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餓死韓琦
g,更新快,無彈窗,!

何止是耳熟?

簡直就是耳熟!

要是把皇城換成回山,把紫宸殿換成休政殿,這活脫脫就是幾年前的翻版.

......

"你們是要講理的,還是不講理的?"

唐奕這句話一出,趙宗懿和趙宗實先不淡定了.驚恐對視,同一時間本能地看向賈子明.

可是,他們好像忘了,他們已經親手把擋在前面的老賈推了出去,賈相爺已經沒有義務再為他們擋風遮雨了.

與此同時,另一個人也看向了賈子明--韓琦!

他看賈昌朝,倒不是指望賈昌朝出來與唐瘋子一較高下,而且恰恰相反.

當年,休政殿上唐瘋子那一出,可謂是他韓琦政治生涯的轉折點.,他又怎麼能忘記?

起初,韓琦也有那麼一瞬間的慌亂.可是,當他看向老賈,精神卻是為之一震,心中的那點恐懼也消于無形.

一向自傲的韓相公從來都覺得他不輸賈子明,今天要是斗得過這唐瘋子,就更加能夠證明這一點.

是以,此時不但無懼,反而戰意昂揚.

當年,賈子明是主角,被唐瘋子轟的渣都不剩了.而今天,主角換成他韓稚圭了.

......

------

瘸兄弟在看老賈,韓琦在看老賈,魏國公一時還不知道唐奕這句話包含了什麼意思,先是看韓琦,見韓琦在看老賈,老頭兒也一轉頭,一起看老賈.

好吧,當年經曆過休政殿一事的朝臣,沒有一個不看向老賈的.

那一場,不但是韓稚圭心中的傷疤,也是賈相爺從此一撅不振的開端.

如今,休政殿的一幕再次上演,老賈這尊神應該有所表示,報那一箭之仇了吧?

呵呵,都想多了.

迎著眾人火辣辣的目光,賈昌朝不自在地活動了一下脖子,然後倒退一步,閃到了一旁.

兩眼一閉,萎了.

不但自己萎了,臨閉眼之前,還給親弟賈昌衡使了個眼色,還沖滿朝文武輕蔑的一哼.

心道,上啊?誰上老夫也不上.

老賈是多雞賊的一尊神.

當年的唐瘋子什麼樣兒?現在的唐瘋子什麼樣兒?

當年的唐瘋子是一屆白衣,全憑一股愣勁兒就把所有人揍的暈頭轉向.

現在的唐瘋子貴為嗣王,功蓋當代,他要是真瘋起來,誰也攔不住.

殺不得,還打不過,罰之亦無用.

怎麼罰?人家名義上已經是"涯州團練使"了,在老賈看來,現在的唐奕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真正的"無欲則剛".

誰去觸這個黴頭,誰就是腦子有坑.

.....

老賈一閃,別人還好,那對瘸兄弟卻是抓瞎了.

這可靠誰去啊?

沒辦法,只得一個勁兒的給吳奎使眼色,讓吳奎頂上去.

吳長文也不想上,可是瘸兄弟看過來了,再加上唐奕講理不講理也罷明了,他是不上不行了,因為他心里有鬼.

硬著頭皮,上前一步.

"子浩啊......"

"嗯!?"

唐奕眼珠子一立,就瞪了過來.

吳長文一縮脖子,這位爺他還真惹不起.

不過,算起來,這麼多年他雖然是汝南王一系,可是左右逢圓沒和唐奕交什麼惡,倒也心下稍安.

心道,伸手不打笑臉人,唐瘋子這點理還是要講的吧?

"子浩啊,殿下已經貴為嗣王爵,總是要顧忌一下形象的.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咱們來'講理的’."

"嘿嘿."唐奕咧嘴一笑.

"可是,本王今天不想講理怎麼辦?"

"這......"

吳奎鬧了個大紅臉兒,暗罵,和著你今天來就是專門不講理的,那你還問講不講理做甚?

無法,尷尬地縮了回去,嘴上還神神叨叨地念叨著: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好說個屁!"唐奕冷喝一聲,一點沒給吳長文留面子,掃視群臣.

"老規矩,在老子不講理之前,給你們一盞茶的工夫,不相干的,出去!"

"哎!"吳奎是一點臉面都不要了,點頭著就往出走.

自己走還不算,拉著身邊兒的官員就往殿外推,"走走走走,不關咱們的事兒."

還別說,吳奎一動,真有一些怕事的開始往殿外走.

賈昌衡也想走,可是,抬眼看向大哥賈昌朝,見他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賈昌衡心里有點畫魂兒:那我是走還是不走啊?既然都不摻合了,那大哥還留在這兒干嘛?

