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相見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賈昌朝最後一次登臨朝堂,既無范仲淹離開時的極為光耀,也沒有趙德剛走時的轟轟烈烈.

他就這麼走了,為其送別的,只是老對手唐奕那近乎宣泄的怒火.

......

福甯殿中.

趙禎還不知道前面的唐奕做下了多大的一個局,更不知道他這個神來之筆造就的"癲王一怒",對大宋,對他這位皇帝意味著什麼.

此時的趙禎也一點都不輕松,一面惦記著紫宸殿里到底會是什麼情形,一面又要應付著李秉臣近乎瘋狂的棄棋之道.

沒錯,李大官一反常態,再非那個陪皇帝解悶兒的諂媚之臣,落子之處必有殺氣,行棋之間盡顯崢嶸.

趙禎終于不用再抱怨這老太監一味讓棋了,此時已是疲于應付,險象環生.

......

只下了一半,趙禎心亂棋也亂,眼見敗局已定,索性把棋子一扔,投子認輸了.

"秉臣啊!"抬眼看向老李大官."你是不是有話要說?"

這老太監今天實是反常,一點面子都沒給他這個皇帝留,半局就殺的血流成河了......

李秉臣依舊盯著棋局,他是有話要說.可是,說與不說又有什麼區別呢?只能寄情于棋,聊表心中悶氣罷了.

"老奴並無稟報."

"不對!"趙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李秉臣."你一定有話,而且,朕已經猜到你要說什麼."

"你是想說,朕不應該把他推到殿上去,對不對!?"

"他是回來請求賜婚的,今日殿上不論成敗,朝臣必是更狠癲王,來日朕若賜婚,阻力更大."

"你在怨朕,對是不對!?"

"......"

李秉臣終于抬頭,臉上僵硬的笑意逐漸斂去.

"陛下既然什麼都明白,說明也知這是煩惱,那又何必呢?"

李秉臣侍奉了趙禎一輩子,小心了一輩子,慎言了一輩子,也許,該為這一輩子說幾句真話了.

"還是陛下後悔了?想借老奴的口來聊表愧疚??"

"你......"

趙禎一陣錯愕,這老太監一張嘴就頂得他一點脾氣都沒有.

"朕只問你是不是這麼想的,你這老奴才,扯那麼遠做甚?"

李秉臣淡然一笑,不接話,卻是失落搖頭,又蹦出一句,"讓陛下失望了......"

"老奴剛剛想說的,不是這句."

趙禎一怔,"那你要說什麼?"

"說句大不敬的話,若是冒犯了陛下,請陛下責罰."

"賜婚之事,陛下說了不算,朝臣說了更不算,只有癲王說了才算!"

"換而言之,就算陛下不賜婚,天下人都反對,那個瘋子依然會娶公主殿下.這一點,陛下比老奴更清楚,唐子浩干得出來."

"......"

趙禎默然,雖不想承認,可是李秉臣說的一點都沒錯.也就是說,賜婚只是一個形勢,要挾不了唐奕.

"那你到底想說什麼?"

李秉臣平靜地看著趙禎,"其實,從老奴今早一進宮,這句話就一直憋在心里.只是陛下思前想後,機關算盡,卻偏偏沒讓老奴有機會把這句話說出口."

"......"

"老奴要說的是,陛下要當外公了,您是不是想個好名字賜于新嬰?"

"畢竟涯州萬里之遙,等降生了再賜名就來不及了."

說到這里,李秉臣玩味地看著趙禎,"老奴要說的僅此而已,必沒有陛下想的那麼複雜."

"......"

"!!!"

趙禎先是怔怔無語,隨即渾身發涼.

"秉臣,你......"

李秉臣再笑,"自打一早老奴把公主已有身孕的消息帶進宮,整整一個上午,陛下沒問過一句福康公主可還好,更沒想過公主腹中的嬰孩是您第一個孫子輩的孩子."

"老奴不知道陛下為什麼突然對癲王如此忌憚,更不明白陛下怎麼變得如此冷漠,可是老奴卻知道......"說到這里,李秉臣面色潮紅,老目之中朦朧一片.

"老奴卻知道,這不是老奴侍奉了一輩子的聖人,不是那個仁善無雙,慈渡天下的聖人."

趙禎面上也是發燙,被一個老內侍說得無地自容,這還是第一次.

誠然看著李秉臣,"可是,可是朕是皇帝啊!"

李秉臣搖頭,"聖人做了三十余載不像皇帝的皇帝,怎麼對最親的人反倒要用帝王之術來衡量了呢?"

"......"

