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趙禎的戰略布局(二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書評區議論的書友,請你們換位思考一下.

如果,你的親人把你剛出生的兒子放在仇人手里,從河南帶到海南,這麼做的目的只是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

你什麼心情?

還有,別的自信蒼山沒有,但是我要寫什麼,你肯定猜不到.

童話還是那個童話,只不過此時唐奕這個天真的白雪公主誤食了那只毒蘋果,是童話中最丑惡的那一段.

--------

"您老著急什麼?"

一句話噎得吳育差點沒背過氣去,瞪起眼睛再沒了剛剛的淡定.

"小兔崽子,你給我聽好了!"

"不管你怎麼瘋,老夫挺你,你范師挺你,全朝中正之臣也挺你!"

"可是,你要是敢造反,有悖臣綱,那老夫第一個不管應!"

.....

"不是..."曹覺愣愣出聲兒."先等會兒."

"幾個意思?要造反?"

"怎麼?"唐奕眯眼看著曹覺."你不敢?"

咕嚕,曹老二狠咽了一下口水,看了唐奕半天才蹦出一句:

"你這回瘋的有點......"

......

"哈哈哈!"

唐奕無端大笑,笑得兩人更是迷糊.

曹覺心里這個急啊,"不是,你到底幾個意思,真要造反?"

吳育也是胸口起伏不定,"你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事,老夫,老夫......"

"您老就怎麼樣?"唐奕把老頭兒的話接過來.

面色一緩,"行啦."

"消消氣."

"還說我關心則亂,您這不也是一上頭就腦袋不夠用了?"

"我想造反,找陛下的小舅子商量?他大姐是皇後,他外甥是將來的太子,你問問他能干嗎?"

"呃....."吳育頓時噎住,好想還真是那麼回事兒.

"那你要?"

唐奕一攤手,"我就正常聊聊島上的軍務,看把您老急的,我還不能問點正事兒了?"

"不對!"

吳育早就被這小瘋子忽悠出免疫力了,哪肯信他?

"那你昨日說什麼'打破’,難倒不是起了歹意?"

"......"

唐奕一陣沉默,隨後暫且撇開曹覺,在吳育身邊坐下.

吳育見他這般正式,也是不由直了直腰身.

"說吧,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您說,我和陛下的問題出在哪里?"

唐奕沒回答,卻是一個反問把吳育問住了.

"老子就是不會玩權術!"唐奕激動地梆梆砸著桌子.

"也不想看到我和陛下相互猜忌,相互利用,才特麼發的火."

"那您老覺得,我會為了這麼一個因果,反而把自己推到更深的漩渦之中?"

"這和見不得別人為惡,自己卻要去做惡有何區別!?"

......

"那你...."

吳育一下被唐奕吼醒了.關心則亂,唐奕因為關心孩子而看不透官家的用心,自己又何嘗不是因為唐奕違背他為臣之德的原則,而看不透唐奕到底在想什麼?

緩下聲來,"那你到底要干什麼?"

"打破它!"

"打破什麼?"

唐奕搖頭,卻是又沉默了下來.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要打破什麼.

與趙禎重回原本的父子親情?那不叫打破.

改變這世道人心?那是癡人說夢.

可是,唐奕心里有一個聲音讓他當時喊出那句"打破".

也許,是個性使然,瘋勁上來了.

也許,真的有什麼東西需要唐奕去擊碎,去破局.

"您老放心!"唐奕終還是開口道."直到今天,他在我心里依舊如父如親,從來沒有變過."

"正因為如此,在您老眼中最正常不過的官場小計,卻是我無法容忍的."

停頓了一下,唐奕眼神之中盡是哀戚.

"我給的已經夠多,你們不能再要了......"

"......"

"......"

此時此刻,無論是吳育,還是曹覺,皆是默然.

唐奕確實付出太多了,他把十年積累給了這個大宋朝,把所有精力和才華都給了官家,卻落得個遠遁天涯的下場.

他抱怨過嗎?沒有,甚至自得其樂.

