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癲王回京
g,更新快,無彈窗,!

與汝南王府只一街之隔的魏國公別院.

與那一家子的焦躁起浮不同,外面的蟬鳴暑熱,烈陽當空,皆被擋在涼閣之外.內里微風送爽,肅穆無聲.

韓琦與魏老國公依古法席地而坐,交床上風爐炭錘,火筯鍑碾,水方熟盂,鹽台越碗......茶聖陸羽所說的飲茶二十四器,可謂是一應倶全.

二人熬水,煎茶說不出的愜意.

此時,韓稚圭銀壺高吊,滾水直落于碗中,待茶湯與碗口不足半指厚,灑然一收.不但滴水未盈,且泡沫翻騰,正好與碗口齊平.放下銀壺,取茶匙慢動,只幾下便提手不動.

露出滿意的笑意,"國公,請!"

魏國公並不作答,欠著身子,連眼都不眨一下,心神都在飛卷的茶湯之上.

嘴上情不自禁地高喝一聲:

"現!"

隨著魏國公的一聲大喝,茶湯似懂人言一般,翻滾的水花為之一變,只見雪白的茶沫間隱有紅色的茶湯翻出,逐漸拉長,盤旋,有若紅龍出云,煞是好看.

"好!"魏國公激動再叫.

"每每觀稚圭的'云龍湯’都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抬頭看向韓琦,眼中盡是贊賞之色.

"論茶技,稚圭可為當世第一!"

韓琦揚起嘴角,淡然一笑,別說,還真有點大宋第一高富帥的風范,就是......

就是那條瘸腿直挺挺的伸在那里,有點礙眼.

"國公謬贊,茶之技藝琦所好也,奇淫巧計不足為贊."

"這個當世第一嘛..."

"更是擔不起的,最多只能算是第二."

"哦?還有人比相公更善茶技?"

韓琦一挑眉頭,玩味笑道:"國公當真不知?"

魏國公一怔,隨之冷哼:"提他做甚!?不識實務之小人也!"

韓琦聞聲輕輕搖頭,"若不論它事,單說飲茶之技,賈子明還是值得稱道的."

"唉,只是無緣見識他那雙龍出戲珠之技了."

魏國公心不在焉道:"怎麼?相公與賈子明沒斗過茶?"

"沒有."韓琦遺憾搖頭."從前他高我低,沒那個資格.現在有資格了,卻是道不同不相與交了."

"不提那匹夫!"魏國公心有不悅,自然不想再提賈昌朝.

伸手端起茶碗,意欲細品,可是送到嘴邊,卻是頓在那里,怎麼也不能入口.

碰,干脆把茶碗往交床上一摔,弄的水花四濺.

"老夫就想不明白,那個賈老匹夫圖的是什麼?"

好吧,說是不提,可是還是提了.

"稚圭你說,這老東西就算倒向官家,就算官家也呈他的情,可依官家現在的心意,最多也就是外放出京."

韓琦道:"這對賈子明來說,足夠了."

"可是稚圭別忘了,那一家子會讓他安穩出京?"

"這就是一條不歸路,他會不知!?"

"既然知道,又為何甯可送死,也要反水!?"

......

韓琦低頭輕笑,緩緩端起茶碗.

"國公還是不了解賈子明,這正是賈相的驕傲所在!"

抿了一口茶湯,悠悠言道:"賈子明現在不是倒向官家,更不會不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

"他......只是想走這條不歸路了."

"至于通濟渠案,只能說國公倒黴,撞上了,僅此而已."

"嗯?"魏國公皺著眉頭."什麼意思?"

韓琦的聲音依舊不緊不慢,"在相位苦守十年,受盡群臣冷落,人情嘲弄,這對賈子明來說,生不如死."

"他是個體面人,只是想要一個體面的結局罷了!"

"你是說?"魏國公一臉不敢相信."你是說,他在求死?"

"對!"韓琦神情篤定."趙允讓與賈子明有知遇大恩,以他的性子,是不會背叛老王爺的."

"可是,他又不想青史之中留下一個亂臣賊子的惡名,遺毒子孫."

"所以,只能選這條不歸路,來換一個清白."

"......"

魏國公一陣默然,"這麼說來,這個賈子明倒也是個人物!"

"可惜,趙允讓一世英明,卻生了一窩不成氣的兒子,賈昌朝攤上他們......"

