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朕老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夜對于趙禎來說,注定不眠.

福甯殿的燈燭一直亮到晨雞報曉,李孝光進來,見趙禎還坐在書案前看書,于心不忍,卻也不得不出聲兒.

"陛下,該上朝了."

"哦?"趙禎呆愣地抬頭一疑."早間了?"

"可不是......"李孝光小心回著話.

見聖人雙目血絲密布,一臉的倦態,又道:"要不,奴婢去回了眾臣?"

"只道聖人身體不適,欠上一朝也無妨."

趙禎揉了揉發澀的眼睛,訕笑道:"你呀,又要替朕做主了."

"奴婢不敢!"

趙禎顯然沒有責備之意,只是隨口一說,緩緩支起身子,臉上隨疲態未去,但卻有幾分輕松,反倒讓李孝光有點捉摸不透了.

只聞趙禎悠悠然道:"平時欠一朝也就欠一朝了,今日卻是不能的."

"今日不能欠?"李孝光呆愣了一下,一時沒想明白其中的道理.憨然一笑,"陛下妙算,奴婢還真猜不透了."

經過這一夜不眠,顯然趙禎想通了很多事情,

"癲王自已跑回來,既不見朕,更不昭示心意,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李孝光僵在那兒半天,"奴婢愚鈍,不知癲王與陛下的用心."

"呵呵..."趙禎輕笑著,稟退左右內侍,宮人,只留李孝光一人伺候著換上朝服.

"意味著,很多人怕是要坐不住嘍."

正說著,昨夜的當職大監進殿來報,李秉臣李大官此時正在漏院待朝.

趙禎聞之,不覺意外,反而釋然一笑.思量片刻,吩咐道:"那就先傳李秉臣福甯殿見駕,讓群臣先在漏院候著吧."

說完,反倒不急,慢悠悠地穿戴妥當,往福甯殿上一坐,只待李大官前來見駕.

......

皇帝這邊不急,可是朝臣們卻是急了.

什麼情況?

現在唐奕回京的消息已經傳瘋了,可是按理說,一個外放的嗣王回京,不管干嘛,也不管你是自己回來的,還是陛下招回,首務都應該是進宮進駕才對.

只要皇帝知道他回來干什麼,那群臣也就知道他回來干什麼了,畢竟在這宮牆之內,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可是,那瘋子昨天到了回山就不動窩兒了,往觀瀾一縮,既不出來也不走,這就有點讓人看不透了.

更看不透的是,今早李秉臣就從觀瀾回京,那架式,朝上必然要請見有稟的.

這會兒倒好,朝都不用上了,直接被官家叫到內宮去了,這里面兒有事兒?

任韓琦想的頭發都白了,也想不出來趙禎和唐奕這回玩的是什麼把戲.

煎熬,絕對的煎熬.

本來,唐奕在這個時候回京,對于韓琦和一眾守舊之臣來說是天大的好事.就算那瘋子再能,這個時候回京也無異于給趙禎添亂.

可是,這又是鬧的哪一出啊?

足足等了半個時辰也不見李大官出來,更不見趙禎起朝.

韓相公心里有點發毛,難道唐子浩是趙禎故意叫回來的?可他回來到底能起什麼作用呢?

正在百爪撓心之際,抬頭就見李孝光慢悠悠地走進了漏院.

韓琦為之一振,目光驟斂,暗道,任你裝到什麼時候,總是還是要攤牌的吧?倒要看你們使的什麼伎倆.

而一眾朝官見李孝光出來了,知道這是來傳朝的,個個整裝肅立准備上朝.心里也都是松了一口氣,總算是要開朝了.

......

李孝光悠悠的往那一站,一甩拂塵,豆大的小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縫兒.

"有旨意...."

一聽這開場,都沒用李孝光說下面的話,大伙兒就不自覺地躬身還禮,准備邁步往里進了.

......