財富,權力非其所欲,也許心里唯一在乎的,只是那份情義不容褻瀆,更不容利用.

"誒...."吳育悠然一歎,緩緩起身."也許大郎說的沒錯,你還真就是個'粗鄙凡人’"

唐奕會心一笑,"從來都不是天才."

"可是你要的東西,卻是做為皇帝最不能有的,也最不可能改變的!"

佝僂著腰,轉身欲走,"老夫也懶得管了嘍."

"倒看看你要如何'打破’!"

......

唐奕看著吳育的背影,一時無言,老頭兒這是准備看他笑話啊!

"哎~!"身後的曹覺出聲兒了.

"什麼打破?"

聽了半天,曹老二還是沒太聽明白,打破什麼啊?

唐奕更是煩亂,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我就算說,你聽得懂嗎?"

"有啥聽不懂?"曹覺不服氣."昨天還是咱先發現石家兄......"

"你還說!"曹老二不說還好,他一說,唐奕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要不是你多嘴,老子也...."

算了,說出去丟人,他和曹老二一樣,都是二百五.

"你也啥?"

唐奕懶得和他解釋,轉移話題,"盡快把那五千水軍訓出來."

"石全海和石全安的禁軍是漢鴨子,不習水戰,得施雄和巫啟航帶著才能下海捉匪."

一提正事兒,曹覺也就不含糊了.

"行!出正月,我還你五千精兵."

"嗯."唐奕點著頭.

"另外."

"有話直說,別磨嘰!"

唐奕一笑,"也不算什麼事兒,就是和你商量."

"你覺得炎達手底下那些黎人,能不能當兵使?"

"能!"曹覺的回答極為篤定.

"要我說,你把他們當力工用,簡直就是浪費.那幫黎族漢子有一個算一個,只要稍加管制,都是好兵!"

"哦?"這倒是讓唐奕頗為意外.

曹老二來了興致,湊上前來.

"你是不知道吧?"

"那幫漢子,下工之余,還要去打獵."

"嘖嘖嘖......"說到這兒,曹老二不禁砸吧著嘴."那簡直就不是人,就是一群牲口!"

"啊?"

唐奕是真沒想到,這麼高的評價,居然能從曹覺嘴里說出來.

曹老二一見唐奕的表情,更來了興致,立時繪聲繪色地講了起來.

原來,在操練施雄那五千南瓜之余,曹覺沒事兒的時候也會和炎達族部的青壯一同進山,打獵玩玩.

可是,在他眼里是玩樂,在黎峒眼里,那就是活命的本事.

曹覺可算見識了什麼是韌性.

長期生活在惡劣條件下,與生存斗爭錘煉出來的韌性,讓曹覺這個久經戰陣的老兵都為之動容.

"那幫人,特麼就不知道什麼是怕!"

"赤手空拳就敢擒狼,攥根棒子就敢斗野豬."

"老子要是把刀給他們,虎豹都敢試吧試吧,簡直就是不要命."

"而且,一點沒有中原人的嬌氣.添道口子,流點血,根本就不當回事兒,就地尋點草藥一糊,該干嘛干嘛."

"照樣抓豬斗狼,第二天照樣上工."

"嘶!"

唐奕倒吸一口涼氣,這麼說來,黎峒還真是一個好兵源啊!

......

他哪里知道,黎峒也好,儂峒也罷,論起驍勇之性,絕對不比任何大宋的精兵差.

不然,當年儂智高也不會僅憑著幾千個乞丐一樣的儂峒族兵,拿著木棍柴刀就把大宋南方攪了個天翻地覆.

這里面縱然有大宋軍制腐敗的原因,可是也與少數民族的彪悍性情有著不小的關系.

要知道,儂智高其實沒什麼雄才大略,手下也沒有什麼善戰之將,手里更是無甲無刃,能成那麼大的事,靠的就是族兵的勇猛無畏.

......

此時,唐奕心思活絡起來,喃喃自語:"照這麼說......"

