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文扒皮的智商也被碾壓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爺......

奴奴走了.

倘若在爺的心中真的有奴奴的一席之地,那就讓奴奴這樣走了吧,只當奴奴沒有那個福分伴爺左右!

......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

爺的這首詞,奴奴每日都要拿出來看一看,寫的真好.

可是,若奴奴自己看自己都不能做到"應如是",又何以讓爺看奴奴......"多嫵媚"呢?

有些事一但做了,就沒法回頭.

有些命一但認下,就再難轉寰......

與爺相識是奴奴的造化,可是身墜風塵,又甘為耳目,也是奴奴的造化.

奴奴恨這造化,可又不得不認這造化,因為......

奴奴無從選擇.

奴奴常常想,要是奴奴不是冷香奴,要是假裝不記得過住,奴奴只是爺身邊的一個小女人,沉浸在幸福里,再也不管世間的粼粼種種,那該多好啊!

可是......

不能.

吟兒的母親,不能是一個歌妓賤婦!

唐子浩的女人,也不能是個懷有二心的蛇蠍之人!

奴奴不能只為自己活著.

奴奴覺得,奴奴這個不堪的人唯一能為之做的事情,可能就是離他遠遠的吧?

思量再三,唯有一走了之.

望爺原諒奴奴的貪心,奴奴想永遠住在爺的心里,而不是留在爺的身邊,慢慢的......原形畢露!

待吟兒長大成人,若是問起,請爺轉告于他......

他娘......

不是個壞女人!

......

----------

"這個倔女人!!"

"傻婆娘!!"

等到唐奕反應過來,忍不住沖著人去樓空的凝香閣放聲咆哮.

"真當老子是二百五,什麼都不知道嗎!?"

"何必!!!"

"何必!!"

"何必......"

聲勢漸弱,唐奕仿佛一下泄光了全身的力氣,頹然哀歎.

"何必要走?"

"我都知道......"

"都知道的......"

"不用走的......"

......

石全福領著一眾兵將堵在門口不敢進來,這時候誰敢觸唐奕的黴頭?

不過,一個個心里也是犯嘀咕.心說,這是咋了?看屋中的架勢,這個冷香奴眼見癲王失勢,先跑了?

不至于這麼快吧?

這時,張晉文也是氣喘籲籲地追了過來,推開眾人來到唐奕身邊,上來就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

"怪我,怪我!"

"本打算今天上午派人來幫著收拾,哪成想香奴姑娘連夜就走了."

"今早你那一個事兒接著一個事兒,你說......你說我怎麼就把這個茬兒給忘了!?"

說到這里,見唐奕面色煞白,面容哀戚,又急忙勸道:"你別著急,別著急!"

"已經派人去追了!"

"放心吧,水漢兩路都是咱們觀瀾的人,最晚明早我就給你找回來."

唐奕撿起地上的信封,緩緩直起身子,又慢慢搖頭.

"哪個方向?"

"西北!"

"那就......別追了......"

張晉文一時沒聽懂,"啥?啥意思啊?"

不追了?就讓冷香奴這麼走了?

只聞唐奕木然又道:"追上也不用帶回來......"

"暗中關照著吧!"

唐奕冷靜下來一想,她現在走了也好,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留在身邊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以後再說吧!"

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出走,"以後再說吧......"

那個女人有她的倔強,有她的堅持.

有她的......

放不下.

......

--------

冷香奴的出走,讓唐奕一連數日都提不起精神,對于自己的事如果解決,反倒不那麼上心了.

在大宋,除了理想和信念,唐奕最在乎的是"情".

可是,在"情"之一字上面,他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不論親情,還是愛情,好像並沒有表面那般風光了.

......

另一邊.

朝中可以用一片死寂來形容.

趙禎每日早朝都是一副死人臉,顯然囚禁唐奕並沒有給他帶來好心情.

包拯等人知道這個時候不可冒進,只能靜等,也都集體失聲,不提唐奕這個人.