"屈才了."

韓琦點了點頭,"如今的形勢,國公再咬著賈子明不放已經沒有意義了.一個一心求死的人,什麼都不會怕."

"那依稚圭的意思,通濟渠案當如何破解?"

"無法破解!"韓琦肅然道."老國公還是做最壞的打算吧,或者直接放棄通濟渠的進項."

"放棄!?"

魏國公一陣心煩,韓琦是不知道通濟渠上到底有多大的油水啊!

說起來,那個唐瘋真是個摟錢的活財神,修通濟渠耗資近千萬貫,所有人都覺得他這是充大頭,有錢沒地方花了.

可是,才掌握湧濟渠兩年,魏國公就知道這個唐瘋子到底有多厲害了.

兩年,兩年他從中漁利不下五百萬貫.

五百萬貫?能讓他疏通多少關節,籠絡多少人脈?現在讓他放棄?換了誰也不舍得啊.

"就沒別的辦法了?"

"沒有!"

"......"

魏國公又是沉默良久,臉色數變,最後狠一咬牙:

"好,不要了!"

魏國公可不是那一家子二百五,知道什麼時候錢很重要,什麼時候錢很不重要.

"可是,沒了通濟渠,此次黃河水患,咱們總不能干看著吧?"

好吧,錢什麼時候都很重要,沒了通濟渠,魏國公得趕緊從別的地方找補回來點.

韓琦略一沉吟:

"糧米之事,可行.這借貸嘛......國公最好不要碰."

"為何?"

"觀瀾運力不在,則災地糧價必然難平."

"可青苗之法施行在即,借貸之務也必然難興."

"稚圭就這麼篤定,青苗之法一定能實施?"

韓琦苦笑,"國公別忘了,咱們確實能用罷役來威逼官家.可是,國公難道不知道為什麼用罷役嗎?"

"還不是在京師占不到便宜,才不得以把事情搞到了京外?"

"說到底,石家反戈使得官家在朝堂之上有了絕對的話語權,他要施什麼法,咱們是攔不住的."

"這......"

魏國公茫然點頭,這是事實,他也是束手無策.

說白了,趙禎當了幾十年的皇帝,這點手腕卻還是有的.

別看觀瀾系在朝中勢微,可是有一個細節,也是最近石家倒戈之後,眾人才看出來的.

那就是,政事堂和疏密院這兩個最機要的衙門口兒,趙禎從來都沒放棄過.哪怕把三司財權放到韓琦手里,台諫只剩下包拯,唐介和王拱辰,趙禎都不肯在政事堂和疏密院失了實權.

只要文彥博不倒,旨意就能發的下去,樞密院軍隊的指揮權就在,而石家則是駐軍權這最後一環.

現在的情形就是,縱使朝臣鬧的再凶也是于事無補了.趙禎要是想硬來,誰也攔不住.

"那就只能在米糧上做點文章了?"

魏國公有點不甘心,米糧雖然暴利,可是放貸才是長遠之計.只要有貸就代表有地,這是對河北,京東諸路的一種滲透.

現在北方豪族掌握在汝南王府,雖是同盟,可卻是各懷鬼胎.

要是他能滲透到北方各州,以他的手段,再加上那一家的不爭氣,魏國公有自信可以取而代之,進而把西北和東北兩股勢力擰成一股,發揮更大的效用.

韓琦自然知道魏國公心里打的什麼主意,寬慰道:"國公不必急于一時,賈子明一走,那一家翻不出什麼浪來,只能倚仗老國公您.到時若想取而代之,手段多的是."

"至于國公擔心糧米利薄,不夠支用......"

韓琦頓了一下,故意賣了個關子.

"青苗之法確實有礙民貸,可是,水患上不得利,卻不代表別處不能得利."

"稚圭的意思是?"

韓琦大笑,"官家可以強行發令,卻不可強行施政.國公也別忘了,施政的人又是誰呢?可不是官家想怎麼施就施的."

"王介甫的那個青苗法卻有其妙,可是也是漏洞百出,不足為慮!"

說到這里,韓琦笑意更濃,"琦倒是很期待那個青苗法早點下發各州,看看能出多大的亂子!"

......

正當此時,府中管家來到閣前.

"啟稟家主!"

