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智商被碾壓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文彥博在福甯殿上琢磨了半天,極其磨蹭地往外走.

殿前內侍都有點看不下去了,見文相公想走又不想走,想留又不想留的一臉糾結,忍不住多了句嘴......

"相公這是還有事要與官家議上一議?"

文扒皮抬頭看了他一眼,認出是內務副總管大監閻康,不由一皺眉頭,裝起傻來.

"大監何出此言?陛下不是剛回了後殿?"

閻康掩嘴一笑,頗有幾分不男不女的陰柔之氣,"咱家觀相公躊躇滿志,舉步有疑,還當是有什麼話沒說盡興呢......"

"卻是咱家多心了."

"哦?大監看出來了?"

閻康一攤手,"相公是爽利果決之人,此時卻一反常態,哪個又看不出來呢?"

"......"文彥博微微怔了怔.

這話倒是提醒了他,隨之面色一緩,卻是不那麼糾結了.

淡然道:"大監所言不錯,老夫確實還有話與陛下說."

"勞煩大監,進去通稟一聲吧!"

閻康微笑點頭,"願為效勞,相公稍侯."

......

目送閻康的背影消失在後殿,文彥博眼神漸漸決然.

心道:"唐奕既然殺不得,也放不得......"

"那就只有這般了......"

------------

另一邊.

包拯與唐介風風火火地殺到回山,沒見著唐奕,但見范仲淹與王德用二人正于上院涼閣之中閑茶對弈,尹洙,孫複則在一旁觀棋,好像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一樣.

老哥倆登時就急了,上去就把棋局攪亂.

"大郎呢?"

范仲淹無奈地抬頭苦笑,吐出兩個字:

"睡覺!"

"嘶!!"

二人倒吸一口涼氣.

特麼都火燎腚門了,還有心思睡覺?

疑惑地對視一眼,心道,這混小子不會是回來之後什麼都沒和范公說吧?

"希文!"包拯搶前一步."老夫問你,大郎回來是不是...."

"說了."

范仲淹當然知道老包要問什麼,回答的依舊云淡風輕,面無表情就好像不是什麼大事一般.

"不就是又發瘋了,與陛下聊崩了嗎?"

包拯聽聞眼珠子沒瞪出來,"那你還有心思下棋!?"

范仲淹頓了一頓,漸漸斂去笑意.

"那老夫又待如何呢?"

猛的站了起來,嚇了眾人一跳.

面目瞬間猙獰,兩只老手箍成一個圓圈,張牙舞爪地朝著包拯比劃著.

"大義滅親?"

"親手勒死那個小王八蛋,以表忠君愛國之心嗎!?"

"......"

"......"

唐,包二人可從來沒見過這樣失態的范仲淹,一時之間竟是啞口無言.

看來,這老頭兒不是真有閑心下棋,心里的怨氣也不小啊!

唐介怔怔地看著范仲淹,有些哭笑不得.

頗感無趣,悻悻然地撇嘴道:"你這老貨與我等使勁是何道理?"

"有那個功夫,多管管你那寶貝弟子,讓他少發瘋才是正理!"

"管什麼?"范仲淹眼睛一立,還真沖唐介使上勁了."管什麼!"

"有什麼可管的?"

碰的一聲,把棋子砸在棋盤上.

"老夫的弟子就這個德行,你第一天知道啊?"

"有本事你們別用啊!?"

一指唐家小樓的方向,"他哪件事干的不出格!?哪件事不應該君臣猜忌?"

"哪件事又不是為了大宋,為了官家!?"

"現在講什麼君君臣臣......"

"早干嘛去了!?"

.....

這話是沖著唐介吼的,可是......唐大炮怎麼感覺有點指槡罵槐的感覺呢?

心里吃味的一聲嘀咕,"誰使換你那寶貝疙瘩了?有本事你把這話當著官家說去啊?"

"當著官家說怎麼了?"范仲淹梗著脖子."當著官家說怎麼了!?"

"當著官家,老夫也敢這麼說!"

"行了行了!"眼瞅這兩個老頭要吵起來,包拯急急出來圓場.

橫了范仲淹一眼,"知道希文怨氣大,可現在不是使脾氣的時候,你啊...還是收收吧."

他是看出來了,范希文這回是打算'護犢子’了.可是,這不是他想護就能護得住的事兒.皇帝動了殺心,豈是臣子就能攔得住的?

"我二人也是為那混小子著急,你跟我們使什麼勁?"

范仲淹知道自己這氣出的不是地方,面頰一陣發燙,一時間又找不著台階下,索性把頭一偏,不看唐介和包拯.

他不說話了,包拯卻不想就這麼放過,這個時候他比范仲淹要清醒的多,硬著頭皮湊上前去,話鋒一轉.

