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琊琅軍和農墾建設兵團(五千字)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就這麼無恥的回家了....

那一夜家里發生了什麼事兒,外人自然不得而知,可是第二天看唐奕臉色就不難猜出....

這三妻並娶,並非什麼好事兒.這一夜被三個娘子折騰的不輕....眼圈都是黑的.

可惜曹老二可一點不同情這貨,依他昨天那個賤樣兒,就活該他遭罪.

況且,昨天說石家兄弟和那兩萬禁軍的事兒,還等著他拿主意呢?

你不是能嗎?不是說有招嗎?那看你的吧.

....

----------------

"他媽的這個買賣做虧了!"

此時咱們的癲王殿下,正背著手,站在海灘上.嘴里不干不淨罵罵咧咧.

對面的石全海,石全安,不敢明著頂撞,可是心里卻在暗暗發咒!

"有本事你放我們回京啊!"他們巴不得唐瘋子放他們走呢!

在他們身後,兩萬禁軍,一左一右分成了兩個萬人隊.

一面倒還看得過去,皆是青壯兵士,就算蔫頭耷腦,一點精神都沒有,可是好好訓練一番也能一用.

可另一面就不咋地了.全是滿臉褶子的爺爺兵.

有的連頭發都白了,腰都快直不起來了....手里的大槍杵在那當拐杖使,都說禁軍弱,這樣的兵怎麼可能打仗?

"他娘的,官家打的一手好算盤啊!"

"發來五萬的編制,結果就一萬能用,剩下四萬還得咱自己補齊..."

曹老二在身旁一撇嘴,"你可以不補嘛,下面什麼情況官家心里明鏡似的.補了奇怪了."

"那哪兒成!"唐奕眼睛一立"老子治下的軍隊要是也有空額,傳出去還不夠丟人的!"

朝石家兄弟一招手,"過來!"

兩人溜溜的靠了過來,"殿下有何吩咐?"

唐奕擰著眉頭:"都是明白人,給我交個實底兒,到你們手里的實餉有多少?"

"呃..."兩人對視一眼,支吾了起來....

唐瘋子怎麼還問起這個來了?

吃空餉這個事人人皆知,但是不能拿到台面兒上來說.這也太直接了.

二人直犯嘀咕,唐瘋子到底什麼意思?是想分一杯羹還是要抓石家的把柄啊?

"別跟個娘們兒似的."唐奕極為不屑的出聲兒,一搭眼就猜到這兩兄弟心里想什麼呢.

"第一,老子還真看不上你們那兩個小錢兒,沒想刮你們的地皮兒."

"第二,咱們也沒心思管你們將門那些破事兒."

"該是多少就是多少!"

"這..."兩人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曹老二,心道你也是將門出身,空餉曹家也沒少吃,倒底能不能說啊.

曹覺一樂"說吧,子浩都是自己人,沒什麼可瞞的."

"誒!"石全海一咬牙,說就說!"回稟殿下,三萬!"

"靠!"

唐奕直接就罵娘了.

"就三萬?"

"就三萬!"

也就是說從三衙支度出來五萬人的糧餉,一層一層往下扒,到都虞候這一層就剩三萬了.

說心里話,這一點唐奕早有預期,

大宋禁軍吃空餉,可不是簡單的某一個人貪汙了多少多少錢.那已經到了組織嚴明,上下分工,科學管理的先進程度了.

從三司按照在冊兵源向兵部三衙調撥糧餉,開支開始,一層一層往下扒皮.上到三衙都指揮使,下到伍長兵頭兒,人人有份兒.

從將作監,軍器監,都水監,三司各屬,衛尉寺,皇城司,三衛官,各禁軍大營,個個分肥.

五萬人的糧餉,還沒出庫,就被三司扒了一層,發到三衙手里,就不是五萬了.

三衙的頭頭腦腦扒幾層,再往下發,具體到哪個衙門口兒再扒幾層,哪個軍再扒...從軍到廂再扒....

說白了,到石家兄弟這里,是五萬變成了三萬,而他們想撈取更大的油水怎麼辦?只能是縮減實額,留出更多的空額來謀取更大的利益.

比如現在,手里就兩萬人,卻收了三萬的餉,多出來的一萬,自然就是他們的.

可是唐奕沒想到差這麼多....到石全海這兒就剩六成了.

見唐奕臉色越來越不好,石全海急忙解釋了起來...

"上面刮的太狠,我們也沒辦法...."

"再說這一萬空餉,也不是進了我們兄弟的腰包,下面還一堆兄弟得照拂..."

"行了行了!"唐奕懶得聽他哭窮."和著就特麼三萬,老子還得給他貼兩萬人的餉!?"

"殿下!!"石全海一聽也急了:"手下留情啊!"

和著唐瘋子是一口都沒打算給他們留?三萬的實餉都算到他的帳里去了.

"我們兄弟也不容易,要是沒了這空額,可就都得喝西北風了."

"瞅你那點出息!"唐奕沒好氣的瞪了石全海一眼"要不怎麼說你們石家眼皮子太淺,沒啥前途!"

