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無恥的家伙(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沒錯....

窩棚里這個邋遢大王一般的青年漢子,正是咱們的癲王唐奕,唐子浩.

他已經在島上窩了六七天了,別說換衣服洗澡了,這位爺就根本沒下過島!那叫一個淒慘....

對于炎達的好心提醒.

唐奕吃味的抽了抽鼻子...

"那什麼,這島上的工程不比新城,重要的緊,我得自己盯著點兒...."

炎達聞聲哭笑不得,天天盯著我們伐樹開荒?"這還沒開始建呢,殿下盯不盯有啥區別?"

"還是回家,好好洗個澡,歇息幾日,等建出個模樣,殿下再來盯著也不遲."

老漢就差沒說,您這都有味兒了,還不回家啊.

唐奕瞪時眼睛一立!"走走走!少管本王的閑事!"

特麼的我不知道自己都臭了?我不想回家?

可是....

想到這里,唐奕登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腳....

老子也想回家....

可是...

可是特麼的玩大了啊!!

...

--------

這事兒一點都不難猜.

這貨用一段台詞,忽悠了三個洞房.

你要是萬無一失還好,結果被抓了個正著.那三位娘子不和他翻臉才怪!

苦了堂堂癲王,在這孤島上窩了六七天,特麼都快生虱子了!

罵走了炎達,唐奕又有點後悔了....

這老漢憨了一點,可是他一走,連個憨的都沒了.只留自己一人在島上望著夕陽苦歎...

"誒....人生啊...都是坎坷."

起身在窩棚邊兒上抱過一捆柴火引燃,今夜吃飯,取暖可就都只望這一堆火了....

"喲!!"

"咱們癲王殿下怎麼混的這麼慘?身邊兒怎麼連個使喚的婢子都沒有啊?"

"可不?"又一個聲音附和響起"生個火都得自己動手."

唐奕回身一瞧,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滾!"

只一個字,就再不理會徐徐而來的兩個人...

"喲喲喲!"曹覺一陣怪叫:"瞅給癲王氣的."

一旁的范純禮則對唐奕道:"這你可怪不著我們兄弟,是吳相公發的話."

"清官難斷家務事,讓你自己處理,我們誰也不能收留你."

"呸!!"唐奕狠淬了一口"哪來的回哪去!少在我這晃蕩!"

要是沒這幫賤人落井下石,他也不至于一堵氣跑島上來遭了好幾天的罪!

"那我們可真走了啊."賤純禮晃著手里的東西.

"那這燒鴨子和仙醉釀可就也一並帶走了啊!"

"回來!"

一聽有燒鴨子和酒,唐奕立馬叫住范純禮.

"東西留下!人滾!"

"想的美!"曹老二順勢坐在火堆邊兒上,看著火上架著的半只兔子.

"這也不錯啊,還有肉吃."

"看來這鴨子帶的多余!"

"給我吧你....."唐奕一把搶過范純禮手里的鴨子,抱著就啃.

塞的滿嘴流油方嗚嚕著道:"不是白水煮兔子,就是烤兔子,特麼連點鹽面兒都沒有."

兔子是早先就烤好的,現在只是放到火上熱一下,曹老二順手撕了一塊,嘗了嘗.

"不錯,手藝見長!"

"得,鴨子歸我,兔子你們來."

說著話,又抱著鴨子大嚼大咽起來.

鴨子多好啊?有咸有淡有味道.

此時范純禮也坐了下來,把酒壇子遞給唐奕"你說你這是圖什麼?哪不能住,非跑到這來作踐自己?"

說白了整個涯州都是他唐奕的了,哪不能住?就算不好意思回家,也不至于跑到野豬島上來玩荒島余生吧?

"你懂什麼?"

唐奕鄙夷的橫了二人一眼"這叫夫妻之樂!"

"哪像你們,一公一母,見了面兒跟進了大雄寶殿似的拜個沒完?"

"咱這多好,即把正事兒辦了,盯著工程,又能斗個小氣,添小情趣."

哈!

二人立時笑出了聲兒,這貨倒還真能往臉上帖金...

曹老二一撇嘴:"俺們還真就不太懂...."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唐奕聞聲,眼睛一立"當然是她們三個來求著我回去,老子才能回去!"

"不對!求我回去,我都不回去!不求個五七八遍!哭出個感天動地!休想讓老子離島!"

曹老二哭笑不得..."有這個必要嗎?"

"有!"唐奕篤定"非治治這臭毛病不可,還敢跟爺使小性子了."

"行!你牛!"

"不過差不多得了啊,外面還一堆事兒等著你呢."

"啥事兒?找你大哥便是."

曹覺道:"還非得你不可."

"石全海,石全安那兩萬禁軍,你回去瞅瞅,不行都發回去算了."