"真睡覺呢?"

"不會是你給放跑了吧?"

你還別說,范仲淹還真干得出來,別看自打唐奕從燕云回來之後,諸般際遇范仲淹一直是沉默的,不論是朝中暗流,還是眨出涯州,老頭兒一直沒為唐奕說過一句話.

可是,誰都知道唐奕是范仲淹的肋骨,摸不得,也碰不得.

真把他惹急了,這尊離朝十余年的大神不定能干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

包拯越想越心驚,要是范仲淹真把唐奕放走了,那可就無法收拾了.離京的唐奕除了反,就沒有第二個選項了.

"范希文,你可不能糊塗啊!事情還沒到那一步,大郎要是真走了,那可以無可挽回了!"

"哼!"范仲淹冷哼一聲."走?"

"老夫倒想讓他走!"

"可惜......"

范仲淹一撇嘴,"不信自己去看!"

"鼾聲震天,睡的香著呢!!"

"嘿!!"包拯這個氣啊,還真有心思睡覺?

"你們師徒......心真大!"

......

無心一掃,正見王德用雖然面色凝重,可是也是不緊不慢的在那整理棋盤.

尹洙和孫複往那兒一坐,也是面無表情,亦無甚擔憂.

老包這個急脾氣有點受不了了,竄到三人面前,王德用輩份在那擺著老包還得客氣客氣.

"王公怎麼也和希文一起使性子?到底是怎麼個章程,卻是說一說啊!"

尹洙和孫複那就另說了,都是同輩,老包是一點面子都不留,指著二人便罵.

"你們老糊塗了啊!希文和王公有氣,你們也跟著起什麼哄!?"

孫複捋著長須,嘿嘿一笑,兩手在身前一箍.

"不然怎樣?"

"大義滅親?"

"拿根繩勒死了事?"

得,口氣都和范仲淹一樣,包拯氣的一口氣沒導上來,差點暈過去,指著面前這四個老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一窩都是什麼貨色?加一塊兒都快三百歲了,唐奕不理智,怎麼你們幾個也都跟著添亂呢?

這時,王德用出聲了,依舊是面色凝重,依舊不緊不慢的整理著棋盤.

"希仁莫急,沒你想像的那般緊迫."

包拯更是無語,這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和著你們都不急,就我急?

哀然,"事已至此,總不能眼看著大郎惹禍上身吧?"

見包拯急的面色通紅,老將軍淡淡地笑了,用玩味的目光看著包拯,唐介.

"大郎是不是惹禍上身等等再說,倒是你們二位......"

"這個時候還敢往前湊?二位就不怕也惹禍上身嗎?"

包拯無語地一翻白眼,"我一個老絕戶,怕什麼?"

老包只有一個兒子,五年前病亡未有子嗣.老包自己年近六十,估計是生不出來,包家的香火到他這就算是斷了.

唐介則道:"只我家正平與大郎的關系就說不清道不明,要是真有牽連,也不差這一遭了."

"王公還是先說說,大郎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次卻是弄的有些冒失了."

王德用道:"這邊無甚大事,希仁只說陛下是何反應便是."

"哦哦......"包拯這才想起,唐奕回來的時候,趙禎的那幾道旨意還沒下呢.

當下把趙禎的兩道旨複述一遍,然後瞪眼看著王德用,范仲淹等人,且看眾人如何反應.

......

可是...還反應?

這四個老頭兒根本就沒有反應.

王德用只是淡淡點頭,然後繼續收拾棋局.對于趙禎重用楊家,卻提防王家的親疏之別好像早有預料一般,一點多余的心思都沒有.

至于范仲淹....則是連回應都欠奉.聽完之後,除了心情更差,再無它情.

"都回去吧..."范仲淹長歎一聲."無甚大事,用不著急著."

"......"

老哥倆徹底懵圈了...

這已經是范仲淹和王德用第二次說--無甚大事了.

"到底怎麼回事?"

唐介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個川字,這里面有什麼是他沒看出來的?

"難道希文就不怕陛下真動了殺心?"

"哼...."范仲淹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聲,極為不屑."殺心?"

"若是陛下真與大郎講什麼父子之情,那一怒之下砍了那個氣死人的混球還有可能."

"可是..."范仲淹抬起頭看著唐介.

"若真是公事公辦,只論君臣互利..."

"那大郎...."

"想死都不容易!"

"何解?"唐介越聽越迷糊,一時沒轉過這個轉兒來.

范仲淹看著包拯二人...

沉默良久...

突兀的冒出一句:"二位知道為什麼這十幾年間,老夫教他學問,教他知禮,教他做人!"

"但是,卻從來沒教過他,不許發瘋嗎?"

"呃..."

