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真相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章提到的幾個人物有點亂,先標注一下.

章獻太後--即劉娥.

章惠太後--即楊淑妃.

章懿太後--即李宸妃.

......

--------

"大郎可知,朕的生母章懿皇太後?"

趙禎直奔主題,上來就提到了一個讓唐奕有點摸不著頭腦的人物.

"章懿太後?"唐奕怔怔地看著面容扭曲的趙禎.

這位章懿太後,他自然是知道的.

趙禎的老子趙恒,生前一共立了三位皇後,章懷皇後潘氏,章穆皇後郭氏,還有就是章獻皇後劉氏.

趙恒死後,趙禎又把先帝的兩個妃子追封為太後.分別是原本的楊淑妃追封為章惠皇太後,李宸妃追封為章懿皇太後.

此時趙禎說要給他講一個故事,又提到了章懿太後,唐奕腦袋里下意識地浮現出幾個大字--

狸貓,換,太,子!

......

這是清代石玉昆所著的話本小說《三俠五義》里的著名橋段,在後世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講述的是,宋真宗時期,劉妃與內監郭槐合謀,以剝皮狸貓調換李宸妃所生嬰兒,李宸妃隨即被打入冷宮.

宋真宗死後,趙禎即位,包拯奉旨赴陳州勘察國舅龐煜放賑舞弊案.途中,包拯受理李妃冤案,並為其平冤,迎李妃還朝的故事.

而故事中,那個命運多折,被劉妃誣陷誕下妖孽,又被搶了孩子,還被打入冷宮的可憐人李宸妃,就是此時趙禎口中的章懿皇太後.!

當然了,話本小說里的段落都是杜撰出來的,頗有幾分荒誕.

但是,現實雖沒有小說里寫的狸貓換太子那麼玄乎,卻遠比剝皮狸貓更加的荒誕.

......

這個李宸妃,也就是後來的章懿皇太後,確有其人,也確實被人奪了孩子.搶她兒子的那個人也確實是劉妃,即後來差點成為武則天2.0的章獻皇太後--劉娥.

而且,李宸妃的兒子後來也確實當了皇帝,也就是現在的趙禎.

只不過,真實曆史中的李宸妃福薄,沒等到母子相認就撒手人寰了.而且,李宸妃生下趙禎的時候還不是宸妃.

要知道"宸"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北極星",是天帝所居,高貴無二.

所以,借以得名的"宸妃"可不是一般的妃子,乃眾妃之首.當時,劉娥還沒當上皇後呢,宸妃的品級比她還高,哪是她說搶就搶的?

"宸妃"不過是李氏臨死的當天,劉娥才賜下來的"安慰".在這之前,李氏既不是妃,也不是嬪.真宗生前只是婉儀,死後也不過是順容,陪守永定陵.

甚至在她生下趙禎的時候連個名份都沒有,只不過是劉娥宮中的一個婢女,真宗趙恒去劉妃那里,順便臨幸了這個小宮女,

結果......

結果那天趙恒肯定是吃仙丹了,一槍即中,而且是個男孩.

趙恒一高興賜李氏崇陽縣君,再後來李氏又生了個女兒,才升為才人.

李氏所生的男孩,也就是後來的趙禎.

趙禎出生的時候,劉娥已經封後,李氏又無依無靠,在趙恒的一手策劃下,劉娥把趙禎留在自己宮中,聲稱是自己所生,與楊淑妃(章惠皇太後)一同撫養成人.

至于李氏,呵呵,趙宗忙著修仙和專寵劉後,哪還有心思管她?

就這樣,年幼的趙禎從小在劉皇後身邊長大,也一直以為皇後才是自己的生母.

再後來,趙恒終于得道升仙--掛了,趙禎少年即位,劉太後垂簾聽政,獨攬大權,小趙禎的身世更成了禁忌,宮闈之內莫不敢提,滿朝文武亦避之不言.

全天下都知道皇帝的生母不是劉太後,可唯獨趙禎一人被蒙在鼓里.

直到十多年後,劉娥也掛了,才有人敢告訴趙禎,皇太後不是他的親娘,生母李氏被劉太後打發到永定陵去給先帝守陵去了,而且早在一年前就離世了.

夠狗血了吧?

這事兒要不是真真實實的曆史,就算放到小說里,都得被人噴邏輯不通.

首先,真宗趙恒修仙腦子修壞掉了才能干出這麼二五仔的事兒,李氏給你生了兒子,就封了個縣君?

這倒可以理解,他想把這個孩子變成劉娥的,自然不能把李氏抬的太高.

可你這麼干也行,屁股擦乾淨啊?

用腳後根想也知道,趙禎長大後要是知道太後不是自己親媽,而且還虐待自己親媽,完了親媽還活著....

那後宮要是能消停得了才怪.

可偏偏趙恒到死也沒解決了這個隱患,他可以狠心搶人家的骨肉,可是卻狠不下心來永決後患.

......

