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我也有故事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心里話,"賈子明"三個字一出,唐奕真有點傻眼了.

"老師......"

范仲淹淡然揚起嘴角,"怎麼?你覺得為師沒有那個肚量?"

"呃......"唐奕一縮脖子."不是."

嘴上說不是,心里卻在吐槽:這豈止是有肚量,這肚量大的都有點兒喪心病狂了.

......

賈昌朝于范仲淹,那和唐奕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兒.

這些年,別看老賈時不時給唐奕出點幺蛾子,當真是沒少使壞.

可是,老賈從唐奕身上卻從來沒占到過便宜,一路被碾壓,蹂躪過來......帶給唐奕的快感多于仇恨......

所以在潛意識里,唐奕並不是懷著十分的恨意.

況且,要是真如賈夫人所言,這老頭兒就是"玩命一保四",實力"1vs9"啊!

而且唐奕這個白金大神加開掛的無解存在還是在對面......也夠特麼可憐的.

但是,在范師父那里卻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當賈昌朝用最卑鄙的手段,以一個謀反的罪名,不但毀了范仲淹的理想,同時也毀了范仲淹的前途,而且還差一點就要了范仲淹的命.

再後來,范仲淹回京,同樣是賈昌朝上躥下跳,百般構陷.若不是范仲淹決心致仕,遠離官場,那下場如何,誰也說不清楚.

可以說,范仲淹滿腹的抱負不得施展,只能寄情觀瀾的境遇,完全是拜賈昌朝所賜!

這兩個宿敵之間的恩怨,絕非一句"相逢一笑抿恩仇"就可以化解的.

現在范師父和他說什麼肚量,唐奕還真持懷疑態度.

"師父......您放心!"唐奕得表態了.

"在賈昌朝這個問題上,您徒兒我的立場那是十分堅定的!"

"您真不用給我留面子."

范仲淹橫了唐奕一眼,"看把你能的!"

"給你留什麼面子?你在為師這里還有什麼面子可言?"

"......"

"第一."范仲淹倒也干脆,正氣凜然地伸出一根手指.

"賈子明不光代表他自己,他背後還有整個真定的氏家大族."

"推行華聯銀貸,報複韓琦,吳奎是'打’."

"而救下賈子明,進而救下真定士族則是'放’."

"這一打一放之間,必然會在北方士族抱團對抗新政的陣營之中埋下一顆不安分的種子,于朝局有百利而無一害."

說到這里,范仲淹又補充了一句.

"你拉辜家下水,固然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是,從朝堂,還有對北方大族的影響力來說,一個左右逢源的辜家,是沒法和賈昌朝這麼有分量的宰相之家相提並論的."

"所以老夫不管你想不想救賈子明,于國于朝你必須救."

"這與私怨無關,與家國有關!"

......

唐奕一翻白眼,心說,用不用說的這麼大義凜然啊?就不摻一點私人的情感在里面?

"可是,他畢竟是賈昌朝,害的老師......"

"第二."

范仲淹根本不讓唐奕說完,又伸出第二個手指.

"老夫從來沒有輸給過賈子明,甚至是贏了他,又何來仇怨?"

還沒輸呢?唐奕一臉的嫌棄.

官都丟了,讓人從京城攆到西北,又從西北攆到鄧州.要是不我拉您老人家一把,就讓人給埋了.

只見范仲淹對唐奕的怪異表情毫不在意,面上露出一個傲然的神情,緩緩站起身形,兩手一背.

"無論看現在,還是可見的將來,老夫都沒輸!"

"因為老夫後繼有人."

"我教出了一個好徒弟,可他卻沒有."

咦~~!

唐奕忍不住往後躲了躲,剛才還一身正氣,跟個聖人似的......

"老師,您這是誇我呢?還是誇您自己呢?"

"你看老夫象是在誇你嗎?"

得,一眨眼的工夫,那股為老不尊的臭屁勁兒就上來了.

唐奕也是無語了,鬧了半天,自己倒成了斤斤計較的那個.

眼珠子一轉,立時裝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老師還是先把這些敞亮話收一收吧."

范仲淹一擰眉頭,"怎麼?"

唐奕一攤手,"咱們想施這個恩,人家領不領這個情,還是回事兒呢."

"我就算想救,也得救得了才行啊?"

"老師也不想想,讓我救他,那不比殺了他更難受?"

......

老賈想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一生,那是他的驕傲.

他若是想苟活,有一萬種方法能活下來,哪需要仇敵來施以仁慈?

這件事,在唐奕,范仲淹看來,是豁達,是大義.

可是換到賈昌朝的角度,那就是近乎殘忍的憐憫.

他怎麼可能接受?

范仲淹沉思起來,"這確實是個問題......"

"對嘛!"

