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絕對吃藥了(五千字)
g,更新快,無彈窗,!

等石全海石全安帶著一眾將校下去之後.

曹覺這才撇嘴出聲,"這就是你給朝廷想出來的兵制新法?"

"對啊."唐奕點著頭"咋樣?還行吧?"

"不咋樣兒!"曹老二嫌棄的瞅了一眼唐奕"大宋禁軍主要問題在于空額,你是給了好處,可是空額的問題還是沒解決啊."

"你以為你這扔出一塊肉,別人就乖乖把嘴里的肉吐出來了?"

"做夢!"

"那幫人貪著呢!小心嘴里的肉沒搶下來,鍋里的也搭進去!"

"到時候,既喝著兵血,又拿著農收,兩不耽誤,看你怎麼辦!?"曹老二還當是什麼好主意,昨夜賣了半天關子也不肯說,原來就是這點本事....

"吃去唄!"唐奕的回答出人意料.

"空額這東西,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老子問都不問,提都不提!"

"...."

見曹覺一臉茫然,"不明白吧?"

"不明白問你哥去."

說完兩手一背,悠哉悠哉的....走了.

....

"瞅特麼把你能的!咋不上天呢!"曹老二這個氣啊,就見不得唐奕這個故作高深的嘚瑟樣兒.

"君嫂子就多余把你接回來,就特麼應該在荒島上臭著你!"

撲通...

唐奕一個趔趄,差點沒載地上...

昨天君欣卓可是把他摁在澡池子里,搓了足足半個時辰才讓他進屋.

洗個澡...瘦了半斤...

曹老二這一嚷嚷,唐奕就感覺渾身不自在,好像那股子油泥味兒,又往鼻子里鑽....

...

--------

還別說,曹老二真去找他哥問去了....不然心里懸著個事兒,他看看他吃不下飯...

對此曹國舅只是抱以冷笑:

"能吃多久?照著大郎這個法子辦,禁軍轉農墾,五年後轉自耕農.撐死了能吃五年的空額."

"大宋立朝百年,這麼多年的空額都吃下來了,還在乎這區區五年?"

"...."

曹覺怔住...

好像是這麼個理兒哈...自己咋就沒想到呢?

可是不對啊.急急又問曹國舅

"就算轉了自耕農,不也能領半餉嗎?也不少錢呢."

"呵..."曹國舅干笑一聲:"遠的不說,就說眼前的石家兄弟,你給他五年,到時候你去問問他,還要不要那個空額?"

"啥意思?"曹覺沒懂,有空額為啥不要?

"你啊!"曹國舅橫了弟弟一眼"當兵真是當對了,你這樣兒的也就干點兒打打殺殺的營生,別的事兒多一個彎兒你都轉不過來!"

曹覺眼睛一立"有你這個滿肚子花花腸子的大哥擋前面,我琢磨那麼多干啥?"

"..."得,這位還挺理直氣壯.

曹佾也懶得和他廢話.

"你就說吧,開荒種地的利大,還是吃空餉的利大?"

曹老二撓頭好好琢磨了一翻...

"應該是開荒吧?對!開荒沒錯!看石全海那眼神都冒綠光兒了."

轉而一皺眉頭"可是不對啊,這兩項不沖突啊?"

"怎麼不沖突?"曹國舅反問道:"開荒不用人啊?空額能領貪餉不假,可能當勞力嗎?"

"呃."

"用不上五年,長腦袋的就都會發現,空額吃餉不如實兵勞力來的實惠."

"到時候誰還要空額?"

唐奕這招厲害就厲害在這兒,不像以前了,皇帝哭天抹淚,相公苦口婆心,為的就是讓將門消減一點空額以解財政之困.可是痼疾以成,再怎麼軟的硬的齊上陣,也見不到效果.

可是這回呢?

跟本不給你提削減空額的事兒!到時候你自己就嫌手里的空額不能下地干活了.

誰都不願意要了.冗兵的問題也自然而然的就解了.

...

嫌棄的又瞪了弟弟一眼,心說還瞅不起石全海呢,就你這腦子也不比石家老三強到哪去!