賈昌衡哪里知道,老賈不走,不為別的,是因為他好奇.

老賈不敢與唐奕硬碰硬是真的,不想再摻合這些破事兒也是真的.

可是,對于唐奕故技重施,重提講理和不講理這個梗,卻是一點都不看好.

說白了,唐奕可以用強來為鄧州營平反,甚至可以把刀架在朝臣脖子上把黑的說成是白的,可是,他卻無法用強來施政.

今日之爭已經不是當年爭一時對錯的那個層面了,要是發個瘋有用,用個強就能行,那官家直接把禁軍開進大殿不就得了?

還是那句話,這殿中定下什麼章程,做出什麼決定固然重要,可是,其實也沒那麼重要.

因為,施政的人還是那些人,你左右得了殿上的百官,卻無論如何也左右不了大宋萬萬眾的地方官和豪族.

他想不明白的是,以唐奕的才智也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那他還能有什麼手段,讓他明知無用還要耍這麼一出?

微微睜眼看著唐奕,對于這個十年的對手,直至今日,老賈依然不敢說了解.只等唐瘋子的後招,看他到底是虛張聲勢,還是有真材實料.

而那邊的唐奕也沒讓老賈久等,看著紛紛准備出殿的朝臣,終于開口.

"洛州曲連成."

"博州孫恪."

"濰州吳奎."

"都他媽給老子滾回來!!"

可憐吳長文都已經走到殿門口了,唐奕這一嗓子,嚇得吳長文腿一軟,一個趔趄.

完了,還是沒躲過去.

"來人,關門!"

隨著唐奕一聲吩咐,吳奎眼睜睜地看著殿門轟然閉合,擺出一副死了爹娘一樣的表情,回轉殿中.

"殿下,這又是何故,奎可是從未與殿下結怨啊!"

唐奕笑了.

"濰州吳氏,博州孫氏,相州曲氏."

一轉頭掃向韓琦,"還有安陽韓家."

"今春煽動各州豪族罷役,是你們幾家牽的頭兒吧?"

"殿下甚言."

吳奎已經失了方寸,韓琦怕他說出什麼不該說的,急急接過話頭,面色平靜的出前一步,直視唐奕.

"什麼濰州吳氏?相州曲氏的?大宋朝哪有什麼世家大族?憑此句,老夫就可告殿下一個汙蔑誹謗之罪!"

唐奕斜眼看著他,"少特麼跟我裝蒜!"

"有意義嗎?"

抬眼看著滿朝的官員,"今天陛下不在,殿門也關著,咱們就先把話挑明了."

"收起你們那些所謂的場面話,也別特麼藏著掖著讓老子瞧不起你們!"

"老子今天來,既不是為官家達到某個目的,也不是和你們玩什麼心眼兒."

"老子就是來要個公道,就是來尋晦氣的."

"所以......"

轉頭再看韓琦,"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罷,結果都一樣!"

"哦?"韓琦戲謔地一揚嘴角."那老夫倒要聽聽,癲王殿下所說的那個結果是什麼了."

說到這里,韓琦聲調陡然拔高,滿是憤怒:

"再把老夫的兩條腿打斷嗎!?"

"......"

見唐奕默不出聲,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韓琦淡淡一哼:

"怎麼?癲王殿下還不動手?不動手怎麼顯得出殿下的瘋!?怎麼顯得出殿下的手段通天!?"

言辭之中,極盡嘲諷.

說白了,韓琦和賈昌朝的想法一樣,料定唐奕玩不出什麼花樣.

所謂唐瘋子,掙錢是一把好手,耍點小聰明也不差,發起瘋來更是駕輕就熟.可是,朝堂之上他就是個白癡,為官之道在于禦眾,而非敵"一".

唐奕敵得了一,敵得了二,卻不能與大宋所有官員,大族為敵.

而罷役之事起于革新,革新就是與大宋的上流社會為敵.

唐瘋子再瘋,他也瘋不了整個天下.

......

不光他這麼想,此時在殿上沒走的文彥博,包拯,唐介等人也是眉頭微皺.

唐奕剛剛的那番話可以說狂到極點,連官家都沒放在眼里.可是結果呢?施政之道確實不是嚇唬就能行了.

"韓相公想聽結果?"唐奕終于悠悠開口.

"好,我就給你個結果."

"半個月之內,江南,荊湖,蜀中諸州的糧食會運抵博,濰,相,安陽四州."

韓琦一怔,只覺從腳心往上鑽涼氣.

"你,你要干什麼!?"

"不干什麼."唐奕的話依舊平靜.

"一個月之後,這四州的糧價會恢複到受災之前的正常水平,也就是每石五六百文."