唐奕一拍大腿,身子不由得往范仲淹那邊傾斜,一臉的希冀.

心說,您老這麼深明大義,這麼心思細膩,應該知道好人做到底的道理吧?

......

范仲淹低頭捋了捋胡須,眉頭幾皺幾展.

"看來,只有......"

眼看著唐奕要的那個答案已經說出來了一半兒了,可范老爺不經意的一個抬頭,正看見唐奕那張奸滑的壞臉,頓時反應過來.

"好你個臭小子,為師你都敢算計!"

"嘿嘿......嘿嘿嘿."

眼看被老師識破,唐奕卻一點都不尷尬,厚著臉皮湊上前去.

"本來就是我救不了,您能救;我出面不合適,您出面正合適的事情嗎!"

"做夢!"范仲淹眼睛一立,賭氣發願地一甩大袖.

"你個小混蛋一肚子壞水,使什麼招救不下一個賈子明?用綁的也能把他綁到涯州去!"

"何以勞煩老夫?"

說完,范師父傲嬌地一揚下巴,轉身走了.

"哎哎......別走啊?"

唐奕追出好幾步,"讓我上趕著去求老賈別死,多尷尬啊?"

可是哪里攔得住,說話間,范老爺已經出了小院兒了.

"你呀!"

尹洙也是哭笑不得,指著唐奕的鼻子怪罪起來.

"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說著話,也背著手出了唐家小院兒.

唐奕怔怔地站了半天,一拍腦門兒,頗別頭疼.

"這個賈老兒,死也不死的消停點!"

......

------------

接下來數日,唐奕倒是把賈昌朝的事情暫時放到了一邊,依舊是沉浸在收禮,收禮,再收禮的痛苦之中.

而這段日子,他也終于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封建遺毒".

特麼華夏這個送禮成風的毛病延續了兩千來年,有時候真的讓人絕望.

"來而不往非禮也"出自儒學巨著--《禮記》,作者是西漢大儒戴聖.

可是此時此刻,唐奕無端生出一個怪異的想法:

戴聖哪里是什麼大儒,學者,文學家?他應該是個經濟學家,金融寡頭.

這孫子一句話拉動了多少GDP,又創造了多少禮品經濟.

哪怕到了後世,漢學勢弱,儒道日衰,老祖宗的東西已經被現代人扔的差不多了的時候,這個"來而不往非禮也"依舊堅挺,依舊主導著漢民族的價值觀.

......

初三.

距離諭旨所批之吉日,只剩三天.

同時也意味著,三天之後,唐奕將再次離京,折返涯州.

一大早,范仲淹陪著唐奕出了觀瀾,一同入城.

目的無它,唐奕要在臨行前再見趙禎一面.

不管他是想見,還是不想見.

至于范仲淹,唐奕去見駕可不用他陪著.老頭一下船即和唐奕分道揚鑣,背著手傲然離去.

唐奕望著范仲淹的背影,賤賤地一拱手,"祝老師......旗開得勝啊!"

"哼!"

"早去早回啊!"

"......"

"老師,賈府在這邊兒,您走反了啊......"

"滾!"

"得勒,這就滾!"

說著話兒,唐奕麻利地朝著皇宮的方向一溜小跑兒.

生怕范師父一生氣改了主意,連隨行的仆役都被他甩到了身後.

......

范仲淹看著唐奕那個"小人得志"的壞相,額前青筋直蹦.

心道,老夫這一世英明早晚讓被這小混蛋給毀了,怎麼就腦袋一熱答應他了呢?

無語地揉著太陽穴,算了,以後想幫他分擔一些卻是也沒什麼機會了......

"唉!"長歎一聲,認准方向,緩步而去.

穿過汴河大街,一直走到甜水巷的一戶高門大院,范老爺才停了下來.

望著門楣上諾大的"賈府"二字,范仲淹深深地吸了口氣,呆愣了半天也沒上前.

賈府門房的差役歲數不大,一眼沒認出來這是范相公.見這老者站在門口不進也不走,好心的上前一問.

"這位老丈,可是找人?"

范仲淹聞聲回過神來,"呃......"

"確實是找人."

眼神漸漸堅定下來,身板兒一挺.

"進去通傳,就說范仲淹來訪,討一碗香茶!"

小仆役一哆嗦,差點沒坐地上.

"誰......誰?"

他是沒見過范仲淹,可是賈相公和范相公的恩恩怨怨卻是知之甚詳.

要說這賈府最不可能迎接的訪客......

范仲淹的名字應該排在頭名吧?

......

----------

與此同時,唐奕已經站在了福甯殿中.

臉色卻是再也沒有了下船時的,風輕云淡.

若大的宮殿之中,一君,一臣,一仆......

安靜得讓人從腳底往上冒寒氣.