魏國公眉頭一皺,頗為不悅,"不是早有吩咐,老夫與韓相敘話,不要打擾?"

管家一窘,"小人冒失了,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街上風言四起,小人覺得,還是速來稟告家主更妥帖些."

"街上的風言?"魏國公來了興致,咧嘴一笑."那倒要聽聽,什麼風言非得此時稟報老夫才算妥帖?"

"街上都在傳,癲王唐奕回京了."

"誰回京了?"魏國公以為自己聽錯了.

"癲王,唐奕......"

"唐......唐瘋子?"

不知為何,魏國公腦中突然浮現出一行大字:

"貪老子一文錢,老子弄死你!"

"我弄死你......"

弄死你......

死你......

而韓琦則是眼中殺機一閃而過,隨後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沉吟道:"他怎麼回來了?而且還是這個時候回來?"

"國公!"肅然看向魏國公."機會來了!"

"他不應該這個時候回來!"

......

----------

大內,福甯殿.

唐奕回京的消息也傳到了宮中.

趙禎病了,准確地說,從過了年之後就染了風寒,一直沒好.

雖然不是大病,可是趙禎從小體弱,加上國事冗繁,還不到五十歲,卻已經略顯老態,一個小病小半年也不見痊愈.

入夏之後,雖然日見好轉,可是身體依舊乏得很.

午間一覺,睡了一個半時辰方醒.剛披上衣袍還沒下床,就見新任的內侍大臨李孝光小跑著進來,"給陛下賀喜啦!"

趙禎搖頭一笑,嗔怪地瞪了李孝光一眼.

這個李孝光是李秉臣的干兒子,趙禎這次是用人唯親,看在老李大官的情份上才把他安排在身邊.可是這個小李比老李卻是差遠了,就是這個性子就一直穩不住.

"何喜之有?說來聽聽."

李孝光大樂,上前伺候趙禎穿靴,"癲王殿下回京了!"

趙禎正要支著身子站起來,聞聲一頓,"誰回京了?"

"癲王!唐公子!回京啦."

"大郎回來了?"趙禎猛的瞪圓雙目,也不管皇袍的前襟還沒掖,玉帶還沒紮,急急地就要往前殿奔.

"快,快傳!"

李孝光急忙上前攙扶,"哎呦喂,聖人慢著點兒!癲王這會兒還在回山呢,您別急啊."

"還在回山?"趙禎緩緩地停了下來.

"他先去見范卿了?"

李孝光一滯,笑臉立時僵住,支吾道:"陛下忘了,汴河船多,得在回山等河監排號才能進京的."

"哦."趙禎心思根本不在這兒,也沒聽出李孝光的異樣.

"也對......"

......

"不對!"

"也對"的話音還沒落,趙禎就猛的眼神一厲,弄出個"不對",把李孝光都弄糊塗了,到底對還是不對啊?

只聞趙禎厲聲道:"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子,末得旨意,他怎麼就回來了!?"

"他不該回來!"

"更不該這個時候回來!"

"傳朕旨意,癲王速速出京,不得有誤!"

"陛下!"李孝光不去傳旨,卻是苦聲一喚.

"癲王可是從萬里之外的涯州回來的......"

"大膽!"趙禎冷冽大喝."你這個內官敢妄言政務,該當何罪!?"

"陛下!"李孝光立時拜倒.

"這不是政務啊......"

"大膽,大膽,大膽!!"

趙禎幾近咆哮.

"陛下......"

"......"

趙禎只覺天旋地轉險些栽倒,扶著門沿暫緩數息才緩了過來,理性也隨之歸體,不由怔住.

朕這是怎麼了?

抬眼見李孝光還躬身大禮不起,不由心中一陣煩悶,拋下李孝光獨自前行.

"起來吧!"

李孝光大喜,"謝陛下不罪之恩!"

"你啊!"趙禎一邊走,一邊歎."平時少和殿前司的軍漢厮混,多和你家大人學學."

"奴婢謹記!"

"去宮門前迎迎吧...."

"那小子要是來了,直接帶來見朕."

"奴婢領旨!"

......

------

李孝光這一去,直到了天近黃昏也未回轉.

趙禎整個下午就在福甯殿上批閱奏章,可是終是心神不甯.

天色漸暗,也未等到唐奕進宮,放下奏折,看向外面的天色,喃喃道:

"宮門就要落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