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一個女人的故事
g,更新快,無彈窗,!

"孩兒......"

望著唐奕消失的方向,趙禎怔怔地複述著.

他到最後還是自許孩兒......

猛的支起身形,追向緩緩閉合的殿門,滿是皺皮的老手停在半空之中,想要抓住點什麼.

可惜,這淒冷的大殿之中,除了巍巍龍座,就只剩下虛無.

......

門,關了.

趙禎終究沒有追出門去.

殿門的另一邊,唐奕也停下腳步,茫然回身.那朱漆木格描龍畫鳳的殿門背後是怎樣的情景,他再也看不到了.

......

----------

站了好久.

李孝光不由得在唐奕身後輕喚,"殿下..."

"奴婢送您出宮吧?"

唐奕愣了一愣,這才發現,李孝光與閻康陪著他站了半天了.

先不接李孝光的話頭,而是收拾心情,看向閻康.

"這位便是內務省副總管大監閻大官吧?"

既然唐奕問起,李孝光只得回答.

"正是."

而閻康也是一甩拂塵,恭敬一禮.

"奴婢閻康,見過癲王殿下."

"嗯."

唐奕點著頭,深深地看了閻康一眼,邁步先行.

走出數步之後,才對身後的李孝光說出一句讓他十分意外的話:

"李大官去忙吧,讓閻總管送本王一程便可."

"這......"

李孝光一時摸不著頭腦.心說,這是唱的哪出?癲王和這個閻康都不認識,讓他送什麼?

可是唐奕那頭一副不容有疑的架勢,已經獨自邁步走出了,李孝光也是無法,只得囑咐閻康道:"那你......送送癲王."

.....

閻康顯然對唐奕的這個邀請也是十分的意外,幾番猶豫,最後還是心懷忐忑地跟了上去.

也不言語,落後唐奕兩個身位,默默地跟著.

青石鋪就的宮城廊道之上,一個王爺,一個總管大監,走的不緊不慢.看似閑淡,卻也氣氛詭異.

"閻大官是汾州介休人氏吧?"

唐奕率先打破了沉默.

閻康一個激靈,抬頭怔怔地看著唐奕.

"正,正是."

見閻康慌亂,唐奕颯然一笑,"你別緊張,本王可沒查過你的底細."

"呵."閻康不然自地干笑.

"殿下說的哪里話,奴婢不過是宮闈之中一個微不足道之人,若是惹得殿下注目,倒是奴婢的福份了."

"不過,殿下怎樣想起介休這一處所在了?"

唐奕再笑,背著手緩步前進,目光之中卻有幾分追憶.

"沒什麼,只不過有一位故人也是介休人."

言辭語氣就像是閑話家常,讓閻康神態略松,隨聲附和:"原來如此."

"介休人傑地靈,春秋介子推,漢之郭林宗,還有當朝宰相文彥博,文相公皆出自介休."

"像奴婢這樣的宮闈內臣,倒是有辱介休之名了."

揚起笑臉看著唐奕,"不知殿下這位故人是哪位名士?奴婢可有緣知曉?"

這句話要是放在平時,那就是一個人情.

唐奕向閻康提到一個故人這算是引薦,而閻康回問這人是誰,就等于說是記在了心上,結下了這個善緣.將來若是有所交集,必然要關照一二.

別以為唐奕貴為嗣王,手眼通天什麼都能辦,萬事用不到別人.

要知道,一個大內副總管的關照,你永遠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價值.

可惜,唐奕今天顯然不是來結什麼善緣的.

閻康一問那故人是誰,唐奕好好地看了閻康一眼,不由停下腳步.

"巧了,此人也姓閻."

"閻,子,妱!大官可認得?"

"!!!"

"閻子妱"三字一出,剛剛還談笑有度的閻康臉色大變,再無人色.

一臉驚恐地看著唐奕,嘴唇都已經紫了.

"閻,閻子妱?"本能地支吾應承."原,原來是個女子!"

"當然是女子."唐奕仿佛沒看見閻康的神情,笑容依舊.

"此女子可不一般,大官有沒有興趣聽聽她的故事?"

"這......"

唐奕不等他回話,漸漸斂去笑意,神情開始變得嚴肅起來,略帶沉悶的嗓音自顧自的把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娓娓道來.

"本王識得一個女子,正是這位閻子妱."

"這個名字頗具春秋風韻,乃是嗜好古風的閻父精心為她取的.意在祝願她能有一個閑淡安逸的生活."

"只可惜,命運並不為閻父所左右."

"子妱降生不久,西北魏國公府上一場大火燒了大半個宅子,身為國公府長使的閻父葬身火海."

"閻家失了頂梁柱,亦迅速衰敗.閻母只得帶著七歲的兒子,還有尚在繈褓之中的小子妱,回到汾州介休的老家投親.可是蒼天無眼,回到介休僅僅一年,閻母就失足落水,溺斃而亡,一雙孤兒只得寄人籬下,相依為命."

"又三年,子妱的哥哥被告老還鄉,途經介休的大太監王質相中,舉薦入宮,成了大內之中的一個小黃門兒."

"而同樣是在那一年,只有五歲的子妱被無良叔父賣與妓門,輾轉多年流落開封."

說到這里,唐奕玩味的看著閻康.

"大官覺得,這個閻子妱的身世慘不慘?"

"......"

