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閱兵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大遼使臣的請求,無論大宋官員還是周邊各國的使節,都不意外.

古北關一戰定乾坤!耶律重元降宋,燕云易主,宋遼態勢立時反轉.那一軍神秘的閻王可謂是天下皆知.遼人想看看是誰打敗了他們,很正常.這符合契丹人的"尿性".

同時有詳知大宋時局的使臣當然也知道那一軍神兵的現狀.知道遼人暗地里使的什麼心眼兒.

可是宋皇一口答應倒是讓諸使有點意外了.

其中就有西夏使節....

說心里話,西夏的賀歲的使節這次進京,可以說老實的都有點不像話了.跟小媳婦似的大氣都不敢喘.

他就沒想過要搞事兒,更沒想過大遼會搞事兒....

有點想不明白的是,古北關那一仗,大遼被打的北都找不著了,一下子丟了燕云十六州這個要害,國力大減.

耶律洪基雖有勵精圖治之願,卻沒了重振國威的余力.

無論戰略上,還是經濟上,大遼都是一泄千里,不複當年了.

這個時候大宋不挑事兒已經是萬幸,怎麼還登鼻子上臉呢?

他當然知道大宋沒有重建閻王營,以為遼使這是在讓大宋難堪.

可是想了半天也沒明白這里面能有什麼貓膩.

使勁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下來...還是算了,咱別摻合....老老實實眯著吧.

其實夏使也是有心無力啊.

宋遼夏本來是三足鼎力之勢,誰也奈何不了誰.作為最弱的西夏,還可以朝秦暮楚,在兩個超級大國之間躥來躥去,蹭點好處.

可是燕云一下子姓了宋,卻是把三國的平衡徹底打破了.現在是南朝一家獨大,手握燕云,就是主動權盡在其身.

大遼倒成了那個提心吊膽過日子的小媳婦.....

而且.

現在西夏國內,亂象以成.

斷了青鹽之路,西夏的民間私貿徹底截斷,現在只能靠官方互市從大宋攝取給養.可是大宋的互市也是隨緣,時開時不開,連皇家供需都時有斷給,更別說民間了.西夏全境民怨沸騰.偏偏這個時候皇族後裔李傑訛起事叛亂.無力讓西夏以武力敲開兩國商貿.

現在的西夏皇帝是既要平亂,又要安撫民心.焦頭爛額,自顧不暇.哪還有心思和大遼一起擠兌大宋?巴結大宋多開幾天互市才是真的!

好好瞅了一眼遼使,心道:你自己玩去吧,咱就不幫你了....

不但不能幫,而且逮著機會還得落井下石...

況且已經死在大宋一個使臣了,他可不想有命來,沒命回去.

....

------

而更讓夏使不解的是

趙禎不但答應讓遼人見識一下閻王營,而且准備讓所有使臣,滿朝文武,開封百姓也見識一下閻王營!

立刻下了一道旨意昭告全城!

"大年初五午時中.宣德樓前,聖閱閻王軍!"

各國使臣登時心生疑竇,看宋皇那架勢頗有底氣,不會是趁著這兩天,臨時往閻王營里塞人充數吧?

不約而同的看向遼使,這個時候,以遼人的尿性,肯定得出來說幾句,把這條路堵死啊.

夏使也能著遼使發難,正愁沒機會討巧,在宋皇面前留個好印象呢.

可惜,遼使注定讓眾人失望.

不但沒有出來挑刺,而且欣然接受,謝南朝皇帝隆恩.

夏使更是不明白了,遼朝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真就光棍到想拜一拜英雄?

總覺得哪里不對,卻又摸不著頭腦.也只能再等兩日,看閱兵之時,又有什麼變故.

....

兩日之後,午時未到,初三大朝上的各國使節可以說一個不少,全部進宮見駕.與大宋皇帝,文武百官一起登上宣德樓.

剛一上樓,眾人一窒!