李孝光冷汗都下來了,在皇宮也呆了小三十年了,他就沒見過皇帝的臉色陰到這個地步,更沒見過不說話的癲王是有多麼的可怕!

剛想開口幫這對君臣緩和一二,"陛......"

"你下去吧......"

趙禎無悲無喜,無怒無威的一句吩咐,生生把李孝光堵了回去.

"是......"

弱聲應承,稍步往殿外退.

"把殿門關上."

"是......"

小心行至殿外,剛要關門,大內副總管閻康就端著茶盤要往殿內闖.

趙禎拔高聲調,一聲厲喝:

"你也退下!"

閻康嚇了一跳,怔在那里一臉惶恐,一時之間竟忘了遵旨,被李孝光生拽了出去.

待殿門關嚴,閻康還是沒有沒反過味兒來.

"這......"

"這什麼這啊?"李孝光無語地瞪了閻康一眼,又掃了一眼他手里的茶盤."這個時候你還上什麼茶啊?"

"再說了,奉茶這種小事也用你一個副總管大監親力親為?"

只聞閻康道:"這不是猜到里面不會消停,怕小崽子們來不方便嗎?"

隔著門又望了一眼,"沒想到比上回還凶......"

李孝光又無語地瞪了閻康一眼.

別看兩人一個總管,一個副總管,卻是沒有什麼上下級的分別.

二人幾乎同時入宮,同時服侍官家.一個是前總管舉薦,一個是現總管的義子,一同長大,關系親密.

"哎呦,我的閻大官啊!"

李孝光怪叫一聲,"你可長點心吧,還奉茶?不送刀子就不錯嘍!"

閻康一縮脖子,好像還真有點怕.

"那咱們還是在這守著吧,別一會兒真鬧起來,再出點什麼事兒."

......

----------

殿內.

唐奕依舊不言,倒是趙禎率先打破沉默.

緩慢起身,行至書架,新手從一處書匣之中取出一捋東捧到桌案前,慢慢的又坐了回去.

唐奕就那麼靜靜地看著,有些心疼,但更多的卻是無奈......

有些事,無所謂對錯!

權力的游戲之中,盡是黑白顛倒,人性無奈的法則,怪只怪這狗日的權力左右著每一個局中人的命運.

......

"呼......"

趙禎疲憊的長出一口濁氣,拿著其中一份,推到唐奕那一邊的桌案上.

"這是賈子明出知涯州的旨意."

"旨意朕給你了,但能不能帶走,卻是要看你自己的了."

又拿起第二份.

"這是蕭青瑤,君欣卓與公主同嫁于你的賜婚諭旨."

之前的旨意只有公主出降,沒有蕭巧哥和君欣卓.只有這道旨一下,唐奕三妻並娶的美夢才能算落到實處.

"你可以放心了......"

說完,趙禎自嘲地一笑,"你又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這個邀功...並不高明..."說著話,趙禎依舊是自嘲地搖頭.

最後,趙禎把那一捋都推到唐奕面前.

"這是你不在這一年觀瀾商合的所有賬目."

抬眼看著唐奕,"之前給你送到涯州,你都沒看,現在可以收著了."

"因為你說的對,那是你的觀瀾,朕以後......不會再插手."

......

唐奕自始至終未發一言.

緩步上前,探手伸向那一捋聖旨賬冊......卻在馬上就要碰觸到之時,一只老手砰的砸在那摞東西上面.

唐奕抬頭,趙禎疲憊,哀戚的面容早以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猙獰可怖,扭曲憤恨的臉.

"答應朕!"

"久永不要再回來!"

"朕不想再見到你!!"

說完這句,趙禎宛若虛脫,砸回龍椅,滄桑老從那摞東西上滑落.

無力地擺了擺手,老目已經閉上.

"走吧......"

唐奕僵在那里,看了趙禎良久,最後探手捧起那一摞"皇帝最後的信任",緩緩轉身......

"陛下怕我回來...奪你的皇位?"

趙禎睜開眼,"你會嗎?"

唐奕笑了.

雖然是背對自己,趙禎看不到唐奕的笑,但是他知道,這個瘋子笑了!

只聞唐奕沉悶的聲音在殿內響起:

"也許有一天......"

"奕真的回來了......"

"那孩兒...也給您..."

"講一個故事......"

說完,唐奕大步朝殿外行去,再沒有半分遲疑.

......

----------

最近因為蒼山個人的原因更新不給力,自然成績也不如人意,各大起點榜單早就找不到蹤影了.

然而....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難.

感謝"楓林晚簫"的白銀大盟!

謝謝,你不知道這個白銀盟對蒼山有多重要,會讓蒼山重新攀爬的身影跳過多少坎坷!

謝謝,為你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