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又被賣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從慶曆八年,唐子浩在宣德樓喊出"一寸山江一寸血,一寸江山一寸家",喊出"漢兒當自強"開始.

到嘉佑二年,東華門外,大軍北去,萬民吶喊"威武"送行.

再到今日,重回宣德樓

"戰之必勝!"山河為之色變.

威武震天的軍民怒吼,震得皇城樓上的鎏金大瓦都在顫栗.

各邦使節仿佛看到煌煌大宋朝,那個雍容華貴的老婦人,那條醉臥中原的睡龍,正在緩緩褪去往日的溫良,慢慢睜開那迷離的醉眼.

鋒芒畢露,殺氣沖天.

這樣的宋軍,幸好只是這不到兩千,要有個十萬二十萬,誰也沒信心能擋得住大宋的兵鋒.

此時,文彥博幾近狂熱地望著城下殺氣凜然的閻王營,望著數十萬嗷嗷叫的大宋百姓,心中激動之余,卻是想起了一個人,一個身處萬里之外的瘋子.

不由暗歎,也許唐奕是對的!

大宋朝太需要這份血性了,大宋朝也太應該早點讓這份血性顯露出來了.

掃了眼一眾番邦使臣,目光最後落在遼使身上.還行,文扒皮還沒激動到忘了自己的本份.

有些話,官家是說不了的,只能臣子來說.

正對遼使,不無輕蔑道:"我朝天家乃不世仁君,縱有無敵神軍,卻無窮兵奢武之意."

"去歲古北關下,若揮師北去,遼帝可堪一戰乎?"

言下之意更是露骨,意思是,我們仁慈,不但沒打你,而且沒急著再建神軍,這是大宋仁慈,你別登鼻子上臉.

遼使恭敬一禮,卻是無話可說.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一半,自然得給宋帝一個臉面.

說白了,宋遼各駐使臣,大遼知道閻王營一直沒重建不假.可是,大遼會不知道親手打敗他們的那一軍閻王到底有多厲害?

表面上看,遼使是在找事兒,是想給大宋難堪.實際上,這一場不光是大宋要給各國使臣看,大遼也需要這麼一場閱兵來給各國使臣看.

這是一個雙贏的局,大宋需要彰顯軍力,震懾四方.

而大遼,也需要大宋彰顯軍力,來給自己找個理由一個敗的理由.

其中道理不難理解.

古北關那一戰,大遼確實是敗了.可是,被五千宋軍打的二十萬大軍毫無還手之力,這事兒說出去就太丟人了.

誰不得琢磨琢磨,當世武力第一的二十萬契丹鐵騎被五千人打蒙了,難道大遼已經腐朽如斯?

要知道,遼朝也是大國,除了大宋,也有一堆的番屬國和鄰國,也需要國際地位和處理國際關系的.

雖然丟了燕云國力有所減弱,可是契丹人終究是草原民族,根基尤在.耶律洪基也是一下子被唐奕給打醒了,卯著勁要報仇血恨.

所以,不光大宋需要安穩來推行國內改革,大遼也需要空間來積蓄力量.

這個時候,就更不能被西夏,回紇,黑汗這些鄰國看輕.

他可以敗給大宋,這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事實.但是,卻不能比其他小國再弱.

這個事實卻是需要重新證明的,否則大遼將永無甯日,就此沉淪.

所以,遼使特意請求大宋安排這場閱兵.

挑刺是假,真正的目的是讓各國使臣也看看,大遼的二十萬大軍是怎麼敗的.

不是我軍太無能,而是敵人太凶殘.

在無力用武力與諸國證明這一點的現在,大遼只能退而求其次,借著大宋的強,來給自己找一個敗的理由.

而閻王營果然沒讓遼使失望,就這精氣神兒,激動得遼使就差沒大吼一聲:

你行你上,不行別bb!

甚是恭敬地朝趙禎一禮,"南朝陛下實乃千古仁君,外臣明感五內!"

"治下之軍,更是海內無敵,我朝敗的心悅誠服!"

得,就這麼一句話,不管是宋,還是遼,里子面子就都有了.

趙禎甚為滿意,這是一種默契,大家心照不宣.

笑著令遼使平身,又轉向一眾使臣.

"諸使可還滿意?"

西夏使節聞之,立馬一個大禮及地,"大宋軍威震天,實非我西夏小邦所能及也."

他也是有求大宋,哪敢說個不字?

一眾使臣也是躬身下拜:

"天朝威儀,震懾海內!"

趙禎聞呼更是激動,再看遼使.

"遼臣既已滿意,那請轉告遼帝,宋遼兩朝為兄弟之邦,雖有摩擦,然澶淵盟約尤在!"

"當年,先帝能以渡世胸懷放遼軍北歸;今天,朕也可以不記前嫌,與遼朝再敘百年太平!"

趙禎使了個心眼兒,特意提了一下澶淵之盟,後面還加了一句,那是先帝的胸懷廣大,放了你們一馬,可不是城下之盟.

遼使聽罷,滿頭黑線.

這話他要是接了,那就等于把澶淵之盟重新定性了.

這事說起來,根本就不怪大遼,是特麼你們南朝自己人內斗.一句"城下之盟,豈可為榮"不但干掉了寇准,也讓本來是贏了的一場戰爭,弄的好像很丟人一樣.

大遼自然是樂見其實,大加宣揚.

現在又要我們遼朝幫你往回找補,真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可是,不答又能怎樣?行勢比人強,你賣了我們一個臉面,那就得還回去一個臉面.

"宋皇仁達,外臣感激涕零."

"必將原話轉達我朝陛下,想來我朝陛下也是認同的."

"不過"

遼使故意頓了一頓,這麼大個事兒讓宋人扯回去了,也得讓大遼也撈點實惠吧?

"不過,外臣尚有一請,不知道陛下能否成全?"

趙禎微微一怔,心道,這遼使也不簡單,開始談條件了.

"但說無妨."

遼使大喜,遂道:"我朝陛下自去歲親見閻王營之威,甚是欽佩,回朝之後,常常憶起,哀歎恐無緣再見真容."

"所以"

"外臣斗膽,向陛下請一道旨意,准許我朝畫師入閻王營一觀.好做閻王軍威圖若干帶回我朝,好一解我朝陛下思念之苦."

"這"

趙禎心說,讓你看看也就算了,你還想畫下來?

遼使一見宋皇猶豫,立時急道:"陛下適才還說,兩朝兄弟之邦,難道這麼一點小小的心願也不能滿足我皇嗎?"

"好,好吧!"

趙禎被架在那下不來,只得應下.

一買一賣哪有只占便宜不吃虧的?想畫就畫吧,又無大礙.

遼使聞之,狂喜過望:

"謝陛下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