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豬隊友文扒皮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要是在這兒,又非得罵娘不可.番茄小說網`-`.`xf`q-

這就是他說什麼也不給大宋造炮的原因.

什麼好玩意到了他們手里,那也沒有面子重要,反手就給你賣出去.

還作閻王百態圖若干,以解遼帝的思念之情?耶律洪基有那麼騷情嗎?

畫畫是假,偷你的技術才是真的.

閻王營那是大宋的殺手锏,放到後世,就是核武器一樣的重要威懾力量.

這不但拉出來給人看,還要拆開了給人看.

拆開了看還不過癮,怕人家忘了,還得畫下來.

腦殘啊!

得虧啊,得虧黑騎營至今沒有重建,要是讓遼人把鐵甲重騎也學了去......

以耶律洪基親眼見識過黑騎營的威力,還有大遼馬匹的供應量,就算砸鍋賣鐵,耶律洪基也得弄出幾萬鐵浮屠,沖到古北關下和大宋再試吧試吧.

......

閱兵結束,各國使臣散去.

趙禎帶著一眾文武朝臣下了宣德樓,文扒皮這才逮到機會兒與趙禎低語.

"陛下,不應該答應遼使的要求!"

趙禎眉頭微皺,"文愛卿的意思是,怕遼人竊取閻王營的戰法,反過來對付大宋?"

文彥博一聽,嘿,你還知道啊!?

"陛下既然知道,為何還答應他!?"

"誒......"趙禎長歎一聲."朕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與為澶淵正名相比,一個閻王營......"

"陛下糊塗啊!"文扒皮一著急,連大不敬的話都冒出來了.

"遼朝勢弱,今日閱兵之請,本就有借勢之意,可見遼人此時處境之艱!"

"就算陛下不答應他的請求,臣料定他們也不敢再多生事端."

"這......"趙禎愣住了.

仔細一想,好像真是這麼個理兒.宣德樓上他一激動,竟一時不查,百秘一疏.

"這可如何是好!?"

本來,趙禎是認為,閻王營那點東西就算給遼人,他們也不一定學得去.畢竟閻王營厲害之處不在表面,主要還是唐奕那套獨特的練兵之法,加上精良的裝備.

不說別的,單是錳鋼這東西,遼朝是絕對煉不出來的.

用一個營換澶淵正名,趙禎以為是賺了.

可是,經文扒皮這麼一說,又好像是賠了.

趙禎有點糾結了.

......

其實,這里不得不說,趙禎的心態變了,可惜視角卻沒跟上.

他已經年近五十,不再年輕.

人老了,不但要考慮生前,身後之事也越想越多.

所謂心態,可能趙禎當了近三十年的皇帝,又經曆了慶曆大敗.在他的內心,能守住祖宗基業不倒,就已經是萬幸了.

可是,突然冒出一個唐奕,突然再次點燃了大宋的改革之火,突然燕云回歸宋土......

一個守成之君,突然間功蓋祖先,成了建功立業,開疆擴土的不世明君.

單收複燕云這一條,就足以讓趙禎在青史上位列宋皇之首.要是改革再成,中興大宋,與唐宗漢武這種千古一帝比肩,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趙禎至少在內心,已經不把自己當成一個守成之君.

他想要更多!

說白了,有點開始好大喜功.

今天在宣德樓上,要是他能借此一舉為澶淵正名,那又必是史書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得不說,遼使也會挑時候,趁著老頭兒一激動,還真就答應了.

那又為什麼說視角沒跟上呢?

因為,趙禎說到底還是那個趙禎.心態再變,但是骨子里還是個仁慈,謙虛的皇帝.

再加上,多少年了,一直是遼強宋弱,突然變成了宋強遼弱,趙禎還沒回過味來,下意識覺得占了便宜,總得給人家點好處,不然沒法交待.

他就沒有強盜思維,壓根就沒想過不用給好處,強摘果子的事.

"這......"趙禎一陣氣短."朕已經答應了,總不能......"

意思是,我都說出去了,你總不能讓我這個當皇帝的再收回來吧?

"左右就是畫幾張畫,隨他去吧!"

文彥博一聽,登時臉色一拉.

"陛下別忘了,這事兒要是癲王知道,可能又要想多了."

之前,派石全海,石全安護送唐奕那個庶子,文扒皮就是極力反對的.

明明許多原本的汝南王系的官員已經開始搖擺不定,包括石家最近正是規規矩矩未有半點不妥.從那次魏國公逼宮就不難看出,石進武和賈昌朝一樣,連面兒都沒露.

加以時日,慢慢爭取,必然會有轉機,何必呢?

那個瘋子唯一看重的就是一個"情"字,你何必使這種小手段招他煩?

好嘛,這回又來!?

要是讓那瘋子知道把閻王營又給賣了,你們這關系可就好不了嘍.

"陛下還是慎重些吧,癲王畢竟是陛下視若親子的晚輩."

"呃......"趙禎還真聽進去了.

想起那個小瘋子,趙禎心里還是有虧欠的.

"愛卿有何高見?"

趙禎知道,文彥博肯定有辦法.不然光是反對,卻要皇帝食言而肥,文扒皮才沒那麼笨,給自己找不自在.

"依臣之見,陛下既然旨意已經下達,卻是萬難收回的."

一句話讓趙禎安心不少,文卿果然是為朕著想的.

"把閻王營送出京!"

反正閻王營現在不是重建的時機,找個理由調出京去,讓遼人摸不著,那就不算我們食言了吧?

"送哪兒去!?"

"哪兒都行,就是不能讓遼人如願!"文彥博越來越篤定.

"閻王營的兵法絕不能讓遼人學去!不然,以大遼的情況,必成我朝大患."

趙禎臉色一白,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詔百官福甯殿議事!"

......

說起來,文彥博真是好心,可是好心卻辦了個壞事兒.

一時心急,只想到把閻王營調走.可是,文相公也沒想想,調哪兒去!?這才是一個大問題.

而且,觀瀾系的官員對閻王營另眼相看不假,可是,汝南王系,魏國公一脈,包括滿朝的中立文官,對閻王營可是沒什麼好感的.

......

大宋朝還是文官的天下,代表著武人抬頭的閻王營怎麼可能被他們所喜?

萬民敬仰那是文臣的特權,他們恨不得閻王營永遠消失在所有人眼前,還能讓一幫軍漢獨得恩寵?

所以,這回文扒皮學了一把歐陽永叔,做了一回豬隊友.

此事拿到百官面前一議,正中下懷.

文扒皮哪里想到會捅了馬蜂窩,恨不得抽自己的大嘴巴.

這回倒好,趙禎沒把癲王得罪到,不是全特麼攬到自己身上來了?

閻王營被派到了一個既是最前線,看上去絕對不會弱了威名,又是天高皇帝遠,遼使就算拿著大宋的聖旨去也沒用;還是有仗打,能彰顯大宋軍威,而且又能養老,躲清閑的絕佳去處

遼河口殖民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