只見宣德樓外,數十萬開封百姓,除了禦街正中的禦道是皇家專中,不得站人.其余的地方,皆是人山人海.盛況空前!

各國使節無不咋舌!他們哪見過這麼大的場面?說句不好聽的,有的小國.全國老幼加在一塊兒,也沒開封城的人口多.

忍不住感歎,大宋天朝上邦當真非虛.

趙禎暗暗掃視眾人.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

隨著時間推移,午時中一到,由南熏門向內城延伸,歡呼沸騰的百姓,自覺安靜下來.到了最後.宣德樓前肅穆非常.

城樓上的各國使節大氣都不敢喘,生怕破壞了這份安靜...

也都知道,大戲開鑼了!

果然!

...

踏!

...

踏踏!

踏踏!

馬蹄擊地,由遠而近.宣德樓上隱約可見一隊騎士,踏馬而來!

纓盔對纓盔,馬頭抵馬尾,槍尖並槍尖!

宣德樓上看去.

整整十列!在禦街上一字排開!

那就是十條直線!看得見前騎望不見後兵!

連騎士手里的戰槍都是槍尖對齊,怒指蒼天!

縱然不到兩千之數,可是肅殺之氣,有如將士們眼神中的凶狠!帶著血腥氣,讓人生寒!

"!!!"

遼使眼冒金光,呼吸都停了下來,一瞬不瞬的盯著遠遠而來的騎隊!似乎等的就是這一刻!

而夏使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卻不忘提醒眾使.

"你們聽!!"

踏踏!

...

踏踏!

...

"這不可能!!"

有使臣細聽之後驚叫出聲!

"連馬蹄踏地,都是一個步調!一個聲響?"

這怎麼可能?

....

沒有什麼不可能!

禦街之上,不是亂蹄齊飛,而是永遠一個調子,一個聲音!永遠是不緊不慢的...

踏踏!

踏踏!

仿佛踩在在場每一個宋人的心里!踏在每一個外邦使臣的膽上!

那是紀律!鐵一般的紀律!

閻王營用鐵與血磨礪出來了至勝法則!!十人如一,百人如一,千人...

如一!

終于!閻王營將士穿過禦街,行至宣德樓下站定!

啌!一個聲音!震的眾使一愣一愣的.

...

楊懷玉首當其沖,翻身下馬.

眾將士緊隨其後...

啌!又是一個聲音!

啌!!啌!

長槍落地!跨步而立!還是一個聲音!

絕了!夏使心道:這他-媽是怎麼練出來的?

"末將楊懷玉!"

"領將士一千七百七十四人!"

"奉旨面聖,煩請陛下聖閱!"

"好!!!"

趙禎一聲大喝,眼神熱烈!

每每想到,這樣的不敗之軍是趙宋治下的軍隊,他這個皇帝就說不出的自得,暢快!

"眾將神勇,冠絕古今!朕心甚慰!"

頓了片刻:

"楊懷玉!"

"末將在!"

"朕且問你!畏戰否!?"

"何為畏戰,末將不知!"回答鏗鏘有力!傲氣無邊!

"但有召喚,可否再戰!?"

楊懷玉聞聲,猛然抬頭!刀子一樣的目光直逼宣德樓上的各國使臣,尤其是遼使!

"回稟陛下!!"

啌!

長槍一震,身後一千七百多閻王營將士,立時山呼接上!

"召之即來!"

"來之能戰!"

....

"戰之必勝!"

"戰之必勝!"

"戰,之,必,勝!!!"

...

"威!"

百姓之中,自有人想到當年閻王營出征那一幕,發自內心的一聲嘶吼!

"威!!"

威字一出,霎時間,點燃了民情!

"威!"

"威!!"

數十萬人的吶喊!震的宣德樓上的使臣們,不由倒退一步!

無不暗自冷汗連連,心道,這就是故意給咱們看的啊.....

可是話說回來.

這還是往是儒風溫婉的大宋朝嗎?

精氣神....

變了!

--------

媳婦睡了,錯字明天改,我也睡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