"知道咱們曹家現在在干什麼嗎?"

"干什麼?"

"趕緊把手里的空額都換出去呀!用空餉換別家手里的實兵!"

"日!"曹老二忍不住罵出了聲兒,

曹家往出扔空額,換別家手里的實兵?

而且專挑四十左右歲的老兵弱殘兵往手底下劃拉.空額白拿錢,實兵要給貼餉這個道理誰不懂?那別的將家還不蹦高高的換?

估計都以為曹家腦袋進水了....

可唐奕這套兵制新法一但實施,那可就有意思了,誰手里的活人多,誰占便宜...是誰腦子進水,可就不好說了.

曹國舅得意的嘴角上揚"得虧咱們和大郎這里先得了消息,不然就虧大了!"

....

"哥,我能問一句嗎?"曹老二張著個大嘴巴,怔怔出聲兒.

"問吧?"

"你都換給誰了啊?"

"石家."

噗!!!

"你也太壞了..."

....

--------

這一遭確實夠壞的,曹國舅是專挑的石家下手,把曹家的空額都甩給了石家.

石進武要是真就攥在手里,等新兵制一實行,絕對傻眼.

可惜,他想坑石家一道卻沒坑著....

石全海腦子不好使,不知道癲王這個農墾建設兵團的深意何在.

可石全安卻是精著呢,

涯州的農墾兵團建立不足一年,他就回過味兒來,看出點門道.聯想觀瀾商合和官家近年的動作,哪還想不出這不是涯州專屬,而是給大宋禁軍預備的!

急急給家里去信,而石進武這個時候已經是吃的"盆滿缽滿"正覺得沾了曹家的大便宜呢,

把老弱殘兵都換給了曹家,自家掌控的禁軍空額是大了點兒,可是戰力卻沒減,能不高興嗎??

再一看兒子的信....

嘎的一聲,石進武差點沒暈過去!

氣的就差沖到曹家大開殺戒了

破口大罵:"曹景休這鳥厮....坑煞我也!"

可是氣也沒用,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所幸還有時間,尚可補救.

石進武只能想方設法把自己手里的空額再從別家換來老兵....

可是換給誰啊?曹潘王楊四家是別想了,人家早就打點好一切,只能新兵制實施.

無法,只得慢慢換給一些中小型的將家.

沒想到的是,因為這個換空額的舉動,大宋禁軍中的空餉問題,逐步的向中小型將門集中.等到新兵制一經頒布....

除了幾個大型將門早有准備,小將門苦有巨額空餉可貪,卻沒有實兵去開荒.

自然吃了大虧,五年之後空餉都沒得吃,也就逐漸沒落了.

而趙禎削減空額之弊,因為小將門的影響力普遍不大,少了掣肘,更是順風順水,無所顧忌.

最後,貫穿整個北宋,影響力僅此于文官集團的將門,只剩下曹潘王楊石柳六家幸存于世...

使皇權對將門的掌控更加鞏固.

...

當然,這是意外之喜,就連唐奕也沒想到的後話.

唐奕可沒有太多心思放到軍制上,一來那是以後的事,想實行還需要一點時間.

二來,涯州雖然現在的兵不少了,可是有曹覺,有秀才一班老閻王營過來的猛人操練,根本不問他操心.

此時的他,心思都在野豬島上.

...

昨天和炎達的對話,雖有敷衍之意,可是有一句唐奕沒說錯.野豬島不論對于他自己,還是將來的大宋,都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每一處細節他都要盯著點,親自督辦.

這段時間,白天基本都在島上的工地,入夜就回家陪媳婦.小日子過的倒也算悠閑.

而家里那三個嬌妻,雖然一次敗露,惹的三女好幾天也沒給唐奕好臉色.可是以他那三寸不爛之舌,開啟忽悠大法...

沒兩天又讓他忽悠的服服帖帖,小日子豈是一個滋潤了得.

轉眼到了三月末.

亞龍灣的涯州新城,經過大半年的建設,已經初具雛形.