范仲淹這一句還真把老哥倆問住了.

細細回想,好想真是這麼回事啊.自打唐奕出世,范仲淹這個老師就總是一副縱容之態.

大伙兒好像也都習慣了,從來沒想過....一代名臣大儒范仲淹的門生,怎麼會是個目無禮法,行事瘋癲的瘋子!

"為何?"

范仲淹一字一頓道:

"因為,那就是唐大郎的君臣之道!!!"

"....."

見二人一臉呆滯,范仲淹不僅傲然的揚起頭顱,饒有幾分得瑟!

這世間,又有幾人能明白唐子浩的高明?

悠然道:

"陛下猜忌大郎."

"可是....大郎又拿什麼來讓他猜忌呢?"

"不是有..."包拯說到一半竟然怔住...說不下去了.

"對啊..."唐奕有什麼可讓趙禎猜忌的?很多事情,似是而非,並不是表面上那麼回事兒.

這時,只聞范仲淹悠然道:

"唐奕功高震主..."

"唐奕富可敵國..."

"唐奕籠絡將門!"

"唐奕深得民心!!!"

"這些看似給了官家足夠的理由防著唐奕."

"可是..."

"只要冷靜下來仔細掂量..."

"唐奕有什麼啊?"

"他評什麼讓人猜忌?"

"他一無所有!!"

"觀瀾?那是官家的觀瀾!

"財富?他掙來的錢都花給大宋了!"

"將門?就大宋這個政局,將門自己想反都沒可能,何況是他?"

"還是人心?"

"唐奕樹立起來的心人,從來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人心..."

"他是英雄不假,可他也是瘋子!"

"說白了,他可以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可以是人人頂禮膜拜的英雄.可是..."

"他不能是一位皇帝!"

"百姓可以敬仰一位瘋子,可是卻不敢把身家性命交給一個瘋子皇帝!

"這就是人性."

"這就是唐子浩的君臣之道!!"

說到這里,范仲淹極為不屑的冷然一笑,"官家還說大郎不如郭子儀?不懂得合塵同光?"

"哼!!"

"他的道理比合塵同光高明得多!"

"比郭子儀高明得多!"

"他從十幾年前進京開始,就想到了這一切!所以他瘋!所以他狂!"

"他越瘋,就離那個受人猜忌的位置越來越遠!"

"他越瘋,大宋就越安全!!他自己就越安全"

......

包拯已經被范仲淹的氣勢所攝,雖有疑惑卻是不那麼確定了..."可是...."

怔怔出聲道:"可是現在陛下已經起了猜忌..."

范仲淹聽聞,更是不屑,不答反問:"此事一出,除了官家,誰相信唐子浩會反?"

"這...."

包拯再一次怔住.

是啊,所謂燈下黑,老包此時恰恰忽略了這一點.

自己和唐介從來就是認理不認親的人,他維護唐奕,可不是因為與唐奕私交如何,不正是因為料定唐奕不會反嗎?

包括李秉承,李孝光,他們是趙禎的近侍,按理是應該站在官家的一面才對,可是...他們也出來幫唐奕,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

"這件事上...."范仲淹沉重的繼續道:"感情用事,頭腦不清的那個人不是大郎,恰恰相反...是官家."

"官家?"

"對!官家!"

"唐奕就像他的孩子,有寵溺,也有信任."

"但是,正因為他把唐奕當自己的孩子,卻生出一種天然的掌控欲望."

"他想讓這孩子聽話,想讓這孩子按照他定下的前程一路向前."

"可是,唐奕恰恰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

"殿前罷考,第一次偏離了官家給他安排好的路."

"之後又不顧反對執意進燕云,回朝之後拒恩科......一次一次挑戰官家的耐心."

"讓他當官,他偏要為民."

"讓他留在京城,他非要遠走涯州."

"讓他認錯,他偏就不認錯."

"現在與其說官家在猜忌唐奕,不如說他就像一個氣糊塗了的家長!"

"這...."

包拯和唐介面面相覷,范仲淹說的好像有那麼點道理.

"可是...."

"沒什麼可是!"范仲淹一甩手."在老夫看來,少了這層所謂親情大義,倒是好事!"

"一但陛下不在以一個長者自居,不在糾結這份父子之情,一但他開始從君臣的角度考慮問題,那麼....

他自然也就發現,唐奕不值得猜忌,更沒有必要猜忌!"

說到這里,范仲淹凝重的看著包唐二人,"那時......"

"陛下少了一個親人,只余一個臣子!!我想他應該滿意了吧!?"

"希文誤會了."包拯急急出聲."道理確實如此,可是,現在的問題是官家已經動了心思,你就不得不防!!"