"怎麼?那兩兄弟又想跑?"

"那倒不是,就是兵源太差,不堪一用."

"五六成都是年過四十的爺爺兵,剩下一小半也沒多少好貨色."

"我看過了,還不如都發回去,省得還落挺大個人情."

唐奕一皺眉,說起正事兒了,卻是不能再玩鬧了.

想了半天,"那也留著吧,把老弱殘兵都挑出來,能剩多少是多少."

曹覺無奈的搖了搖頭."行吧....那就將就著用吧."

這就是官家無論對遼還是對西夏,甚至是對內改革,都沒底氣的原因所在.大宋軍隊確實已經爛透了!

別覺得有一大半的爺爺兵是趙禎或者石家故意帶過來的.其實這在禁軍之中是常態.有的地方比這還差!還達不到這個水平.

"你真該琢磨琢磨怎麼先實行兵改的問題了."曹覺認真的對唐奕道:"再這麼下去,不用人打,咱們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對了,你知道石家兄弟,名義上是帶了多少人過來嗎?"

"多少?"這個唐奕白明,所謂名義,其實就是兩人帶了多少編制過來.

來的是兩萬人的實數,可是這個兩萬,卻不代表兩人統領的是兩個整編軍.

大宋除了閻王營,還有殿前司的一部分軍隊,就沒有滿編這回事兒.不然哪來的空餉可吃?

空餉是什麼?空餉就是有坑沒人!一萬人的整軍!朝廷在冊是一萬人,可是實際發餉的兵,肯定不到一萬.這里面那些只有名字,沒有人的空額,自然就進了領兵人的口袋.

"這兩個家伙帶來的是五個軍!!"

"也就是五萬人的編制!"

"靠!"唐奕差點沒噴了.五個軍實際上就兩萬人?

他知道禁軍空額嚴重,但這也太離譜了吧?

特麼六成的空額!

也就是說,朝廷六成的軍費,進了私人的口袋!

放下鴨子看了曹覺一眼"你們將門,玩的太大了,得收斂一點了,不然必是大禍!"

"呵.."曹老二干笑一聲:"你覺得我曹家缺那點錢嗎?"

長歎一聲,"實在是痼疾難除,身不由己啊."

"你不讓下面吃飽,他們會造反的!"

這事兒不但曹家知道,楊家知道,潘家知道,甚至朝廷知道,官家也知道!可是大宋的軍制有先天的弊病.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誰也不敢動大手腳,否則必亂!

不光是趙禎,北宋幾代皇帝都想到禁軍,都像消減空額,可是收效甚微,多數最後都是以不了了之收場.

無它,不敢動!

其實文官瞧不起武人,這里面也有相當一部分原因,在他們眼里,武人都是國家的蛀蟲.沒一個好東西!

殊不知,大宋的軍隊,就是一個絕症病人!不治是死!治了也得死!將門縱有報國之心,可是根子已經爛了,誰也沒辦法.

看向唐奕"你不是有招兒嗎?趕緊使出來,只要可行,我曹家第一個擁護你!"

"...."

唐奕一陣沉默.

"還不是時候...."

"那什麼時候是時候?"

"給我點時間....起碼要等辜家形成氣候."

其實唐奕比曹覺更著急!

他知道的比曹老二知道得更多!

曹老二還只是擔心禁軍爛透,必出大禍!而唐奕是真真切切的在史書上看到了禁軍到底爛到了什麼程度.

北宋末年的禁軍,戰力還不如廂勇和農民軍!不然也不能讓金蠻玩似的就占了大宋半壁江山,把皇帝都抓了回去.

南宋能苦守百年,靠的也是重新整編的廂軍和起義軍.大宋花七成財政養起來的禁軍徹底靠邊站,淪為輔兵只能運運輜.

可想而知道禁軍已經爛到了什麼地步.

可是,正如曹老二所說,痼疾以成,輕易不成動,不然現在就得出亂子.

唐奕在等,等一個契機.或者說,他得先畫一個餅.再動兵制的根子.

說起來可能挺窩囊,挺憋氣.

可是....現實如此...這件事上,容不得唐奕發瘋.

....

"最多三五年,兵制上一定給你一個交待!"

"那現在怎麼辦?"曹老二看著唐奕:"別人咱們先不管,石家兄弟帶來這兩萬人,你怎麼用?"

"怎麼用?"唐奕玩味一笑:"你倒是提醒我了,整個大宋的禁軍咱們暫時還動不了,但是石家這兩萬人,倒是可能做個試點,給他們打個樣兒!"

"你先把過了四十歲的,失去戰力的,還有殘疾的都挑出來.等我回去給你安排."

"行吧..."曹覺心說也只能這樣兒了,但還不忘催促.