而魏國公,韓琦那些只要唐奕有屁大點兒事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的守舊之臣,也都安靜了.

不是不想摻合,實在是沒膽子摻合.

那個瘋子太可怕了,對他們來說,華聯那一劫還沒過,真的惹急了唐奕,他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

唯獨文彥博一個人,簡直就是度日如年,快特麼瘋了!

......

此時,早朝剛下,文相公瘋子一般沖進給事中職房.

給事中歸班范鎮屁股還沒沾著椅子,鼻子就先讓文扒皮的老爪子頂上了.

"范景仁!!!"文彥博狂吼怒哮.

"你大膽!!"

"大膽?"范鎮輕蔑地斜了文彥博一眼.

別看官兒比文彥博小,資曆也不如文扒皮,可實際上兩人就差了一歲,范鎮還真不吃他這一套.

一把把文彥博的老手打到一旁,"什麼跟什麼,我就大膽了?"

"出去出去,老夫忙著呢!"

"你!!!"

文扒皮這個氣啊!

"你逾越!!"

"嘿......"范鎮脾氣也上來了."文寬夫!你把話說清楚,逾越從何說起!?"

知道文扒皮奔著什麼來的,也懶得和他繞彎子,指著桌子上一摞待發的旨意,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發旨乃老夫職責所在,怎地?"

嫌棄地又送了文彥博一個大白眼兒,"陛下都沒說什麼,你跑來叫什麼叫!?"

"你!!你和我商量了嗎?你就發旨!?"

范鎮嗆道:"文相公管的太寬了吧?"

"陛下中旨,何時開始也要問過文相公了?"

"你!!!"

文彥博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辨不下去了,這事他理虧.

"你......坑煞我也!"

哀嚎著掉頭就走,他要找根繩上吊去.

這日子算是沒法過了!

......

--------

文扒皮怎麼也想不明白,特麼我就是個吃瓜群眾的角色,唐奕和趙禎兩人的事兒跟我有一點關系嗎?怎麼弄著弄著,老子成了最著急上火的那個?

......

那天在福甯殿上,確實被李秉臣誤導,也確實說了不該說的話.

可是,說了就說了,這特麼是感冒吃了避孕藥了,又出什麼幽禁的損招兒.

這些天,文扒皮可以說是上竄下跳,一門心思的要把唐奕摁在觀瀾.

可是到頭來,被太監坑了一手,回頭又讓范鎮給坑了.

范鎮手里這道旨一發,老文才明白,老子就是個傻叉!

......

其實,站在文彥博的立場上來說,他出這個幽禁唐奕的主意,客觀上並沒有什麼錯.

人都是自私的,文扒皮為自己考慮考慮這也無可厚非.

出幽禁之策,既可以自保,又算是深解聖意,正中官家下懷.

趙禎多半是會采納這個意見,先把唐奕控制起來,哪怕不是囚禁一輩子,也得是把癲王羽翼悉數剪除之後再放出來.

那時候,老文也就不用擔心唐奕跟他發瘋了.

可是,問題來了.

那天他去而複返,趙禎雖然意動,說要考慮考慮.

但是......

這幾天下來,文扒皮越琢磨越不是味兒,越琢磨越心驚膽顫.

特麼,失算了!

官家真是考慮考慮,只不過考慮的結果和他考慮的有點不太一樣......

好像沒聽他的啊?

......

問題出在哪兒呢?

就出在范鎮今日早朝發下去那道中旨上面.

所謂中旨,就是官家自宮廷發出的親筆命令或詔令,不用通過中書門下,直接交付有關機構執行的旨意.一般都是緊急事務,法度鐵律,或者皇家內務.

不用政事堂來議,只要在門下省蓋個戳,走個形式,就算齊活了.

而范鎮今早蓋戳的那道中旨,也不是今天的旨意,而是癲王回京的第二天早上就送到門下省的一道旨.只不過是多壓了幾天,到今天才發.

那到底是什麼旨意讓文扒皮這麼糾結呢?

