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我不懂女人(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徐媽子,飛了出去,撲到人群里,撞倒一片!

唐奕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這老媽子,失去理智了...."

說完,大搖大擺的邁步進了小樓,留下一眾呆呆傻傻的吃瓜群眾,還有載倒了,爬起來,又撲上來的徐媽子.

"爺啊!!"

"你可...."

咣當!!

徐媽子直接頂在了門上...

卻是唐奕見勢不妙,從里把門關上了....

"誰也不許給她開門!!"

一邊命令著一眾使女婆子,一邊往里走,

"他娘的,這老媽子瘋...."

"...."

喝罵之聲乍然而止,就連動作也一並僵在那里.

...

樓還是那座樓....

陳設也依舊是原來的陳設.

人...

也還是那個人.

依舊是青絲如瀑,紅妝似火.倚欄相望...

唐奕一陣恍惚,猶記得第一次來凝香閣,她也是如今日一般紅火,如今日一般耀眼...讓自己...深深的陷了進去....

突然發現,事前想好的千言萬語,算計好的聲色厲斂...這一刻卻是半點也表現不出來了....

收起那份假裝的跳脫,緩步入廳,然後沉默無言的邁上樓梯...

低頭看腳,卻是恨不了這台階再多些,再長些...期盼多走一會,能讓自己更顯從容...

可是怎麼從容得了呢?上面那個女人為他生了一個孩子!

.....

終于,樓梯還是走完了,眼前除了自己的腳,又多出一雙纖細小足....

抬起頭,露出一個自認還算過得去的笑臉.

"你來了啊?"

"噗...."

樓下一眾使女婆子笑出了聲兒,還當這瘋子能說出什麼來,結果卻是這麼一句,你來了啊?不應該是自家娘子說這句嗎?

....

唐奕也知道說錯了話,臊紅著臉撓著後腦勺...

"笑!再笑,沒有賞錢!"

"...."

倒是冷香奴比唐奕還要正常些,說出一句正常的話來.

"怎麼突然回來了?"

"哦."唐奕錯愕了一下,立即答道:

"回來請陛下賜婚."

"...."

樓中一肅.

唐奕是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得特又說錯話了,沒事你提這個干嘛?

"我...."

場面一時僵住,良久,還是冷香奴.目光一柔,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仿佛唐奕說的是另一個男人的事情,深深一拂"奴奴給爺道喜了."

"我...."

"爺請廳上安坐,奴奴給您調茶."

冷香奴根本不給唐奕說話的機會,依舊是笑的甜美,恭恭敬敬的把唐奕讓進花廳.

"奴奴這就碾茶...."

....

"爺,慢等,奴奴去燒水."

....

"爺是剛下船嗎?奴奴這就去拿面湯,給爺洗洗風塵."

"爺...."

"好了!"唐奕冷然一喝,"你我到了今天這一步,還有這個必要嗎!?"

碰!!

冷香奴手中的茶杯,應聲劃落.整個人似是泄了氣的皮球,就此萎靡下來.

兩行清淚,泱泱而下!

....

唐奕起身,上前扶起她,"何必呢?憋在心里苦的是自己."

把地上的茶碗撿起來,"我好好的回憶了一下.....似呼咱們從來沒有好好的說過話...."

"可能吧..."冷香奴恍惚的接著話.盼著他回來,沒想到這麼快,也沒想到是回事辦這個事情.

唐奕緩著調子.

"今天不斗嘴,也不賭氣..."

"坦坦蕩蕩的說幾句心里話,好嗎?"

"好!"冷香奴回過神來,胡亂抹了一把嘴角的淚痕.眼神之中,仍不肯放下那份倔強.

重新拿來茶具,"奴奴給爺調茶,爺想說什麼,就說吧."

唐奕暗暗搖頭,即氣的不行,又恨的心癢癢!

怎麼就生出這麼一頭倔驢!!!

"你就沒話要對我說嗎?"

"沒有!"

"那你就不想孩子?"

冷香奴仿佛一下被扼住了要害,動都不會動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無聲滑落.

"誒..."唐奕長歎一聲:"還是你來說,我來答吧."

"...."

冷香奴緩緩而動,又忙活起來,眼神飄忽的開口道.

"他...他還好嗎?"