親情,人倫,這是人性之源也,皇帝亦不可免俗.可是,正因為他是皇帝,有時候就不得不干出點非常之事!

縱論古今,皇室之爭大多因為范仲淹所說的這個"氣糊塗的家長"而起.

漢武帝于太子,唐太宗于李承乾,李泰,女主武氏于李弘,李賢....

細讀史籍不難發現,哪有那麼多陰謀篡位,父子離心?相當一部分是事後為了給眾人一個交待而捏造出來的繆言罷了.

開始的時候,不也就是因為父欲教,而子不從?因為氣糊塗了嗎?

最後不還是發展到了父子相殺,不死不休的地步?

在老包看來,就算范仲淹分析的很對,可是現在的官家和劉徹,李世民的情形沒什麼區別,任其滋長,結局同樣不會好到哪兒去.

"希仁,放心吧...."

王德用終于整理好棋盤,淡然地抬起頭來.

"事情不會發展到那一步,因為...大郎已經把那種可能..."

"徹底堵死了!"

"堵死了?"

老包啊....

此時心里一萬頭神獸奔騰而過.

要說包拯性子是直了一點,但是論政治智慧,自認不輸任何人.

可是....

今天這一趟觀瀾走的,他和唐介怎麼就像兩個無知小兒,光顧著問為什麼了.

"為什麼?"

"希仁真以為大郎毫無准備,就敢往福甯殿里沖嗎?"

"他准備什麼了?"

"希仁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我看到什麼了??"包拯一腦袋的包.

特麼老夫就多余來!純粹是在這看你們秀智商的.

范仲淹也不想在抻著老包,索性直接交了底.

"紫宸殿上,大郎一怒之下放出了華聯,徹底打懵了韓琦,魏國公."

"你以為他是閑的沒事兒,跑去逞威風的?"

"嘶!!!!"

包拯倒吸一口涼氣,猛然驚醒.

"他...."

"他...."

他了半天,舌頭都硬了.

"他那不是瘋給魏國公等人,而是...."

包拯這才反應過來,他就說唐奕在紫宸殿瘋的有點過了....

說白了,沒那個必要.

真有那麼多招式,不用說,直接干就是了.用後世的話說就是,"能動手,就別吵吵!"

一樣可以懲治那些人,何必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呈一時口舌之快?

顯的低級,不夠大氣.

現在才明白,唐奕那一瘋,根本就不是給魏國公等人看的.

而是....

給趙禎的!

關鍵在哪里?

關鍵在觀瀾!!

唐奕不在京城這一年,觀瀾一直在官家的實控之下,可是呢?

可是這個大殺器什麼作用都沒起到,反而讓人家一個罷役就治的趙禎一點辦法都沒有.

唐奕這是在明著告訴趙禎:

觀瀾給你,那就是個掙錢的生意!只有在我手里,才是無往不利的國之重器!

....

--------

蘿蔔加大棒!!

唐奕一方面徹底和趙禎脫離那層危險的關系,只留君臣之誼.

另一方面,也在展現肌肉,彰顯自己的重要性.

如此一來,冷靜下來的趙禎就不得不掂量掂量:

是殺了一個毫無猜忌基礎的唐奕,久絕後患.

還是......還是留著一個沒有觀瀾實控權,但是卻可以把觀瀾經營的更好的唐奕來的實用.

這中間的取舍,不用猜也知道,依趙禎革朝之需,還有新政之利,他還真舍不得殺唐奕.

......

王德用把呆楞的包拯從思絮之中拉回來.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楊文廣."

"只要他順利接掌涯州兵權,那大郎就一點值得作文章的地方也沒有了."

"所以,咱們什麼都不用做,只是按照大郎的這個步驟走下去,想死都不容易!"

包拯木然回道:"傳聞,這一年官家給大郎去信,次次詢問觀瀾之事,可是大郎一次未回?"

"難道他早就有所准備了?故意不理,只為今日回京的這個局?"

"呵...."范仲淹干笑一聲."那小混蛋精著呢!用不著咱們操心."

包拯怔怔不語,不過面上的神情卻是漸漸緩和.

良久方吐出一句:

"幸好他沒入朝為官,否則...."

"也是個難纏的奸滑之徒!"

說完,一刻都不想多留,扔下唐介,調頭就走.

老包有點受傷....

智商......被碾壓了.

......

----------

Ps:包拯其實還有一個兒子,在這個時間節點,剛剛來到地球表面,只不過老包還不知道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兒子.(這老不正經的和范仲淹一樣,快六十了還有耕田....)

通報一下近況.

頸椎間盤脫出,腰椎間盤膨出.壓迫了神經.

看的中醫,推拿,針灸,火罐,理療.每天都在正在努力的恢複中.感謝謝你們的寬容,蒼山會快點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