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殿下回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晚了,寫的十分匆忙,沒校正,也沒細琢磨,不排除明天重寫的可能.大伙將就一下.可以明天重新看.)

起初文彥博是想以番戍的名義,把閻王派出去轉一圈.等遼使一走,再回來便是.

但是文彥博忽略了一點,或者說他沒想到這個官家一時失言,自己急心補救引出來的"小事兒"會有那麼多人,有那麼多的反應!

說白了.

多少人正眼巴巴盼著,找個由頭把這群軍漢轟出京去,省得礙眼.出去轉一圈兒,顯然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于是....一場汝南王系,魏國公一脈,觀瀾系,還有中立文官之間的亂戰!就此展開.....

出京,這是各方共識,無需多說.

可是去哪兒卻是大有學問了.

文彥博本意是尋防諸州,這樣隨時都可聽調回京.

可是後來都不用別人反對,他自己都沒好意思提...

別說是聲名大振的閻王營了,就算是普通禁軍,如果沒有平亂,戍邊之職,也沒有去各州尋守的.那是廂軍干的事兒.

聽上去挺威風,可是這就和文官犯錯,被貶出京去是一個道理.

閻王營功績卓著,以貶黜的方式出京,是肯定不合適的.

而趙禎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他提出的方案是南下涯州.

好吧,也是貶,不過唐奕那里正需人手.暫且過去幫忙,用時再召回來,也不失一個良策.

可惜....除了觀瀾系的官員,沒有一個同意的.

汝王南系和魏國公自不用說,他們是必然反對,中立文官也不同意.

一個異姓王,你給他那麼多兵做甚?

....

剩下的幾個去處,一是西北邊境,拒守西夏.

這個方案,文官沒意見.夠遠就行.

觀瀾第也沒意見,西夏現在老實的很,邊境根本沒有戰事.若有召喚,隨時可歸.

可是魏國公一脈卻是打死也不干了.

西北是他的老巢,豈可讓閻王營進駐?況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魏國公已經吃過一次閻王營的虧了.

抵死不願!

那沒辦法了,趙禎也不想通濟渠的事剛將了魏國公一軍,緊接著再觸動魏國公敏感的神經.

況且,趙禎心里有一個更好的去處沒說,只等朝臣們自己提出來.

而大伙兒想來想去,也就只剩一個入燕云守備大遼了.

其實這才是趙禎樂見其成的.

燕云有狄青的二十萬精兵,正好借此時機,從中選拔優秀勇士,補充閻王營的兵源.

對此魏國公沒意見,只要不去他的西北,愛去哪兒去哪兒.文官們也沒意見.反正是出京,哪都一樣,別回來就行.

觀瀾系更沒意見.

可是有一個人卻提出了反對.

王安石.

王介甫只說了一句話....

"宋遼邊境陳兵二十萬!如果再把大遼視作洪水猛獸的閻王營派去燕云邊境.遼朝會怎麼想?到時燕云可能再不甯日!"

趙禎嚇了一跳!

還真是這麼回事兒.以閻王營對大遼的威懾力,把他們派到燕云,效果無異于再向燕云增兵二十萬!大遼勢必有所防范.

很可能引起一輪軍備競賽!

這是大宋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好好看了王安石一眼,對其的印象登時又好了不少.

"可是...."趙禎也是一陣為難"那當把閻王營派去何處?"

總不能真讓遼使里里外外把閻王營研究個遍吧?

....

"啟稟陛下,臣有兩個去處.必無非議!"

"....."

不但趙禎無語,連一眾朝臣也是無語.

看到這位狂的,大伙兒這吵了這麼半天一個去處也沒定下來,你倒好,一下兩個好去處.

文彥博面子有點掛不住,把閻王營弄出京這個餿主意畢竟是他出的.他也沒想出一個可以得到所有人認同的去處.這位一下就有兩個去處,這不是打他的臉嗎?

"介甫有何良策,但說無妨."

他倒聽聽,到底是哪兩個地方.

王安石聞聲恭敬答道:"萊州,遼河口!"

嘎...

文扒皮一下子噎住了,心說還真他媽讓他答上來了....

只要略一思索,就知道,這兩個地方,還真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首先,萊州和遼河口這兩個租界,都是在大遼,夠遠,文臣,魏國公等人一定滿意.

其次,這兩地的互市貿易都在觀瀾商合手里,觀瀾自己人當然歡迎自己人.

再者,這里雖然深入遼地,卻沒有燕云這麼敏感.畢竟是孤城,大遼可以放松很多.

....

趙禎沉吟片刻.

"那還是遼河口吧..."

萊州的地理位置還是太突出,遼朝就算不疑有它,趙禎還不放心呢,說白了宋遼可不是真兄弟,和平是當下兩國都需要的,可是誰也說不准哪天就打起來了.到那時候閻王營孤軍在外,會很危險.

而遼河口則不同,那里就算宋遼開戰,大遼都不一定能把手伸過去!

這個地兒,名義上是大遼的領土,當年耶律洪基也是以大遼官方的名義把這塊地租給了大宋.

可是,實際上,遼河的入海口,是在金五國部也就是後世東北三省的正下方.周邊也都是金五國的掌控之下.

只不過金五國名義上又是大遼的疆域,耶律洪基才有這個底氣把人家的地,許給了大宋.

實際上遼朝在這邊兒根本就說不上話,敢越界一步,五國部的金蠻,可不管是你是誰,就是干!!

他們默許了遼朝租借他們土地的事實,也不是因為附屬大遼.完全是因為大宋貿易的直接受益人是他們金人.

閻王營去了這里,即有面子,又有里子.遼人想怎麼著也不可能,實在是最好不過了.

"那就這麼定了吧."趙禎最後拍板,"令閻王營權且調防遼河口."

"震懾金蠻,戍衛宋商!"

....

----------

海南,涯州.

唐奕還不知道楊懷玉閱被派去給他守商貿口岸去了.

此時....

咱們的癲王殿下,正是野豬島上....

密林之中,一片樹木藤蔓被砍伐的七零八落.顯然是要開荒在此建設房舍.

天近共昏,黎族工人們正在收拾工具,准備下工吃飯.

路過工地邊緣,但見一雨布搭起的臨時棚子里,蹲著一青年漢子,眼巴巴的看著眾人離去.

這青年漢子衣著倒是不算寒酸,可是賣相可不太好...

錦緞的褂子本是光鮮亮麗,可是由于多日沒換洗的緣故又是野外.盡是泥汙油垢.

臉洗的挺乾淨,可是發髻卻一看就是許多天沒拆開過了,跟打了發油一樣,都成坨了....

炎達見了不由靠了過去....

"殿下....下工了,回吧."

心里還由衷的佩服,這位王爺殿下干起事兒來比他們黎人還賣力!

自打上島之後,就日夜守在工地,都沒回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