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賈昌朝不能留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還在這邊糾結兩法之弊如何破解,而在離回山不足三十里的開封城中,癲王回京的消息才剛剛傳開.

......

汝南王府,後門.

此時,一位滿面皺紋的老者正進到府中.

老人懷抱一口箱子,舉步維艱地走在王府後院的小路之上.

箱子不算小,異常沉重,老人額前已經沁滿了細汗,仿佛隨時可能栽倒.

可縱使如此,依然不願假以人手,非要親自抱著,一直走到汝南王生前的書房才肯放下.

"亞父!"

趙宗懿于心不忍,想上前幫忙,卻被老人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我自己來!"

老人聲似金石,不容有疑,正是昭文館大學士,賈昌朝.

趙家一眾兄弟面面相覷,一時無言.縱使對這賈子明多有怨恨,此時見他的樣子也是不敢多說一句.只得紛紛跟在他後面.

一直進到書房,賈昌朝把箱子放到老王爺的書案之上,這才直起腰身,氣喘不平.

環視老王爺的書房,一幾一案,一書一字,都是趙允讓在世之時的模樣.不由勾起賈子明諸多過往,可惜物是人非,不堪追憶.

目光最後落在趙家一眾兄弟身上,蒼白的手掌輕輕扶著箱子:

"河北東路......"

"河北西路......."

"京東東路......."

"京東西路......."

"河東路!"

"五路,一百一十三州,兩百四十六姓大小豪族的往來賬目,聯絡之法,老夫今天給你們送回來了."

賈子明聲音發顫,短短幾句,卻似用盡了全身力氣,老目之中隱有晶瑩,"昌朝無能,愧對老王爺重托."

"罪矣!"

......

"亞父...."趙宗懿心中一軟."亞父何出此言呢?怪只怪,時不賦我."

趙宗漢,趙宗楚也是和聲勸慰:"亞父不必灰心,如今形勢一片大好,也非是沒有東山再起之日啊!"

"......"

賈昌朝無聲苦笑,時不賦我?東山在起?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這幾兄弟要是早點說些寬慰之語,少背著他干點下三爛的勾當,他也不至于心灰意冷,再無斗志.

......

見賈昌朝無言,站在幾兄弟身後的趙宗實不由暗暗冷笑,嘴上也是不咸不淡.

"相公這又何必?說不得哪天相公心頭一熱,這些東西就又回到您手上了呢."

卻是連"亞父"都不舍得叫上一聲了.

"你!"賈昌朝聞之,氣的話都說不出來.

......

"誒......"老賈長歎一聲.

罷了,他這一生成也是汝南王府,敗也是汝南王府.既然去意已決,又何必與一個小人一般計較?

不去理會趙宗實,環視房中的趙家兄弟,心中寬慰自己,其實老王爺這二十三個兒子之中,也不都是狼心狗肺之徒.

平複心神,放緩語氣,"老夫就要走了."

"臨走之前,最後再囑咐一句,希望你們能聽進去."

趙宗懿淒然道:"亞父但說無妨,宗懿必謹記在心."

賈昌朝點點頭,贊賞地看了一眼趙宗懿,猛然一指身邊的箱子,"這個東西,不能留!"

"你們要麼把它燒了,一了百了."

"要麼....."

"上呈陛下.以如今的形勢,和陛下的慈善之心,保你們兄弟一生無憂,子孫富貴是沒問題的."

"......"

"......"

"......"

滿室皆靜,落可聞針.

連滿口"謹記在心"的趙宗懿也低下了頭.

唯獨這件,是幾兄弟無法答應的.

......

見一屋子人沒一個搭話,老賈又是苦笑一聲,心知自己又是多此一舉了.

"罷了,老夫去也,你們好自為知!"

說完,最後再看一見趙允讓的書房.心道,老王爺,昌朝這就下去與你請罪!

之後,再不遲疑,大步出屋.

等賈昌朝已經走出了屋子,趙宗懿這才回過神來,追了出去.

"亞父,我送你!"

賈昌朝略頓了一下,"也好,隨我來吧."

待二人行至院中,賈子明也不待多送,停了下來.

轉身看著趙宗懿,"老夫知道,剛剛的話你們是不會聽的."

趙宗懿窘然低頭,"父王終一生之力才攢下的資本,確實......"

"確實不舍得."

"誒,不聽就不聽吧!"

