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兩法之弊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也是納悶兒了,這個拗相公還真特麼是拗相公.

如今的曆史已經讓自己折騰得面目全非了:

燕云都姓宋了,大遼皇後都拐回來了.

唐宋八大家里,有三個都給老子行過謝師禮了.

范師父都長命百歲了,而趙禎不但開始有血性了,連兒子都有了.

四朝權相文彥博被他調教成了"文扒皮";三朝首臣韓琦被他打斷了腿.

英宗皇帝連宮門都沒進,就被踩沒了.後面神宗,哲宗,還有大才子宋徽宗和他那倒黴兒子欽宗也一並沒影.

可以說,大宋朝能變的基本上都變了個遍兒,以後是什麼樣兒,唐奕自己都不知道.

可偏偏就是這個王安石......

偏偏就是這個王安石!!!

特麼是真拗,都這樣兒了,你還能把"青苗法"和"募役法"弄出來?

唐奕還是很服氣的,服氣到恨不得扒了王安石的皮.

......

--------

可是,話說回來,唐奕為什麼對這個"青苗法"和"募役法"反應這麼大呢?

很簡單,如果讓唐奕用一個詞來形容這兩個....東西.

那就是--

喪,心,病,狂!

沒錯,就是喪心病狂.拗相公的崇高理想和童話般的政治思維,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

能在一千年前的北宋,想出這兩個法案的人,絕對是天才,思想絕對超前.

但是,能把這兩個法案付諸實施的,絕對是蠢材,腦子絕對有包.

咱們一個一個的說.

先說青苗法.

《宋史》原文:"青苗法者,以常平糴本作青苗錢,散與人戶,令出息二分,春散秋斂."

大體意思就是:以各州常平倉所儲谷物做本錢,每年青苗之季,也就是農桑的時節,為了確保農民不會因為無錢耕作,而荒廢或者出賣土地,則以國家的名義向農民借貸,並收取"低額"利息.

高明吧?

此法從表面上看,當真是好辦法.

一來,讓常平倉里死水一般的存糧活動起來,不但發揮了應有的效用,而且還能給國家掙點利息,實現了創收的目的.

二來,農民有錢耕種,就不會出賣土地,有效地抑制了土地兼並的加速.

夠先進吧?

這可是一千年前的大宋,有點後世助農貸款的味道吧?

啊呸!

唐奕一口老痰淬王天真臉上!

先進個屁!

想法很先進,可是放在一千年前的大宋來實行,那就是愚蠢.

首先,是這個"低額"的利息--"出息二分".

這里不得不說點題外話,後世的史學家常說,華夏各個朝代的更迭大多死于土地兼並,是有一定道理的.

百姓失去土地,就等去失去了生活的根本,是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的.掀翻王朝統治自然也就成了活命的選項之一.

那麼土地兼並的根源是什麼呢?農民傻嗎?一過不下去就把飯碗賣了?然後去玩命?

不是的,土地兼並的根源,其實就是高利貸.

農民不會一上來就賣房子賣地,更不會傻到出賣活命的資本.大多數人對生活還是抱有幻想,對未來還是有憧憬的.

所以,不會上來就血拼,直接賣地.

他們會選擇折中一點的辦法,那就是抵押土地,向富戶和地主階級借貸來度過難關.

那這個利息是多少呢?

很高,各朝各代基本在三成利息往上走,而且是利滾利,息滾息.

也就是說,借十貫錢,年息三貫,明年還十三貫.若有賒還,再下年,就是十三貫為本,取息三成,概是十七貫.

這還是按年利來算,有的地方月利借貸,一個月打個滾兒,就已經沒邊兒了.

總之,這個借貸的高額利息,一般農戶是難以承受的.

要是收成好還好說,幾年辛勞勉強可以還上.可是萬一出現連年欠收的情況,那就除了破產拱手讓出土地,絕無活路了.

所以,每逢大災之年,農戶以質押土地求活,就成了土地兼並問題集中爆發的年景.

這也是河北,京東諸路的豪族會眼睜睜地看著黃河決堤,沖毀農田,卻一點不心疼的原因.