"可著大宋地界打聽打聽,老子虧待過自己人嗎?"

"額..."石全海一滯,啥意思?癲王另給好處?

他想不明白,可是分弟弟石全安可是比他上道太多了.

唐奕此言一出,瞬間大喜過望,連什麼巴望著開溜的心思都扔到腦後去了!

朝唐奕猛一抱拳!"蒙殿下抬愛,我兄弟二人,感激涕零!"

"哎....."唐奕眉頭一挑,還是對著石全海出氣.

"你弟弟是個明白人,比你有出息!"

又看向石全安吩咐道:"把營以上的將校聚攏過來,一會我有話說."

說完,邁著四方步到一邊兒等著去了.

這邊兒石全海讓唐奕擠兌的還有點懵,怔怔的看著石全安"啥意思?癲王把那個空額給咱們補上?"

石全安一翻白眼兒也是服氣了,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他這個傻哥哥怎麼還聽不懂呢?

"哥啊,補不補都是另說,殿下這話里最有份量的是'自己人’這三個字!"

"哦..."石全海點著頭....

蹦出一句,差點沒把石全安氣死!"他倒挺能說,誰是他的'自己人’?"

石全安徹底無語...

看來這個傻哥哥真是一點都不明白啊!

哥倆被扣下了,自家父在京城處境立時尷尬,在這麼一個微妙的時期,父親搖擺不定的當口,唐奕這一句自己人的分量有多重?這是明著伸出大腿讓你抱!

無奈道:"看看曹潘家王楊四家.三哥總明白這個自己人的差別在哪了吧!?"

說完再不與這傻哥哥廢話,按照唐奕的吩咐,去集合各營將校去了.

石全海自己站在那想了半天...

終于眼睛猛的瞪圓!追著五弟就顛了過去,"你是說咱石家也能像曹潘幾家一樣,富的流油?"

....

--------

唐奕遠遠的看著石全海的背影,和曹覺小聲說話"這個石家老三,到底有沒有真本事兒啊?看著有點愣..."

曹老二道:"石全海這人,腦子是不太好使,可是也正因為如此比他弟弟實在的多,真論到用兵之術,也不算算庸手."

唐奕點了點頭,"那還不錯,留下帶那一萬青壯.把他弟弟劃出來."

曹覺聞言不覺奇怪,反道歪頭看著唐奕玩味一笑:

"某些人口不對心啊...."

"什麼意思?"

曹老二道:"不是對官家的按排懷恨在心嗎?怎麼還又貼錢,又盡心的,連'自己人’的帽子都給石家扣上了?"

這話要是傳回京去,石家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了.

"...."

唐奕沉默良久...

"兩碼事兒!"

"切~!"曹覺嗤之以鼻,這家伙還是放不下!卻偏要嘴硬!

....

--------

沒一會兒,石家兄弟帶著一眾營將過來.

唐奕也不廢話.

"誰管軍需?出來一個."

"末將在!"打人群里走出一個中年將校"末將乃洪武軍糧草都尉,暫管五軍支度."

"嗯."唐奕應了一聲,直接下令.

"這幾天你把這兩萬實額,重新造冊,不以五軍分之,凡四十歲下的青壯兵卒,不分軍別,統歸一冊."

"四十歲上之老弱殘兵,亦不分軍別,統歸另一冊."

"這...."糧草都尉一怔,有點為難...五軍變兩軍?這是私改軍制,上面能同意嗎?

唐奕卻是不管他,繼續自顧自說.

"以後,青壯兵卒糧餉按就京師閻王營的標准發放,"

"老弱之兵,則原餉不動,不得虧缺!"

"......."那將官又是一怔,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回倒是下意識看向石家兄弟....

青壯按閻王營的標准發餉?特麼誰不知道閻王營的餉錢是禁軍的三倍!照癲王這個標准,哪來那麼多餉錢?

"別看他!看我!"唐奕瞪著眼睛,一指腳下!"在這里,老子說了算!"

那軍將一縮脖子,石全安也適時諂媚出聲:"既然留在了涯州,那以後就都聽殿下的,不得抗命!"

"末將遵命..."

"嗯,下去吧速辦!"石全聲色厲斂,說完嘿嘿笑面又對向唐奕"殿下還有何吩咐?"

"把五個軍的青壯集中起來編為一軍,暫且定名為琊琅軍"(亞龍灣也叫琊琅灣)

"殿下不可..."石全海又跳出來了....

"別說話,聽我說!"

石全海臉色一苦,"可是五軍變一軍,咱沒法管朝廷要餉了啊...."

唐奕心里暗罵,你特麼就掉錢眼兒里了!

"別的什麼都不用你管,聖旨,編制,糧餉老子自然給你弄的明明白白,讓你名正言順的走馬上任!"

"好...好吧."石全海悻悻然點頭,心里想什麼都讓這瘋子猜著了.

"那剩下一萬的老弱之兵怎麼辦?也編入琊琅軍?"

"不!"唐奕直接搖頭:"剩余一萬老弱之兵,暫且把軍械,兵甲都收攏上來,留琊琅軍備用."