最起碼城牆已經立起來了,城中各個功能性的官署衙門也都建的差不多了.

呃....當然了,就是沒有官兒...也沒有居民..

這個唐奕倒不擔心,只要秩序建立起來.別的慢慢往里填.再不濟,還有炎達的近萬族眾,已經確定在新城落戶,再也不回山里了.

這期間,京城那邊依就每月一封信,依就是老樣子,觀瀾賬目,加上一些瑣事.

可是唐奕都沒回信...

...

三月的來信還沒到,可是二月的信,提到了楊懷玉和閻王營....

又把唐奕氣的夠嗆!

趙禎的信里只說閻王營調守遼河口,至于為什麼,卻是只字未提.

對此,唐奕還真就沒生氣!反而挺高興.

遼河口這個地方主,看似挺凶險,其實無甚大事,現在的金五部還遠沒到後來橫掃中原的實力.充其量就是小打小鬧的扮兩回土匪,劫個城什麼的.

以閻王營的本事,還真不怕這個,楊懷玉去那兒老是度假去了.

...

說心里話,唐奕不太想閻王營重建,更不想他們去守邊.

他終究不是軍人,也終究不能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問題.

在他眼里,那就是他的兄弟們不求功高蓋世,只求平平安安....

算上前身鄧州營....閻王營已經為從南打到北,為大宋立下了兩次不世之功了.

夠了....

不能再有第三次了....

...

唯一有點納悶兒的就是...好好的怎麼跑到遼河口去了?

結果,范師的來信,卻解開了心中疑問....

范仲淹的來信也提到了閻王營北上遼河口的事,而且是把事情的原委都說了一遍...

原來是趙禎腦袋一熱差點把閻王營賣了.後來又後悔了,不得不打發出去避避風頭.

這下唐奕來是來勁了!

"我說什麼來著!!!?特麼有什麼好東西都能賣出去!"

在自己的院子里,當著一院子的人,指著曹老二就吐槽開了,"你說怪我不把炮給朝廷,現在看著了吧?"

"別說炮了,咱那幫兄弟差點沒賣了!"

這回曹老二想幫"姐夫"說兩句好話,也是無從說起了.

想想也真是憋氣的直撓頭!

"特麼都咋想的!?澶淵那點破事兒,用刀子殺回來才是正經,靠嘴皮子就能不丟人了?"

"還把閻王營賣了......"

"呵呵..."

唐奕干笑兩聲兒,沒接...

這個'呵呵’,可就有點後世'呵呵’的味道了.

"我去你叉叉叉叉!!!"

"媽了個巴子!"曹老二越想越氣!"干脆給楊懷玉去個信兒,讓他來涯州,咱們兄弟一起快活算了!當他姥姥的兵!"

碰!!!

曹覺一來氣,照著院兒里的石桌就是一腳踹過去,把石桌都踹倒了,轟的砸在地上...

"還他-媽不夠憋氣的!"....

"吵什麼吵!!"

沒等曹老二再發瘋,院門口卻是一聲怒喝,嚇的曹覺一縮脖子.

只見孫郎中,背個手,剛進來就一臉嚴肅的要吃人.

"病人需要靜養!你們這又是喊又是叫,又是拆房子的!沒病也讓你嚇出病了!"

唐奕一機靈!

這才想起今天正事兒要干嘛了...

他是在這等著孫老頭來看病的,結果人沒來,信先來了,看了一眼信,倒是把看病的事氣忘了.

瞪了一眼曹老二"你消停點兒!耽誤了我家娘子問醫,老子和你沒完!"

曹覺也是才反應過來,立時局促的撓著後腦勺兒"嘿....真忘了.我的..."

"我的錯"

這可真不是小事兒....

因為不是一個嫂子要問橋,而是三個嫂子一起病了!這還不是大事兒?

聽唐奕說,頭幾天就都不太好,起先是身子乏,只當是受了涼,唐奕要找孫老頭來看,三女都不依,老人家歲數大了,能不麻煩就不麻煩了.熬上幾碗姜湯下肚,也就好個七七八八了.

