬪馬隊,這是公主的陪嫁.

再往後,還有天武官抬著的儀仗轎隊,轎子里裝滿了公主的嫁妝,以及禦賜家什器物.

這一隊有多少人呢?

光轎子就五百多個.

唐奕這里已經到了桃園碼頭,那邊兒的轎隊還沒出皇城呢!

最最後,還有皇帝賜予公主府的府衛,掌史等一應文武,大概幾百人.

等這些人慢悠悠的出了皇城,再走到桃園碼頭,再上船......

天已經擦黑了.

唐奕這算是整整折騰了一天一夜!

等到他下令起航的時候,已經是無力吐槽了.

咬牙切齒地恨恨抱怨:

"折騰死算了,下回說什麼也不娶公主!"

眾人聞言,無不絕倒.

你還想有下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