賈昌朝一點都不意外.

"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

"亞父請講."

"千萬不能交給魏國公!"老目之中精光閃現."否則......"

"你們兄弟一個都活不了!"

"......"

趙宗懿一時間沒明白老賈言之何意,呆愣當場,

等他回過神來,哪還有賈昌朝的影子?老人就此出汝南王府,從此再無瓜葛.

......

在院中站了良久,趙宗懿猛的打了一個寒顫.不知為何,心中一陣一陣的發涼,仿佛失了了什麼東西一般,空虛莫名.

棄掉賈昌朝,真的正確嗎?

帶著這個疑問,趙宗懿失魂落魄地回到書房.剛踏進門,就聽見他那個十三弟正與兄弟們說話.

趙宗實聲色厲斂地冷然出聲:"賈昌朝......不能留!!"

趙宗懿一哆嗦,臉色順間煞白.

"十三弟!"一聲厲喝,朝著趙宗實就沖了過去,一把拎起他的衣襟.

"你瘋了?那是父王親自讓你認下的亞父!"

被趙宗懿拎著衣領,趙宗實卻不見驚慌.

"大哥,醒醒吧."斜眼看了一眼趙宗懿,掙開他的大手.

"他知道的太多了,稍有差池,咱們一大家子都得陪葬!"

"也不至于吧?"

不等趙宗懿說話,趙宗楚覺得這個時候不說話不行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就算再怎麼不順,亞父可從沒生過二心."

"在京與不在京能一樣嗎?"趙宗實一聲反問,立時問得趙宗楚不說話了.

趙宗實趁勢又道:"如今朝中彈劾他的奏折一天多過一天."

"宮里傳回來的消息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官家雖然留中不發,可是卻把這些奏折都單挑出來放在了案頭."

"顯然,趙禎也知道沒有必要在扣著賈昌朝不放了,隨時都可能把他打發出京."

"呵...."

久未出聲兒的趙宗漢干笑一聲,斜眼打量著趙宗實,揶揄道:"怪誰呢?"

"魏國公的人為了通濟渠案,想把亞父擠走.這個時候,咱們不幫亞父說話,還落井下石,虧你想的出來!"

"我......"趙宗實一陣語塞."我可沒落井下石."

趙宗漢聞聲,眼睛一睜,"都是自家兄弟,誰不知道誰啊?你敢說吳奎那幫人不是你授意的?"

"我......"

趙宗實編不下去了,"我那也是為了咱們家好!你們自己說,賈昌朝這些年都干什麼了?"

"什麼也沒干!"

"他不走,咱們永無甯日!"

說完這句,語氣一緩,"咱們兄弟就別吵來吵去了,如今形勢大好,大有可為,更要兄弟齊心."

"......"

"......"

眾人一陣沉默,卻是誰也說不出話,唯獨趙宗懿冷眼看著趙宗實.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沒有苦勞,他也是你的亞父!"

"這種話你也說的出來!?"

"我......"

"行了,別吵了!"卻是趙宗球猛的坐了起來.

平時他與趙宗實走的最近,自然要幫十三哥說話.

"大哥,我就問你一句."

"老賈萬一真放出了京,他知道那麼多事兒,你睡得著嗎?"

"睡不睡得著也不...."

"行了!"趙宗球懶得和大哥爭辯."這事兒你們別吵,也別管了."

"我找人來辦!"

說完,根本不給趙宗懿再多說話的機會,直接出了書房,也不知道去干嘛了.

趙宗懿愣在那里,心中五味雜陳.

回想剛剛就算到了最後一刻,亞父還在為他們兄弟著想,可是返過身,這些人就要至他于死地.

"呵...."慘笑一聲,看向趙宗實."若有一天,我這個當大哥的擋了你的路,你待如何?"

說完,頹著身子,轉身也走了.

......

趙宗實看著趙宗懿離去的背影沒有挽留,沉吟半晌,方收拾心神,對眾位兄弟道:"大哥寡斷,給他一點時間."

隨著話音,眼神已經飄向書案上的那個箱子,上前兩步,一把掀開,眼中盡是喜悅與狂熱.

"回來的正是時候!"

一回身,只覺自己身段都高了一節.

沒了老賈,大哥又不在,眾兄弟之中發號施令的就剩下他了,竟生出一種運籌帷幄的感覺.