那邊,李孝光笑容滿面地看著大伙兒往里走,卻不作聲,直到韓相公都走到門邊兒上了,這位才扯著公鴨嗓子,又嚎出一句:

"有旨意,宣汝南王世子趙宗懿,趙宗實.....同朝....上殿!"

哐當!!

韓琦一個跟頭差點沒載地上,這閹人,說話大喘氣啊?

"為何還不上朝!?"

李孝光白了韓琦一眼,懶得搭理他,拂塵一甩,調頭走了.

得,韓琦鬧了個大紅臉兒,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沒辦法,只能站在門口兒等著吧.

現傳趙宗懿和趙宗實上殿,一來一回,那兩兄弟再換朝服折騰一會兒,沒一個時辰根本到不了.

這回不光韓琦,一眾朝官皆是面面相覷,這鬧的是哪一出?怎麼連那兩個瘸子都叫來了?

而且,看這架勢,那兩兄弟不來,趙禎是不打算上朝了.

這麼長時間,官家和李秉臣在里面密謀什麼呢?

......

--------

呵呵......密謀什麼?

此時,福甯殿中,大宋官家與李老大監對幾而坐,各執黑白,正享受著縱橫弈棋之樂.

"陛下還真沉得住氣,外面的人恐怕都快成熱鍋上的螞蟻了."

"呵..."趙禎擎子觀棋,干笑一聲."等著去吧,這回看誰先坐不住!"

李秉臣則道:"也是奇了,子浩這一回來,還沒見到陛下,陛下這精氣神倒是變了個樣兒."

趙禎心情不錯,"你想說什麼?"

"老奴是說,子浩是陛下的定心石,現在石頭回來了,陛下也有底氣了."

趙禎眼睛一立,"沒他朕也一樣有底氣!"

"好了好了!不提那惱人的家伙,安心下棋!"

.....

說完,嘴還不閑著.

"你這老太監端不厚道,自己在觀瀾躲清淨,卻甩了個愣頭青與朕."

李秉臣不敢再提唐奕,顯然,越禎即使知道了唐奕昨天不進宮的用意,心里還是有點別扭,只得跟著趙禎的話頭兒.

"怎地?孝光那小崽子讓陛下煩心了?"

趙禎撇嘴搖頭,"和你一比,差遠嘍."

李秉臣更樂,"那小子確實不夠貼心,但貴在忠心,陛下多費心了!"

"嗯...."趙禎落下一子,李大官這麼說,反倒他有點于心不忍了.

抬眼瞅了一眼李秉臣,"放心,孝光除了話太多,別的地方用的倒還是挺順手的."

李秉臣一歎:

"在這宮闈之中,管不住嘴,是大忌啊......"

趙禎一板臉色,"你這老監真是絮叨,朕還能因為這點事兒就發落了他不成?"

李秉臣微微頷首:"那老奴就先謝過陛下了!"

"誒..."趙禎長歎一聲."怎麼小的都這麼不省心呢?那小子......真的就只說了一句,國事體大?"

大老遠的回來,不來見也就算了,連話都說的這麼生分,這才是趙禎耿耿于懷的所在.

"看來,陛下還是放不下的...."這回可不是李大官提起來了.

"那索性就留在京中不就好了?別讓他再回去了."

"......"

趙禎沉默良久,終還是緩緩搖頭,"不行!"

李秉臣眉頭一皺,"老奴多一句嘴,既然陛下沒當他是臣子,那何必又用臣子之術防著他呢?"

"秉臣啊."趙禎直起身形,愁容滿面.

"朕老了...."

"陛下說的哪里話,您春秋正盛,怎麼盡說些喪氣話?"

趙禎緩緩搖頭,"朕的身體,朕自己最清楚."

抬頭看著李秉臣,"朕不當他是臣子,那是因為朕了解他,也壓得住他."

"可是,朕走之後呢?新皇了解他嗎?壓得住他嗎?"

"朕不得不防這一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