劉娥也是個神人,趙恒一死,獨攬大權,一個勵志要當武則天的女人竟然也腦子不靈光.

這個時候已經瞞不住了,趙禎早晚會知道真相,在這種情況下,殺李氏絕對是下策.

可是,劉太後果然沒選下策,她選了個下下之策.

為了不讓趙禎母子相見,她讓李氏遠離京師去給先帝守陵.

這種近乎虐待的做法,皇帝知道那不恨死你?她一死,劉家後人還有好日子嗎?必定遭到趙禎的清算.

可是,也不知道是劉娥太了解趙禎,還是她太瞧不起趙禎,真的就一直留著李氏.直到李氏臨終前,才安慰性地封了宸妃.

後面還有更狗血的.!

劉娥一死,趙禎果然知道了真像,原來被宮里宮外苦瞞了二十年.龍顏一怒,派軍包圍了劉家,大有秋後算賬之勢.

可是,打開李宸妃的棺槨一看,老媽躺在水銀里,尸身不腐,走的看似挺安祥.

劉娥也挺"夠意思",以後服之儀入殮.

趙禎居然哭了一鼻子就此罷過,劉家人不但沒動,且另有重用.

這也就是在大宋啊,也就是攤上趙禎這麼個慈悲為懷的皇帝,這事要是隨便換成哪個朝代,不得殺他個人頭滾滾,以泄母子永隔之憤?

後世,唐奕在史書中讀到這一段都不盡吐槽,這特麼還沒有狸貓換太子來的邏輯縝密呢!

......

--------

順著趙禎口中的"章懿皇太後"幾個字,把這事兒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唐奕有點想不明白了:

特麼咱倆吵架,你把你老媽都搬出來干嘛?想借此來告訴我,宮闈之內親情難尋?

"陛下想說什麼?"

趙禎道:"朕的生母章懿太後的事情,大郎應當略知一二吧?"

"知道."

點了點頭,趙禎猛的瞪圓雙目.

"那你知道,章獻太後離世之後,是誰把這件事告訴朕的嗎?"

"這......"唐奕支吾開來.

他確實知道是誰,可是一時又不知當講不當講了.

不知為何,趙禎此時幾乎魔障的神情讓唐奕有那麼一瞬間竟然不敢直視.

那是怎樣的表情?有憤怒,有苦楚,有無盡的哀戚,有無助,亦有幾分......孤獨.

......

誰向趙禎告的密,有兩個版本.而這兩個版本同樣經不起推敲,同樣疑點重重.

第一個是宋史上記載的,燕王當殿告知趙禎,李宸妃才是他的生母.

宋史應該是值得一信的吧?

屁!

唐奕身處大宋,把大宋朝宗室扒拉個遍,也沒找著一個"活著的燕王".

大宋一共出過兩個燕王,一個是太祖次子趙德昭,也就是趙德剛的二哥,已經死了八十來年了.而且,現在也還沒封燕王呢,那是大書畫家宋徽宗給追封的.

還有一個燕王是趙俁,神宗十二子,還有二十多年才能來到地球表面,哪蹦出來的燕王向趙禎告密?

所以,第二種說法比燕王告知要靠譜一點,就是如傳聞所說,是章惠太後告訴趙禎的.

也就是與劉娥情同姐妹,一同撫養趙禎長大的楊淑妃告訴的趙禎真相.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說的過去.劉太後一死,趙禎接掌大權,章惠太後搶在朝臣前面告知趙禎,求的是自保.

不然,等趙禎從別的地方知道真相,那她這個同樣瞞了皇帝二十多年的人,是定然沒有好果子吃的.

不過,這個說法也有經不起推敲的地方,那就是,章惠太後的為人,

一個不論正史,還是口傳,都以賢良淑惠,深明大義著稱的賢後,晚年卻為自保出賣好姐妹劉娥,著實讓人不想不通.

可是,話說回來,如果真是章惠太後告的密,那就有點......有點太不道德了.

劉娥雖然專橫後宮,權傾朝野,搶了別人的孩子,害的趙禎母子難見,可是....

這個女人縱有千般壞!,卻一生從沒對章惠生出過歹意,她是真的把章惠當姐妹一樣看待.

死後卻被章惠出賣,聽著就有點不仗義.

.......

------

到底是不是章惠太後,唐奕不能確定,就算確定是章惠太後所為,那也不應該從唐奕嘴里說出來,把一個"佞言告密"的惡名安在亡人頭上.

所以,唐奕只能裝糊塗,不說.

"不知!"

"不知?"趙禎訕笑出聲."連總角孩童都能把朕家里這點事兒說的繪聲繪色,你會不知?"

"......"

"哎~~~!"唐奕不語,卻是那邊的李大官一聲長歎,似有追憶.

"章惠太後一生淑德無雙,死後卻要背負如此不義之名,真是......"

唐奕感激地看了一眼李大官,這是老大官知道他不好說出來,幫他接話呢.

"真是章惠太後?"唐奕怔怔出聲.