中旨上面寫了一段皇家內務:

"制曰:嘉佑三年寅月任戌詔示!"

"皇極浩渺,國朝安泰,聖隆天眷,萬世昌盛......"

"禮部欽天卜天道,得卯月葵巳黃道大吉之日."

"賜帝女福康陳國公主爵,出降涯州,下嫁癲王!"

皇帝要嫁女兒了......

這道旨一放出來,文彥博不跳腳才怪?

他猛然意識到,趙禎確實聽了他的意見,也確定把唐奕關在回山了.更明確的一點是,這兩人之間也確實生了嫌隙.

但是......

早前嫁女兒那道旨卻沒收回來,一直在范鎮那壓著呢.

卯月葵巳,也就是下個月初六.

到時候還幽禁什麼唐奕?他得趕緊帶著公主儀仗回涯州娶媳婦去.

什麼囚于觀瀾思過?什麼天子一怒人頭滾滾?什麼特麼幽禁癲王剪除弊患?

也就都特麼不了了之了.

......

哦!!!

和著你們玩的都挺高級.

和著官家還留了一手,沒把事情做絕.

和著你們鬧的驚天動地,就差沒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了,最後嫁個女兒就打發了,又成翁婿佳話了?

和著......

就把老子一個人裝進去了?

文彥博感覺,他的智商也被碾壓了.

李秉臣那是一個坑;

趙禎那又一個坑;

范鎮不但幫著挖了個坑,還順手直接把他埋了!

這是一個坑接一個坑的讓他往里跳啊!?

最後誰都沒事兒,就他自己把唐奕得罪的鐵鐵的了.

......

失魂落魄的出了給事中職房,他太了解唐奕了,感情用事,睚眦必報.

那天他在殿上說唐奕不能留,是被李秉臣誤導,這話要是落到那瘋子耳朵里,肯定是得給他穿小鞋的.

可是,幽禁這個事兒再出來,那就不是穿小鞋這麼簡單了......

這是真結仇.

文扒皮越想越頭大,越想越冷,可還是想不明白,自己怎麼就到了這一步了呢?

索性不想了,猛一咬牙,終于智商在線,做出一個正確的決定:

調轉身形,直接出宮,奔著回山就去了!

......

他很清楚,唐瘋子記仇;他也很清楚,唐奕吃軟不呼硬.

事到如今,也別繃著了,當面鑼對面鼓,跟那個瘋子把話說清楚得了.

想出氣,現在就出,老文可受不了唐奕那一套陰招,真像韓稚圭,吳奎似的,連根拔起......

文扒皮也是一大家子人呢,真受不了這個!

......

--------

文相公到了回山,就見三三兩兩的禁軍在山門前晃蕩著,哪有一點像是封山,就是個樣子貨.

老文更是鬧心,他娘的,連厮殺漢都知道怎麼回事兒,就老夫一個傻子!

當兵的都知道癲王攔不住,他還在那異想天開要幽禁呢......

禁軍的人都識得文相公大名,遂見他上山也沒人攔著,只派了一小校先一步上山通傳.

正好,文扒皮來的不光彩,也不願與他們糾纏,快步上山.

只不過,剛走到上院門前,還真有人攔.

老文一抬頭,看清是誰攔路,心說,得,這位,我惹不起.

朝著擋在道中間的人抖袖正冠,大禮拜上.

"弟子彥博,給尊師請安!"

攔路的,正是文彥博的老師--孫複.

老頭兒一張臉能陰出二斤水來,手里還攥著根繩子.

見文彥博大禮,也不搭理他,就那麼面無表情地看著文彥博.

......

文彥博有點滲得慌,汗都下來了.

"尊師,這是......"

"等你!"

"等我?這語氣不善啊!"

目光落到孫複手里的繩子上.

"尊師拿......拿繩子做甚?"

"勒死你!"

文相公打了個冷顫,差點掉頭就跑.

他光想著唐奕會怎麼報複他,卻是忘了,坑了唐奕,觀瀾里那幾尊老神也不會放過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