"好,能吃能睡,眉眼越長越像你了."

"像我?"心中一蕩,隨之眉頭輕觸,似是自語...

"像我....就太女氣了."

"對了..."

"有名字了嗎?"

"有....唐俊."

"唐俊...."冷香奴依舊是那副失神的樣子,喃喃複述...

"好名字...."

不知為何,言語之中,即有喜歡,又有失落.

唐奕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你喜歡那個孩子...對嗎?"

"喜..."只吐出一個字,冷香奴就停了下來,隨之緩緩搖頭!

"不喜歡!"

"你離不開他,對嗎?"

"不對!"

"我們說好的,不賭氣,不斗嘴,坦坦蕩蕩!"

"我...."冷香奴幾近崩潰...眼淚不爭氣的又狂湧而出.

幾近嘶吼道:"那是我的骨肉!我怎麼不愛!?"

"那為什麼還要萬里迢迢送到我那里去!?"

"為了..."冷香奴眼神中除了倔強,又多幾分哀戚....

"為了他好...."

"那為什麼肯為我生孩子,可當初卻不跟我走?"

"為了你好...."

冷香奴抬起頭,慘笑著看向唐奕"他是唐瘋子的兒子,這是他的驕傲...."

"但他不能有一個青樓豔姐,內里更是暗藏禍心的細作當娘!!!!這是他的恥辱!"

"同樣!!"冷香奴越說越激動,仿佛想一下把心中郁結全部發泄出來!

"你是大宋的英雄!是二十幾歲就封王的一流人物!!"

"不能被一個青樓女子毀了清譽!更不能把一個細作放在身邊!"

"....."唐奕一陣沉默,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

這個女人敏感,倔強.

如果生在後世,必然是個不肯低頭的女強人.只不過...

她和自己一樣,生錯了時代.

....

"起來...."唐奕再一次把香奴攙扶起來.

"過來."挽著她來到里間,來到梳妝台前...

"坐下."

"干嘛?"

唐奕不出聲,擺正案上的銅鏡,讓二人的臉都映在鏡中.

手掌輕輕的放在冷香奴的肩頭,讓她能清楚的感覺到手上傳來的溫度.

"你的心里話說完了,讓我也說幾句吧."

說著話,唐奕在冷香奴頭上輕輕一摘,一串珠花落在了手中,冷香奴一頭烏發,也隨之散落而下.

"你說孩子不能有一個青樓女子的母親,我不能有一個青樓女子的女人."

"其實你再意的並不是這此."

"你在意的不是別人怎麼看我們,而是別人怎麼看你."

"你...."

"別說話,聽我說完."

唐奕聲音不容有異!一邊拿起梳子,輕輕梳過她的一頭秀發,一邊繼續道:"准確的說,你在意的是我怎麼看你."

"對嗎?"

"....."

見冷香奴不說話,"從一開始咱們的相識,就伴隨著異于常理的另一層關系."

"而這個你心中最最深處的秘密卻被我一下拆穿了."

"你即有恐懼,又接受不了,更不肯服輸."

"所以在我的問題上,你異常的倔強,從不肯妥協."

"對嗎?"

"....."

"你不答,我就當你默認了..."唐奕一邊給冷香奴梳頭一邊道.

"那我也來說說我是怎麼想的吧....."

"你說...."

其實冷香奴也不知道唐奕所說自己的對不對,只是單純的想聽他說下去....

況且,她從來沒想過,唐奕還有柔情的一面,從來沒想到他會給自己梳頭.

....

"我不懂女人."

第一句話就讓冷香奴意外的一怔.

而唐奕則是露出靦腆的一笑"真的,我真的不懂女人."

說著,唐奕看向鏡中的香奴,似是回憶,似是閑談,悠悠道來.

"福康公主,那是官家硬塞給我的,說白了,政治的味道更多一些."

"本來想拒絕,可是相處久了....又舍不得了."

"咯...."冷香奴忍不住輕笑,這呆子說的理直氣壯,舍不得了...好像吃了多大的虧一樣.

兩人之間的氣氛為之一緩,不似剛剛那般沉重了,可冷香奴也只是笑了一下,沒有搭話.恬靜的看著鏡中的唐奕,等著他的下文.