閻康額前細汗密布,低頭不敢看唐奕的眼睛.

支吾道:"慘......慘......"

"一點都不慘!"

唐奕拉高了聲調,回答更是出人意料.

"其實閻父乃是魏國公心腹,子妱的命運早就已經注定."

"就算閻父不死于大火,閻母不墜河溺亡,小子妱依然會被賣入妓門輾轉入京,他哥哥依然會切了命根子入宮當太監!"

"你......"

"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為什麼?"

唐奕聞聲湊到閻康的耳邊.

"因為......這對兄妹......是魏國公的臥底!"

閻康一哆嗦,啪嗒一聲,手中浮塵應聲落地.抹了一把濕透的額頭,"殿......殿下這都哪兒聽來的?民間最愛傳些皇家八卦,不足為信."

"呵呵."

唐奕干笑一聲,也不說足不足信,繼續道:"大官別急著下定論,本王的故事還沒講完."

面露追思的看向遠處.

"第一次見到閻子妱,她就像一團火...."

"既不敢靠近,又離之不得."

"于是,本王送了一首詞給她'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說到這里,唐奕複雜的神情之中又多了一絲悔意.

閻康則是心亂如麻,胡亂應承:"殿,殿下文采卓絕......當,當真好詞."

"好詞?"

唐奕自嘲反問.

"可恰恰是這首好詞觸動了她心中的痛楚,更成了她的惡夢!"

眼神之中又添一絲苦色,喃喃道:"要是沒有這首詞......她可能會安心做一個細作......不會搖擺痛苦了吧?"

閻康勉強接道:"殿下果真......果真不是俗人,一首詞就可讓人心神俱亂呢!"

唐奕一擺手,"扯遠了,不說這個."

"總之,閻子妱遇到了一個不該遇到的目標."

"她是來了解這個人,甚至加害這個人的."

"可惜,這是她第一個男人...也是她不能愛卻愛上的男人...."

"所以......"

"當她生下了本王的骨肉,能名正言順地在他身邊潛伏下去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竊喜,魏國公甚至在狂喜!"

"唯獨她,心中只有恐懼,只有迷茫!"

逼近閻康,"說到這,本王想問大官一句,當本王的兒子降生之時,大官是什麼心情?"

"......"

閻康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

唐奕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他哪里還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瘋子已經什麼都知道了.

故事里的閻子妱......

那個多災多難的細作歌伎,正是他的親妹;而那個十來歲就被王質舉薦入宮的哥哥,正是他自己.

......

閻康啞口無言,狀若篩糠.

唐奕也沒打算讓他答,繼續訴說著他口中的閻子妱.

"她倔強!"

"她比任何人都在意自己出身風塵,還是個細作的身份."

"她怕!!!"

"她怕她愛的那個人真的問起她的過去!"

"她怕......"

"怕不說出真相就背叛了愛情,說了...又把親哥哥置身死地!!"

"最後......"

"在自己的幸福和哥哥的安危面前,她選擇了後者."

"她只有一走了之......"

"這樣,她唯一的親人就不至于因身份敗露而送命!!"

"而為了不把害端引到兄長身上,她臨走前刻意寫了一封倔強無二,決絕永別一般的信給本王."

"你說,這個閻子妱......夠不夠有情有義?"

"夠......夠......"

唐奕聞聲,放聲大笑,"夠就好!"

"閻大官,好自為之吧......"

"別辜負了子妱的這份情義!"

說完,唐奕再不與閻康多說,大步朝宮外走去.

"本王去也!"

...

--------

一個細作.

就算唐奕心大不去理會,更不去查證,可唐奕身邊的人又怎麼能放任一個細作稀里糊塗的就在唐奕身邊潛伏下來呢?

冷香奴的來曆,她的身世,還有她的那些"不得以",唐奕早就知道,早就一清二楚.

只不過,他不想戳破,不想提及她的那些傷心往事和脆弱不堪的堅持.

沒錯,在唐奕看來,那就是脆弱不堪.

老子連魏國公都沒放在眼里,還在乎你這麼個小臥底?

一個在大內潛伏的兄長就能成為阻擋唐奕追尋所愛的絆腳石?

這不是腦子有包嗎!?

而恰恰就是這陰差陽錯的腦子進水,還有唐奕模棱兩可的聞不問,導致了冷香奴的出走.

此時,唐奕已經站在了宮牆之外,望著繁花似錦的開封城不由長歎一聲,盡露無奈.

"相忘于江湖?"

"呸!"猛啐一口.

"我去你大爺的!"

罵完之後,心情稍緩,接過仆役手中馬缰翻身而上,縱馬而去,直奔甜水巷的賈府.

老師還在那幫他忽悠賈昌朝呢,得去接接.

......

--------

賈府之中.

范仲淹與賈昌朝對幾而坐.

范仲淹腰身挺直,老目凝神.注視著面前的賈昌朝提壺抖盞,動作俊雅.

只可惜,再美的茶技也掩蓋不住對面賈昌朝的頹廢,淒涼.

"雙龍出云."

賈昌朝把茶碗推到范仲淹面前.

范仲淹低頭掃了一眼,"沒想到,有生之還能品得賈子明的無雙茶技."

老賈聞聲一陣煩躁,忍不住嗆聲:

"昌朝輸了."

"可范公也沒有贏!"

......

----------

就三千多字勒,一會兒去醫院.

明天....

你們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