"趙禎也就仗著一個唐子浩方能成事."

"如今那瘋子遠在天涯,正是你我建功之機!"

一眾趙家兄弟也是收斂心神,眼中放光地看著趙宗實.

"十三弟有何高見?"

趙宗實略一沉吟,"朝中的事讓魏國公頂在前面即可,咱們大可見機行事."

"現在最首要的就是...."趙宗實抬頭."眼前的河北,京東諸路正逢河患,此為天賜良機."

"咱們正好借此,賺一點周轉錢."

"好!"

"正好!"

幾兄弟一聽有錢掙,立時眼前一亮.

"去歲讓瘋子查賬弄,日子過的端是緊巴啊."

"可不,眼看幾筆大錢從眼前過,就是不敢上手."

見幾兄弟氣氛登時熱烈起來,趙宗實暗暗冷笑,定國先定家,安外先安內,只要掐住他這些哥哥弟弟的軟肋,就沒有什麼不好辦的.

適時出聲,"既然眾兄弟都沒有意見,那咱們就這麼定了?"

"定了!"

"就這麼定了!"

"好!"趙宗實滿意叫好."那就盡早定計,莫失良機!"

"宗楚."

"十三弟有何計較?"

"一會兒你依箱中所載,聯絡河北,京東各受災之是的豪族,暫且不要售糧,放貸!"

"額...."眾人一怔."不賣不貸?"

"那橫財從何而來?"

趙宗實解釋道:"王介甫的青苗之法已經傳到了京外,受災州縣的苦主都在觀望,盼著朝廷施行此法.所以,較之往次河患,各州糧價,地價,起浮並不如意."

"可是...."說到這里,神秘一笑."可是,那個青苗之法官家想實行,朝官們會讓它實行嗎?"

說的這麼明白了,他的這幫傻兄弟哪里還不明白?

"十三弟的意思是,等朝廷這邊有了決斷,各州農戶希望破滅,肯定土地速降,糧價急升?"

"到時候,咱們屯積的糧食必可大賺一筆?"

"對!"

趙宗實篤定點頭,對趙宗漢道:"你負責聯絡災地之外的各州,聚攏糧源,向災區轉運."

"現在?還是等等?"

"嗯......現在吧!等糧食運抵,朝廷這邊也應該有個說法了."

"好,我一會兒就辦."

......

還別說,幾番施令,還真有幾分運籌帷幄的氣勢.

若是趙宗懿在此,非吐血三升不可.只能感歎,十三弟好手段!

眨眼之間,眾兄弟就被他盡數拉攏,連與他同心的趙宗楚,越宗漢都甘當十三弟的馬前之卒了.

......

一番定計下來,眾兄弟好像已經看到了閃著亮光的銅錢正自己把兜里鑽.

二哥趙宗樸心情大好,大笑出聲兒,"說起來,還得感謝那個唐瘋子!"

"若不是他到涯州也不消停,搞得觀瀾的船隊都在給他往南邊運物料,一時無法回轉救災,還真輪不到咱們撈上這一筆."

趙宗暉則道:"看來,那瘋子是不打算回來了.准備在涯州建起'行宮別院’,這是要養老嘍."

趙宗愈牙咬得嘎嘎作響,"只是便宜了那鳥厮!"

"若敢回京,必報斷腿之仇!"

......

"不,不不不不不,不好了!"

幾兄弟正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編排著唐奕在嶺外的困苦生活,猛的書房外頭傳來撕心裂肺的嚎叫,嚇了趙家眾兄弟一嚇.

哐當!

大伙兒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房門又是猛然一響,趙宗球踉踉蹌蹌地闖了進來.

"宗球?"眾人疑惑不解."你不是出去辦賈......"

"不不不,不好了!"

趙宗球舌頭打結兒,說都不會話了.

"我我我,我剛出府門,就就就聽見街上在瘋瘋,瘋傳......"

趙宗實一觸眉頭,"瘋傳什麼?"

"都都都,都說在回山碼頭見見見......"

"見什麼?"

"見見,見著一個人!"

"誰啊?"

大伙兒正迷糊,見著誰能把趙宗球嚇的都磕巴了?

"好好說話!"趙宗實這個來氣."鎮定!"

"見到誰了?"

"唐唐唐,唐瘋子!"

"你你你,你說誰誰誰......誰!?"

好吧,趙宗實一著急,也磕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