"君姐姐...是一時善念種下的緣.這麼多年風里雨里,都一直在我左右,那份情早就融到了血液里.她也早就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沒有她,我活不下去!"

.....

"巧哥...."說到這兒唐奕自己都笑了"巧哥是我從大遼撿回來的,當時的她,那麼小,那麼天真,那麼可憐...."

冷香奴忍不住搭話,"公子與奴奴說這些做甚?"

"別說話!"唐奕在香奴的頭上輕拍了一下,板著臉道:"聽我說完."

冷香奴知趣的扁了扁嘴,真的是安靜下來.

"這三個女人于我,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沒有什麼感天動地,亦沒有什麼風花雪月,什麼綿情蜜意."

"只是時候到了,沒她們不行了,就成了今天的樣子."

唐奕的話又觸動了冷香奴心里的敏感,神情一哀.

"她們與公子是有故事的,可是....奴奴沒有."

"錯了!"唐奕篤定的眼神從鏡中折射進冷香奴的眼中,讓她心頭為之一顫.

"哪錯了?"

"...."

哪錯了?唐奕反倒愕然的答不出來了.

沉默良久,其間幾張其口,卻沒吐出半字.

也許,正如他所言,他不懂女人,更不懂在女人面前如何表達自己.事到臨頭反倒不知道該怎麼說清楚了.

"我是說...."

"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會取悅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她們...她們都是硬擠進來的."

"真絕情...."冷香奴嘟著嘴,忍不住吐槽"巧哥妹妹聽到,怕是會傷心的."

"去!!"唐奕笑吧一聲:"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奴奴還真不知道爺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在她們出現之前,甚至她們已經出現之後,我沒想過會有今天..."

"嗨!!"唐奕急的猛拍了一個腦門兒"就跟你這麼說吧!老子就沒主動追過小娘,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追小娘!"

"呵呵."冷香奴更覺有趣"爺急什麼?"

唐奕沒好氣的橫了她一眼:"跟你就著不完的急!處處與老子擰著來."

"爺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唐奕安靜下來"我想說...."

"水到渠成,吾之福也..."

"一見傾心,吾之命也..."

"可是...."看著鏡中一團火焰般的冷香奴"一見傾心來了,我卻不知道如何處之了..."

冷香奴心頭猛的一顫!瞬間面頰發燙...似有期盼的追問.

"一見傾心的...是誰?"

"你!"

唐奕一瞬不瞬的著唐冷香奴"直到看到孩子的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從第一眼見你,我就已經認定了你!"

只不過我用錯了方法....

"....."

其實回想唐奕對待冷香奴的種種,不難看出,他就像一個情痘初開的大男孩,即在女孩面前顯擺自己的力量,又處處與之做對,想引起人家的注意.

就像青蔥歲月里的我們....

會揪女孩的辮子,會把磚頭塞進女孩的書包,會把她文具盒里的筆都拆成零件,會在放學的路上吼著巨難聽的歌在她身邊呼嘯而過.

會罵她笨,會說她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讓她咬牙切齒掐著自己腰間軟肉不放.

就想看她的馬尾...在校園里飛揚.

許多年過後,才知道當年的愚蠢....

原來叫作...

愛情.

現在想來,唐奕的心理亦是如此.其實當他知道冷香奴是細作之後,正常人的做法是暗中除掉,聰明人的做法是留之不發,以待後用.

可是唐奕偏偏選了一個最愚蠢的做法....

殊不知,他只是想看到冷香奴被拆穿時的表情,只是想在這個女人面前彰顯自己的無所不能.

...

--------

輕輕的把冷香奴的長發挽起,盤在頭頂.

"從前,唐瘋子做了什麼荒唐事傷到了姑娘."

"奕在此賠罪了."

"我...."冷香奴眼中含淚,欲言又止.

唐奕把珠花穿上,繼續道:"別再說你是什麼細作,什麼青樓姐兒."

"唐奕,扛得起一個瘋子之名,卻扛不起歌伎入幕嗎?"

"爺...."

"以後也別叫爺."把最後幾捋碎發小心幫她掖在耳後.

"盤了髻,就不是姑娘了..."

"為人婦,要叫夫君."

看著鏡中變了另一番模樣的冷香奴,唐奕由衷的笑了.

"原來紅妖精盤髻,更加的嫵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