"你快點啊.真打算一直不回家啊."

"趕緊回去把那幫廢物給老子清理了,看著就鬧心!"

"行行行!"唐奕灌著喝,敷衍著.

一轉頭看向范純禮."你瞅什麼呢?半天沒音兒?"

此時賤純禮一臉的嚴肅,望著天上的星星正在發呆.

唐奕叫他才回過神來.輕輕一笑...

指著東面最亮的一顆星辰..."你說...宋為庸是不是已經到了那顆星的下面..."

唐奕怔了一下.原來他在想宋楷...

搖頭道:"沒有...那顆星,比你想像的遠得多..."

"那老四現在到哪兒了?"

"不出意外...."唐奕沉吟了起來,"再有一年多,應該回來了...."

按照正常的航程,宋楷和祁雪峰他們,幾個月就能橫渡太平洋,到達北美洲大陸,再一路南下,從北美到南美....

現在應該在南美洲的西海岸轉悠,找尋橡膠,玉米,土豆這些唐奕最需要的東西...

想到這兒,唐奕忍不住笑了.

喃喃道:"祁雪峰那家伙,現在應該高興壞了吧..."

那是個求知欲極強的男人.當他看見那片廣袤無垠的大陸,看到那片大陸上異于中原的風土人情,山川植被...

應該會像一個尋得寶藏的孩子一樣高興吧....

他哪里想得到?

祁雪峰,宋楷他們確實順利到達了美洲,確實順著美洲西岸一路南下,到了南美.可是橡膠,玉米找沒找著先不說.

銀礦倒是找著了....

唐奕這里是黑夜,可宋楷那邊卻是大白天.

大宋艦隊,正停靠在後世智利所在的位置.所有人開挖銀礦,砍伐樹木,就地大煉金銀!

此時宋楷正站在高處,遠望近萬人在不停勞作!

眼冒綠光,心里還碎碎念著...

"發達了!發達了!"

"這回可他娘的是抄上了!這一百多船白花花的銀子運回去,還不把唐瘋子真高興瘋了!?"

....

--------

"大郎...."

"他們若是回來,是先到涯州還是先到海州?"

相隔一個太平洋....海那邊的人在想著什麼,唐奕范純禮自然不知.

可是海這邊的他們,卻在想念著故人.

"先到涯州."

一指海灣之外"等地平線上,出現遮天蔽日的大宋龍旗,那就是祁雪峰和宋楷回來了!"

"呵呵...."范純禮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呵呵傻笑:"你說宋老四那家伙平時吊兒郎當的,還真是膽兒大!"

"沒想到還是塊縱橫四海的料."

"...."

"祁大哥也是爺們!一句也不廢話,就真的幫你扛下了這次遠航...."

唐奕不由輕笑:"我運氣好..."

"對了,有時間你給唐正平去個信,他現在不是在西京瞎縣當縣令嗎?"

"好像就是離祁大哥老家那個地方不遠."

"寫信讓你幫著照顧一下祁大哥的妻兒老母."

"嗯,我明天就辦."

"算了."唐奕又覺不妥,"你讓唐愣子派幾個人,把祁大哥一家都送到涯州來得了."

"在咱們身邊,也好照看."

"嗯...."

.....

"嗯?"

范純禮剛應下,就又是一聲輕疑.

無處林間有火光移動,顯然是有人.

而且,那火光正朝這邊而來.

"誰來了?"

唐奕也發現有人過來了.

"你大哥?"

心說六七天了也沒人搭理老子,怎麼今天都趕一塊兒了?

正想著,火光已經到了近前.卻是一個羅裙紗披的麗人,舉著火把,出現在三人面前.

"君嫂嫂...你怎麼來了."

范純禮和曹老二,急忙站了起來.齊齊見禮.

唐奕下意識愣愣起身,然後....

又特麼坐了回去.

"不來求個五七八次,哭個感天動地老子是不會回去的"那句話,開始在耳邊縈繞.

干脆一撇嘴,把頭一偏.

看向了別外.

....

君欣卓舉著火把,與曹老二和范純禮點了點頭,算是見了禮.

最後目光落在唐奕身上,冷著臉緩緩走到他身前.

唐奕有點心虛....腦袋僵著不動,只珠使勁往君欣卓身上瞥...

"回家."

"誒!"

唐奕騰的躥起來,多一句廢話沒有.

抱著君欣卓的胳膊就往回走.

"娘子我跟你說吧,這些天可苦了夫君了,你聞聞....都臭了!"

"自找的..."

"對對,我自找的."

.....

扔下歡快跳躍的火堆,還有火堆旁,兩個石化當場的男人......

說好的五七八回呢?

說好的感天動地呢?

"日!!"

這個無恥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