這時,一直閉眼的賈子明猛睜開了眼睛,一臉驚駭地看著唐奕.

這就是唐奕的後招?

老賈心中一陣懊惱,算來算去,怎麼就沒算他手上的觀瀾呢!?有那個龐然大物在,唐奕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這樣一來,幾州豪族借災斂財的美夢卻是要落空了,這可比打人,打斷腿來的更狠.

可是,縱使想到了這麼多,老賈還是低估了唐奕的手段,這還遠遠不算完.

看著已經開始發荒的韓琦,唐奕冷然再道:

"兩個月之後,全宋三百七十一個州的余糧都會運到四州!"

"華聯鋪攜糧下鄉,餓死一個災民,我'唐’字倒著寫!"

"五年之內!"唐奕越說越重,每一個字仿佛都砸在韓琦的心尖上.

伸出一根手指,"五年之內,博,濰,相,安陽四州的糧價,每石......一百文!"

嘶!!!

撲通!

紫宸殿上無人不倒吸一口涼氣,"一百文!?"

什麼概念!?一斤糧的價格還不到一文錢.這個售價,別說是賺錢,連農戶自耕自種成本的三分之一都達不到.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沒人再買大戶家的糧,大戶家甚至都不敢再種糧.因為種的越多,賠的就越多.

意味著,家里有多少良田,一年之後,就有多少荒地.

而韓琦則是直接撲通一聲,坐到了大殿上.

"你!!你瘋了!"

"我就是瘋了!"唐奕蹲下身形,瞪著韓琦."你不是要結果嗎!?家里不是地多嗎!?不是想發橫財嗎?"

"老子活活玩死你!"

"你....你!"

韓琦只覺胸中一股燥氣呼之不出,吸之不進,就卡在那里,別提多難受.

"你這是公報私仇,不顧民生!"

唐奕咧嘴一樂,"放心,四州民糧我常價收售,絕不禍害民生."

"你賠不起!"

"賠不起?"唐奕冷冷地揚起嘴角."老子觀瀾一年盈余快趕上農稅了,你看我賠得起,賠不起!"

"那,那不是你的觀瀾,那是官家的觀瀾!"

"那就是我的觀瀾!"唐奕猛然咆哮,狀若瘋魔.

"老子一個大仔,一個大仔攢下的觀瀾!!"

嘎!

韓稚圭再難強辯,嘎的一聲,兩眼一翻,氣暈了.

"哼!"唐奕看著死魚一樣的韓琦,輕蔑一哼.

"就這點能奈,還他-媽冒頭兒!?"

站起身形,正瞧見臉色煞白的魏國公.倆手一抄,靠了過去.

"老國公啊,這里面有沒有您老的事兒啊?"

魏國公冷汗都下來了,"老,老夫久居西北,怎,怎會參與河北諸州的事情."

"嗯....."

唐奕點了點頭,鬼才信他的話.但是過尤不及,收拾了韓琦,這老貨卻是要放一放了.

看向瘸兄弟,"你們呢?"

"沒有,沒有,沒有!"兩兄弟把腦袋都快搖掉了.

汝南王府的私產可比韓琦,吳奎家里多太多了,要是唐奕也跟他們這麼玩,別說五年,一年就完蛋了.

......

------

傾銷!

唐奕這一手,就是大宋版的低價傾銷.

在沒有反不正當競爭法,沒有價格法的大宋,手握觀瀾這個商業帝國,唐奕想玩死那些所謂的富家大族,簡直太容易了.

把四州糧價壓到一百文每石,不到原價的五分之一,韓琦一年賠得起,兩年可以吃老本,三年四年五年......

唐奕要是做的絕一點,封死韓家在安相的所有進項,韓家這個所謂的大族,就得揭不開鍋.

不再理會魏國公和那兩個瘸兄弟,唐奕掃視大殿.

一眾文臣不由倒退半步,看唐奕的眼神兒就像看一個怪物.

他真的瘋了?

而唐奕只是淡然一笑,"你們!!"

"也得還百姓一個公道!"

"......"

"......"

全場默然,落可聞針.

所有人都在害怕,怕這瘋子急眼,干出更出格兒的事兒.

......

此時的賈昌朝就像一個局外人,看著局中的韓稚圭觸之即潰,連一個回合都沒撐下來.

看著魏國公驚若寒蟬,往日的威風蕩然無存.

看著唐子浩外瘋內穩,把大宋百官玩弄于股掌之上.

老賈生出一絲明悟:

從前的自己也在局中,就像現在的韓稚圭,是多麼的可笑荒唐.