趙禎冷然一笑,仿佛料定唐奕會有這個表情.

"怎麼,沒想到嗎?"

"朕也沒想到!"

"朕沒想到,朕視若生母的劉太後是如此自私卑鄙!"

"朕沒想到,先皇涼薄寡性,親疏至此!"

"朕沒想到,和藹可親的章惠太後與那女人一樣不堪!"

一指旁邊的李秉臣.

"朕也沒想到,視若親信的內侍近臣,也和他們一起瞞了朕二十年!"

"朕更沒想到!!"

"讀聖人書,以君子自居的士大夫們也是欺君罔上的小人!!"

......

"朕沒想到...."

說到這里,趙禎眼中朦朧,幾近崩潰.

"沒想到,那個奇奇怪怪,總是怔怔地看朕的李嫆儀...."

"就是朕的母親!!"

"所以!!"

趙禎猛然瞪著唐奕.

"你管朕要真情!"

"那朕的真情誰來給朕!?

慘然一笑,"什麼真情!?"

"這宮牆之內!!"

"皇權之側,哪來的真情!?"

"又哪來的信任!?"

.....

--------

唐奕平靜地看著趙禎,"所以呢?"

"什麼所以!?

"所以陛下是想用這個故事告訴奕,皇權無情?"

"還是陛下想告訴奕,正因為這件殘酷的事實讓陛下意識到,不能有情?"

趙禎沉默了,冷眼看著唐奕.而唐奕也是正視趙禎,寸步不讓.

"陛下說這宮牆之內無情可言,那陛下又為什麼怒火中燒,幾十年過去仍不能釋懷呢?"

"為什麼章懿太後看陛下的眼神讓陛下記得如此清楚呢?"

"為什麼劉太後如此對陛下,縱使有當時朝局的牽絆,可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陛下還能不清算,卻要善待他的後人呢?"

"不正說明,陛下有情嗎!?"

.....

唐奕說完這些話,福甯殿中的三人再無聲息,場面靜的嚇人.

沉默良久,唐奕方悠然開口.

"陛下對章懿太後有情......"

"對劉太後也有情.正是這份情,讓您放下了心里的恨,這難道不是這個故事里最溫情的東西嗎?"

"呵...."

趙禎反常地干笑一聲.

"大郎錯了!"

"光靠情,是不足以消除朕心中的恨的."

"朕之所以善待劉家後人,不是因為不恨,更不是朝局所迫."

"因為朕根本就不恨章獻太後,反而十分感激于她."

唐奕眉頭一皺,一時之間竟分辨不出趙禎這話是真心,還是氣話.

說不恨,有點太假了吧?

只聞趙禎繼續道.

"剛剛那個故事還有沒講完."

看向唐奕的眼神也緩和了下來,"大郎也以為是章惠太後告密的吧?"

"呵...."

"世人也都認為是章惠太後向朕告的密."

"可是,告密者,另有其人."

"章惠太後只不過是代他人背下了這個惡名罷了!"

"另有其人?"

唐奕著實有點意外了.而且,誰有那麼大的背景可以讓章惠太後為他背鍋?

"誰?"

"章獻皇太後!"

"什麼!?"唐奕驚呼出聲."她不是......"

"她不是死了嗎?"

趙禎揚起一邊嘴角看著唐奕,"你想不到吧?正是章獻太後自己把自己奪人子,冒領天倫之樂的丑事告訴朕的!!"

"......"

唐奕心說,真特麼是日了狗了!沒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是章獻臨終悔罪?還是這老妖婆從棺材里爬出來的?這故事怎麼越來越扯了?

而下一刻,趙禎也馬上解開了唐奕心中的疑惑.

"那時章獻太後大行歸天,確實是章惠太後把朕叫到了保慶宮,朕也確實是在保慶宮知道了所有的真相."

"這也是世人把此事算在章惠太後頭上的原因."

"但是,章惠太後卻不是為了世人所說的自保而告密,乃是應章獻太後臨終之托,把一封親筆遺書交到朕的手上."

"章獻太後在那封遺書里,把朕的身世交代的明明白白."

說到這里,趙禎欺前一步,一眨不眨地盯著唐奕的眼睛.

"你知道那遺書中說了什麼,讓朕不但不恨章獻太後,反而要感激于她嗎?"

"不,不知道...."

故事講到這里,唐奕已經沒法用邏輯來推敲了,這可比《狸貓換太子》曲折離奇得多了.

"章獻太後在遺信之中,提到了一句話."

"她說...."

話到此處,趙禎幾乎一字一頓.

"一個朝中無依,後宮無靠的小宮女......"

"保不住一個可能成為下一代君王的孩子......"

"!!!!"

唐奕只覺頭皮發麻,嗡的一聲,腦袋就炸了.

而趙禎還沒說完.

"先帝明白這一點,所以才聲稱朕是章獻太後所出."

"太後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才二十年未損朕的生母章懿太後分毫."

"朕的生母,章懿太後,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才二十年不曾與朕相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