"咱們有良將,有刀甲,還有閻王營式的正規化訓練,再加上這樣的驍勇之兵......那就算在海南再起一支閻王營,也不是不可能啊?"

......

曹老二沒接,擰著眉頭看著唐奕,"不是,我有點不明白."

"現在你手上有兩萬五千之數的軍隊,還不夠你折騰?你要兵干嘛啊?"

"不夠!"唐奕的回答極其篤定."遠遠不夠!"

"那你想要多少?"

"十萬!"

"!!!"

曹老二嚇了一跳,"你特麼不會真要造反吧?"

唐奕冷笑,"我造反,你敢跟著啊!?"

......

其實,昨夜讓吳育點醒,唐奕反倒明白了一件事兒,或者說他有點明白趙禎的用意了.

他把兩萬軍隊加上石家兄弟,借著給唐奕送兒子的機會送涯州,那用意何在呢?

趙禎可不知道唐奕要通海商,要打海盜,要大力發展海貿.他給唐奕送來二萬兵,那是出于皇帝自己的某種目的.

"老二啊,.你想沒想過一個事兒."

"什麼事?"

唐奕略一思索,索性以水代筆,沾著米湯在桌上給曹覺比劃了起來.

"這里,是燕云!"

"大宋最北端有狄帥二十萬大軍陳兵于此."

"對啊."曹覺怔怔出聲."抵禦大遼嘛,我聽你和我大哥說過,現在官家想往回調,但是卻調不回來."

"所以啊."唐奕接道."陛下不可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狄帥身上."

"他要想好調不回來的情況下怎麼辦."

"怎麼辦?"曹老二的腦子不夠使了.

唐奕輕笑,"二十萬大軍啊!"

"震懾大遼的同時,對河北諸路那也是一種震懾啊!"

"......"

唐奕再不遲疑,用米湯在中間一點,這里是開封,石家兄弟被咱們一扣下,石進武就算不是觀瀾的人,也得是觀瀾的人了,京師的壓力一下子就減輕了一大半."

再一點最下,狠狠的畫了一個圈.

"這就是咱們的涯洲."

"地處大宋最南."

唐奕把從北到南,上中下三點連成一線.

指著那條線,"這就是陛下對狄帥不能歸京做出的後招!"

"只要這三個點上有重兵震懾,整個大宋除了西北一地盡在掌握,還有什麼事兒是陛下不敢放手為之的!?"

"所以,不是我要掌多少兵,而是官家想讓我掌多少兵!"

"十萬,你覺得多嗎?"

"不,不多."

曹老二就納悶兒了,這身居高位的人的腦袋是怎麼長的?這他媽一個事兒得繞多少個彎?

這特麼唐奕要是不說,他就算把腦袋想破了,也想不出官家在下這麼大一盤棋.

說白了,趙禎經曆過一次改革失敗,這一次為了做到萬全,可以說是巨細無疑.不做到里里外外盡在掌握,他是說什麼也不敢妄動的.

"那你還糾結個啥?"

曹老二瞪著眼睛,"陛下敢讓你掌兵十萬,足見信任之大!"

"呵....."唐奕干笑一聲."你忘了嗎?我只是朱涯軍團練使."

長出了口氣,不想再和曹覺說話,淡然轉身准備離去.

"不出意外,咱們這邊弄的差不多了,官家肯定要派一個我認可,他又放心的人物南下,來執掌這十萬大軍嘍."

所以,唐奕惡心就惡心在這兒,被趙禎算計的不要不要的,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你還得心甘情願的給他當苦力,等著人家來摘桃子.

奶奶的,帝王心術!?老子非給你板一板.

......

"等一下!"

卻是曹覺從身後叫住唐奕.

"干嘛?"

"一句話,你說錯了."

曹覺嘿嘿一笑,"家姐是皇後不假,我外甥是太子也不假."

"可是,千古帝王家,哪來的親情?"

"而且,有一點你沒提."

"什麼?"

"你我是生死兄弟!!"

"所以,只憑這一點,你要是敢真造反,我就敢跟著你玩命!"

"......"