唐奕也大意了,只當是小毛病,沒太放往心里去,囑咐使女好生照顧,又忙著野豬島的事情去了.

後來,三個女人不但前症不見好,開始腹脹,一連好幾天,不想唐奕分心,也就又蒙混著過來.到了今天早上用早飯,又嚴重了,三個女人粒米未進不說,倒是都吐了淒慘.

這回唐奕哪敢不重視?急忙去叫孫郎中.而大伙兒也是擔心的緊,都聚在唐奕這里看看是什麼情況.

都估摸著是什麼傳染的疾病,不然也不能三個人一起病了.

"您老快里面請,我不懂事兒,別和咱一般見識."曹覺不敢造次,說著話,急忙上前扶著孫郎中.

孫老頭兒背著手架子頗大,被曹覺推著往里走還不忘數落,"這不是老夫的問題,真是什麼不能驚嚇的病症,嚇著怎麼辦?"

"就是就是."唐奕在一旁附和著"你小點聲."

接過曹老二的班兒,扶著老頭要進廳.

"你進來做甚?"

到了門口,老頭兒一瞪眼睛,把唐奕攔下來了."一個大男人,瞎闖什麼?"

"我...."唐奕一陣無語,我娘子有病,我這個當丈夫的還不能看看了?沒這規矩啊?

孫老頭兒一甩頭,"一邊候著去,別哪兒都有你!"

得...

"您老慢走..."唐奕溜溜的往門邊一站,這老頭兒他惹不起...

"看細心點啊."

孫老頭瞪了唐奕一眼,悠悠的自己進去了.

其實吧,今早唐奕一來說是什麼症狀老頭兒已經猜出個大概是什麼"病"了.

之所以不讓唐奕進,是因為老頭兒心里雖然有數兒...可是還是有點畫魂兒.

他不太信,真是那個"病"....

....

------

老頭兒進去有一刻鍾還沒出來.

唐奕真有點急了.不會真是什麼大病吧?

曹老二還算不錯,沒落井下石,上前安慰"安心,嫂子們都是吉人天象,出不了大事兒!"

范純禮也道:"有孫先生在,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等著吧,說不定孫先生在里面行個針,都不用吃藥就好了呢!"

唐奕抹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沒接話.

沒病自然好,可是這老頭兒怎麼還不出來呢?

這時曹佾,潘豐就連辜胖子都上來勸唐奕別自己嚇唬自己.

...

又過了一會兒.

終于!

房門吱嘎一聲開了,孫老頭兒,臉色煞白!

一臉呆愣,腳底下還有點拌蒜的出來了....

...

完了!唐奕腿一軟,差點沒坐地上!

看老頭兒的表情就知道要壞事兒!

強咽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沖到孫郎中身前.

"怎麼樣!?"

孫郎中沒說話...倒是眯起眼睛來瞅著唐奕.

"老夫行醫一生!就沒見過這樣兒的!!"

"......"

這回不光唐奕嚇的沒了人色,院里的人也都心頭一緊!

孫老頭兒都沒見過的病,那可怎麼辦?

"您...您就別嚇我了..."唐奕說話的聲兒都開始發顫...

"直接說!什麼病!"

...

孫郎中不答,倒而問了一個唐奕沒聽懂的問題.

"你是不是真吃了什麼藥了?"

"???"

"還是童子之身養了太久,憋出奇跡來了?"

唐奕被折磨的不要不要的...這個節骨眼兒,特麼這老頭兒怎麼也開始賣關子?

"啥意思啊?"

"誒...."

孫郎中長歎一聲....

背著手就往院外走.

嘴里還嘟囔著..

"真是奇了."

....

"喜脈見多了,可是三個喜脈一起號出來,還是頭一回...."

"這小子得虧不差錢...."

"要不一下一個,誰養得起?"

"....."

"....."

"....."

"....."

院子里絕倒一片!不約而同看向唐奕...

咕嚕...

曹覺咽了下口水...

"你....你你你,你絕對吃藥了!"

...

"老,老頭兒啥意思?"

唐奕哪還有心思和他拌嘴?臉色憋的通紅!

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