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閻康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當然不會只因為這一件事就把文彥博和韓琦那幫人劃上了等號,更不可能真的心生怨恨,進而報複于他.

事實是,在文彥博那個位置上,沒有人做的比他好.不論是唐奕,還是趙禎,都離不開這個老狐狸.

唐奕更不求今天這一番話就能把文扒皮說的無地自容,痛改前非,從此立馬跟包拯,唐介一樣浩然正氣于身了.

他只是給文彥博提個醒,或者說是一個警告,是一個威脅.

起碼得讓文扒皮心里有數兒,有些東西能碰,有些東西不能碰.

否則,真的有一天大宋士族重新洗牌,在文彥博那個位置上要是想中飽私囊,那他貪起來可是比什麼魏國公,汝南王府要可怕得多.

唐奕也好,趙禎也罷,都不願看到將來打倒了一批,又立起來一批更難對付的.

而之所以唐奕來出這個頭,而不是趙禎,則真的就是唐瘋子和皇帝之間的默契了.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你能選擇大義放我一馬,那我就替你把髒活兒干了,不辜負你的大義.

這是這對君臣之間十年來的默契,與利益無關,也與猜忌無關.

原因就是,他們的方向相同,目的相同,都想讓這個國家變的更好.

......

--------

此時.

張晉文從院外進來,顯然是找唐奕有事.

唐奕順勢道:"文相公好自為之吧!"

言盡于此,算了下了逐客令.

文彥博有些失魂落魄,朝唐奕一抱拳.

"老夫......受教了."

說完,轉身欲走.

這邊張晉文遞給唐奕一個條子,唐奕只是看了一眼,不由喃喃出聲:"回老家了?還回去做甚?"

抬眼正看見文彥博的背影,立時一震.

"文相公,等等!"

文彥博都已經走到了門口,狐疑轉身,"還有事?"

唐奕嘿嘿一笑,把條子捏在手里,緩聲道:"若我記的沒錯,文相公的本家是汾州介休吧?"

"正是."

文扒皮心不在焉地隨口一答,心里還道,無端端的你問這個干嘛?

答完了才發現不對,哇啦一聲,調兒都變了.

"好端端你問這個干嘛?"

"你要干什麼!!?"面容扭曲直朝唐奕就沖了過來."你出爾反爾!不是說不記恨,不追究的嗎!?"

唐奕嫌棄地斜了他一眼.

"瞅你那點出息,本王是那自食牙燴的人嗎?"

又輕描淡寫地道:"交待你一個事兒,幫我辦辦唄?"

文彥博聞言,心中稍松,不過仍舊眉頭不展.

"什麼事?"

觀唐奕那一臉奸笑,估計不會是什麼好事.

"介休有一戶人家,勞煩相公幫忙照拂一二."

"就這事?"文彥博有點不信.

只是一戶人家,還用唐奕親自過問?再說了......

"子浩手眼通天,還用求老夫幫忙?"

"這不是求,而是吩咐!"唐奕盯著文彥博."求你,你可以答應,也可以不答應."

"而這次,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你......"

"沒什麼你!"唐奕陰著臉."西北我的手伸不過去,就算伸得到,也是多有不便,就只能勞駕相公了!"

"希望您老上點心......"

文彥博看出唐奕是認了真了,忍不住問出了聲兒:"什麼來頭?讓子浩這麼上心?"

只見唐奕緩緩搖頭,"相公以後就知道了......"

"好吧!"說到這個份兒上,文彥博不點頭也不行."老夫親自給宗族去信,這總行了吧?"

"嗯."唐奕略一抱手."那就謝過相公了!"

文彥博一擺手,"好說!"

"那老夫......"

剛要說"告辭",文彥博又頓住了.

讓唐奕這麼一攪合,文彥博不似剛剛那麼失神,倒是想起一個事兒來.

"對了!"

"大內副總管大監閻康......有問題."

"!!!"

唐奕本來已經打算送客了,文彥博突然來這麼一句,說的唐奕心里咯噔一聲.

不著痕跡地深吸口氣,好好看了文彥博一眼.

"哦?閻康有什麼問題?"

文彥博搖頭,"老夫還不知道他有什麼問題,具體如何還待查證."

"不過,他肯定有問題!"

"多半是魏國公或者汝南王府在宮中的耳目."

唐奕默默聽著,尋到桌案旁緩緩坐下,端起桌上已經涼掉的茶湯抿了一口,這才抬頭道:

"何以見得?"

文彥博湊到桌案前坐下.

"那日老夫向陛下覲言要幽禁子浩,其實也必非發乎于心,而是又被人陰了一道."

唐奕聞言,眉頭微微一皺.

剛剛他刻意只說在福甯殿里的發生的事情,而不提文彥博這些天上下攛掇要幽禁他這個仇,其實就是給兩人都留了余地,沒想到文彥博自己提出來了.

而且,聽他的意思,還偏偏和這個閻康有關.

淡然一笑,盡量讓自己語氣隨意一些,帶著幾分戲謔道:

"文相公最近腦子還真是不太靈光啊,這又是被誰陰了一道?"