按理說,河患一起,損失最大的就是手里土地最多的豪族.

可是,恰恰相反,河患最重的時候,反而是地主豪族牟取暴利的最佳時機.

田畝所出何以比肩借貸之利?

......

回頭再說青苗法中的"散與人戶,令出息二分這句."

二分夠低了吧?

呵呵.

別誤會,此"二分"非彼二分,這可不是百分之二,這是兩成!比後世的高利貸還要高.

可想而知,那些瀕臨破產的自耕農能還得起這個利息嗎?這就是在拿朝廷的錢去放高利貸!

當然了,這個利息比北宋現今的民間借貸利率要低,而且不能用現代的思維去衡量,因為這個利息在古代是常態.

可是,即使是兩成的利息,依然是農民所不能承受的.

而且,王介甫好像忘了個事兒.....

就是他這個青苗之法是要由官僚階級去實施的.

那誰的在民間放貸最多?誰的手里土地最多呢?當然就是這些有錢有勢的當官兒的.

這就好比,讓一個殺人犯自己去審判自己,他會砍了自己的腦袋嗎?

所以,青苗法出發點是好的,可是一經實施,立馬就走了樣兒.

下行至各州各縣,簡直就是花樣百出,玩出花來了.

有的州為了政績,強行假借朝廷名義向百姓借貸的;有私抬利息,把二分變成三分,四分的.

更有甚者,把青苗法變成了另一種奪取農民土地的工具.

百姓本來過的好好的,結果被官府硬塞了一筆錢在手上,與之一同到來的,則是難以承受的利息.

致使四方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王天真本來是利民,利朝的青苗法,結果兩頭兒都沒討好.

......

------

那麼"募役法"呢?

呵呵,青苗法是還拐了個轉兒的暗搶,而募役法則是明搶.

而且,王大神搶的還不是已經得罪光的勞苦百姓,搶的是自己的同僚.是在統治階級有相當話語權的,地主階級.

這就尷尬了.

"據家貲高下,各令出錢雇人充役,下到單丁,女戶,本來無役者,亦一概輸錢,謂之助役錢."

王介甫的意思很明確,不是征不上來役嗎?不是都罷役嗎?那干脆就都出錢好了.

"據家貲高下",就是按照財產的多寡來評定戶等,富戶多出錢,窮戶少出錢,雇傭勞力來充當徭役.

估計王大神是為了杜絕地主瞞丁,隱戶的問題,連單丁,女戶都沒放過.別家出多少,你們出一半,一樣要拿錢助役.

還是那句話,若是實打實的來評定,什麼人是富戶?什麼人出錢多呢?

就是這些天天與他一起上朝下朝的官唄.

這就是打劫特權階級.當然了,古代的所謂改革就是打劫特權階級,可是這麼明目張膽的直接要錢.....

誰能擁護你?

你把大宋滿朝文武,還有統治階級得罪了個遍,你不讓他們好過,他們能讓你好過嗎?

......

是以,青苗法,募役法,再加上一個更得罪人的方田法.

這三個"熙甯變法"的核心決策,既得罪了窮苦百姓,又得罪了統治階級.

拗相公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拗相公是一個人在與整個大宋戰斗!

注定了"熙甯變法"的敗亡.

......

------

說實話,在唐奕看來.

青苗法也好,募役法也罷,包括沒有現世的方田法.要是換個朝代,把大宋官家換成李二,朱八爺這種狠角色,利弊暫且不說,但起碼可以正常實施.

因為不但皇帝夠狠,而且權力高度集中,誰敢呲牙?

可偏偏出現在皇權不那麼集中,士大夫與皇帝比肩的大宋,那就有點天真了.

這幫文官能玩死你!

....

如今,"熙甯"這個年號是鐵定被唐奕玩沒了.可是,"熙甯變法"中的青苗法和募役法,這兩根攪屎棍卻再一次出現在唐奕面前,唐奕能淡定嗎?

真是宰了王安石的心都有!

......

"不行,不能由著這頭倔驢折騰!"唐奕坐不住了,"我這就去找他."

"回來!"范仲淹高聲喝止,一臉狐疑."怎麼?青苗,募役兩法,與大郎意見相左?"