趙禎再次默然,良久方搖頭哀道:"看來,秉臣還是覺得朕對癲王有失公允啊."

"老奴不敢."

"秉臣啊...."趙禎長歎一聲看向殿外.

"子浩之才,若以前人相較,你覺得最像誰?"

"老奴不知."

趙禎沉聲說道:"當推唐時郭子儀!"

"他有郭子儀的才干,出之定國,隨用隨成."

"有郭子儀手捧兩京奉天子的忠心,也自不用說."

"但是,即便他才可定國安邦,功勞更勝忠武公,可他卻遠達不到郭子儀'用之則行,出之則藏,合光同塵’的處事之道."

"所以......"

"功蓋天下而主不疑,位極人臣而眾不嫉,窮奢極欲而人不非."

"子浩最多只能做到第三條,這就是朕忌憚他的原因."

"那是個瘋子,而且是一個不懂處事之道感性的瘋子!"

"他可以為了一個念頭傾家蕩產來拼回燕云,可以為了不屑而放棄人臣之極,也可以為了所謂的理想,信念把自己發配到涯州去."

"那誰敢保證,待朕千古之後,他不會又生出一個念想,要登臨大寶改朝換代?"

"朕不得不防啊!"

......

說來說去,又繞回到之前的話題上來.

可是這回,李秉承卻不打算再含混其詞了.

淡然一笑,低頭看向趙禎已經認輸的棋局,突兀地冒出一句:

"陛下還沒輸,怎就不下了?"

"嗯?"趙禎疑聲觀棋,一時也投入進去.

"沒輸嗎?"

"這里."李秉臣指著盤中一角.

嘶!!

趙禎立時反應過來,在棋盤下方,卻有可為.看似死水一潭,可是稍作經營,立可盤活,局勢也大不一樣了.

"誒......"趙禎可惜的一歎."老了,卻是手眼都不中用了."

"當局者迷,陛下只盯盤中一地,卻是難見小處了."

趙禎抬頭看了李秉承一眼,二人相處了半輩子,哪還不知這老太監話里有話?

"你這老奴又拐彎抹角的要說什麼?"

李秉臣大樂,"老奴能有什麼見地?只不過是'旁觀者清’罷了."

"陛下以郭子儀作比,那老奴卻有一問了."

"說來聽聽."

"陛下真的覺得,唐子浩是忠武公嗎?還是覺得您是唐肅宗?"

"......"

趙禎一下子僵在那里,面容呆滯,一時無言.

李秉臣就那麼看著趙禎,等他的反應.

趙禎是他看著長大的,本就是超越了一般的主仆.如今他退養觀瀾,行將就木,更是沒什麼話是不能說的了.

"忠武公四朝柱石,但在四位唐皇眼中,忠武公也只是臣子罷了,"

"人臣,自有人臣之道,忠武公的處事之道也自然無可厚非."

"但是,陛下不是唐肅宗,更不是唐代宗有忠武公這樣的不世之臣再造大唐."

"陛下只有一個瘋子,期以興宋."

"可是,這個瘋子與忠武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從進京那一天開始,就不是一個臣子,陛下也從來沒當他是一個臣子來用!"

"要是老奴來推一前人做比,那老奴倒覺得是'為知己者死’的豫讓."

"而那個他肯拋去生死,不顧名聲也要用命去維護的人......"

"就是陛下你啊!"

李秉臣說到此處,話鋒一轉,更是誠懇.

"陛下覺得,子浩真的是一個瘋子嗎?"

"他真的就靠一股子瘋勁兒,造出觀瀾這個龐然大物?"

"真的就瘋瘋癲癲,橫沖直撞地把燕云拿回來了?"

"真的就一發狠,徹底斷了汝南王一脈的念想?"

"陛下比老奴更清楚,子浩從一個市井頑童走到今天,靠瘋是瘋不出這般成就的."

"非絕頂聰明之人,不可為之."

"可是......"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就學不來郭子儀的處事之道,偏偏在與陛下的關系上顯得如此幼稚,如此別扭呢?"

"為什麼?"趙禎喃喃出聲.

其實他心里有答案,只不過不想去承認罷了.

李秉臣大聲急呼,"因為他在乎啊!"

"正如陛下此時,心中苦楚無處宣泄,只能借著下棋,借著一個自己都覺得荒唐的'賜婚’之由,與一個老太監訴苦."

"不也是因為在乎,因為從來沒把他當成一個臣子嗎?"

"......"

趙禎再一次無言以對.

倔強地強辯道:"君就是君,臣就是臣,他從來都只是個臣子,朕也只當他是臣子!"