"重新整編之後,暫且...."

"暫且就叫:海南農墾建設兵團吧"

"啊,啊?"....農墾?

石全海又犯愣,一時間連兵團是個啥玩意都忘了和唐奕計較.大叫道:"殿下不會是想讓咱手下的兵去給你種地吧?"怎麼還把刀甲都收上去了?

"對了!"唐奕眼睛一立!"種地老子都閑歲數大!"

"那...那殿下你也不能這麼弄啊."石全海一臉的便秘"那...那空餉你給咱收了,咱還沒法和兄弟們交待呢,這又抽了咱一萬兵去給你種地..."

"那,那一點好處沒有,誰還給咱們賣命啊?"

唐奕一翻白眼!這貨在錢眼兒里算是出不來了.

實在沒心思和他廢話."那個糧草都尉呢?"

"末將在!"

"以農墾建設軍團的名義,建一個賬冊,將來農墾兵團的所有產出,一半上繳三司財政.另一半歸自己,隨意支出!"

說到這兒唐奕眯眼看著石全海"想要錢是吧?"

"海南到處是荒山野地,你們有多大本事就開多少荒種多少糧,能得多大的好處,全看你們自己的本事!"

"當真!?"石全海倆眼登時冒綠光!!

心說那可是一萬人啊,就算老了點兒,可是種地卻沒問題,

這要是玩了命的開荒,十萬畝田也開得出來!海南這地方能種三季水稻!打出來的糧食就算朝廷分走一半,那也比一萬空額的數目大得多了...

"當然是真的!"唐奕一點不含糊."我說過了,從來不虧待自己人!"

...

轉向一眾將校.

"從現在開始,往後琊琅軍年滿四十歲的老兵,即改編入農墾建設兵團.保留軍籍,糧餉照發,轉為農職."

"凡年滿四十五歲,且在農墾兵營勞作滿五年的,分配一定數量的土地歸屬個人,發半餉,但每年自營地產出歸個人所有,農稅只十取其二,一成上繳朝廷,另一成仍歸兵團所有."

"凡年滿五十歲者,若家中有男丁從軍,半餉續發至終老."

"無男丁從軍,則收回軍籍,農稅依舊十取其二,朝廷和兵團各得其一."

"伍長以上,至營尉以下.按官階大小,另有安排."

"總之,一定在兄弟們過的下去,還過的好!"

"....."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心道,好像跟著癲王討生活,也不賴啊.

....

--------

大宋之前治理冗兵難見其效,早就說過了,無外乎動了太多人的奶酪.

唐奕只能做一個大奶酪出來,去換將門和軍隊統治階級現在手里的奶酪....

只不過人都是現實的,在沒見到利益之前,是不會輕易放下手中現在的利益的.

幸好,在涯州唐奕一言之堂,只手遮天!他正好可以借此來把這個奶酪讓天下人都看得見,摸得著.

....

其實啊,冗兵這個問題,不光大宋有....

後世剛剛統一華夏的太祖也遇上過.

幾百萬軍隊打下來了江山,換回來了太平.可是和平時期又用不著那麼多軍隊怎麼辦?

太祖可比宋朝的皇帝們英明神武得多!

兵轉農,兵轉工!當兵的還是當兵的,可是卻放下了槍炮,拿起了鋤頭,犁杖.

什麼農墾兵團,生產建設兵團.說是軍隊,卻以集體的形勢,迅速投入到農業生產,國家建設當中去.

這是軟著陸.

高明得很!

既不會因為太激烈引起動蕩,又能快速的把消耗資源的軍隊,變成資源的生產者.

不同的地方在于,後世的兵團產出大多數歸國家所有,而大宋則要分出一部分給既得利益....

在唐奕看來這沒什麼不可以,而且這個辦法也完全適用于大宋現在的情況,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後世更合適.

其一,五嶺之外還處于蠻荒狀態,朝廷即掌控不足,又沒有精力開發.正適合農墾兵團的大展拳腳!

後世兩廣地區的千里沃土,別說是大宋現在這點老弱殘兵,就是把百萬宋軍都發配過來,也一點不顯山露水.完全消化得了.

其二,糧食在這個時代,還是一個國家國力是否強盛的重要指標,讓消耗糧食的兵,去生產糧食,讓花費國家財政的軍隊去創造財富.這一正一反的變化,不用細算也知道會是什麼效果.

其三,大宋實行的募兵制,始終還是存在缺陷的.一入軍營,終身為卒.看似和後世的職業軍人很接近.可是大宋始終不能很好的解決老兵安置的問題.

隨著軍隊老齡化的日趨嚴重,勢必造成戰斗力漸弱的後果.

通過農墾兵團的逐級篩選,把老兵逐步轉化成自耕農.不失一種良策.

.....

唯一的問題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嶺南也有飽和的一天,可開發的土地會越來越少.可那將會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不在唐奕現在考慮的范疇之內.

也許真到那一天,大宋的疆域已經擴張出另一個有待開發的地方呢?

以後的事,誰說的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