唐奕差點沒哭出來.相左?你徒弟我就算再瘋,也沒想出這麼激進的法子來啊.

"師父,這不是與弟子意見相左的問題."

"這兩法本身,與咱們初擬的革新方向就是相左的!"

"嗯?"四人一怔,范仲淹沉吟片刻才反應過來.臉色猛然一變!

"你是說...."

"溫和...."

"沒錯!就是這個溫和!"唐奕用力點頭"竟慶曆之敗,陛下和您難倒還不知道這個'溫和’有多重要嗎?"

"....."

范仲淹沉默了...

而唐奕則是急的握緊了拳頭!

連范師父都大贊王安石的兩法之妙,可想而知問題已經嚴重到了什麼地步?

說白了,一千年前就是一千年前,無法達到後世的多元世界的眼界,財富的累計,一條路走不通,可以換一個眼光,投身到另一個財富循環之中去.

這就好像,房地產不賺錢了,可以去玩電影,電影賠了可以去玩it.就算國內沒有發展空間還可以把錢撒出去,去另一個世界尋找商機.

而大宋呢?財富的終級奧義,只有土地,土地是窮人富人,所有人的終極目標.你直接動土地,沒有人不和你拼命!

汝南王聚攏北方豪族靠的是什麼?魏國公能在西北呼風喚雨倚仗的又是什麼?

就是這個不能碰的土地,誰碰我的地,我就和誰翻臉.皇帝老子也不好使!這是根本,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大于皇權!大于一切理想!

朝廷要動豪族的地,可是汝南王,魏國公卻想方設法在保他們的地,這才是導致今天這個局面的根本原因.

而且話說回來,就算是在後世,多元化了,全球化了.能夠不靠武力打破,外力資助,自己革新強國的,也只有我大中華一家,別無分號!

所以從幾年前,趙禎下定絕心再興革新之政的時候,唐奕就力勸趙禎,"溫和為本,平穩過度."

"范師!"唐奕語重心長.

"汝南王府有河北,京東諸路豪族為助,魏國公坐擁西北大勢."

"看上去半個大宋都在與我們為敵,可是...."

"咱們還有另一半,如何這兩法真的付諸實施.那另一半也沒了."

"......"

"......"

"......"

"可是...."范仲淹還沒回過神來,李秉臣卻是接過話頭兒."可是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汝南王府和魏國公那此人置人命于不顧!這個溫和卻是說不出去了吧?"

人家已經亮劍了,你再溫和,那就有點.....

"況且陛下現在確實也需要一個制衡北方豪族的契機."

"而王介甫的這兩法正中陛下心意...."

"不是的."唐奕搖頭,誠然道:"冤有頭,債有主.誰亮的刀子就剁誰的手,這才是道理."

"不管有罪無罪,一打一大片那就是野蠻!"

"......"

李大臣怔怔的看著唐奕,一時間竟是無言以對....

良久方道:"真是奇了..."

"小瘋子不瘋了,倒顯的我們這些老人家,成了不管不顧的瘋子."

唐奕心中一喜,咧嘴笑道:"大官罵我了..."

李秉臣能扯出這麼一句沒用的話,說明心里已經在認同唐奕,這是在找台階兒下.

而些時范仲淹也抬頭出聲:

"一來,這兩法已經朝議數日,收是收不回來了."

"二來,你若想阻止,必需要給陛下一個新的制衡朝臣的理由."

"你....."

"可有良策?"

這麼說來,唐奕是回來晚了,要是早點還能趁這兩法沒有聲聞天下,而及時阻止,可是現在....

騎虎難下!

此言一出,四個老人都齊齊看向唐奕,等著他的答案.

其實大伙兒是不抱什麼希望的.讓唐奕初聞兩法,就想出所謂良策,即收回兩法,又讓官家有新的應對朝臣的話柄.....

有點難為人.

唐奕略一沉吟,說出的話卻是讓四人大跌眼鏡....

"募役法...."沉吟良久.

"暫無良策,但是可以拖著...不實施,也就不至于變成大害!"

"至于青苗法嘛..."

"好說!"

"可解!"

......

------

明早應該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