李秉臣搖頭,"從一開始,陛下就知道觀瀾有多大,這個瘋子的破壞力有多強."

"若為臣子,陛下不會讓他籠絡將門,興起觀瀾."

"若為臣子,陛下也不會任他在休政殿上掌摑張堯佐."

"若為臣子,陛下更不會由他以一人之力收複燕云,成了那個功高震主的癲王殿下!"

"若,為,臣,子!"

......

"夠了!!"

此時,趙禎心里矛盾至極,眼前,那個近若親子的唐奕和那個權勢傾國的唐奕不斷交替.

煩躁的爆喝出聲:

"他就算不瘋,他就算死忠,他就算......"

"他就算是朕的親兒子,君臣之道亦不可破,為禍之根亦不可埋!"

"這不是你一個內臣應該議論的事情!!"

"陛下......"

對于趙禎的天子之怒,李秉臣反倒極為平靜.

"是您讓老奴說的啊!"

"你!!"趙禎面容扭曲,瞪著李秉臣上氣不接下氣.

"你......你該死!"

......

面對已經失去理智的趙禎,李秉臣心頭不由升起一個戲謔的想法:

到底是唐奕瘋了,還是咱們這位官家......瘋了?

頹然起身,看了看殿外,"時辰不早了,陛下也該上朝了."

"老奴告退......"

這一次,李秉臣步履雖仍是蹣跚,但卻走得極為堅定.

"你給我回來,朕沒讓你走,你就不能走!"

李大官慘笑一聲,連頭都沒回.

"那陛下又待怎樣呢?殺了老奴,以正君臣之禮嗎!?"

說完,老大官絕然欲出,可是......

可是剛一抬眼就全身一僵,看著殿門的方向怔住了.

趙禎順著他的目光也看向殿門口,只覺心頭一緊,之前的龍顏之怒瞬間消于無形,面容呆滯,喃喃出聲:

"你......來了啊?"

......

殿門外,本應在紫宸殿上的唐奕映著下午的驕陽長身而立.

原本平靜的神情也是略有起伏,在涯州積蓄的怒氣,在紫宸殿上宣泄的咆哮,還有早就准備好的話語,此時也是不知甩到哪兒去了,不自覺的氣勢一弱.

趙禎老了,白發比之一年前多了......

緩步進殿,沒有行禮,只是淡淡地回道:"回來了."

趙禎一陣局促,唐奕來的突然,既無通傳也無先兆,老皇帝沒有一點准備.

僵硬地望了望殿外,"早朝......都解決了?"

"解決了."

唐奕答的風輕云淡,趙禎聽的也是心不在焉.

等唐奕說完,老皇帝脫口而出:

"石進武早有歸附之心,朕是知道的."

"朕沒有拿你的兒子做賭注......"

"......"

說完之後,趙禎自己都愣住了,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太心急了.

唐奕則是略微晃神,不知道如何接話了,場面立時一僵.

李秉臣看著二人,心有感歎,出前一步,圓場道:"子浩是如何處置紫宸殿上的事情的?"

"對對......"趙禎急忙應聲."說與朕聽聽."

唐奕自無不可,當下把紫宸殿上的細節一一道來,包括自己的那聲宣泄--"那是我的觀瀾!"

趙禎怔怔地聽著,臉上的神情從無措到平靜.

等唐奕講完,才是回過神來一聲苦笑:

"大郎心有怨氣啊,原來你是來管朕要你的觀瀾的!"

......

"陛下誤會了."

經過初見時的錯愕,唐奕現在也平靜了下來.

拱手施禮,莊重有度.

"臣......"

"是來請求賜婚的!"

"臣?"

"好一個臣!"

趙禎重重點頭,賭氣道:"朕問過欽天監了,下月初七,黃道吉日,朕會擬旨,公主出降(下嫁)"

"愛卿......可以安心了!"

唐奕抬眼看著趙禎,如果剛進門時的趙禎還有猶豫,還有真情流露,那麼現在冷靜下來的趙禎,還是選擇了一個唐奕不想見到的結果.

"臣從來都很安心."

"臣從來沒有認為過公主不是臣的妻子."

"臣......"

"不安心的是......"

"臣少了一位知我,信我的長輩,卻多了一個用我,疑我的天子!"

"臣,心中有憾!"

"有憾?"

趙禎瞪圓了眼睛,站了起來,探身看著唐奕,緩緩繞出書案.

"你心中有憾?"

指著唐奕來到他身前,"好!"

"那朕就再做一回你的長輩,讓這個長輩來告訴你,他心中......"

"也有憾,而且不比你少!"

"小混蛋,朕給你講一個故事."

"你想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