而從前的唐子浩,所有人都在關注他幾時發瘋,幾時捅破天,卻誰也沒主意到,在瘋子的表相之下,他已經鑄就了一把絕世利劍,懸在每一個人的頭上.

老賈想笑,笑自己,笑韓琦,笑魏國公等人的天真,天真到想集眾人之力阻止革新.

老賈想哭,哭自己,哭趙允讓,哭所有站在唐瘋子對立面上敵人們,生不逢時,與妖同世.

但是,看著唐奕胸有成竹的表情,老賈氣息微亂,顧不得亦哭亦笑,一眨不眨地盯著唐奕.

他有一種感覺,總覺得唐奕還有後招,還有更加驚世駭俗的東西等著眾人.

他現在完全當自己是一個觀眾,一個局外人.

他甚至有些期待,想看這個曾經的對手到底高明到什麼地步.

他想借此來聊以慰藉,自己輸給這樣的人物,一點都不冤.

......

唐奕完全沒讓老賈失望.

下一刻,他扔出了一個絕不屬于大宋,也足以改變大宋命運的大殺器.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威力絕不亞于機槍大炮.

那就是--銀行.

只見唐奕平靜地開口,一點也不似剛剛那般激動.

"這個公道怎麼還,本王已經幫你們想好了,也幫你們做了."

"從今天開始,受災的四十六州縣所屬華聯商鋪向各州百姓低息借貸."

"耕戶以產作押,可借助農錢."

"商戶以產作押,可借周轉錢."

咧嘴一笑,"連佃戶,貧農也可以戶為保,借贖地錢."

"各位以為怎樣?"

怎樣?不怎麼樣!!

一眾朝官差點沒罵娘.

還當他真是為百姓取公道,原來是來搶生意的.放貸這門生意要是華聯插手,那各地大族還真搶不過人家.

那邊王安石也不淡定了,一蹙眉頭,心說,聽著怎麼像我的青苗法呢?怎麼就成他的了?

文彥博則是眼前一亮,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

他怎麼就沒想到呢?青苗法鬧的那麼凶,完全沒有必要啊!挪到觀瀾去,誰也沒招兒,都不用拿到朝堂上來議.

唯有老賈,先是低頭沉吟,馬上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忍不住發問出聲.

"所謂低息,具體幾何?"

唐奕一回身,看是老賈問的,即使是對頭,也忍不住送去一個贊賞的眼神.

"很低!"唐奕直言."農貸年息三十取一,商貸十五取一,而且......"

"而且,可一分為三,一分為五,一分為十,三年,五年,十年還清!"

"......"

"!!!"

賈昌朝聞言,腦袋嗡的一聲,徹底懵了.

唐奕這不是搶生意,他這是毀生意.

別的地方先不說,只這受災的四十六州,只要華聯鋪按照他的這個章程一實施,這四十六州的民貸立馬絕跡.

再遇艱難,百姓會除了華聯不做二選.而這麼低的利息,又可分數年還清,一般農戶是絕對負擔得起的.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這四十六州的土地再難兼並,且隨著越來越多的佃戶贖買土地,反而要出現倒退.

這還不算完,別忘了,唐奕手里的觀瀾不但可以借錢給農戶,他同時還掌握著大宋糧價的定價權.

糧食價格他說了算,變向影響的是農田土地的定價權.

如此一來,只要他想,富戶大族想抬高地價來守住土地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土地逆向流失,回到農戶手中.

這是一條絕戶計,要是真的全宋實施,還什麼富戶大族?沒了土地的富戶大族,還叫什麼大族呢?

......

看著地上躺著的韓琦,還有茫然無知,不知所以的吳奎等人,賈昌朝竟生出一絲憐憫之心.

算你們倒黴,撞刀尖兒上了.

本來,要是唐奕把借貸單拿出來推行,眾人就算一時想不清楚,但早晚也看得通透.等回過味兒來,就算和唐奕拼命,也得把這事兒給他攪黃了,那時候的唐奕就是與天下所有的豪族為敵.

可惜,唐瘋子選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發了一回瘋....

韓琦他們就算糧價上餓不死,唐奕也絕對不能讓他們活.

殺雞敬猴,老賈現在才明白,唐奕這是在殺雞敬猴!

有這四州的豪門下場在這兒立著,誰敢反對!?

誰敢反對,一百文的糧就進誰的家,誰就不是慢衰,而是速死.

看著唐奕,賈昌朝由衷一歎,這十年,輸的不冤!

抖袖拱手,朝唐奕深施一禮,"昌朝......受教了."

說完,賈子明邁開大步朝殿外而走.

他已經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了,他見識了人生最後一場精彩.

.....

唐奕目送賈昌朝出殿,心里還有點莫名其妙:

這老貨受的哪門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