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一個閻王也是閻王
g,更新快,無彈窗,!

江山無限,盛世容姿.

百姓只看到太平盛世,豐衣足食.

臣子只道,政通人合,君慈臣忠.

唯有帝王,能看到太平粉飾背後的真相,遠比世人想像的要肮髒得多,灰暗得多.

唐朝酷吏來俊臣所箸《羅織經》,被譽為"讓人冷汗迭出的整人詭計全書".雖是小人之術,可全書開篇的第一句卻道盡世態炎涼,人間百態.

"人之情多矯,世之俗多偽,豈可信乎!?

唐奕想打破這"多矯的人情,多偽的世俗",所面對的人,又是萬人之上看盡世偽的君王.

豈,可,信,乎?

......

正如此時,夜幕降臨.

唐奕回到小院,直接進了蕭巧哥的房間.

不多時,許是海南的春天沒有北方的涼爽,福康和君欣卓的房門幾乎是同時吱呀呀地開啟.

兩女似是都聽見了對方的動靜,皆是一怔,下意識地就要往回退.

可是,只閃了半個身位,又覺不妥,已經看見了,退回去算怎麼回事兒,不約而同地相視一笑.

福康開口道:"房中憋悶,出來透透氣."

君欣卓順勢接道:"往年在北方,此時尚在飄雪."

"嗯."

幾句寒暄卻是讓二人尷尬大減,行至院心,又齊齊向蕭巧哥的房中看了一眼.

福康紅著臉,"夫君......回來了?"

"嗯."

"卻是難為了蕭妹妹,等到今日才得圓滿."

福康說的是,蕭巧哥本來抓到的是頭名,卻一讓再讓,成了最後.

可是,君欣卓想的卻是更早.

"巧哥從大遼出來那一天就注定是大郎的姻緣,確實讓她等久了."

福康心頭一顫,卻是理解歪了,深深地看著君欣卓.

這個女人又何常不是呢?她等的更久,更艱辛,現在難免有怨言吧?

不由得向君欣卓深施一禮,"全怪福康,若非我身份成堵,大郎也不會讓巧哥妹妹和君姐姐等這麼久."

君欣卓急忙扶起她,"妹妹說的哪里話,一家人,卻是說遠了."

福康抓著群欣卓的手道:"以後家里妹妹都聽姐姐的."

君欣卓不依,"妹妹是公主,自是聽妹妹的."

福康由衷一笑,說實話,誰不擔心嫁作人婦之後,妻妾不得善處,何況是三個正妻平起平坐.

可她是多麼幸運,攤上蕭巧哥與君欣卓這兩個好姐妹,當真難得.

"好啦,我們不爭了,聽大郎的."

君欣卓甜甜一笑,"嗯,聽大郎的."

福康聞聲,甚是欣喜,"姐姐以後要多笑,很好看."

"咯咯......"

君欣卓忍不住又笑了起來,卻是第一次被女人誇贊.

......

靜下心來,兩個女人心中都有一種叫作幸福的東西湧現,抬眼望著千燈萬盞一般的星空.

福康由衷長歎,"其實,最不容易的是大郎!"

"嗯."君欣卓輕嗯一聲,代表了千言萬語.

唐奕這些年有多不容易,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正要再說幾句唐奕的好話,卻是蕭巧哥房中的動靜吸引了兩女的注意力.

隱約傳來唐奕高亢之音:

"奕得天眷,承蒙娘子,不離不棄,受我一拜!"

君欣卓與福康臉色瞬間漲紅,呆愣當場.

耳熟.

對視一眼,哪還看不出對方表情里的蹊蹺?不由心中暗罵唐奕:

你個混蛋!

......

----------

第二天一早.

好吧,唐奕能不能過得去第二天一早,還是未知.

而遠在萬里之外的開封,也有一場風暴正在醞釀.

事關閻王營.

......

本來,閻王營在唐奕出京之前就已經在選兵重建.可是,唐奕在汝南王府那麼一瘋,也不是全無後果,起碼閻王營首當其沖就受到了波及.

古北關一戰,天下共暏,閻王之威,震徹宋遼兩朝.

回京之後,犒賞軍將自不用說,重建閻王營更是民心所向,百官共識.

可是,唐奕那邊一瘋,楊懷玉的處境就尷尬了.誰都知道,閻王營和唐瘋子走的近,而且闖汝南王府的人里還有閻王營的人.

當時,汝南王一家全斷了腿,再加上韓琦,這麼大的事情,趙禎不得不把閻王營重建的事情緩下來,防止事態擴大,引來更多的非議.

那段時間,別說是閻王營,整個觀瀾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出點什麼差錯.趙禎甚至把通濟渠都送出去了,也是為了安撫.

反正,這一緩就是整整一年.

今日是大年初三,文武百官,四夷諸邦,大慶殿行開年大朝,共賀大宋.

本來是挺好的一個日子,可是大遼使臣卻是提了一個要求.

這個要求,夠光棍.

這一點上,不得不說遼人確實夠爺們兒.輸了就是輸了,不會像漢人那般遮遮掩掩.而且,契丹人敬重英雄,也敬重對手.

閻王營在古北關前把大遼二十萬大軍打的幾近潰散,這樣的神軍,他們當然像當年的楊無敵一樣敬重.

而且,後來聽說閻王營的營帥也是楊家之後,更是佩服的不得了.

在開年大朝會上,遼使當眾提出要一睹閻王營的風采.

對此,耶律德緒不禁眉頭一皺.

他是常駐大宋的通政官,這個賀歲使是新來的,之前沒和他通過氣有這麼一出啊?

顯然,這是耶律洪基的意思,事先不與他通氣.

剛要出班喝止,不想,宋主趙禎淡淡一笑.

"准奏!"

這是一個宣揚武力,彰顯國威,震懾四方的好機會,趙禎自然要准.

其實,官家心里明鏡一般,閻王營自打回京之後不得重建,這不是什麼秘密,遼朝常駐開封的使館自然也是全知道的.

遼人打的什麼主意?

無外乎想在諸邦友國之間,讓大宋現個眼.意為讓各國看看,天朝上邦向來是這麼對待功臣的.這樣的神軍為南朝立下不世之功之後,卻是什麼下場.

遼人以為閻王營打殘了,一個戰損三分之二的軍隊不得重建,那怎麼拉出來見人?

可是,遼人不知道,閻王營就算只剩一個人拉出來,那也是震懾宵小的活閻王.

趙禎知道這一點.

他猶記得閻王營的前身鄧州營,只剩一十九員戰將,由那個獨臂將軍帶到他面前時,是什麼樣的氣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