"呃......"

文彥博大窘,最近確實有點上頭.

"就是這個閻康!!"

說著,文彥博把當日的情形詳詳細細地敘述一遍.

"當時,陛下回了後殿,一眾同僚也盡數散去,老夫糾結于殿上說錯了話,一時躊躇難進,走的慢了些."

"卻是這個閻康,主動上前搭話,誘使老夫又出了那個幽禁的餿主意......"

好罷,文彥博倒也光棍兒,自己都知道那是餿主意.

"子浩試想,一個天子內臣,大內副總管太監,不顧內外之嫌,主動去和宰相搭話,夠反常了吧?"

"而且,閻康雖然什麼都沒說,可是卻什麼都說了,恰到好處地把老夫推到了那一步."

"再者,細細琢磨,這個閻康是不是太年輕了?"

"今年不過二十七歲,進宮也才不到二十年,就已經當上了大內副總管,是不是升的有點太快了?"

唐奕道:"李孝光也不過三十來歲,不也已經是大內總管了嗎?"

"不一樣!"文彥博自信反駁道."李孝光是李秉臣的義子,隨了李大官的姓.不論是官家,還是李大官,都是極力推捧的."

"而這個閻康......據老夫的所知,他是前前大內總管王質告老還鄉的時候,從路上撿到,舉薦入宮的.也就是王質的一些舊識照顧一二,怎可與李孝光相比?"

"要是沒有大人物暗中相助,怎麼可能爬的這麼快?"

......

話說到這里,文彥博其實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一個爬的快,看似沒靠山的大太監,又暗中使手段,讓文彥博去加害唐奕......

那麼是誰想扳倒唐奕,又有能力把一個小太監送到副總管這個位置呢?

除了汝南王府或者魏國公,不做二想.

......

--------

待文彥博全部說完,唐奕端著茶碗在那里發呆.

聽文彥博這麼一說,這個閻康確實有問題.

而且,不用老文多嘴,唐奕就知道他有問題,而且早就知道他有問題.

可是,偏偏這個閻康是唐奕所有敵人之中,最不想到的那個.

良久.

再不回應就說不過去了,唐奕只得長歎一聲:

"唉......"

有些事沒法告訴文彥博,只能轉移話題.

"看來文相公還是改不了功利的毛病."

文彥博眼睛一立,"子浩怎麼能這麼說?老夫可不是推卸責任,是這個閻康當真有問題!"

唐奕放下茶碗,不接他的話頭.

"有些事,過去了就過去了,難得糊塗......相公明白嗎?"

"真要掰扯清楚,那就真的在成仇了."

"......"

文彥博呆愣當場,怎麼...怎麼唐奕這麼大反應?可是,這個閻康絕不可能是唐奕的眼線啊?否則怎會對唐奕包藏禍心?

文彥博有感覺,這個閻康肯定還有別的故事.不過,唐奕顯然不想再聊這個閻康,文彥博自己剛剛躲過一劫,不想再多生事端,只得拱手告辭.

狐疑的行至院門,身後卻再次傳來唐奕的聲音.

"求文相一件事."語氣之中似有幾分艱難.

"求?"

文彥博怔住,剛剛那件事唐奕都沒用到求字,這次卻用了"求".

"何事?"

"暫時別動這個閻康."

"留著可能有用!"

"好......"

說完,文彥博轉身離去,再無遲疑.

......

望著文彥博離去的背影,唐奕似有心事,久久未動.

張晉文靠到他身邊,"你求他,不就等于告訴他了嗎?"

唐奕苦笑,"他又不是真傻,我不求,他自己回去一查,早晚也得知道."

張晉文又道:"大郎這一遭並不明智."

唐奕喃喃道:"何以見得?"

"萬一他先你一步告于官家怎麼辦?"

沉吟了一下,唐奕不確定道:"經過前面的敲打,在沒有搞清狀況之前,文扒皮應該不太會冒進."

煩躁的一甩手,"算了!"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已經盡力了!"

......

--------

喂喂喂!!

四天了啊,再不砸點推薦票,月票啥的說不過去啊!!

......

聊幾句有節操的吧.

這幾天複更之後,很多書友在書評留言讓我好好養著,很暖心,很仗義,相當的提氣!

能有這麼一幫通情答禮的讀者,很特麼知足.

更新的問題大伙兒放心吧,蒼山心里有數.

脊椎這個東西,你就算躺一年也就那麼回事兒.之前斷更,不是因為病的多嚴重,而是疼的沒辦法碼字.

養了一段,不疼了,自然也能寫一點了.真讓我躺著什麼也不干,反倒更難受.

當然,現在沒法像以前那樣一坐一天,更沒法保證一天更多少多少.但是每天寫一點,還是沒問題的.

寫的多我就發出來,寫的少那就攢著第二天一起發.

不保證不斷更,但是我盡力.

謝謝大伙兒的關心!

Ps:明天真兒真兒的沒有啦!!得去醫院做後續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