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嘎!就暈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香奴,早已哭成了淚人兒,想好好看看新的自己,卻是淚眼模糊,怎麼也看不清....

唐奕繞到鏡前,捧起冷香奴的面頰."別哭,留著眼淚,等哪天我犯渾,氣到你的時候再哭."

"現在聽我說...."

"我這次回來呆不長,最多三五日就得回去,你現在京收拾東西.咱們的兒子還在涯州等們娘親抱抱他呢."

"好嗎?"

冷香奴用盡全身力氣點著頭,想不哭,可是眼淚怎麼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唐奕會心一笑:"那我去辦正事,你抓緊."

說著,輕輕的抱了抱她,起身向外走...

還未出門,似是又想起什麼....

回身看著冷香奴"你早就給孩子起名字了吧?"

"沒...沒有!"冷香奴局促的抹著眼淚,下意識站了起來.

"撒謊!"唐奕臉了一板,"真當你男人傻不成?"

剛剛唐奕說孩子叫唐俊的時候,冷香奴的表情分明有異.

"說說,你起的什麼名?"

冷香奴見實在瞞不過去了...只得小聲道:

"唐...唐吟."

哐當!

唐奕直接栽到了地上,舌頭都打卷兒了"唐唐唐唐,唐寅!??"

"不是的不是的!"冷香奴見唐奕反應那麼大,立時連哭都忘了,使勁兒搖著手.

"我,我就是起著玩的,還是唐俊好,就叫唐俊吧."

"唐寅..."

唐奕緩緩起身,一個母親給自己的孩子起名字,哪會有'起著玩的’?里面寄托了多少情思,卻是只有為人父母方可一窺.

可是...

怎麼就起了這麼一個名兒?

"唐寅..."唐奕又喃喃複述了一遍...

姥姥!!

老子連詩都抄了,還在乎一個名字?

大喝一聲!

"唐寅就唐寅,挺好!"

"就用孩兒他娘的給起的名兒了!"

言罷大步出屋,少傾,一樓大廳里又傳來唐奕的嘶吼.

"都愣著做甚!收拾東西!!這兩天就他娘的搬家!!"

....

--------

冷香奴望著空空無影的門口....眼淚再一次模糊了雙眼.

他壞!他狠!

他瘋!他狂!

可是他有情...有義...有擔當!

只這一點,對冷香奴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茫然回身,望向鏡中的自己....

青絲成髻,女兒作新婦....遲了些,可是....真的很美.

恍惚間,卻是又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忍不住問自己,我配得上這髻....

配得上那男人嗎?

....

良久,鏡中的伊人,緊咬下唇...終于做出了決定.

"徐媽媽....."

"收拾東西!"

"搬家!"

....

--------

回過頭來說唐奕,這貨搞定了冷香奴,悠哉悠哉的出了小樓的門兒.

剛一到街面兒上,差點沒又摔一跟頭!

只見樓前圍著的人,不少反增!!里三層外三層,把街都堵上了.

當然了,這點陣仗還嚇不著唐奕.

關鍵是....

關鍵是人群之中,眾人之首,三個老者並排而立,正冷著臉瞅著自己.

這個唐奕就不能不當回事兒了.

急急上前幾步"范師父,伊師父,王爺爺."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范仲淹,尹洙,王德用!

這三尊大神往這一站,唐奕能不嚇一跳嗎?

....

范仲淹冷眼看著唐奕,他能不來嗎?唐奕一下船,就有人報到觀瀾,而且往城里送信兒的人也是一刻沒停,這兒,估計開封城里都炸鍋了!

"你回來做甚!?"

氣的老頭兒手都在抖,指著唐奕身後的小樓,"就為了接她!?"

"還真不是..."

唐奕下意識撓了撓後腦勺,在老師面前,他是先天的矮三分.

"我是回來請陛下賜婚的..."

"胡鬧!"卻是王德用大罵出聲,這個理由還不如回來接這個姐兒呢.

"你說賜婚就賜婚!?還反了你了!"

"現在是什麼時候!?官家心里有數!就不能等等嗎!?"

"王爺爺..."唐奕面容一苦...

"還真等不了了...這回非賜不可..."

王德用一怔,眉頭皺的更深"什麼意思..."

"那什麼...."唐奕往前湊了湊....壓低聲音.

"有了..."

"什麼有了!?什麼有了這個時候也不行...."

王德用頓時愕住.

"你說什麼?什麼有了?"

"孩子有了..."

"....."

"....."

"......"

三個老爺子瞪時一翻白眼兒,和著是這個有了....

"誰有了!?"王德用第一個回過神兒來.

這一點非常重要,若有身孕那確實是不得不完婚,可是萬一陛下不准,大婚之前孩子就降生.那問題就嚴重了.有妾生子這一說,卻沒有妻生子先來這一例.

婚前有孕這是背德!

萬一要是三個丫頭里誰婚前就生了,那是萬萬不能再正娶過門的,只能委屈做妾.這比三妻並娶還嚴重,甚至是沒得商量!

唐奕要三妻並娶,這是法.法之決變在于天子.所以皇帝說能娶那就能娶.

可是婚前生子,那是禮!禮之決變在于聖賢,那是聖人定的,天子都不好使!

你說別說別的,奉子成婚在民間可能瞞混一下,將就將就就過去了.可是唐奕不行!他是癲王,是大宋有頭有臉的人物,這種事無數又眼睛看著你呢,不可越雷池半步!絕無商量!

王德用現在關心的是哪個丫頭這麼倒黴,可千萬別是他那干閨女君丫頭...

"誰有了!?"老頭急急問道,在他估計,福康不太可能,這小子不敢,也就是君欣卓和蕭巧哥之間.

哪成想.....

"嘿嘿...."唐奕憨憨一笑.

"誰都有了....."

"什麼意思?"

老頭沒聽明白....誰都有了....

那不是...

嘎!!

王德用反應過來,嘎的一聲就背過氣去了.

這個瘋子!

"王公!!"范仲淹嚇了一跳,急忙去扶王德用,還不忘狠狠瞪了這逆徒一眼!

"你這孽障!"

"誰....誰....誰都有了?"

好吧,范相公也是剛反應過來.

啊,嘎!!

陪著王德用一起載地上了.

....

伊洙本來從小對唐奕就溺愛多于管教,此時也是無語的看著唐奕.

"你這混小子越來越不像話!"

"誰....誰...誰..."

...

嘎!

尹師魯也不含糊,跟范仲淹和王德用一起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